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死魂与天葬

关灯
护眼
    这货是小丑毒心吗?刑烈也一时间的愣住了,随后瞪大眼睛看着他全身的装扮,一身鲜艳的马戏团的小丑衣服,脸上涂抹着厚厚的粉底,黑白两色,双脚上面穿着一双到膝盖的黄色靴子,鞋尖高高的翘起来,这可不是小丑吗?但是为什么又有人说他死了?刑烈以为自己大白天的活见鬼了,试探性的问了一下“毒心”

    “刑烈?”毒心也试探的问道。

    “我操!真是你!”原本听到毒心死亡的消息,刑烈还在为这位天才的陨落而悲恸不已,现在没想到毒心还活着,他喜笑颜开的走上去一把搂住小丑的脖子,开心的拍着他的肩膀“他妈的,我刚刚还在到处打探你呢,没想到你居然找到我了。”看着毒心依然不相信自己的目光,刑烈舞动着右手“我啊,主君夏天下面的银龙刑烈啊,吼…刑烈!”

    这下子毒心确定眼前这个挺着自己老二在西藏到处乱走的的确是刑烈,他惊讶的看着他“我真是不敢相信,你怎么跑到西藏来了?这个时间点你不是应该在东南亚战场吗?”

    刑烈目光淫荡的对着他挤了挤眉毛,刚要凑过去说话。

    “兄弟你…能不能把凶器先放下来再说话?”小丑指着刑烈双腿之间那根高高挺起的霸王枪说道。

    “我也想啊,关键这玩意儿现在不听我使唤!”刑烈用巴掌狠狠的拍打着二弟,打下去,又弹跳起来,打下去,又弹跳起来,不管是硬度还是弹性那都是一流的。

    毒心有些别扭的耸了耸肩膀挤开刑烈的手,再问道“你跑西藏来干嘛?当鸭子…??”

    “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人?”,霸道哥指着自己信誓旦旦的说道“我不仅仅是天门第一虎,更是天门第一纯,我能做哪种职业?我这次来西藏,是专程来找哥们儿你的,踏破啥来着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走,跟我去天门当武士去,咱们先去东南亚先把小日本干翻,然后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何必窝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听到他邀请自己的消息,毒心浑身一震,眼神中充满了感动。

    把毒心拉拢到武士阵营这个念头,刑烈其实早就有了,他当初在西皇塔和比武大会上面的精彩刑烈可是一点都没有忘记的,只能够说两次都是在敌对阵营,后来他知道毒心出去卖命是为了西藏的孩子,这更加感动了刑烈,也坚定了把他拉过来的决心,天门武士不仅仅对一个人的实力考察极其的重要,最最重要的便是一个武士是否能够承担起肩膀上面的责任,从美国群英殿拉拢过来的刀罗刹他们不仅仅实力不够,包括那颗忠诚之心,也无法锻造。

    天门的武士,是衡量天门整体的一块招牌,是天门走向世界的一抹光芒。

    刑烈的刚猛,不败神话的战绩,血舞的前面,剑术的高超,零的锋冷,刀锋之凛冽,都是天门武士的代表。

    天门武士刀罗刹,仅仅只是这句话念起来,就在拉低着武士群的整体水准。

    “走不走一句话,不要跟我说那么多。”刑烈快人快语,如果小丑拒绝,他马上头也不回的离开。

    “你能够千里迢迢在两大主君即将交战这个节骨眼上面找我,更何况是天门刑烈的直接邀请,在天门有那样好的发展,我拒绝了岂不是不识抬举?不过你这么放心我吗?”毒心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也可以说是脸上的色调盖住了他的表情。

    “一个出去卖命只为了这片山河未来的人,其人品怎么样还需要怀疑吗?我从来不以貌取人,小丑的外貌…”刑烈指着毒心的胸腔道“巨侠的心胸!你比那些道貌岸然将自己包装的五光十色的人,简直让我看的顺眼的太多!”

    第514章:死魂与天葬。

    XXXXXX

    这是一场很简单的见面和一个很简单的邀请,毒心跟着刑烈去东南亚,加入天门,前路未知,凶险未卜。

    “我以前是自由阵营,可能有很多东西还不了解。”毒心自己也有些担心的问着刑烈。

    两人朝着私人飞机停靠的地方走过去,刑烈无所谓的挥挥手“没有人一生下来就懂得那么多的,我刚刚加入天门的时候也是相当的不适应,呆一段时间就好了,你自然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不需要任何人的指点,我刚刚收到军师的消息,日本那边居然遭受到了攻击,看来我无法好好的领略一下西藏的风土人情了,对了”,刑烈突然问道“刚刚攻击我的那两个女孩儿,你说他们是死魂马戏团的人,这是组织吧?还有…为什么我问别人别人说你死了?”

    放眼朝着周围望去,这是一座繁华的山丘上面的城镇,时值正午,但是街道上面空荡荡的,家家户户门窗紧闭。

    “总觉得这个怪怪的,西藏人不是最喜欢在街道上面摆摊吗?我还想要带点纪念品回去呢。”

    “你也看出来不对劲了。”毒心和刑烈走出了街道,毒心指着前方高达山脉上面的布达拉宫说道“人全部都在那里呢。”

    刑烈顺着他的妖毒剑朝着前方看去,远方的山脉连绵不断,气势磅礴,葱葱郁郁的山林上面的树木像是一个个身姿挺拔的卫兵一样矗立在哪里,满眼绿色,高原地带,气候有些冰寒,很多山顶上面积雪未散,山脉上面的云朵还夹杂着点点的冰霜,在这高原恶毒太阳的炙烤之下,布达拉宫就像是一座神殿,自带神圣的光芒,以刑烈的视力,他能够很清楚的看到周围密密麻麻的人群纷纷的朝着布达拉宫哪里赶往过去,人群宛若一条长龙般,一眼望不到尽头。

    “大概是在一个月前面的时候,布达拉宫里面一个著名的喇嘛圆寂,在西藏这个地方,德高望重的人一般在死亡以后会得到天葬这种礼遇,所谓的天葬,就是在西藏最高的山峰上面,让苍鹰来啄食你的**,在喇嘛教里面他们相信,苍鹰是天神派遣下来的使者,你的**在使者的嘴巴里面,你便会升腾到一种新的级别!”

    刑烈点燃一根香烟,在一处屋檐下面用手抚摸着胸膛,汗水淋漓的点头听着。

    “怪异的事情发生了,那一天天色阴暗,只看到天空中群鹰旋转,绕成一个圆圈,随后每一只雄鹰的全身都散发出金色的光芒,一道圣光从天而降照耀在那死去的喇嘛身上,你猜结果怎么样?”

    “诈尸啦?”刑烈瞪大眼睛问道。

    毒心打了一个响指点点头“对,喇嘛真的复活了,当时看天葬的少数有几万人,在喇嘛复活后每个人都相信他是天神下凡,纷纷的跪地膜拜,雄鹰散去,复活的喇嘛在所有人的心中都成了天神,他整天在布达拉宫里面传教,你想想死而复生的人有多么的神奇?他有着恐怖的号召力,每天去听教的估计有二十多万人,但是恐怖的是…这个喇嘛压根儿就没复活,什么苍鹰,什么金光,什么圣光,全部都是死魂马戏团搞的鬼!”

    “这个马戏团利用了当地的喇嘛教,来给人们洗脑,大肆敛财,大肆的发展,这个马戏团是从全世界最强大的太阳马戏团中脱离出来的,人数很少,但是里面有一个控灵师,他也是团长,他们想要掌控整个西藏,最想要除掉的人是谁?是我…那个控灵师非常的强大,可以让普通人拥有亡灵的力量和招式,但是不是每个人都去相信喇嘛教,我为西藏做过贡献,很多人都在保护我,如果有人打听我,他们就会直接说我死掉了。”

    刑烈摇摇头指着他“你瞅瞅你,你瞅瞅你,你他妈可是当年华夏国之王的主将啊,你怕个鸟毛的马戏团?干他妈的啊!”

    “我怕那个控灵师?我能打十个他,我怕的是人群,他不断的洗脑,已经让这里的人大多都听从于他,他利用人群形成了一层保护网,我总不能够去滥杀无辜吧?”毒心无奈的耸耸肩“所以我只能够保护这里,能少一个,就少一个。”

    可以理解,刑烈鼻腔里面喷着烟雾点点头,抬起眉毛道“所以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依我看我们就不要理睬的事情了,西藏这群人每天花费那么大的功夫去听一个死人讲话,是不是有毛病?信仰这种东西啊,控制好了就是力量,控制不好就是邪恶力量,很显然这里就属于后者啊,甭管他,他跳不起来的,我们走!”

    站起来的刑烈叉着腿吊儿郎当的朝着前方走过去,叼着烟的他大声的说道“这里就是一个烂摊子啊,你呀…战斗的时候那么阴毒,老是因为这块地方拖累着你,先是孩子们,现在又来了什么死灵马戏团。”

    毒心也有些黯然道“这偏远之地和蛮荒之地又有什么两样?坤沙守护着蛮荒之地的心又是怎么样的呢?”

    “管这种事情干什么…”刑烈突然停下了脚步。

    嘴角翘起来的他将香烟狠狠的扔在地上,用脚踩灭着说道“不管的话…他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

    “我把你拉进天门来就让你无忧无虑的进来,你的责任也就是我的责任。”手掌张开,“嘭!”轩辕战戟从大地中冲击出来,摇头晃脑的刑烈转过头问道

    “那傻逼马戏团在哪儿?!”

    【某医院护士纯情制服诱惑,揭秘不一样的医患关系!】昏迷青年半夜醒来,竟发现爆乳护士在脱裤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