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化茧

    被天雷斩龙刀完全贯穿了自己的身体,血舞只感觉到眼前天摇地动。

    那带着得逞表情绫罗的那张脸,一瞬间拉开了很多张在自己的面前摇晃,“嘭!!!”带着傲慢表情的绫罗将天雷斩龙刀从血舞的身体里面抽取出来后,伤口中的鲜血喷洒下来,一股爆浪冲击的血舞上半身的衣服完全的粉碎,站立的血舞单膝跪地,双手支撑着地面的他只感觉到身体中的力量在快速的流逝。

    “咳咳咳!”几声咳嗽中,一缕缕浓稠的鲜血渗透了血舞的口罩,不断的滴落在大地上面。

    伊森刚刚偷袭他的那一刀,在血舞的手臂上面留下了一道伤口,此时此刻伤口上面的肉已经完全发黑的翻卷了出来,一缕缕的黑色毒血不断的从伤口中流淌出来,血舞那每一块肌肉都接近完全的上半身,更是被一根根黑色的筋脉所染指,中毒极深。

    他支撑在地面上的手用力的摇晃过后,“嘭!”血舞浑身都狠狠的摔倒在了地面上。

    假团长对着绫罗吹了一个口哨“为了避免夜长梦多,直接砍了他的脑袋,拎着他的头回去!”

    “刷刷刷!”只看到天雷斩龙刀在绫罗的手中飞速的几个旋转后,被绫罗高高的举起来,“滋滋滋…”刀刃上面电光霹雳作响的天雷斩龙刀对着血舞的脖颈就要狠狠一刀砍下去,这一刀力量很强,势必能够将血舞的脑袋和身体分家,然而就是在着千钧一发的时候,绫罗猛然的抬起头…

    前方虚空的地面突然被一道气浪狠狠的扩散开。

    天雷斩龙刀从天而降,要到血舞的脖颈上只需要三秒的时间!

    第一秒时间的时候,只看到福东来冲刺到假团长的身边,右脚勾住假团长的脖颈,带着他的身体一起滑动的时候将假团长狠狠的踢向了离煌,假团长的身体朝着离煌飞舞过去的瞬间,“刷刷刷”福东来在风中全身带着七彩光芒从假团长的身边飞舞裹去,“咚咚咚咚…”旋转在空中的他瞬间踢出十八脚在离煌的身体上面,随后又闪电般的冲刺出去,在最后一秒的时候双脚夹住了绫罗的脑袋,身体“嗖嗖嗖嗖”的旋转到空中。

    三秒结束,假团长哇哇大叫的冲向前方的离煌。

    离煌刚刚想要行动,胸膛上面的七彩光芒“砰砰砰砰”顿时像炮弹一样冲击着他的胸膛,足足爆裂了十八下后轰的离煌头晕目眩,“别过来!”呐喊的时候,假团长一把抱住离煌,两个人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嘭!!!!”在两人抱在一起摔在地上的瞬间,福东来一个旋转,双脚就像是鞭子一样,将绫罗从天空中甩到地面上。

    身躯撞破地面带着一路碎土块飞速的绫罗滑翔出去了十多米。

    “干!”一刀斩击在地面上,绫罗一刀斩击在地面上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

    手中的战刀狂舞中,一条条的雷龙刀锋密密麻麻的朝着福东来飞舞过去“天雷斩龙刀·無双技·雷龙斩!”

    吹了吹额头上面刘海的福东来的身体再次闪电般的冲刺出去,“砰砰砰…砰砰砰…”绫罗只看到他的身体灵活无敌的在自己的刀光中不断的左右移动,七彩的光芒闪烁的他眼花缭乱的时候,福东来已经到了自己面前,下意识的举起战刀抵挡,福东来一脚狠狠的踢在战刀上面,随后另外一条腿顿时带着彩虹色的光芒残影冲刺过来。

    “嘭!!!!!”这一脚踢在绫罗的左脸上面。

    脸上的肉全部都拧在一起,一颗颗的牙齿飞舞出去,伴随着绫罗的身体同时飞舞了出去。

    唐思悼在天空中放下了摘掉绷带的手,一脸默然,就好像是那种“我就静静的看着你们挨揍”的表情。

    “**蛋,速度怎么那么贼快?怎么练的?”掉在地上的绫罗用战刀支撑着站起来,嘴唇、腮帮子蠕动了一番后低下头,吐出了一大口夹杂着几颗牙齿的脓血。

    “消毒水…消毒水…”和假团长离开的离煌惊慌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我要进行全身消毒。”

    “你以为我想要抱你?那小子的脚都钩子一样!”假团长抚摸着自己的脖颈有些痛苦道。

    福东来刚刚落地,身后的狄靖气势汹汹的奔跑过来,他像是捕猎的螳螂一样高高的举起双手的吴钩,对着地上的血舞双钩就要斩下来,东来耳朵一动…

    “轰…”二十多米的距离,福东来硬生生的撞破虚空全身拉扯着三百多道七彩的幻影冲了回去。

    狄靖看着鬼魅一样的他到自己面前,傻傻的眨眨眼“你怎么过来的?”

    后方的一道道残影不断的收回进入东来的身体中,他弯曲下来身体一个扫堂腿狠狠的打在狄靖的双腿上面。

    “哎…”狄靖像是一棵要倒下的大树身体朝着右边倾斜中,福东来的双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他全身就像是跳跃着踢踏舞一样,炮弹般力量的双脚狠狠的冲击在狄靖的胸膛上面,只看到狄靖胸膛上面的肋骨全部都被冲击的一根根不断的扭曲变形,胸前更是凹凸下去了一大片。

    狄靖的全身在地上弹跳着,东来虽然带着耳机听着POP2010,但是他依然极其的明睿。

    身后的伊森攻击过来的瞬间,阿来的右脚狠狠的踩踏在大地上面,“轰…”范围四米以内的大地顿时完全龟裂中,一道道的裂缝全部都激猛的朝着前方的狄靖冲刺过去,伊森虽然攻击,但是看着狄靖的处境,她一咬牙,头发一甩转而冲向了狄靖,在风刃即将切割的时候,她一把将狄靖拉扯了起来。

    “卧槽!!!”狄靖声音沙哑的宛若一头狂兽,同时他野蛮的握住胸前的肋骨。

    眼神血红,加上强忍着身体的伤势,只看到狄靖将一根根的肋骨狠狠的转动着,让它们回到本来的位置。

    “呼!”东来吐了一口浊气后将音乐停止,随后将耳机从耳朵上面拉扯下来,他蹲在血舞的身边,看着血舞身体上面的毒伤,身体里面的那一道恐怖的伤痕,此时此刻要问血舞的感受怎么样,那真的就是废话了,他只是将右手放在血舞的肩膀上面说道“一定要撑住,我知道你撑得住,我们两人马上回到南吴城去!”

    将血舞抱在怀中,东来正要离开的时候,假团长、离煌、绫罗、伊森、狄靖五个人全部都一字排开的挡住了去路。

    “你可面对的不是我们这些人噢,还有周围的千军万马!”绫罗对着四面八方的圣军道。

    “群攻本来就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不要把我扯进去,旁边有这么人看着,日后这个消息传出去的时候,你要让天下人如何议论我们焰娲战斗团?说我们都是一群背后捅刀的小人吗?我们会被无数人所不廉耻的。”唐思悼有些愤怒的转过头道“洗白,洗白那是非常困难的,就像是说一个谎话需要用上千个谎话去圆!”

    假团长不屑道“等你将血舞打败的时候,他妈的夏天都当上主君,要我们等到什么时候?”

    “除了我能够打血舞你们谁还能够打?伊森你不是喜欢他吗?下死手的就是你。”唐思悼从天空中降落下来。

    伊森媚眼如丝的看着福东来道“没关系,这个也是极品,没了血舞还有他嘛!”

    唐思悼头发在风中飞舞,他摇摇头“要是能够拿下日本那还好,万一搞砸的话那真的是麻烦。”

    “呼!”龙晨曦淡定的坐在远处的宾利豪车里面吐出了一口烟雾,目光深沉。

    “让开!”福东来对着这群人说道“我们愿意退出日本,这里是你们的了,请你们让开。”

    离煌的眼神中闪耀过一丝的狡黠,他一边喷着消毒水一边笑道“舞王,日本只是附赠品,我们真的想要的,是二位的生命啊,把命留下,我们便让开任由你们走,不过你们走到可不是通往南吴城的通天大道,而是通往地狱的黄泉之路。”

    此言一出旁边焰娲战斗团的成员们都是阴森森的笑起来。

    福东来刚刚一动,怀中的血舞突然伸出手摁在了他的胸膛上面,阿来低头一看,血舞在缓缓的摇头。

    你的身体…东来有些震惊的看着血舞。

    此时此刻血舞不知道全身为何已经长满了一片片的白毛,“不要意气用事,他们毕竟人多势众,强行来的话你会受到伤害的。”血舞说话间,这像是蚕丝一样的白色毛发已经将血舞全身包裹,随后在阿来和战斗团惊骇的眼神中,血舞的全身闪耀着刺眼的白色光芒缓缓的升腾到半空中,“嗖嗖嗖…嗖嗖嗖…”一缕缕的白色丝线饶动着血舞不断的卷动,一个巨大的茧壳缓缓的上下轻轻跳动在天空中。

    “呜…”身后剑音响动,破晓与四剑全部都开始饶动着血舞化成的白茧旋转起来,看起来好像是在保护着他们的主人。

    东来有些迷茫,血舞这是在干吗?

    旁边的焰娲战斗团也是一脸懵逼,离煌转过头问着唐思悼

    “这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某医院护士纯情制服诱惑,揭秘不一样的医患关系!】昏迷青年半夜醒来,竟发现爆乳护士在脱裤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