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激突-将军希冀

关灯
护眼
    神谷风说完后对着白姬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没用的,根本就没用的,无论我们怎样的反抗,得罪的是主君的父亲,即便是我们吃了解药能够得到自由的救赎,但是主君会放过我们吗?结束了那样让人憎恨病毒的身体,我们将要过颠沛流离,永久亡命天涯的日子,那样跟现在有何区别?”

    “所以你便假装跟我们一起同仇敌忾,实则却已经埋伏好了陷阱。”白姬咬牙切齿恨恨的看着他。

    “我只不过做我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神谷风握着带血的武士刀,轻描淡写的走到了雄霸的身边,刚刚养天生将药瓶丢给他,所以他自然而然带着谄媚的笑容献给了神武雄霸,晃了晃药瓶,听着里面药丸‘叮叮当当’的作响声,雄霸非常满意的对着神谷风点点头,冷漠转过身的时候,旁边无数的罗刹会的战士已经朝着前方的白姬等人攻击过去。

    铁血手腕的雄霸铿锵有力的喊道“给我好好的,招呼他们!”

    眼看着雄霸带着二妖和神谷风朝着庄园里面走去,白姬急的浑身直跳,她大声的呐喊着“雄霸,与其救你那个废物不如的儿子,倒不如让你麾下的战士能够发挥更好的效果,我们对武神会忠心耿耿…”“小白,别他妈说了。”包子捂着肚子上面的剑伤脸上带着守护的信念握着拳头道“难道你不知道吗?我们的主君,一直跟他那个废物哥哥区别对待,不要这样恳求他,我们是幕府会的将军,我们的身上带着荣誉和尊严的!”

    银琳在旁边握紧了臂铠之拳“神谷风这个吃里爬外的狗奴才,我不甘心我们就这样被他卖掉了。”

    “那样怎样?”包子眨着眼睛问道。

    白姬握着自己的武士刀朝着前方大群大群的罗刹会战士一步步的走过去,这些战士们吼声震天,双手握刀,排山倒海的朝着这边压制过来,她的右手狠狠一震,武士刀的刀鞘顿时被震裂的粉碎,“嗡”一股锋冷的光芒在刀刃上面带着白姬那冷若冰霜的面庞缓缓的闪过,“滋滋滋…滋滋滋…”刀尖切割着地面,沉重而恐怖。

    一名罗刹会的战士跳跃而起,一刀朝着白姬劈斩过来。

    “女王之刃·重切!”

    抬起力量调整到一百斤重量的武士刀,白姬朝着前方狠狠一斩。

    “啪…”一道横线般的鲜血溅洒在她的全身,眼前的罗刹会战士身体一分为二。

    “怎么办?我今天要血洗雄霸的庄园,如果荣耀吃掉了龙丸,我让他在治愈好的那一刻,就去阎王爷哪里报道。”说完白姬粗暴的撕裂开了自己的外衣,穿着粉红色斑点胸前的两对**“duang、duang”柔软的弹跳着,雪白的肌肤配合着双峰的诱惑,让前方一群罗刹会成员的眼睛中冒出两颗不断膨胀的桃色爱心。

    “女王之刃·無双技·桃色春风!”

    白姬将武士刀轻轻的朝着前方一挑,刹那间在前方三百多名战士的瞳孔中,只看到一个个发型不一、高矮不同、但是身材集体魔鬼,穿着比基尼的少女们在风中握着一把把的寒刀带着悦耳的笑声移动了过来。原本这是一场美梦,不过现在却已经变成了阿鼻地狱,只看到那些少女们握着剑在人群中粗暴的砍杀着,刀刃飞舞之处,一个个罗刹会的成员们接二连三的倒在了地面上,要么是被一到断头,要么是伤口上面喷洒着鲜血,齐刷刷的倒地。

    短短十三四秒的时间,前方黑压压的人群倒下去了一大片。

    血洗庄园?那么我就奉陪到底!

    银琳的全身都散发着一股巾帼之势,穿着赤色冲击铠甲的她紧随着白姬的招式杀入了人群之中,两只手的臂铠拳套中“砰砰砰砰…”接二连三的朝着周围疯狂的喷洒着,凡是被银琳所击中的人,全身必定被抽取百分之70的力量,而随着力量的爆裂与释放,所有被银琳击中的人全部都散发成了一股黑色人形齑粉,下一刻随风消散在天空。

    “哒哒哒…”包子一脚将十几个人踢飞到天空中,随着握着两把厨刀,虚空中响起了刀刃和砧板交织的响声。

    只见包子灵活的握着手中的屠刀,将一名名战士的身体切成一团团的肉末,肉质精细、鲜嫩,包子扔掉屠刀,左手举着一团肉跳跃在大地上面,右手在虚空中不断的饶动着。地上的沙砾和灰尘一团团的随风卷动起来,在包子的手中形成了一团面粉将肉末包裹住。

    “幕府大厨·奥义·顶级治愈灌汤包!”

    将散发着喷香热气的包子用力的扔向了空中,下方的包铁牛用双手扯开自己的下巴,嘴巴张开的奇大无比,一口将这个篮球大的包子吞咽进入了自己的肚子里面,“咕咕!!!”肚子突然高高的鼓动起来,包子全身释放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十几道光晕在他肚子上面的刀伤上迅速的萦绕着。

    “本包子来了!!”包铁牛双手拿着两根树枝变成了钢叉,随后钢叉上燃烧起火焰冲进了人群当中。

    一团尘烟在天空中激烈的扩散出来,银铠又一次的弹射过去,须佐之男全身力量弱化百分之50的瞬间,养天生急速的冲刺过去,一掌狠狠的打在须佐之男的肚子上面,再接两掌,再接四掌,银铠弹射回去的瞬间,抓住养天生的肩膀将他同时带回来,这么多年的经验和配合战斗,两人的默契已经是无话可说。

    谁配银铠,战场无敌,见谁秒谁,配合着银琳也是一样的,而且更强。

    须佐之男跪在地上再也没有站起来,银铠和养天生对视了一眼,两人基本上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一左一右的从他的身边冲刺过去,正式进入了庄园之中。

    “神武雄霸!!!”养天生指着前方匆匆忙忙走路的神武雄霸一声呐喊,身后的银琳等人差不多已经快清场,这条阳光从树叶缝隙中穿透出来的街道上面横尸遍野,血流成河,庄园内的雄霸在急急忙忙的移动,此时白姬已经和养天生汇合在一起,前方两名壮汉牵着一个个的祭品飞速的走过来挡住了养天生等人的去路。

    白姬刚刚想要舞动刀刃杀个片甲不留,看到他们一张张熟悉既陌生的脸,又迟疑了。

    这些人都是孤儿院里面跟自己一起长大的小孩子,虽然他们资质非常差,连上战场的资格都不具备,但是毕竟小时候一起天真无邪的笑过,看着养天生和银铠,两人也是犹豫不决,迟迟不能够下手。

    人都是有情感的动物,你虚伪武装的冷血铠甲,一旦遇到丝毫的温热,便支离破碎。

    这些祭品此时此刻脸上带着真切的表情哀求道

    “求求你们,不要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如果荣耀能够吃了解药的话,我们就能够重获新生,只是病毒的折磨,而不是随时死亡的折磨。”

    “银铠我们小时候一起坐过旋转木马的还记得吧?”

    他们用最天然的身躯接受着阳光的洗礼,但是灵魂和人格已经肮脏和低贱需要用一生的生命之水去洗涤。

    银铠跳跃到天空中,用闪电般的速度金属钢爪从拳套里面冲击出来,随后杀掉了牵着他们的两名壮汉,白姬轻轻的舞动着武士刀,将他们脖颈上面的一个个定时炸弹的项圈全部斩断。

    “你们滚吧,爱去那里去哪里,不要再回来了。”银铠冷漠的喊道。

    “可是我们的体内有病毒,如果没有雄霸这里的大麻香烟,我们也只能够活生生的被…”

    “不要给我得寸进尺,滚!!!”伴随着天生的一声怒吼,这些祭品们赤身**的朝着外面撒丫子飞快的奔跑过去,后方的包子和银琳两个也是带着血腥味和前方的养天生等人汇聚。

    看着外面的尸横遍野,养天生握紧拳头道“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我们没有任何的退路了。”

    “我相信主君会理解我们的,还是那句话,不要伤害雄霸和荣耀的性命。”白姬提醒道。

    幕府的将军们全部都朝着治疗室哪里迅速的冲刺过去,带着一声怒吼的“神武雄霸”推开大门,所有人都是被眼前的场景所震撼的瞳孔直颤。

    新加坡的大本营之中,听着龙潮歌的汇报,辉耀震撼的从椅子上面站起来。

    “他们现在估计已经冲破了罗刹会的防线,可能已经到了雄霸会长的身边,能够这样激猛的突进,毫不客气的杀掉同样一个阵营战士的性命,只能够证明着他们已经被解药冲昏了头脑,事情绝对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简单,病毒存在了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听说过解药?我怀疑这是有人在蓄意的一步步的把他们拉近陷阱里面…”

    哪知,没有等龙潮歌说完,辉耀便举起手示意他停止。

    他的瞳孔中带着兴奋的光芒道“可以的,可以的,我终于等到今天这一天了,我要马上去一趟澳大利亚,给我安排速度最快的战斗机…其余的事情等会说,不要向天照大帝请求。”

    XXXXXX

    泰国的落地窗前,看着玻璃上面的照片,苏逊仿佛从玻璃的倒影中,看到了带着眼镜龙潮歌那张机警的脸庞。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想必你已经看出来了,但是很遗憾,太晚了。”

    【羞耻!村长和老婆脱得精光,全村人围观】俏媳妇炕上娇喘,老公提枪上马,谁知关键时刻,竟看到窗外黑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