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戎马之伤

    那肌肉高高鼓胀的右拳上面带着恐怖的逆风浪,眼看着一拳头要打在神皇宫天脸上的刹那,只看到神皇宫天轻轻的朝着后方一退,两只没有手臂的衣袖飘舞中,殿风雷扔掉了手中的黑色大伞冲刺上来一把抓住了洪冬的右拳。

    “何必呢?”殿风雷轻声问着他“你原本可以和诸葛无邪他们平起平坐的,可以升上去的。”

    “人穷其一生去寻找一个属于自己的职业,是想要自己平步青云,也许我这个人就是因太倔强,有什么替我惋惜的呢?洪水·無双技·波浪拳!”伴随着洪冬一声铿锵有力的呐喊,一大股的洪流从右拳中猛烈的冲击出来,朝着殿风雷冲刺过去,但是很遗憾的是,洪水才刚刚出去,殿风雷的脑袋上面已经飘散出一缕缕的冰烟,顷刻间将洪水完全的冻结住。

    “嘎嘎嘎…”寒冰在洪冬的右臂上面不断的蔓延着。

    寒烟滚滚的飘散着冲向天空的时候,洪冬的整只右臂已经被寒冰包裹住。

    “吼…”右臂上面圆滚滚的肌肉狠狠的一个冲击,所有的寒冰全部都被震裂的粉碎。

    下半身自然化成洪水在地上凶猛的冲击,洪冬跃动到天空中双拳紧紧的并拢起来“洪流·旋风狼牙拳·融合技·洪水豺狼!”“轰…嘭!!!!”一大股澎湃的冲击声在天空中劲猛而疯狂的响彻而起,两道带着排山倒海力量冲击下来的洪水全部都凝固成了豺狼的模样,一头头踩踏着虚空朝着下方的一大群人冲击下去,豺狼在不断的怒吼,其中伴随着洪水的沸腾响声,高爵吐着烟雾走上前无奈的摇摇头“老爷子你着又是何苦呢?不过既然你已经选择了死亡的宿命,我也尊重你!”

    扔掉香烟,高爵的手掌下面旋转着一股股转动的风流一阵舞动后,大地上面的积雪凝固成了大片大片的雪球升腾起来。

    高爵一挥手,手掌下面的雪球全部都朝着前方的洪水豺狼们撒去。

    “砰砰砰砰…”雪球和洪水豺狼一头头一个个不断的撞击在一起,均是将这些豺狼们全部打成了一股股沸腾的洪水,在天空中降落下来的时候殿风雷意念一动,周围的温度瞬间到达的零下了冰寒,漫天撒落的洪水全部变成了一根根的冰锥,殿风雷轻轻的一挑手指头,大片大片的冰锥全部都升腾起来,不断的冲向洪冬。

    神臻化境的力量全部凝固成了内丹送给了阎割,洪冬的力量已经大不如之前。

    而殿风雷他们也清楚这件事情,一个个都没有下死手。

    “噗噗噗…啪啪啪!”,一根根的冰锥在洪冬的身体上面冲击着不断的炸裂着。

    神皇宫天看向寇枭,寇枭点燃一根香烟转过头看着天空,他和叶圣殇都没有动手。

    看着冰锥不断的攻击着洪冬,大熊突然脚步一动,只看到他奔跑着,踩踏着大地上面的积雪疯狂的朝着前方冲刺过去,随后用肩膀“嘭”的一声撞破了虚空,整个人的身体直接钻了进去,“嘭!!”天空中,洪冬头顶上面的天空被炸裂开,大熊那庞大身躯的巨大阴影将洪冬整个人全部都覆盖住,随后双掌狠狠的拍打在洪冬的脑袋上。

    蒲扇大的手掌,给予了洪冬最沉重的撞击,老爷子浑身一震,一缕缕的鲜血从头顶上面流淌了下来。

    “虚空炮!!!!”大熊双臂再次朝着周围扩散开,双掌合并过来的时候,一股股的风流在他的指缝中不断的流淌着,双掌第二次击打在洪冬脑袋上面的时候,双手所携带的恐怖风浪全部都结结实实的冲击在洪冬的脑袋上面,这一次的力量是上一次的三倍,打的洪冬直接从天空中无力的坠落在地面上,身体直接陷入了雪地里面。

    满头鲜血的洪冬一声垂死的怒吼,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后双腿颤抖,全身在原地晃了晃。

    “我日你大爷!”寇枭直接吐掉了香烟,全身变成了一道金光朝着大熊冲击过去。

    大熊一愣,脖颈已经被寇枭一把抓住,“吼…”带着一声野兽般的怒吼,寇枭一把将大熊狠狠的摁在地上,在积雪的飞舞中冲刺了二十多米后一把将大熊固定在树木上面。摘掉自己的墨镜,寇枭红色的恶瞳盯着大熊面无表情的说道“你要是再他们的敢动手一下,这里马上就会变成你我的生死战,你他妈就没点感情的吗?你就没有一点良心的吗?”

    “宫天小儿…看来这些王将对老夫还残余这一些感情的啊,想要杀掉我去交差这种事情,可能就要你亲自来了”

    “吼…”嗓子眼里面爆发出涎水乱舞的怒吼,洪冬踩踏着地面朝着神皇宫天冲刺过来。

    高爵伸出手,将殿风雷和叶圣殇的胸膛压制住,三个人一步步的后退。

    “性子真烈啊,不是人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吗?你到死都不愿意在我面前低头,西北的狼,我见识过了。”

    神皇宫天话音落下后眼镜片上面闪耀过两片金光,上面的雪花全部都被冲散之后,“轰…”八只高高翘起来的白色巨大翅膀在他的身后瞬间弯曲着冲向天空,随后在他那空荡荡的衣袖中,随着金色光芒的移动,两只武装着金色臂铠的双手从神皇宫天的衣袖中冲刺出来,举起右手,一道金光破天而下到了神皇宫天的手心中。

    白色的翅膀边缘充满了血迹,金光变成了一把长达两米的长剑,剑柄是十字圆轮,一道血色闪电般的在剑刃上面曲折拉扯。

    战斗天使长·米迦勒形态!

    洪冬再次一拳冲击过来的时候,神皇宫天挥舞着手中的圣剑,对准洪冬的胸膛狠狠一剑冲刺了进去。

    “恐…”胸腔上面肋骨的断裂声响起,随着圣剑剑刃的穿透一大股的鲜血率先的冲击出来,紧接着这把圣剑直接贯穿了洪冬的胸膛,洪冬的身躯猛然的颤抖定格在原地,低着头的他只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紧接着脑袋用力的摇摆了几下后,再次带着一声怒吼和力量冲刺过来。

    神皇宫天将圣剑狠狠的旋转,彻底的绞断了洪冬的心脏。

    “咳…”低着头的洪冬鼻腔和嘴巴里面全部都喷洒出来鲜血,他颤抖的抬起头,眼前的神皇宫天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那一刻洪冬明白,这个男人对谁都没遇任何的感情,就算今天他杀得是大主君,他也一定是这种表情,“宫天…宫天小儿啊,你别得意,龙斗…白瞎子…凯,他们可是都活的好好的啊,总有一天你这张禽兽的面皮会被狠狠的扯下来的,总有一天他们会打到世界政府的门前的,到时候这世界…将要被他们所改变!”

    “我一直等待着那一天,世界政府,还隐藏着太多连你都不知道的秘密。”

    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洪冬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梦幻,在宫天的背后出现一个虚幻的身影,他转过头看着洪冬的时候,洪冬惊骇的脸色巨变,那人身后穿着银色的鸟羽大氅,目光深沉。

    “哼哼哼…”伴随着神皇宫天的一声声冷笑,他将圣剑用力的拔出来。

    剑抽血溅,洪冬眼看着要倒下的时候,叶圣殇迅速的移动过去一把将他搀扶住。

    洪冬紧紧的抓着叶圣殇的胳膊,两只眼睛的瞳孔就宛若地震一样的颤抖着,似乎有很多想要问的东西但是又说不出口,他抓着叶圣殇胳膊的手从孔武有力到力量一般,最后渐渐的无力,叶圣殇一辈子也忘不了洪冬的眼神,那个眼神中充满了太多的渴望,充满了太多的疑惑。

    “恭送洪冬王将仙逝。”神皇宫天取消了米迦勒的形态,第一个低下头说道。

    “王将一路走好。”旁边的世界政府的战士们全部都恭恭敬敬的跪在了地上,全身都匍匐在雪地中大声的呐喊。

    “恭送洪冬王将……”四面八方那些我们看不到的地方,雪地、树林、雪丘、湖面、远处响起了一圈圈一连串的声音。

    叶圣殇抱着洪冬的尸体沉默了板上后道“我来处理他的后事,我来当老爷子的孝子。”

    洪冬老爷子一辈子傲骨寒心,这一生都活的干干净净,一辈子没有结婚也一辈子没有恋爱,至死都保持着童子之身,他将自己的所有全部都奉献给世界政府,偶尔会听到他要去一些风花雪月的场所结束自己的童子身,但是至死…,他没有儿子…也没有任何的家人,黑暗的世界政府就是他的家,战场就是他的归宿,他没有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政治下。

    知道了太多秘密的阎割也难逃世界政府的束缚,除非,他变成灰色。

    名震天下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王将洪冬,在叶圣殇的离开的风雪中越来越远。

    “两小时以后公布。”神皇宫天说完后走到了阎割的面前“看来以后你跟你的天门兄弟注定穷途末路了。”

    “你别落在我手里,你知道凌迟吧?我让你比凌迟还要惨十倍!”阎割脸上挂着泪痕看着神皇宫天。

    “每天都有我在盼我死,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手吗?鲜血和生命太多,我自己都觉得脏。”宫天说完翘起嘴角不屑的笑了笑,转过身的他对着周围喊道“收兵。”

    XXXXX

    西葬,希望小学门口…

    “噢!”一个肥头大耳的老师抬起眼睛想了想“你说的是那个建造学校的毒心是吧?”

    “对,对!”刑烈不断的点点头“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知道啊…不过你别找他了。”老师抬起手指着前方一块墓地道“因为他死了。”

    【某医院护士纯情制服诱惑,揭秘不一样的医患关系!】昏迷青年半夜醒来,竟发现爆乳护士在脱裤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