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明迦苏醒

    “轰轰轰”随着雷鸣般的推动声,太平洋上面的海水劲猛的冲击着前方的礁石,尽管这些礁石已经被冲击的千疮百孔,但是仍旧顽强的屹立在海洋中与大海勇敢的对抗着,它们虽然伤痕累累,但是从来不像海浪低头,任由海浪涌过、盖过、滚过、咆哮过,它和我们多么的相似?我们又何尝不是被生活折磨的遍体鳞伤,但依旧步履坚定的勇往直前?

    阳光刺眼,海水蔚蓝,波涛涌动,潮汐拍岸。

    “哗啦啦…”白渊身后的妖衣披风被海风吹动的卷动飘扬,他站在一座礁石上面闭着眼睛,用面庞看着前方的海平线,他的神色异常的平静,这是经历过大风大浪后所沉淀的温和。

    深海之中,海水之下只看到一道巨影滑过波浪后冲破了海面,“眸…”一头蓝鲸发出闷雷般的呐喊,恐怖的海浪从海洋中随着它的冲击出来,宛若一朵水之莲花般在海面上美丽的绽放,随后只看到从蓝鲸的鼻孔处一道巨型的水浪冲天而起,在阳光的照耀下这股水浪变成了五颜六色的彩虹颜色,前方仿佛下起了一场彩虹雨,美丽的让白渊都忍不住睁开眼睛。

    蓝鲸落水,尽管只是瞬间的释放,却让人不忍错过,它又变得温和,像一位慈祥的老者,在大海的庇护下生存着。

    一阵潮汐翻滚着冲向前方的沙滩上面,潮汐褪去,在沙滩上面留下一只张牙舞爪的海蟹,它全身武装的在沙滩上面横行霸道,两只蟹钳大大的张开,攻击着海风、沙砾、野草等东西,它像是一个战无不胜的将军,放肆的炫耀着自己的骄傲,然而白渊再次闭上眼睛。

    蓝鲸与海蟹,强者与弱者。

    强者总是那样的温文儒雅,沉默寡言,隐藏着自己的锋芒,但是偶尔会在不经意间便锋芒毕露,让你措手不及翘起大拇指赞叹,弱小的人时常张牙舞爪,一张嘴便是下水道,眉宇之间藏匿着一股股的戾气,观念带着堕落的负能量,他们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战无不胜,到头来只是自己的强大感动了自己。

    “白渊呢?不来参加会议?”

    “他在看海。”

    玄霄有些灰心丧气的回答了齐麟的问题,随后看着大厅里面所有到齐的黑玫瑰成员和统领们。

    太平洋,水之都帝国,圣辉岛,庄园别墅大厅。

    点燃一根香烟的玄霄舔着舌头露出一丝苦笑“我本来以为我们和天门的关系再经历过几次战斗后已经变得突飞猛进,就算是以前有巫死涵和孟星的例子,这些都能够随着时间平复,相信所有人都看到了,夏天并没有取消狱神庙中为我们准备的棺材,根据糖糖的话,这一次杀掉陆生的是阿罪,阿罪是谁?她都已经出手,我们还需要跟天门谈什么?”

    大厅里面的黑玫瑰成员们的脸上都是纷纷的露出怒气,这一次死亡的琴魔、雨魔、苍墓三个人,绝对是黑玫瑰有史以来最大的耻辱,冥府第三次的握紧拳头站起来喊道“此仇不报非君子,请求主君给予我机会。”

    “排队好吗?陆生跟我们有着不可割舍的感情。”程倾城翘着二郎腿冷漠的擦拭着无常哭长剑。

    “都给我消停一会儿,不要被复仇蒙蔽了自己的双眼。”玄霄的声音传遍了大厅,不满的一些人又纷纷坐下。

    齐麟只是不断的旋转着手中热气腾腾的茶杯,一张脸上面根本看不到任何的表情,他依然病怏怏的垮着肩膀,看起来随时要倒下去,只是他双眼中时不时射出来的精光,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忽视。

    看着一双双看着自己的眼睛,齐麟惆怅道“这次多亏了大姐,我自己都不知道那片海峡如此的危险,真是小看了辉耀,大姐过去营救你们这是我不知道,在大姐的面前丢脸了,哎…一下子损兵折将如此的严重,这让整个水之都的士气是前所未有的低落,我要做点什么来拯救一下这低迷的士气,但是我又能够做什么呢?人死不能够复生…”

    陆生等人的死亡,让齐麟也十分的悲痛,他只是无法像冥府他们那样强烈的表现出来。

    如果他真的慌乱了,整个水之都都方寸大乱。

    “当然。”齐麟的脸上出现一丝略带着悲惨的笑容,他站起身道“我会给各位一个交代的,近期不要出动了,那几个海贼团逼迫的很紧,渡过这一次的危机之后,水之都将会浴火重生。”

    XXXXXXX

    “啾啾啾…”山谷里面回荡着鸟儿们空灵的喊声,从着清脆的声音中就能够听出来它们吟唱的多么自由自在,这些鸟儿站在一座岩石形成的巨型拱门旁边两尊持剑的石像上面,对着天空呐喊的高歌。石像高达百米,连身体上面盔甲的纹路都雕琢的十分细致,眉宇之间的那股英霸之气,让手持巨大石剑的他们显得是那样的威风赫赫,光是矗立在拱门的两边,便给人一种不能够侵犯的威严,栩栩如生。

    拱门之后青草茵茵,面积巨大的草地上面百花齐放,争相夺艳,娇嫩的花瓣上面还沾染着清晨的雾水,充分的证明着这里空气的优质,大群大群色彩鲜艳的蝴蝶们在那些散发着浓郁香味的花瓣上面不断的飞来飞去,时而驻足停留,时而一飞而过,时而展翅扑腾。

    锻炼被迫打断的安将臣浑身的肌肉线条中还流淌着一缕缕的汗水。

    他脚步匆匆的走向这座拱门,一边走一边问着身边的双生花“真的吗?什么苏醒过来的?”

    修罗国后花园之一,蝴蝶谷…

    双生花之一也非常的激动,她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今天早上照常给太子送餐的时候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苏醒过来,坐在床沿上面脸色十分平静的思考着什么东西,我没有打扰太子的思路,立刻将这条信息汇报给你。”

    “我已经告诉四大宫主了,他们会在最快的时间内赶过来。”

    安将臣摩拳擦掌的激动道“太不容易了,太不容易了,经历多这么生死重重的时刻,太子终于还是苏醒了,我心中所悬挂的一块石头也终于掉落了下来,心安,哈哈哈…我的心情从未如此的安宁,血液从未如此的兴奋,但是我最担心的还是,万一太子失忆了那该怎么办。”

    站在花园中别墅的前方,安将臣停止下来了自己的脚步“要不要还是等大国君来了再做定夺?”

    双生花对视了一眼,两人几乎是节奏一样的点点头。

    正当安将臣犹豫不定的时候,大门的门把手突然打开,安将臣瞪大眼睛和双生花不断的后退,阳光在地面上照耀着,也将明迦的全身包裹,他穿着蚕丝制造而成的睡衣,肩膀上面披着一块爱马仕的红色披肩,满头那高贵优雅的银发披在后背上面,在太阳上面散发出一股别致的光芒,在微风中轻轻的蠕动着,但是明显看得出来明迦也十分的虚弱,他嘴唇毫无血色,看着安将臣和双生花淡淡一笑,随后问道“你是大炮?”

    听到他叫自己的外号,安将臣浑身兴奋的颤抖着。

    双掌拂手,膝盖爆发着一股极强的风浪,安将臣重重的跪在地上,阳光铺泄在他刚强有力的背部。

    “安将臣恭喜皇子重获新生。”

    明迦淡淡的咧开嘴角,对着双生花道“两位姐姐,我想要见我父亲。”

    “是,皇子。”双生花立刻化成了两道残影迅速的出了蝴蝶谷,答应的语气之中是掩饰不住的高兴。

    看着地上激动无比的安将臣,明迦淡淡的问道“慕遥是不是被世界政府的人带走了?我虽然一直在沉睡,但是外界发生的事情我都能够听得到,从这些声音中我能够判断到一点。”

    “是的皇子,如果皇子想要夺回来的话,只要您一声令下,就算前方是刀山火海还是一路荆棘,我都鞍前马后…万死不辞!”安将臣铿锵有力的喊道,语气中所充满的忠诚,没有人敢怀疑。

    明迦眼睛点点头“不用。”

    安将臣诧异的抬起头看着他,有些不可思议。

    轻轻的拉扯一下肩膀上面的披风,明迦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太阳平静的说道“该放下了。”

    XXX

    “嗡嗡嗡嗡”一只黑色的黑蜂在日本东京的月光下跟着一辆宾利车,在这条街道上面朝着前方行驶着,转过一个弯的时候,宾利车突然停了下来,车门打开的时候,龙晨曦甩动着大衣低着头从车里面走下来,他歪着脑袋嘴巴里面叼着一根香烟看着这条街道墙壁两旁依靠的身影。

    “看来各位没有让我失望!”龙晨曦吐掉香烟自信笑着看着他们。

    “那就打开天窗,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开始?”唐思悼从阴影中走出来问着龙晨曦“今夜?”

    “谁知道呢?”龙晨曦昂起头,扯动着脖子上面的一根根青筋。

    那只黑蜂在风中摇晃的颤抖着飞舞,突然对着镜头的凶狠的冲击过来。

    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第三卷:

    主君之城(日韩领主篇),全篇。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第三卷的故事,也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地牢,我会竭尽全力,为大家带来更加精彩更加好看的故事和最后的终结),黑蜂的蜂刺穿透了镜头的画面,震裂的支离破碎。

    也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第四卷:

    地狱雄蜂(天门VS武神会篇)

    作者提示:

    由于新的篇章需要构思,明日停更一天。

    05.21日恢复更新。

    明天是特殊的日子,希望大家都能够和谐幸福。

    【奇难杂症】青年走湘西回家,全身发硬,疑似僵尸。家人探访苗族坟地,却看到有人爬出棺材,这人竟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