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东京的火与西伯利亚的…

关灯
护眼
    东京铁塔,这座身为日本代表性建筑物的标志,高达333米,它不仅仅像是忠诚的卫兵那样在地震和一些特殊时期保护着日本群众,其对市民的作用也是相当的巨大,站在塔顶上面,你伸出手便能够感觉到能够握住天上的太阳,放眼望去,整个日本东京的繁华简直尽收眼底。

    夜晚的景色更甚,千灯万盏霓虹在一片片的地区闪耀而起,不同的霓虹光芒、不同高度的城市风光,就像是一副最美的画卷般完全的铺开展现在你眼前,让你心旷神怡,仿佛乘风便能够飞翔。

    而此时此刻这座矗立在日本天空之下的巨型建筑,却被滚滚的火焰完全的包裹住,这座浑身都在燃烧的庞然大物,在火焰的炙烤之下浑身都发出了痛苦的声音,一根根燃烧着烈焰的钢铁碎片不断的的从天空中坠落下来,重重的掉落在大地上面后滚烫的火星在一群群天门战士的尸体上面飞溅着,整座东京铁塔燃烧的火焰将天空映照的完全通红,浓烟弥漫,下方天门战士们的怒吼和火焰的烧灼声混合在一起。

    但是他们也跟东京铁塔一样,只是在盲目的断送这自己的生命。

    将龙潮歌等人从日本开始驱逐后,血舞暂时镇守在这里,因为有城市之网的存在,日本的管理明显要松懈了很多,华夏国和日本之间的贸易往来,包括整个日本方方面面的管理措施,这些都需要福东来来逐步的完善,占领一个国家,并不只是单纯的将国家内部的黑帮驱逐开那样的简单,日本的黑帮众多,想要彻底的将这个国家控制在手心之中,这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完善和很长一段时间的路程。

    东京铁塔周边西部范围区,天门临时的总部之中,鲜血四起。

    一个双手握着两把吴钩的男人已经毫无悬念的杀进了大本营之中,他身后的尸体全部都是死相惨烈,而且身体上面的伤口很长很开阔,吴钩的杀伤力极强,一旦钩镰放在你的脖颈上面狠狠一扯,连你的整个脑袋都能够被撕裂开来,不光光具有如此的杀伤力,这个武器使用者很少,一旦使用起来简直就是攻防兼备。

    一脚踢开别墅大门的时候,一把把的钢刀冲刺过来。

    满头扎着脏辫的独眼龙猛然的一个闪身,六七把刀全部都刺空,他挥动着手中的吴钩,将一把把的战刀卡进弯曲的钩镰里面,随后狠狠一扯,“叮叮叮叮…”在一声声支离破碎的声音中钢刀尽数断裂,独眼龙昂着头叼着烟,双钩朝着前方左右拉开的横扫,“擦擦擦啊…”锋利的钩镰全部斩开小弟们的脖颈。

    伤口很深很长,小弟们捂着脖颈,鲜血激烈的从指缝中不断的喷洒。

    “你就是蒙莽?”一群小弟倒下后,独眼龙举起右手的吴钩指着前方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

    焰娲战斗团·独龙·狄靖。

    蒙莽只是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随后有些懦弱的低下自己的脑袋。

    “你就是蒙莽?”狄靖再次问了一遍,因为他实在不敢相信这就是传说中天门武士的候选人之一,这特么老实巴交的样子,要不是他在这片天门日本总部的重要地带,狄靖绝对能够把他和农民联想到一块儿去,还有他身上那副事不关己的态度是怎么回事?外面那些天门战士虽然不多,但是都是血淋淋的生民啊,他就不想要做点什么?

    蒙莽的脑袋低的更低了,狄靖摇摇头,脑袋上面的一根根脏辫像是拨浪鼓一样摇摆着“我还以为能够酣畅淋漓的可以战斗一场,太让我失望了。”

    说完他身体旋转着舞动着吴钩气势汹汹的冲刺上来,就要在蒙莽的身体上面留下点死亡痕迹的时候,“嘭!!!”屋顶突然炸裂开来,一簌簌的灰尘伴随着碎石七零八落的全部掉落在狄靖的脸上和身体上面。

    他揉着脸部不断后退咒骂着“他妈的,谁?”

    屋顶被震开一个大洞,一双攒着渔网袜的双腿率先夺人眼球的钻出来。

    “狄靖,一路上斩将杀敌真是辛苦了,放心…没人去在乎你杀人的时候有多么的英姿飒爽,这个大汉看起来这么强壮,这种麻烦的事情还是让我代劳比较合适。”说话的是一个女声,她从屋顶上面的大洞里面跳跃出来,随后两条丝袜的大长腿交叉的缠绕住蒙莽的脖颈,浑身气势压制。

    “咚!!”蒙莽的双腿直接跪在了地上。

    暗杀女伊森坐在蒙莽的肩膀上面,用手指在蒙莽粗糙的脸上不断的滑动着,那指甲里面隐藏着的锋利刀片闪耀着凶光不断的划动。

    狄靖举起吴钩指着伊森说道“想要抢功劳是不是?”

    “哼…我跟你抢功?傻啦吧唧的就特么知道一个劲儿的往里面冲,一丁点做事的脑筋都没有,我跟你这种蠢货抢功劳?”伊森不屑的挥挥手“只是团长有命令,这壮汉再怎么垃圾也是天门的人,用来牵制血舞他们再好不过了,我要抢也是先抢血舞那种,抢这壮汉作甚?”

    血舞?狄靖不怀好意的看着伊森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把血舞操了,绫罗告诉我的。”

    伊森羞的脸有些通红,但是随后昂起头道“那又怎么样?想又怎么样?身材美和外观美的男人就是极品,就允许你们男人看着大胸肥屁股撸管,不允许我们女人有任何想法?真是直男癌的思想。”

    “什么是直男癌?”狄靖表情疑惑的问道。

    “无知…就是让我憎恨你们这种白痴的理由,自己谷歌去。”伊森说完拍打着蒙莽的脸“大块头,跟我们走一趟呗?”

    “对付这种傻瓜,就要直白一点,起开!”,看着狄靖走过来,伊森从蒙莽的脖颈上面松开了双腿,随后只看到狄靖粗暴的抓住蒙莽的头发,将他全身都拖着朝着前方燃烧的东京铁塔哪里走过去。而此时此刻燃烧旺盛的东京铁塔下面,一个魁梧的黑影随意的拉起地上的一具尸体,随后硬生生的将这具尸体的右手胳膊连皮带肉的一起撕扯了下来,他将这只胳膊放进了前方燃烧着熊熊烈火之中,炙烤了一番后坐了下来。

    狄靖拖着蒙莽一步步的走过来“团长,人给你带过来了,什么都不会只是一个傻大个而已。”

    “是吗?不是传闻这小子以前跟夏天打的时候让夏天吃了不少苦头吗?难道传闻是假的?”那魁梧的大个拿着一只炙烤过后的胳膊吃的很香,一边说话一边卟滋卟滋嚼着嘴巴里面的骨头和肉。

    狄靖将蒙莽扔在了他面前,看着在地上生无可恋的蒙莽,黑影伸出脚踩住他的脑袋“这幅死气沉沉的样子真是光是看一眼就让人大动肝火啊,你说夏天让你在这里肯定是让你有所用处的,那么请你告诉我,你的用处是什么呢?看着天门战士死亡吗?就这样一声不吭吗?就你这种大将,真是能够活生生的把人气死,与其就这样像白痴一样的躺在这里,你怎么不干脆直接死了啊,嗯?”拍打着蒙莽的脸,他依然面无表情。

    “待会儿把这头废物都不如的垃圾给我扔到大火里面去!”

    XXXXXX

    风声很小,风声也可以很大。

    冰层很厚,冰层有的敌方也很薄。

    积雪压断了树木,万籁寂静,天地间一片雪白,银装素裹,从寒冰森林里面走出来,外面寒风呼啸,眼前是一片巨大的冰湖,冰湖上面的冰层显得十分的厚重。

    西伯利亚…

    “再快一点…再快一点…鱼群马上就要在前面呼吸了,想要吃饱肚子的话就必须要拿出西伯利亚狼的凶猛血性啊。”,即便是这样的冰天雪地,洪冬老爷子也依然是**上阵,上半身被冻得皮肤通红的他却没有什么凉意,倒是十分得意的呐喊着,前方三头皮毛浑厚的西伯利亚狼拼命奔跑,跟随着下方冰层下面成群结队的鱼群。

    洪冬一掌拍碎了寒冰,一股猛烈的水浪带着无数的鱼群纷纷的冲击出来,三头西伯利亚狼高兴的宛若孩子一样立起上半身,不断的张开嘴,一条条肥美的鱼儿们不断的进入他们的嘴巴里面。

    “啊哈哈哈哈…”洪冬吐着寒烟,看着眼前的场面表情多了些欣慰和享受。

    站在森林边缘的阎割嘴角撇出一丝笑容,随后身体下一刻冲击出去,走在雪橇后面的他一边走一边说道“这真是无忧无虑的生活,纯净的天空取代了战争的硝烟,干净的冰面代替了尸横遍野的大地,在这样场景的渲染下,连凶猛的西伯利亚狼都变得可爱了不少,老爷子,这样闲云野鹤般的生活真是畅快啊!”

    “好小子果然准时。”洪冬偏过头看着他努努嘴“走,我有好酒。”

    “宫天大人他们已经在森林里面…”阎割指了指后方的冰雪森林道“他给了我们三十分钟的时间,老爷子我全力掩护你离开,赶紧走,别喝什么酒了。”

    洪冬大笑几声拍了拍阎割的肩膀“我一把年纪了会怕那没有胳膊的娃娃?他唬不住我,走,跟我去畅快的喝,就当你提前庆祝我的生日了。”

    【某医院护士纯情制服诱惑,揭秘不一样的医患关系!】昏迷青年半夜醒来,竟发现爆乳护士在脱裤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