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剑圣与圣光之战

关灯
护眼
    风吹动着血舞的头发在飘舞,圣光的降临,鲜血充斥着的屠戮,让这条在往日热闹繁华的大街此时此刻格外的肃静。

    风中隐藏着浩瀚的杀机,如箭在弦,时时刻刻都能够一触即发。

    已经吃饱喝足的镰鼬顺着离煌的大腿攀爬到他的肩膀上面,看着眼前的血舞,镰鼬身后弯刀般的尾巴高高的翘起来,龇牙咧嘴的它战意盎然的尖叫这,浑身的毛发宛若针刺般的竖立起来,“别着急,别着急。”离煌依然保持着贵族风范,只是现在总会不时的看向四面八方观看,耳朵听着有没有摩托车的声音,上一次高爵的那一次,给予了离煌杯弓蛇影难以忘却的印象。

    目光扫过后方的龙晨曦,血舞思索了一番后点点头“我大概明白你们此行的目的。”

    “废话,如果这样简单都看不明白那你就真的是智障了。”唐思悼冷冷的阴笑着说道“我跟晨曦过去曾经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走过一些刀山火海的难关,彼此之间互帮互助,这次受人之托,我们务必要忠人之事。”

    “只有你们三个?”血舞警惕的问道“其他人呢?”

    唐思悼将身体上面的大袍脱掉随后扔进了风中,握着拳头的他双臂上面闪耀出圣光的光芒“焰娲战斗团,是修罗国皇子明迦的贴身侍卫,怎么可能只有区区三个人之多?莫非你真的以为我们再打毫无准备的仗?这整个日本目前为止除了刚刚过来接手的福东来以及你还有一个蠢货般的哑巴之外,到底有多人我们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啊,你们占领这里的契机是城市之网的覆盖,所以你们在这里之前是并没有一兵一卒的,我们…可是亡命的不怕城市之网啊,哈哈哈…”

    “嘭…”,随后只看到唐思悼整个人都炸裂成了一团圣光狠狠的冲向了前方的血舞。

    蝴蝶翅膀随风完全的扩张开来,血舞优美至极的将两把细剑拔出来。

    唐思悼从圣光中冲刺出来,双手宛若凶恶的鹰爪狠狠的冲向血舞。

    细剑的剑刃一个翻转,两股红色域气顿时充斥了剑刃,穿透系剑气更是好似魔蛇毒牙,当仁不让的进攻过去。

    血舞的剑气是相当恐怖的…我怕怕,这里就交给唐思悼来对付。

    离煌不断后退着冲着绫罗的战场中走动了过去。

    鹰爪与毒牙冲击在一起,剑刃抵挡住圣光的力量后,剑气直接穿透进入唐思悼的双臂之中,只看到两只圣光手臂中游动的剑气穿透手肘、手腕、手臂、肩膀后,“砰砰!!”两团剑气穿透的气浪在唐思悼的背后猛然的炸裂出来,看到这一幕,离煌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对付福东来的决心,血舞的剑,真是谁碰谁死。

    穿透系剑气虽然贯穿唐思悼双臂,但是唐思悼并没有因此受伤…

    “吾乃神将躯,不管是皮肤还是体内的骨头,早已经跟普通人不一样,我体内的神骨,可是跟你的两把剑有着同样程度的坚硬和锋利吧,还在等什么呢?赶紧把破晓拿出来啊!”,唐思悼说完双掌朝着前方狠狠的一个推动,“嗡…”两把细剑的剑刃顿时弧度恐怖的弯曲起来,随后双掌爆发圣光,直接将血舞推动了出去。

    在一辆辆车顶上面不断后退的血舞双脚轻盈的踩踏着虚空。

    一飞冲天的瞬间,四把剑全部都“叮叮叮叮”的饶动着他的身体迅速的旋转起来。

    目光凛冽的看着前方的唐思悼,四把剑全部都带着穿透系的剑气一字排开,“嗖”的一声飞舞过去。

    “圣光护体!”双臂交叉、双腿弯曲的唐思悼稳定的站在原地。

    四剑同时的冲击,脑袋、脖颈、胸膛、腹部…

    “砰砰砰砰!!”四道血浪在唐思悼的后背不断的破裂开来,但是他依然伤势不大,一声怒吼间全身圣光闪耀。

    “吼…”双臂扩散开来朝着前方一个推动,四把剑刃无力被轰炸开来,两宽两细的飞舞在风中,血舞刹那间冲刺过去,双手一把抓住了两把宽剑,将宽剑狠狠的打在细剑上。

    “叮!!!”一声锐响,两把细剑爆发出一团火光重新带着激烈的剑气冲击了出去。

    “蝴蝶剑圣·無双技·风之剑!”

    随即,血舞将两把宽剑也狠狠的投掷出去。

    “嚓嚓!”两声穿透声音,两把细剑穿透唐思悼的双臂,两把宽剑接踵而至,劲猛的穿透唐思悼的双腿。

    血舞落地,双脚并拢身后的薄翼缓缓扇动,唐思悼是一个难缠的对手,也是一个极强的战斗家。

    “我都跟你说过了…包括我的肉都跟凡人的不一样…剑伤…那又如何?”唐思悼浑身一震,直接将穿透身躯的四把剑全部都震飞了出去,随后只看到身体上面的四道剑伤转瞬间愈合,随后只看到他一声大吼,身体弯曲下来双掌狠狠的拍打在地面上,“轰轰轰”两道圣光顷刻间在地上冲刺的朝着血舞冲刺过去,紧接着圣光宛若海浪一般的拔地而起,一跃到了十二米的位置,在那海澜般的圣光中,无数拿着长刀的金甲战士瞬间数量多达上千。

    两侧的圣光中充斥着一名名握着金色战刀的战士们,密密麻麻数量恐怖。

    “上吧,撕裂他,神将躯·超必杀·天兵终裁。”

    “轰轰轰…”凶猛的圣光从两边压制了下来,天兵们全部都高声怒吼着握着战刀朝着血舞攻击过去。

    也是在那一刻…漫天飞舞数量同样过千、五颜六色的蝴蝶在血舞的身边翩翩起舞,一群群的蝴蝶不断的飞舞起来,朝着两边冲刺过去的刹那,变成了一道道赤红色的穿透系剑气。

    “蝴蝶剑圣·超必杀·蝴蝶恋花刺!”

    “嗖嗖嗖…嗖嗖嗖…”血舞刹那间的爆发,让几千道穿透系的剑气疯狂的朝着两边喷洒过去,那些圣光中的天兵们的身体再被圣光疯狂的贯穿着,随后迅速的消散着,海浪般的圣光更是在穿透系剑气中,随着剑气的冲刺在几个眨眼之间被撕裂的支离破碎,大批大批的金甲天兵们还没有攻击下来已经纷纷的破灭,圣光如昙花一现般,高高的升腾起来,在一声声的穿透声中又软绵绵的掉落下来。

    唐思悼震撼的昂起头,自己在瞬间爆发的力量竟然被血舞完美的接下来,而且…下一刻攻击在蓄势待发。

    两侧的圣光消散的干干净净后,血舞一步后退,一只只红色的蝴蝶展翅朝着唐思悼飞舞过去。

    “蝴蝶剑圣·無双技·爆破蝶!”

    双臂顿时交叉保护着自己的唐思悼低下头,随后一只只赤红色的蝴蝶不断飞舞着冲刺到他的面前,一旦接触到唐思悼的身躯上面,这些蝴蝶在瞬间爆炸成了十几道穿透系剑气,剑气不断的穿透唐思悼的双臂,他的身躯,在他的身体上面留下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唐思悼频频后退中身体已经伤痕累累。

    而在翩翩起舞的红蝴蝶中,血舞冲刺过来,整只右手在瞬间变成了剑体。

    配合着自己特殊剑气的力量,他的右手穿透唐思悼的圣光双臂,直接一把掐住了唐思悼的脖颈。

    “听着修罗国的疯子,即便是日本现在很不完善,但是也绝对不是你来这里撒野的地方,你觉得自己很高贵吗?那么这样呢?”,双翅挥动的血舞带着唐思悼的身体飞舞了一阵后,看着前方一堵厚厚的墙壁,血舞将唐思悼的脑袋狠狠的撞向墙壁,“嘭!!!”一大股的烟尘爆破后伴随着泥土碎片的喷射,余音都才久久的消散过去,唐思悼,整个脑袋都被血舞冲进了墙壁里面。

    飞舞回到刚刚战斗的位置,血舞看着前方的龙晨曦摇摇头“看来你找了一个不是很给力的帮手。”

    龙晨曦举起手点点头“不愧是天门三武士之一啊,连所向披靡的焰娲战斗团的总参谋长都能够打到如此狼狈的地步,天门还需要武士吗?你觉得以我的资质如何呢?”

    “哈哈哈…”脑袋在墙壁里面的唐思悼突然大笑起来。

    他全身的剑伤在瞬间再次愈合,神将躯的恐怖之处,才刚刚开始。

    战斗的右边,离煌和绫罗的双腿与福东来的双腿不断的撞击在一起,两人同时进攻,但是左边的绫罗只看到福东来腿影一闪,随后被一脚踢在双腿之间,瞬间涨红脸的绫罗捂着双腿之间朝着后方跑了几步,直接疼的跪在地上用拳头敲打着地面,绫罗一走攻击的锐势顿减,离煌的右腿再次甩出去的时候,福东来毫不畏惧的同样侧踢过来。

    “嘭!!!”双腿交织,离煌疼的一声大吼,随后抱着右腿金鸡独立的朝着后面跳。

    东来想要追击进攻的时候,突然昂起头,看着前方火红色的天空,脸色大变…

    “看来哑巴被抓住了。”龙晨曦抱着手阴冷的笑着。

    “血舞,之前你不是问我我们有多少人吗?不妨转过头看看身后如何?”唐思悼将脑袋从墙壁里面拔出来说道。

    身后?血舞回过头一看,瞬间再次瞪大眼睛…

    滚滚的浓烟对着天空中不断的升腾着,整座东京铁塔被笼罩在一片大火中。

    “不好…总部!!”血舞看着那个方向在车顶上面几个踩踏后迅速的展开翅膀朝着哪里飞舞过去。

    唐思悼拿出手机道“我可是总参谋啊,我应该是在后方坐镇的,团长,血舞已经冲过来了,你们随时做好准备!”

    福东来几个旋转升腾到空中,绫罗只看到一朵朵的七彩莲花随着东来的踩踏在空中炸裂,唐思悼大手一挥“他们两人速度也不慢嘛,走……我们赶过去,和团长他们汇合!”

    【某医院护士纯情制服诱惑,揭秘不一样的医患关系!】昏迷青年半夜醒来,竟发现爆乳护士在脱裤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