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光明之蝶

关灯
护眼
    百米巨大的金箍棒从天空中狠狠的打落下来,眼看着就要一棒将唐思悼打的灰飞烟灭,而这时,因为唐思悼的话我们不仅仅知道,蒙莽现在这样巨大而魁梧的身躯,并不是孙悟空的本体,他的本体由龙族来守护着,不知道被封印在哪里。

    其实像这种以另外的躯体行走在时代中的例子,最开始出现的便是安将臣。

    当时华夏国之王战斗的时候,安将臣潜伏在队伍之中,镇守在南魔海,当时的安将臣是一个极其清秀的少年,但是战斗的时候便开启了另外一种形态。而后就是现在隶属于天门的鬼匠罗绮雪,传说中的鬼匠的确是一个野蛮的壮汉,但是现在却以这样小女孩儿的形态在时代中行走,以至于现在的蒙莽,同样是另外一幅躯体。

    龙族守护的是什么地方?五指山吗?真是的话就有点扯淡了。

    让无数生物灰飞烟灭的金箍棒一棒子从天空中打下来,千钧一发的时候唐思悼唤醒了自己的神魔偶,只看到杨戬握着三尖刀狠狠的冲向金箍棒,双器相撞,一大股爆破的风浪在扩散中,天空中的蒙莽的火眼金睛中释放出一道道爆破的光芒,杨戬额头上面的眼睛同样是金光闪耀。

    武器对撞,神通尽显,“砰砰砰砰”伴随着一声声的撞击和尘烟在空中的炸裂,两人之眼的光芒狠狠的冲击在一起。

    “吼…”伴随着下方一大股的灰尘升腾到天空中,哮天犬的狗蹄在地上就像是马达启动一样不断的撕裂着地面,随后口中一大股的涎水喷射到天空,四只狗蹄在虚空上面狠狠的一个踩踏,气浪的爆破伴随着哮天犬对天冲刺的神姿,“嗷!!”一口咬住蒙莽的双臂,一颗颗的牙齿破开了金色的毛发陷入了手臂之中,疼痛让蒙莽的瞳孔中释放出一根根的血丝,右手松开了握着金箍棒,不断的在天空中用力的甩动着。

    下方的杨戬见缝插针的一声怒吼,“桑桑桑”随着火花的闪耀和摩擦声,三尖刀离开金箍棒对着蒙莽冲刺了过去。

    “梭梭梭…”从三尖刀中一道道剑锋般的气浪冲天而起,“咚咚咚咚”不断的撞击在蒙莽的身躯上面炸裂。

    正当他大刀阔斧的想要跟蒙莽酣战一场的时候,唐思悼伸出手道“不要恋战,蒙莽现在虽然不是孙猴子的本体力量还存在封印之中,但是着毁天灭地的孙猴子可是愈战愈勇的,这次的事情我总感觉没有那么简单,退…撤退!”

    从龙晨曦带着钢狮的身体离开,唐思悼仿佛就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味。

    “你这崽子…不要胡乱的动用我的力量…我就双魂在你的身体里面,真想让我老孙去西天啊?”

    蒙莽的身躯之中,一团火焰游荡着反抗的喊道,随后便看到蒙莽全身的金光消散下来,全身一根根刚毅的金色的毛发一根根的软绵绵的耷拉下来,“轰”身体上面的金光消散,握着正常体积金箍棒的蒙莽从天空中降落下来,单膝跪地,全身气势散去,看起来好像是在修养。

    哮天犬奔跑着回到杨戬的身边,唐思悼一边后退一边道“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蒙莽这力量足够如此的霸气,真要封印接触,火力全开的话不知道要成什么样子,哑巴你听着,你这个危险人物,我们修罗国会跟你慢慢的算账的,离煌,你现在还能够走吗?带着绫罗我们赶紧撤离!”

    “他妈的,我没被金箍棒打到,反而是这个家伙直接昏死过去了!”绫罗和离煌同时从滚滚的浓烟中钻出来,前者一把抱起地上的狄靖说道“像这种新手成员下次就别来了,团长练手练手,我们的狼狈,就他妈是最好的下场!”

    离煌轻轻的抚摸着镰鼬道“我的小乖乖被金箍棒打伤了,这野蛮壮汉,狗胆匹夫,我要弄死他!”

    “咱们上当了蠢货们,龙晨曦可能早就知道日本有这样一个猴子在,让我们打过来试探试探,前面我就说过了,日本能够拿到的话那就是极好的,拿不到的话那就真的麻烦了,这次咱们把天门得罪了,关键是…我们的皇子,也就是未来的王那可是和夏天是结拜兄弟啊,我回去这让我怎么交差?一石二鸟啊…以后修罗国和天门的关系就真的尴尬了。”

    唐思悼这么一说,绫罗等人浑身一震,随后都醍醐灌顶的恍然大悟。

    “龙晨曦呢?”绫罗狂吼道“亏我当初还认为他是一个敢作敢当的真汉子,呸,瞎了我的狗眼!”

    “这猴子这么厉害,钢狮和狄靖碰到直接被三下五除二打晕,此地的确不易久留,但是战友们…相比起不好惹的蒙莽和福东来的话,我们还有另外一层麻烦。”伊森的话刚刚说完,几乎所有人都是下意识的看向那个白茧,白茧上面此时已经碎裂开一道裂缝,一道刺眼的白色光芒率先夺目的从白茧中闪耀出来,紧接着只看到四只巨大的白色翅膀从白茧上面的裂缝中舞动出来,翅膀美丽无比,洁白晶莹的宛若一块璞玉,散发着温和的光芒。

    伊森朝着唐思悼看了一眼,后者无奈道“希望破灭,没有杀掉血舞反而让他进化了,破茧重生。”

    “真是弄巧成拙啊,这次回去要背大锅了。”绫罗握紧拳头道“这是光明帝王蝶啊!”

    “哦哦哦?”福东来在后面则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血舞我真是服了,蒙莽加入武士我也没有任何意见了。”

    蝶翅飞舞出来,围绕着白茧的五把剑全部都齐刷刷的停止了旋动,一字排开以破晓剑为中心的狠狠的插入大地之中,紧接着唐思悼等人只感觉到前方的白茧中剑气凶猛的冲刺过来,看了旁边单膝跪地的蒙莽一眼,周围的一些天兵天将全部化成圣光消散,唐思悼转过身冲向人群“撤退…紧急撤退…”

    蒙莽想要追但是有些有心无力,东来则是懒洋洋的看着前方逃跑的一群人,他在想今天晚上是吃牛肉饭还是鸡肉饭?

    “都他妈给我闪开!!!”唐思悼冲刺在最前方,周边的人群都是朝着两边惊慌的逃散,毕竟他们清楚的知道这是一群杀人不见血的恶魔,然而就在此时…白色的茧壳完全的破裂,只看到浑身纯白色武装系域气的血舞转过身,挥舞着身后四只巨大的白色蝴蝶翅膀,他的气质更加的神圣干净,相比起之前的血蝴蝶也更加的恐怖,速度更快!

    带着白色口罩一头黑发乱舞的血舞将地上的破晓从大地中拔出来后,身边的四把剑全部都齐刷刷的随着他的冲刺不断的朝着前方移动过去,眼神冰冷锐利,从光明之蝶…瞬间化成了一道白色的剑气…

    “轰”白色的剑气顿时冲刺进入了焰娲战斗团的人群之中,只看到一道道迅疾而凌厉的剑光朝着四面八方不断的扩散着,在唐思悼的后背上面、离煌的手臂上面、伊森的大腿上面、绫罗的身体上面,全部都出现了一道道的剑伤,伊森的丝袜被撕碎,鲜血顺着她白嫩的大腿不断的流淌下来。

    “神将躯·超奥义·圣光救赎!”

    身后的伤口和旁边鲜血的溅洒顿时让唐思悼感受到血舞之强大,张开右手伸向天空,狂云怒卷中,一道圣光“轰”的一声冲击下来,唐思悼伸出手抓住离煌和伊森的肩膀,将他们丢到了圣光里面。

    而后方的绫罗由于背着狄靖速度微慢,只看到四把剑饶动着绫罗转动,在他的身体上面不断的斩裂开一道道的伤口。

    白影剑舞,光明之蝶血舞以迅疾之力舞动着破晓巨剑,在绫罗的整条右腿上面,“嚓嚓嚓嚓…”只看到随着伤口的撕裂一道道的鲜血不断的喷洒出来,绫罗一个趔趄和狄靖一起倒在了地上,血舞停止乱斩,站在绫罗的身边偏着头,两双蓝色宛若星空般的眼眸闪耀过一道杀机,他举起破晓巨剑道“总得留下点东西吧?不然你们还真的以为天门管辖的地盘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一剑破空斩落下来,在穿透狄靖身体的瞬间,唐思悼一把将绫罗拉扯了出来,丢进了后方的圣光中。

    “救我…总参谋…救我…”疼痛让狄靖苏醒,他背后插着破晓巨剑,伸出手对着唐思悼喊道。

    “你认命吧!”唐思悼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冲刺进入圣光中。

    “吼…”后方暂作休息的蒙莽转动着金箍棒凶恶的冲刺过来,在血舞身后的他高高的跳跃到天空中,高高的举起手中的金箍棒一棒子打下来的瞬间,金箍棒瞬间变成了五百多米长的巨型恐怖的擎天柱,朝着前方的圣光打去,圣光中,绫罗、离煌、伊森三个人瞳孔带着血看着血舞,那一刻血舞仿佛知道,修罗国或许和天门,真的无法平和相见了。

    “我唐思悼割袍为誓,从此以后与主君夏天的天门,势不两立!!”

    圣光中的唐思悼用力的撕掉了自己的衣服,将那衣服的碎片狠狠的扔向天空中。

    “嘭…!!!!!”五百多米的恐怖金箍棒结结实实的攻击在大地上面,四分之一的东京都仿佛受到了强烈的地震般的颤抖一下,圣光带着唐思悼等人冲天而起,消失在东京的街道上面。

    被火光映照的通红的天空下,血舞解除了光明之蝶的形态,松开握着破晓的手,下面是狄靖的尸体。

    那块割裂的衣服碎片在东京铁塔大火的映照下飞舞着,随后被血舞一把抓住。

    眼神有些悲伤的血舞摇摇头道“修罗国和我们都陷入神武辉耀的计谋里面了。”

    【揭秘建国史上最大的辱尸案】农村配阴婚,新娘的棺材半夜震动。家人打开棺材,竟看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