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西藏杀机

    “既然是他自己选择的宿命,也许他已经想好了属于自己的宿命,我们唯一能够做的便是尊重他死去的灵魂!”

    房间里面没有开灯,但是从身材的魁梧程度可以判断是帝君虹。

    他站在窗前,眺望着下方的纽约继续说道“阎割还不能够正式的委任八大王将,想要坐上这个位置不仅仅只有洪冬的举荐而已,只能够说这个举荐让阎割引得的比其他人更加优越的一些机会,这次的王将考核一共五个人,都是佼佼者,安排一个时间你来处理一下这件事情。”

    那边的神皇宫天频频答应,迟缓了一会儿,帝君虹又继续道“我现在只关注东南亚战争鹿死谁手,夏天和辉耀啊,为我们带来一场精彩缤纷的战斗吧,厚葬洪冬老爷子,把他的墓穴选择在我父亲的旁边,老爷子曾经陪伴着父亲征战天下,这片江山也有他的一份重量,他死前我不能够善待他,但是死后。”

    “我明白的,叶圣殇会办理好,那些人的忠诚度怎么办?”神皇宫天问道。

    “忠诚?哼!”,帝君虹冷哼一声“忠诚,是我赋予和施舍给他们的。”

    XXXXX

    日本,东京,同一时间段…

    “蒙莽!!”血舞和福东来两个人几乎是同时从天空中降落在地面上,看着被团长踩踏在脚下的蒙莽,两个人都是彼此对视了一眼,随后压抑下去自己内心的那份冲动。

    狄靖赞赏道“哎哟,不热血冲动,看来夏天选择的两位很冷静的战将镇守日本啊。”

    虽然血舞带着黑色的口罩,不过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和修长的身材,还是看到伊森芳心暗许,他含沙射影的说道“团长你可千万不要当初答应我的话,我可是记得牢牢的。”

    团长抬起两条卷曲的眉毛,用牛眼般的眼睛看着脚下“噢?这就是蒙莽啊?不说出他的名字我还以为这是哪里来的一头丧家之犬呢,跳舞阿来,蝴蝶剑圣,好好瞪大眼睛看看,啪…啪…”团长拍打着蒙莽的脸笑道“这就是天门大将?武士候选人之一?这他妈分明就是一条乖乖听话的野狗啊!”

    高高的抬起自己的左腿,重重的踩踏在蒙莽的脑袋上。

    “喂…”血舞在身后喊道“蒙莽就算是因为姜天依的死亡,你也不需要这样自暴自弃吧?堕落和忧伤也要分场合,我知道你很强大的,你虽然不会说话但是你知道着险峻的局势吧?对方一个战斗团过来打我们啊,你不是向天哥承诺过吗?”

    听到血舞的话,蒙莽那棺材般的脸庞微微一动,随后继续保持着憨厚的沉默。

    “绕是你口吐莲花也没办法奈何他啊,像这种垃圾,我就做一个顺水人情…帮你们顺便铲除掉吧,哈哈哈…”在团长那粗犷的笑声中,蒙莽被一把抓住了脖颈,随后高高的举起来,看着身后燃烧的东京铁塔上面旺盛的火焰,团长将蒙莽用力的扔进了大火之中。

    血舞瞪大眼睛身后的翅膀猛然的一个滑翔,想要从烈火中将蒙莽救赎出来。

    但是他刚刚一靠近东京铁塔,那巨大的火焰便凶恶的从里面喷射出来。

    飞蛾扑火,火乃天敌。

    血舞当即朝着后方滑翔了一段距离,不断的对着火焰中呐喊着,随后紧紧的握住了剑柄,瞳孔疯狂的跳动,这样庞大的火焰,蒙莽一定会被活生生的烧死的,他恨恨的看着团长,团长则是摆摆手道“不用客气真的不用客气,举手之劳。”

    “你们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的危机吧!”伴随着身后和一声声的落地声响起,福东来扭头看过去的时候,只看到唐思悼一群人简直是紧随其后。

    血舞一步步的后退,在焰娲战斗团的包围之下和福东来两个人背靠背。

    “阿来,没有一个是普通货色噢。”,血舞不紧张。

    “我罩着你。”福东来将耳机的声音设置到最大,面色一点点的认真起来。

    而在那东京铁塔的火焰中,像是一条死蛇一样趴在地上的蒙莽全身的衣服都被火焰燃烧殆尽,火焰灼烧着他的身躯,将他的全身都包裹在里面,狠狠的烧灼着,看着外面以多欺少的形势,蒙莽沉默着从火焰中慢慢的支撑着双手撑起自己的上半身,突然,他脸上的火焰随着他的猛地摆头消散的干干净净。

    金色的瞳孔中火焰疯狂的燃烧着,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外面,身体上面的金色毛发不断的涌动出来。

    在东京铁塔的火焰中,一个巨影慢慢的站起来,他的双手捆绑着黑色的铁链,他的眼睛像是黄金般的闪耀。

    XXXXX

    与此同时,纯净宛若一面蓝色镜子的西藏天空下…

    “你说什么?”刑烈不确认的继续追问道“我说的是那个不是拿了很多钱然后在西藏这里建造起来很多校园建筑的小丑毒心,他有一把剑你肯定知道…”

    “我知道,妖毒剑嘛!”老师指着前方的墓地说道“就是那个小丑,他的确已经死了,你不信你自己去那片墓地看看?”

    他居然知道妖毒剑?那就说明他真的不是在撒谎?

    刑烈心头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他还想着找到了小丑之后再去慢慢领略西葬的风土人情呢,去看看这里历史宏伟的布达拉宫,去看看这里著名的天葬场面,再去寺庙里面看看姻缘,找找那些喇嘛扯扯淡,最重要的就是西藏的女人…听说西藏女人的身体是火焰一般的滚烫,简直就是男人收割机。

    走在西藏带着特色高原建筑的巷子里面,刑烈点燃了一根香烟细细的琢磨着,这他妈什么情况?小丑怎么挂掉了?他可是当初连皇甫龙斗都能够过几招的男人啊,一把妖毒剑在身,双重超能力护体,特色的恶魔马戏进攻,这样的人才…到底怎么样才能够挂掉?而且小丑一点也不傻,难道是被人下套了?

    “这他妈不是坑爹吗?我千辛万苦来到西藏难道就是去毒心的墓前祭拜一下?”刑烈吊儿郎当的走在街道上面,看着周围一群群人看自己那诧异的目光,刑烈也看着自己“我有这么帅吗?每个人都盯着我看,嗯…应该带小唐来的,还是不要带来比较好,回去后那家伙肯定又说自己老少通杀!”

    拐过一条街道,这条街道空荡荡的,只有阳光照耀在道路上面带着一股祥和,家家户户都紧紧的关着门。

    刑烈只顾着想事情去了,前方两名披着红色斗篷的人迎面朝着自己走过去,霸道哥吧嗒吧嗒的抽着烟,眼睛一眨一眨,当两个人从他身边路过到时候,突然她们将两只手从斗篷里面抽取出来,太阳的光芒在锋利的匕首上面猛烈的闪耀后,阳光下的倒影,让他们宛若两条毒蛇一样的刺向刑烈。

    吐出一口香烟的刑烈伸出手抓住她们纤细的手腕,面无表情道“妹子,你在我面前玩这种低级的东西?”

    两个女人都用纱巾蒙着脸,但是明显看到她们表情一震。

    “别逼我打女人,哪儿来去哪儿。”刑烈用力的朝着周围推动了一下,两名女人被震得不断的后退。

    歪着头叼着烟,刑烈一脸哼着歌流里流气的撇开腿走着,你要不说这是天门刑烈,第一眼看到的人绝对会以为这是一个老痞子。

    两个女人被刑烈的反映震撼到,但是从瞳孔中看出来他们十分不甘心。

    再次举起手中的藏匕,两人同时一声尖叫,再次朝着刑烈冲刺过来。

    “给过你们警告这次就不要怪我了,我他妈打起人来连我自己都打!”转过身的刑烈刚刚一用力,全身的皮肤更是火焰一眼的赤红,宁骚给他喝的鲜血的力量又起了作用,让刑烈双腿之下的二弟唱起了一首嘹亮的军歌般的高耸起来,撑起了一个小帐篷,“啊!!”刑烈全身软绵绵的松垮下来自己的肩膀“没力气了。”

    两个女人看着那胯部,奔跑的步伐停止了一下,随后继续杀机凶凶的冲刺过来。

    她们的藏匕专门对付刑烈的双腿之间,霸道哥一边弓着腰一边后退道“我X,你们要不要这么狠啊?想让我断子绝孙吗?我下辈子的幸福可就全部指望着这里了,喂喂喂…不要这样啊!”

    闪电般的伸出双手抓住她们的手腕,刑烈想要用力将她们甩出去,浑身的血液猛然的一个燃烧。,

    “啊啊啊…”霸道哥带着娇喘全身无力的松垮下来“力气…力气…全部都没有了,温柔点好吗?”

    “我请你们吃饭怎么样?”两把藏匕像是毒蛇的獠牙不断的进攻。

    刑烈靠着墙壁,正当他退无可退的时候,两个女人眼角弯了下来,很显然在笑,随后同时握着藏匕朝着刑烈攻击过来,这时候刑烈想到一个绝招,以二弟为鞭,晃动腰部甩死她们,只可惜腰部一丁点的力气都没有。

    “嚓嚓…”两声穿透声响起,刑烈愕然,眼前两个女人脖颈上面插着两把飞刀,纷纷的倒在了地上。

    “这里现在被死魂马戏团搞的乌烟瘴气,外来人士还是不要乱…”毒心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刑烈。

    毒心突然愣住了“嗯?你怎么这么面熟?”

    【某医院护士纯情制服诱惑,揭秘不一样的医患关系!】昏迷青年半夜醒来,竟发现爆乳护士在脱裤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