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末代王将传人

    “人老了,总是会情不自禁的回忆起来当年的事情,我还记得我刚刚加入世界政府的时候,嗯…差不多就跟你年龄相仿,那个时代的科技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人的心也没有现在这样的肮脏,我还记得我跟诸葛无邪两个人在战场上面打仗的时候,枪林弹雨走过来了,刀光剑影也就那么过来了,现在时代好了啊,一场战争开启的话还有大鱼大肉吃,我们那时候逮到什么吃什么,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土里长的…嗝。”

    醉卧在地上的洪冬老爷子响亮的打了一个饱嗝。

    炭火上面温着一壶酒,浓烈至极的酒香味充斥了整个房间,香气四溢。

    阎割端起一杯热酒,看着外面飘舞的风雪不断的的窗前滑过,他昂起头一口将酒饮进,擦了擦嘴巴道“是啊,时代在进步,人也在不断的变化。”

    洪冬举起手摇了摇“你错了,这个世界上最不会改变的就是人了,一个地痞流氓一夜之间摇身一变成了老板,虽然他有锦衣玉食生活的衬托,有各种名贵东西的装扮,他骨子里面他妈的还是一个流氓,一个满腹经纶的教授就算是生活穷酸,生活窘迫,连一顿饭都是问题,但是你也不能够否定他的智慧!”

    “噢?”阎割颇有兴趣的倒了杯酒给洪冬。

    “人的立场,决定别人对待他的态度。”洪冬睿智的说道。

    阎割沉思了一番豁然开朗的点点头“我明白了老爷子。”

    “那天晚上帝君虹打电话问我,他问我一百岁生日的时候想要什么礼物,这不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吗?我想要安度晚年,他会答应吗?在政治这条道路上面的人,总是会习惯披着罪恶的大衣来伪装成善良的天使。”,拨开一个花生,用手指捻灭掉上面的皮衣,洪冬昂起头将花生米丢进了嘴巴里面。

    再看两人的姿势,洪冬醉卧,阎割则是跪在地上,不经意间表达着自己的尊敬。

    “我想要卸甲归田,你知道我老家是华夏国的吧?我想要在春天的时候看到满地的油菜花在田野中绽放,想要在繁星点点的仲夏夜迎接着各种动物来我家的拜访,想要在有悲伤色调的秋天画下树叶上面的最后一片落叶,想要在白雪皑皑的冬天穿着厚厚的棉袄就那么坐着看漫天飞雪,这些画面…是我年少时候的最初梦想,也是我年老后的梦想,我这双手…我当初是想要当一个名震天下的画家的,我却用来杀了多少人啊?”

    “你可能觉得我很啰嗦。”洪冬微醉的看着阎割“忍着吧,昂~,老人家都这样。”

    阎割摇摇头,脸上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因为他也在细细的想,自己在洪冬老爷子这把年纪的时候,不知道说的话还有没人会去听呢?还有人愿意这样静静的听着自己话当年吗?

    “我告诉帝君虹,不要把八大王将变成七大王将,我向帝君虹举荐了你,如果你愿意见我,你就同意去当八大王将之一!”洪冬用手指来回的扫了扫“现在看来你同意了,你知道帝君虹为什么不会放过我吗?”

    “因为老爷子你知道一些很恐怖的秘密……”阎割很诚实的说道“这些秘密,如果一旦泄露的话,会死很多人吧?。”

    很多人?洪冬的眉毛弯曲下来又再次的挥挥手“说的太中肯了,只要那些秘密曝光的话,世界大乱。”

    窗外突然停止了飘雪,天地间也变得十分的安静,洪冬点燃了一根香烟,烟雾不断的从嘴巴里面冒出来一边说着,在对面的阎割听着听着突然脸色大变,紧接着身体在疯狂的颤抖,其实此时此刻的阎割很想要就这样站起来不想要再去听哪怕一个字,但是他做不到,他已经被卷进这巨大的漩涡之中来了。

    洪冬,将身为王将能够知道的所有高层存在的名字,所有的秘密,包括那些石破天惊的消息,全部都告诉了阎割。

    阎割是他选中成为自己王将的候选人,也就是末代王将,本来按照世界政府的规则是,王将所守护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一个王将一旦死亡了之后,那么这个秘密将会随着他的死亡而永远埋葬在大地之中,永无见天日的时候,帝君虹问洪冬想要什么生日礼物,阎割的上任,就是洪冬所想要的。

    一根香烟抽完,一些简单的概念传达完毕。

    “要说世界上面那些肮脏的事情,就算我们两人煮酒夜谈三天三夜那也数不完,我只是暂时的告诉你一个大概,让你的心中有一个心理准备,以后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的震惊。”洪冬将烟头放进了炭火里面,悠悠的说道。

    阎割已经站起来,胸膛高度的起伏着,显然是受到了强烈的震撼。

    “你在天门还有个兄弟吗?”洪冬突然问道。

    喉结狠狠的一个滑动,阎割点点头“是的,是那种生死之交,他现在在天门也被夏天委以要职,名字叫做台风,洪冬老爷子你之前说人是永远不会改变的,那么年少时候出生入死的兄弟,再见面的话还能够紧紧相拥的话再话当年吗?就如同你和诸葛无邪一样,他今天也没有跟神皇宫天他们一起过来。”

    好问题…

    洪冬闭上眼睛轻轻的点点头“所以那就得看每个人的立场,如果今天诸葛无邪依然是战场上面那个默默无闻的小少年,他一定会拼死冲到这里跟我并肩作战的,就像当年我们搀扶着一起走那样。”

    “所以…”阎割一拳头狠狠的打在墙壁上面看着洪冬道“老爷子之前为世界政府做了那么多出生入死的事情就这样被忘记了吗?流淌的鲜血、流淌的汗水,就这样被政府黑色的太阳照耀的干涸了吗?我为你鸣不平,为什么就要是这个下场?老爷子…我掩护你,这王将我不当也罢,我们两人杀出一条血路,一定一定能够杀出去!”

    他的话充满了年少轻狂,充满了热血,让洪冬咧开嘴有些感动的笑起来“真是好像我年轻的时候,阎割啊,你要知道…只要是神皇宫天接手的任务,那么这个任务就必须是百分之百的完成,在他的安排之下没有任何的瑕疵,也许我们的周边现在看起来一切寂静,但是实则已经是暗藏杀机,天罗地网已经展开,我走不掉,我也不想要跑,如果我真的想要逃跑,我拼尽全力谁能够挡我离开?但是阎割啊…跑了,我就连最后的一丝尊严都失去了。”

    最后……一丝……尊严?阎割震撼的看着洪冬。

    “我为世界政府戎马一生,到最后我不想要落草为寇,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拿着。”洪冬将一个小盒子递上去“这里面是我凝聚了我神臻化境所有的修为凝固而成的内丹,吃掉他你就能够获得我所有的修为,除了内丹以外,真·降龙十八掌的秘籍也在这个里面,能够练到第几重,就看你的造化和修为了,你是我钦点的传人,我算你半个师傅,旋风狼牙拳和洪水能力我就不给你了,不然你以后会带着我的影子存在着,这两个东西在世界上面消失了也好,少一个杀人功法,少一个超能力,就能够少一场战争,多活一些人。”

    没想到洪冬的思想已经到了如此的境界,活着将近百岁,他也看透了一切。

    “呜呜呜…”酒壶在炭火上面暴躁的跳动着,酒已喝干。

    “你以后就是世界政府的人了,你表面上是白,台风他们是黑色,白与黑,但是我希望你是灰色的。”看着跪在自己前方伸出手的阎割,洪冬将盒子放在了他的手掌上面。

    洪冬老爷子…阎割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洪冬依然醉卧在地上,只是不断的唱响了秦腔,他的歌声时而像板斧一样从天空中斩落下来,铿锵有力,时而像溪水那样柔情绵绵,但却掩藏着海洋般的澎湃,一曲《苏武牧羊》在洪冬的吟唱响彻了这片冰雪森林,双腿跪地,阎割重重的朝着洪冬磕了一个响头。

    他知道洪冬已经有了自己的决定,他尊重他的决定。

    伸出手推开门,一阵暴风雪的吹拂让阎割的卫衣大肆的飘舞。

    整个小木屋已经被身穿和平鸽衣服的战士们包围起来,门前,神皇宫天和五大王将静静的看着他。

    “请一定要给他一具全尸…他为世界政府流过鲜血…”

    “待下去!”神皇宫天的眼镜上面布满了雪花,他低着头淡淡的说道“你还没正式成为王将,享受不到王将的礼遇。”

    “请一定要……”阎割被人架下去的时候不断的说着这句话。

    一曲经典的秦腔唱完,洪冬一个鲤鱼打挺的从地上站起来,“嘭!!!”浑身爆发出强烈的气势,他全身那些圆滚滚的肌肉开始在上半身蠕动起来,走到门前,洪冬看着神皇宫天,看着他身后的殿风雷、叶圣殇、高爵、寇枭、阿尔法·熊,放肆的笑起来“这欢送的阵势真是彪悍啊,世间也只有我有这个福气了吧!”

    “自己死还是要我们动手?”神皇宫天毫无感情的问道。

    “宫天啊宫天,你知道我的祖籍是华夏国的西北吧?哪儿的男人哪有那么容易屈服呢?我不让你在最后时刻瞧不起我的,我今天就让你重新认识认识我…让你知道知道…”

    扎进裤腰带,洪冬握拳化成一打旋风冲刺过来

    “西北的男人,是怎样的一头狼!”

    【某医院护士纯情制服诱惑,揭秘不一样的医患关系!】昏迷青年半夜醒来,竟发现爆乳护士在脱裤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