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火焰凶影

关灯
护眼
    面对离煌的问题,唐思悼的脸上尽显残忍的表情,他声音寒冷的说道“原本我是不想要跟你们同流合污的,这样的偷袭方式真是拉低了我们焰娲战斗团的整体水准。”

    “大家都是同样类型的人,你又何必像是一朵雪莲那样孤傲呢?孤芳自赏罢了。”伊森笑道。

    默默的摇摇头,虽然不耻其他人这样的做法,但是事已至此只能够朝着前方看了,他看着已经化成了白茧的血舞,对着周围指挥道“何必去管他现在是生还是死?反正把敌人毁灭的连渣都不剩难道不是我们一贯的行事准则吗?虽然有五把剑在护体,那么我们就…赶尽杀绝!”

    假团长也是点点头一声怒吼“都给我认真点,认认真真的打,他们就剩下一个福东来了。”

    说完他摸了摸自己咕咕直叫的肚子,感觉有些饿了。

    “离煌跟狄靖两个人,你们去对付白茧,绫罗…福东来就交给你们对付了,我看你憎恨他的表情就知道你内心的怒火已经燃烧的有多么的旺盛了。”唐思悼的话让绫罗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表情,他将天雷斩龙刀抗在肩膀上面,一步步的朝着前方的福东来走过去,脚步愈来愈快,到一声怒吼握着天雷斩龙刀冲刺过来的时候,绫罗好似是突然爆发的霹雳闪电。

    阿来只看到眼前电光伴随着刀锋一起涌动跳跃。

    锋利的刀刃…已经从闪耀的电光中狠狠的劈斩下来!

    双脚好像是踩踏着一双滑板鞋轻飘飘的在地上滑动,绫罗一刀斩空后倒是狂笑起来“你就打算在这片范围内誓死的守护着你的同伴吗?不要太天真了,我可是不会让你这样轻易得逞的啊!”

    话音刚落,只看到绫罗一刀狠狠的劈斩在虚空上面。

    “轰”惊雷重响,一道长达二十多米的闪电撕裂了虚空,撕裂着扯动在东来和绫罗之间。

    东来双眼中露出严肃谨慎的表情,吐出一口气吹了吹头发。

    “咔咔咔…咔咔咔”,闪耀着电光的霹雳缓缓的撕裂开来,随后只看到一名名全身穿着白色战甲的人从裂缝中不断的钻出来,他们是全身机甲的战士,裂缝消散之后,所有的霹雳军全部都悬浮在天空中,“上!!!”后方的绫罗一声怒吼,一群刀锋霹雳军全部都集体的抬起手。

    伴随着一声声锋利的“铿铿铿”的声音,只看到他们的手肘部位扩散出一把把的利刃。

    “砰砰砰…砰砰砰…”随即,在虚空劲猛的冲击声中,一名名的刀锋霹雳军接二连三的朝着福东来不断的冲刺过去,他们全部都舞动着双手,不断的攻击着福东来,面对着前方这支凶恶部队的进攻,阿来脸上甚至出现疯狂的神色,在一把把利刃的冲击中,他的身体就像是鬼魅一样带着一串串的残影妖精般的移动着,不管着刀锋霹雳军的速度是如何的之快,根本就攻击不到福东来。

    “嗖嗖嗖…”一个个带着冲刺声的刀锋霹雳军在东来的身边不断的滑过。

    “群攻!”后方的绫罗以刀为令一声怒吼。

    四散分开来的十二个霹雳军迅速的改变着攻击的阵型,速度奇快之间已经形成一个包围圈将福东来包围住。

    随后霹雳军一拥而上,这样的圆圈进攻的方式将东来完全的包围住,任何死角都没有,但是东来的嘴角的微笑依然丝毫不减,双脚带着七彩幻影的他一脚一脚缓慢的踩踏在地面上,随后绕成一个圆在一块区域内迅速的移动着,“杀!!!!”霹雳军全部都舞动着右臂,将利刃狠狠的切割向福东来。

    “圆舞曲…转!!!!!!!”

    “刷刷刷…刷刷刷…刷刷刷”

    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只看到一个个不同颜色的福东来同样形成一个圆圈“刷”的一下从包围圈中冲击了出来,反而将霹雳军彻底的包围住,霹雳军骇然之中,想要收回自己的招式已经是措手不及,“砰砰砰…啪啪啪!”在一声声凶恶的撞击声和火花的闪耀中,霹雳军互相攻击在一起,刹那间火光四溅。

    霹雳军冲击的各自溃散,朝着两边散去的时候,七色圆圈的福东来再次合拢起来,依然在刚刚那个地方全身旋转着。

    “看来你内心的怒火不够点燃你杀掉我!”福东来停止旋转看着绫罗说道,旁边是一大群霹雳军全部齐刷刷的倒在地上。

    “一群饭桶!”绫罗看着地上的霹雳军怒骂了一声后昂起头“别洋洋得意,刚刚你只是虚晃一枪我没有察觉到,得先知道自己的对手有多么的恐怖才能够懂得尊敬吧?嗯!”

    带着一声蕴藏着怒吼的狂喝中,绫罗全身跳跃起来。

    天雷斩龙刀在身体坠落的时候三刀狠狠的斩击在虚空上面。

    带着电光的虚空裂缝形成了一个闪电符号的图案,随后裂缝缓缓的炸裂开,密密麻麻的刀锋霹雳军缓缓的涌出来。

    “你的得意或许也是尚早。”话音刚落东来一脚踏着地面冲向天空,双腿乱舞之中五颜六色的风刃全部都朝着裂缝里面的刀锋霹雳军冲刺过去!

    XXXXXX

    相比起日本的恐怖,温柔阳光洒在监狱岛地面的草坪上面,广播里面狱警大声的喊道“昨夜有一场暴风雨弄脏了我们的草坪,带来了很多大海的杂物,今天全部给我处理干净!”

    电网扎在在云朵流动的天空下,不动声色的带着恐怖力量。

    狱警在周边巡逻,银狐提着垃圾桶走到一名狱警的旁边,脸上带着笑容恭敬的点点头。

    面如棺材的狱警点燃了一根香烟,一口都没抽的将香烟扔在了地上,银狐捡起地上的香烟朝着旁边的“重刑犯”区域看过去,哪里关押着一些名震天下或者恐怖至极的一群犯人们,此时此刻萧齐正在阳光下面散步,看着在电网旁边抽着烟的银狐,萧齐想起了那天晚上他对自己的暗示,不动声色的一步步的走过来。

    银狐贪婪的吸着香烟,和萧齐擦肩而过的时候说了一句“想不想要重新做王?准备好出去,我们会把你带出去的。”

    话刚刚说完,银狐的脑袋被警棍狠狠的打了一下,随后整个人被一脚踢在地上,狱警踩踏着他的胸膛道“我刚刚看到你嘴巴动了,你不是吐烟雾动的,有没有跟那边的人说什么?说!”

    “我发誓我什么都没说!”银狐道。

    警棍再次降落,打破了银狐的额头,随后狱警抬起脚一脚一脚的踩踏在银狐的胸膛上面。

    抱着脑袋的银狐偏过头看着那边的萧齐,萧齐依然在默默的走动着,转过头的时候,他看到银狐满脸是血的在对着自己笑,那种笑容好像是虽然被束缚了自己的鸟儿,但是依然拥有着想要再次飞回蓝天翱翔的夙愿。

    萧齐点了一下头,随后又用力的点了几下头。

    “控制…控制!控制!!!”刹那间这片区域警铃打响,一大群的狱警抱住了狂躁的吞吞,吞吞的嘴巴上面带着一个巨大的钢铁口罩,他被控制住疯狂的扭动着吼道“我来这里都瘦了三十几斤了,你们天天都让我吃不饱,我吃点石头你们都要阻止我…我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我要投诉你们!!”

    “好,跟这个玩意儿投诉吧。”一根根的警棍铺天盖地的打在吞吞的脑袋上面。

    慌乱之中,银狐看着萧齐的背影,嘴角滑过一道笑容。

    XXXXXX

    相比起监狱岛的暴乱,日本依然在维持着绝对的战斗恐怖,前方的福东来和绫罗在激烈的战斗,离煌和狄靖在攻击着围绕着白茧的五把剑,假团长一步步的后退,唐思悼一声怒吼“钢狮,你要跑到哪里去?”

    钢狮捂着饿的难受的肚子朝着东京铁塔奔跑过去“我实在是控制不住了,吃一个,我就吃一个!”

    “懒驴上磨!”唐思悼恶毒的骂了一句后再次大吼“离煌你他妈在跳老年人广场舞?上啊!”

    失神之间,离煌被破晓震得双手发颤的后退,怒火攻心一声怒吼“别他妈的叫了,你行你上,不行别BB。”

    奔跑的钢狮捡起地上一个天门战士的尸体朝着燃烧的东京铁塔奔跑过去,随后又扔掉“我真是笨啊,之前不是已经烤了蒙莽了吗?这么久时间的烧烤,他的肉已经熟透了吧,一定是极品美味啊!”

    “轰轰轰”东京铁塔的巨大火焰不减反增,当钢狮朝着蒙莽烧灼的地方看过去的时候,他突然浑身一震。

    一个巨影毫发无伤的站在火焰之中,那宛若黄金般的双眼,那藐视一切的眼神,让钢狮双腿颤抖,产生一股想要膜拜的冲动,当钢狮吞咽下口水朝着后面退了一步的时候,火焰中的巨影朝着前方走动了一步,他没有说话,但是威严已经尽显,当他举起双臂的时候,钢狮赫然看到,双臂上面缠绕的一根根的铁链完全的崩裂。

    巨型的右拳朝着前方轻轻的一个甩动,“嗡…”虚空压缩的一声颤鸣之后。

    “嘭!!!!!!!”一股半圆的巨型金色火浪朝着前方的钢狮浩瀚的涌动过来。

    唐思悼发现不对劲朝着哪里看去的时候,刚好看到钢狮被震裂的全身伤痕累累的冲向天空,双眼泛白,一招被震的昏迷过去。

    全身触电般的一跳,唐思悼表情惊愕。

    那便是什么情况?

    【某医院护士纯情制服诱惑,揭秘不一样的医患关系!】昏迷青年半夜醒来,竟发现爆乳护士在脱裤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