第503章 主君的守护神

关灯
护眼
    夜影?这不单单只是让在场所有人都脸色大变的名字,也不单单只是一个神话和传奇的名字。

    养天生面色痛苦的从地上站起来,他的双手就宛若触电般的在疯狂的颤抖,两只手的手指就好像是鸡爪一样弯曲着,久久没有办法恢复运用自如。银铠将脑袋和上半身从树木中抽取出来,他刚刚真的是一丁点都没有看清楚。“呀!呀!”包子带着吼声双手不断的支撑着身体,在一大股灰尘激猛的喷射中硬生生的将脑袋从大地中拔出来,摇晃着脑袋,碎土飞扬中他惊慌失措的问着“谁?谁?谁刚刚偷袭我包爷?”

    “嗡…”插在地上的夕阳剑剑刃上面的鲜血全部都流淌在大地上面。

    剑锋的嗡鸣之声响彻战场之中,让那些幕府战士承受不住的用力捂住耳朵。

    几乎在所有大将的脸上,橙色的夕阳剑的剑锋在每一个人的脸上和胸膛上面闪耀过后,带着一声破空之声,夕阳剑离开了地面朝着前方的倒影飞舞过去,“哇哇哇……”天空中一只乌鸦双翅扇动带着一片片飘零飞舞的黑色羽毛,在夕阳剑进入他手心的瞬间,乌鸦也收拢起了翅膀站在他的肩膀上面,用血红的眼睛看着四面八方,那凶恶阴鸷的眼神,盯得幕府战士不寒而栗,就像是地狱冥君索命的窥探,而夕阳剑的压制,亦是让日本这边的大将们不敢放肆。

    白姬、包铁牛等人全部都收起了之前玩世不恭的笑容,一个个神色肃穆。

    肃穆中带着极强愤怒的是,是天照大帝。

    地上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而所有的战斗机器人里面的幕府战士都是很自觉的不断的后退着,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惊恐,动作之间充满了慌张。

    即便是有天照大帝在战场中镇守,但是那边…可是真正的神啊!

    “哼,竟然敢这样打扰我?”天照大帝浑身颤抖怒火攻心的低吼道“我还没有开始对天门的人进行惨无人道的屈辱呢?你不是夏天的弟弟吗?不好好的守着你的天门,来这里管水之都的闲事?无敌是否是太寂寞了吗?狗拿耗子。”,天照大帝的低吼到最后变成了一声尖锐的长啸,她伸出自己瓷器般光滑细嫩的右手,几根手指轻轻的一个蠕动,“咕噜噜…”地面上无数的落叶和石头全部都开始全部滚动后,天照大帝将右手朝着前方狠狠的一个推动。

    “轰隆隆”一块范围十二米的地面顿时突兀的升腾起来,宛若海浪般的冲天而起,一飞十二米的高度后,升腾起来的地面变成了两条高达十多米的巨型天狗,朝着前方奔腾着张牙舞爪的对着地上的倒影攻击过去。

    “哗啦啦”肩膀上面的布带随风乱舞中,“轰…”苍穹与大地同时震撼中,只看到一道黑色的剑影只是左右一个移动,两头泥土形成的巨型天狗的身体顿时在瞬间破裂成粉碎,“嗡…”整片战场落日光芒一闪,“嗖…轰轰轰”夕阳剑的剑锋已经霸气的朝着前方冲刺过去。

    天照大帝一步后退,右手在地上一甩。

    “咚咚咚咚…”层层叠叠奇厚无比的大地宛若盾牌般的升腾起来,一道道的挡在她的面前。

    奈何…夕阳剑的剑锋岂是这样便能够抵挡的?

    “砰砰砰砰”大地的泥土盾牌被剑锋不断的斩断,天照大帝不断的后退,眉宇之间出现一道慌张的同时,身后的龙潮歌刚刚想要攻击过去…

    不知何时一道残影已经到了龙潮歌的身边,小龙刚刚拔剑,夜影抓住他的手又将他的夜枭剑给重新插了回去。

    怎么可能?龙潮歌张开嘴巴目瞪口呆,夜影明明在原地,他是怎么移动过来的?

    “呀!!!”双手上面闪耀着白色光芒的天照大帝和前方的剑锋正面的撞击在一起,“嗖嗖搜”刹那间毁天灭地的剑气朝着两旁凶猛的切割过去,白姬和包子同时全部趴在地上,剑气从他们的后背上面扫荡过去,后方范围三十多米的森林“啪啪啪…啪啪啪”在剑锋的余威中,全部被拦腰斩断,右边是树林,左边则是惨烈的太多太多,上百个战斗机器人在粹不及防间,被夕阳剑的剑锋全部都齐刷刷的切割成两半,机械的碎片在天空中肆意的飘扬,包含着战士们猩红的鲜血以及他们那一分为二的身躯,猛浪再来,将这些战斗机器人全部都吹到掀翻在地上不断的滚动。

    只是这样随意的一剑就是如此的威力?不用言语,再场所有人对夜影的恐惧已经再度加深。

    天照大帝前方的余浪消散,她的双手微微颤抖着放了下来,苦笑道“果然不愧是夕阳剑,厉害!”

    她居然能够正面的抵挡住夕阳剑的剑锋,不愧是也是守护神级别的女人,夜影的丹凤眼微微的眨了眨,十分平静。

    “影子,干嘛这样插手水之都的闲事?”天照大帝昂首问道“你不应该是天门的守护神吗?”

    “顺道帮忙。”夜影肩膀上面的乌鸦张开嘴巴说道。

    “帮忙?谁跟你认识在一起已经是非常厉害的地步了,居然还能够让你出手来帮忙,我可真的是对那个人极度的感兴趣啊,那位大神…”天照大帝看着地上的倒影问道“到底是那尊大神有这样的荣幸能够和你携手并进?一定要这样鬼鬼祟祟藏着掖着吗?不敢出来见我们一面?”

    话音刚落,天空中突然了一条游动的天之水路,随着鲲鱼的来临,游动在天空水路中庞大鲲鱼那巨大的体积让庞大的阴影将大地上面所有的人都覆盖住,天照大帝这边的人纷纷的都抬起头,一个个都是看到瞠目结舌,怎么回事?为什么天空中会有一条水路?为什么那条鱼可以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翱翔。

    地上的凯撒看到天空中的鲲鱼后首先是无比的震惊,随后脸上出现了释然的神色,他暗叹自己这一次捡回来了一条命。

    “有水雾来袭…”灭魄伸出手抚摸着空气中流动的湿润水雾,激动的喊道“是…是大姐来了吗?”

    “嗯!”凯撒用力的说道“大姐是不参与时代的,并不是齐麟主君让她过来的,真的很感动,大姐一直牵挂着我们。”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天照大帝抬起头,与上面的女人四目相对。

    鲲鱼上面身穿绿色斗篷的女子冷冰冰的注视着她,那种眼神宛若寒刃一样,让天照大帝浑身不自在。

    “是你!”天照大帝用面对夜影那种震撼的语气同样说着。

    银铠等人虽然想要动手去进攻鲲鱼,但是旁边可是有着夜影的存在,想死就进攻吧。

    随着女子的降落,绿色斗篷扬起,她轻飘飘的落在地上,随手一舞,两股水雾笼罩了凯撒和乱神,两人轻飘飘的随着水雾升腾起来,朝着鲲鱼轻轻的飘过去,银铠看到这样的场面,“锵锵锵…”金属拳套里面的钢爪又再次伸出来,然而在他想要动手的时候,夜影猛地朝着他攻击过去。

    单手抓住银铠的脑袋,“嘭!!!!”一大股的爆炸尘烟在银铠的脑袋上面炸裂而起。

    将银铠狠狠的扔向前方,撞击到大树上面滑落下来的银铠头盔里面充满了鲜血,他无力的坐在地上,身体痉挛般的颤抖着。

    “被欺负了?”女子看着满头是尿液的灭魄问道。

    “嗯。”灭魄用力的点点头,随后趴在地上抱歉的说道“给水之都丢脸了。”

    “没关系,我会给你做主的。”女子转过身看着前方的天照大帝,随后轻轻松松的朝着她走了过去,她的赤脚踩着大地,但是脚掌上面一丁点的赃物都不沾,天照大帝看着她朝着自己走过来,双眼中充满了犀利的精光,还没等她问清楚她想要干什么,女子已经走到她面前。

    “啪!!!!!!!!!”她抬起右手狠狠一巴掌打在天照大帝的脸上。

    这一巴掌打的全场鸦雀无声,只有地上的倒影变成了一缕缕的黑烟,随着风吹慢慢的消散,在那满场的寂静中,乌鸦打破了沉寂,展翅到飞舞天空中。

    我们的守护神…幕府战士们目瞪口呆,包括在场的幕府将军们,一个个全部都是被震住了。

    天照大帝偏着头,左脸上面带着巴掌印的她,一缕鲜血从嘴角流淌出来,天照的瞳孔地震般的颤抖,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女人,而让龙潮歌的吃惊的是,一向充满了威严的天照大帝,在挨了巴掌后竟然没有还手,至此,他才终于明白了太阳神龙那时候看到了谁,如果是夜影和她的话,的确能够把太阳神龙吓破胆。

    在大海上面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齐麟主外、玄霄主内、大姐主海,水之都能够短短时间发展起来,和这个女人绝对脱不了任何的干系。

    “天照,你给我记清楚,要再敢这样犯贱,下次就不是巴掌了。”

    女子说完转过身,像是踩着阶梯一样一步步的登天,带着灭魄来到了鲲鱼上面,鲲鱼懒洋洋的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吼叫之后,在天之水路中游动着朝着前方移动过去,而这段时间中,下场安静的掉落一根针都能够听得见,天照大帝捂着脸不断的苦笑“这个疯女人…她对我干了什么…疯子…”

    东海岸处,MAX和断海两个人追寻着鲲鱼移动的方向,军舰部队也在迅速的离开,断海激动的喊着“水之都的所有人,跟随着我们的守护神,我们…回家了!”

    【奇难杂症】青年走湘西回家,全身发硬,疑似僵尸。家人探访苗族坟地,却看到有人爬出棺材,这人竟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