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碧色之夜

    水枪中激猛的水流就像是一条狂龙从大海中冲刺出来一样,一旦接触到东京铁塔上面的烈焰便将它们彻底的吞噬,火焰散去,只剩下被烧灼的有些扭曲的塔身。

    在周围紧急救援的一声声呐喊声中,“砰砰砰砰…”只看到一股股的水柱狠狠的冲向天空。

    燃烧的东京铁塔终于开始慢慢的安静了下来,一缕缕带着钢铁般呛人味道的烟雾不断的涌向天空,周围的警灯在夜空下面闪耀着,忙碌的人群脚步匆匆,穿着不同制服的人各司其职,一个个装着天门战士尸体的尸袋将拉链完全的封死,也将他们怨念极深的怨气彻底的封锁在里面。

    福东来打开一瓶水一边喝着一边看着血舞朝着蒙莽走过去。

    金箍棒已经消失,全身的毛发已经消散,蒙莽坐在地面上微微的喘息着,看到血舞走过来,他抬起自己的眼皮看了血舞一眼,嘴唇蠕动了几下,尽管很想要说话解释解释,但是奈何一丁点的声音都发不出来。血舞则是用一种极其怪异的眼神看着蒙莽“孙悟空,齐天大圣,你真是这个血统?怪不得当初龙潮歌他们对你进攻的时候你一丁点的伤害都没有呢,不会说话倒是成了你挡箭牌,等你什么时候想要告诉我了,我们用手语谈谈吧!”

    “哦,军师的电话…”福东来将手机扔给了血舞道“汇报这种事情太麻烦了,还是你来吧。”

    血舞站在一旁不断的点头,嘴唇不断的动着,随后总结性的说道“这次神武辉耀和龙晨曦很可能是借着金表组的出现而顺水推舟的完成了一个将计就计的计划,依靠着晨曦之前跟唐思悼他们有些渊源。”

    “一石二鸟,借驴下坡和借刀杀人,看来日本那边已经蓄谋已久。”苏逊同意的说道。

    蓄谋已久?血舞的眉头皱了下来“我怎么感觉是临时反映,他们不可能参透金表组什么时候登场…”

    “他们虽然不知道金表组什么时候登场,但是他们却知道修罗国什么时候有变动,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明迦很可能已经从昆仑山被转移到修罗国去了,而且…他已经苏醒了。”,苏逊穿着灰白色的衬衫和米色的西装裤,站在窗前全身笼罩在朦胧的月光中,看着前方辽阔的泰国城市淡然的眨了眨眼睛。

    血舞放心的说道“那没关系,明迦跟我们主君不是结拜关系吗?日本想要瓦解我们的关系,没那么简单。”

    拿起桌子上面的茶杯,苏逊吹了吹后浅浅的喝了一口,轻轻一笑道“血舞啊,我给你说一个故事吧,东汉末年的时候,曹操携天子以令诸侯,当时有十八路诸侯,个个都是兵强马壮,汉朝则是已经奄奄一息,但是曹操却成功了,那威猛无比的十八路诸侯,为什么会怕那已经快要倾覆的汉室王朝呢?他们当然不怕,但是他们的手下怕,一个君王麾下人才的谏言,能够决定他走到哪里,站的多高,明迦虽然是天哥的好兄弟,但是他手下那些人不是。”

    “军师的意思是日本的计谋成功了?成功离间了我们和修罗国的关系?”血舞细想一番赞同的说道。

    “明迦如果想要称王的话他就必定对麾下的人要知人善用,也要采纳计言,修罗国的人肯定不想要让这个国家变成夏天的一把刀,明迦如果不想要称王的话他就肯定会反对,但是那时候他的话已经没什么用了,当一个君王是非常的,所谓忠言逆耳,所谓一座江山从不属于帝王。”苏逊放下了茶杯。

    血舞点点头道“现在有什么办法能够弥补我们和修罗国的关系吗?”

    苏逊只有一声叹息进入了血舞的耳朵里。

    龙晨曦借着修罗国这把刀进攻日本的这一战,最终以修罗国的地上和战败而告终,日本海前往泰国的一艘货船上面,龙晨曦看着被自己五花大绑的钢狮,对着电话那头的神武辉耀说道“刚刚他们已经完全的撤退了,不过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懂,你这么大费周章把我赶出来,为的就是分裂修罗国和天门的关系?”

    “分裂关系只是其次,重点是让夏天和明迦决裂!成为敌人!”神武辉耀在电话那头说道“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现在即将和天门对抗到,修罗国也许能够成为我们的后盾力量也说不定呢?”

    走向钢狮,龙晨曦将一根香烟放进了他的嘴巴里面点燃。

    钢狮舒爽的吸了一口,但是仍旧不领情的暴躁的扭动着身躯。

    “这次战役过后,天门这边对日本的防御力也肯定要加强了。”晨曦感慨的说道。

    “修罗国那边一时半会儿肯定是没有什么动静的,因为金表组的关系,全世界都知道我将你赶出来了,这只是第一步,下一步走的就比较危险了。”神武辉耀挂断电话补充了一句道“祝你好运。”

    龙晨曦嘴角带着恐怖的微笑,大拇指在手机的屏幕上面不断的摁动着。

    “喂…”电话那头出现了一个稳重的声音“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

    “是…夏宇先生吗?我知道这样的请求非常的冒昧,但是还是要说,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很多年前你把一个孩子送进了孤儿院里面,是的,就是泉州的一所孤儿院…”

    “你是?”仿佛是回想起来了什么,电话那边的宇爷顿时声音变动。

    龙晨曦道“嗯,我就是当年那个孩子,我之前失忆过…但是说来话长,方便来泰国好好说吗?”

    “好,好,我今天晚上就过来,你现在还记得我吗?还记得我当初对你说的那些话吗?我是为了小天而培养你的啊,还记得吧?”夏宇的声音听起来非常非常的激动。

    龙晨曦点点头道“我都记得呢,我会先见天哥,在他这里等着你,我有证据向天哥证明的!”

    钢狮看着龙晨曦带着阴险的表情挂断了电话,恶狠狠道“你他妈是个屁,你是夏宇那边的人?真是见了鬼了,你刚刚分裂了天门和修罗国的关系,现在又跑到天门自投罗网,夏天除非是一个傻子才他妈会相信你,而且你在神武辉耀身边是这样高级别的干部,你现在告诉夏天你其实是天门的人,你他妈骗白痴呢?”

    “我怎样行动有我自己的想法,夏天信不信那是他的事情,就是在这样的风口浪尖我反而投身到天门里面去,这就好像是羊入虎口般,夏天即便是不相信他也会产生怀疑,只要他能够怀疑我就有可以解释的机会,有了机会的话我就有成功的跷跷板,外界看起来,是我分裂了天门和修罗国的关系,但是如果我只是你们修罗国找的中间人呢?”

    钢狮愣了一下,疑惑的道“你他妈想要做什么?我告诉你,我们修罗国的本意是不想要跟天门对抗的,唐思悼他们看你是朋友,这一次连宫主都没有禀报这一次直接来帮助你。”

    “朋友就是用来出卖的,别一口一个他妈的,他妈的,还是好好的担心自己的危机吧。”

    龙晨曦将那根香烟从他的嘴巴里面拔出来,扔在了甲板上面,用脚踩灭。

    XXXX

    暂时交代了血舞一些事情后,苏逊挂断了电话,血舞这次完成的非常漂亮,夏天的话也没错,如果一名大将镇守一方的话,那么守护便是他们的责任,点燃一根香烟,苏逊站在窗前抱着手看着外面的天空,香烟一点点的燃烧着,白色的烟灰落尽烟灰缸里面结束了自己的一生,房间里面静悄悄的,苏逊的背影在烟雾的飘渺中显得有些孤独。

    “叮咚…”手机的铃声响起,苏逊朝着桌子上面看了一眼,正常使用的那部手机非常的平静。

    熄灭香烟,沉思了一番的他从口袋里面拿出另外一部手机,短信内容是

    “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阎割是洪冬老爷子制定的传人,就算是审核制度他也有优先权,审核已经结束了,十有**接替了洪冬的王将就是阎割,这件事情不会那样的张扬,看完删除。”

    苏逊露出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将短信删除的他继续抱着手眺望着前方的夜色。

    黑色的天空中滚滚的云朵在迅速的流逝着,天色从完全的漆黑变得有些白皙,一道光芒从天际线上面闪耀起来,城市的霓虹在一盏盏的慢慢消失,一栋栋的摩天大厦褪去的夜色下的妖艳,远处的一家私人飞机从天边飞舞过来,太阳的光芒取代了朦胧的月光笼罩了苏逊的全身,在窗前站了一夜的苏逊缓缓的睁开眼睛。

    拿起桌子上面的茶杯一饮而尽,苏逊面无表情的走出了房间。

    “呜呜呜…呜呜呜”夏天和一群天门大将看着眼前公务机一点点的滑动过来,雷奥看了几下问道“火狐去哪里了、”

    “噢…跟小萝莉回去拿第一批研制的武器了。”苏逊微笑着对着雷奥说道。

    飞机挺稳,沐浴着阳光,夏天带着一大批的天门大将朝着前方走过去,一个**着上半身剪着精干短发一脸沧桑的男人走下来叉着腰说了句“泰国真热啊!”

    “老爸!”夏天伸出手。

    “我就过来告诉你一个人,不耽误你任何时间,握你妈啊,少他妈给老子来这套。”夏宇毫不客气的打掉夏天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个人非常非常的重要,是我一直没有告诉你的一件事情,嗯?他人呢?”

    【揭秘建国史上最大的辱尸案】农村配阴婚,新娘的棺材半夜震动。家人打开棺材,竟看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