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不安歌

    这个消息,就像是平地一声雷一样轰的所有人的脑袋里面“嗡嗡”的作响,这是根本无法让人接受的一个事实,也是一个让人不想要接受的事实,如果让武神会的所有人都知道了辉耀真正的秘密,那么他要如何服众?在很多人古旧的观念里面依然坚持着相信,女子不能够上战场,女人如果去了哪里那个地方就能够带来不幸。

    神武雄霸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也并非是完全的重男轻女。

    相比起未来与发展,他更注重传宗接代。

    “哈哈哈”,床上的神武荣耀用一种让人相当不舒服的笑声看着一大群的幕府将军“看来我那个争强好胜的小妹妹瞒你们的确是够辛苦的啊,你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一起上战场,一起睡在一起,一起风风雨雨这么多年,你们居然还不知道这个秘密?哈哈哈…看看你们一张张呆滞的脸庞,我简直爱死这个表情了。”

    女孩儿…呵…白姬轻笑了一声倒退了两步靠着墙震撼的看着旁边的人“你们敢相信吗?包子…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

    “我他妈都这样严肃的表情和说的如此言之凿凿了,你们居然还不相信?”包铁牛指着自己道“我对天发誓我所说的每一句都是真的,主君八岁的时候在孤儿院认识了我,大家也都知道雄霸先是将双龙给了辉耀,紧接着才是我们,那个时候,主君的身体开始出现一些很明显的女孩子特点,身体开始发育…皮肤变得更加的白嫩,他非常的惶恐,也非常的恐惧,因为他从小就过着男人一样的生活,女人的体质,本身就比男人差一点,但是主君克服了这一点。”

    包子站起身握着拳头道“我每个星期都会为他做一道菜,这道菜配合着我的职业种能力,能够压着他体内的雌性激素一直维持在八岁左右,同时强烈的激发出雄性激素,女人的那些特点,被他全部都统统舍弃了,脸上的伤口,身上的疤痕,让人根本无法辨认他的性别,雄霸,你知道他为了家族,他做了多大的牺牲吗?”

    “那也是我们的主君,我钦佩的是他的能力,并不是他的性别,换而言之,就算她今天是一个女人,我银铠也会鞍前马后,跟随着他不离不弃。”

    “这个秘密,我会永远的关在内心的尘封之门中。”养天生抬起头铿锵有力的说道。

    “知道了这个秘密后,我反而对我们的主君更加的敬重了,他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才能够走到今天,还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无论我们的主君是何种的性别,我们必定生死相随。”银琳伸出手指着雄霸道“你已经退无可退了,将龙丸交出来,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

    白姬还是不能够承受的摇摇头,那么要强的神武辉耀,统领着那样庞大军队的神武辉耀,他竟然是女儿身,这个秘密突然的曝光出来,这让自己如何接受?除了震惊,便是感慨辉耀的心酸,他那颗小小的心脏,也不知道承受的多大的委屈。

    雄霸擦掉脸上的泪水慢慢的站起来举起药瓶“这个里面装的,是救我儿子的药物,我不可能给你们!”

    罗刹蛇妖和罗刹刀妖肩并肩的靠拢在一起站在了雄霸的面前。

    “本包子一直知道这个消息,但是主君的头脑和他强大的创造能力以及统治力,让我心服口服,就算他是女人,那又如何?雄霸,如果不是你将病毒传染给了主君,他每天吃我的菜,是可以把性别转换过来的,他跟我们不同,他是病毒原体,他只能够克制着体内的激素,要不是你这个罪魁祸首,他早已经变得威猛阳刚!”

    “没有我高贵的精子,你们的主君根本不可能出世。”雄霸高声的怒吼道“既然捅破了窗户纸,我也不会对你们有丝毫的怜悯和惋惜,罗刹双妖,将这群不法之徒给我杀戮的干干净净!”

    双妖怪声怪气的呐喊,白姬一步走上前恶狠狠的看着神武雄霸“就凭你做的这些事情和对主君做的那些猪狗不如的事情我就无法原谅你,主君舍不得杀掉你,那么这个杀手凶手,就让我们来当!”,前方的罗刹双妖张牙舞爪的扑过来,白姬握着武士刀迅速的攻击过去,她变成了一道桃色的风暴,直接将双妖包裹住,“嚓嚓嚓嚓…嚓嚓嚓…”只听到一声声的切割声在双妖的身体上面频频的响起,桃色旋风三十多圈转动后白姬再次绕动了回来。

    罗刹双妖定格在原地,首先是蛇妖脖颈上面的黄金巨蟒断裂成了几块掉落在地上。

    刀妖的三截棍断裂成了十几段纷纷的掉落下来。

    随后在一秒的时间过后,双妖的身体上面全部都撕裂开一条条的血口,一股股浓烈的鲜血“嗤嗤嗤…”不断的喷洒出来,双妖纷纷的倒在了大地上面,雄霸的脸上喷了一脸的鲜血震撼的看着白姬“罗刹双妖?你们在干什么?不要开这样的国际玩笑,快点…”话还没说完,白姬猛地将武士刀狠狠的才朝着雄霸扔去。

    刀刃插进了雄霸身边的墙壁之中,嗡鸣着不断的颤抖。

    “我很少自己动手,但是不代表我不会自己动手。”白姬指着雄霸道“药瓶,交出来!”

    旁边的神谷风看了看雄霸,又看了看银铠这边,顿时踩着小碎步跑到了银铠的身边,拔出武士刀指着神武雄霸道“你这个老家伙,居然敢骗我,这些药是治疗我们幕府将军用的,赶紧全部给我交出来。”,他刚刚说完,银铠一拳头狠狠的打在他的肚子上面,神谷风痛的直接跪在了地上,抬起头露出笑道“银铠大哥,我真的被雄霸骗了。”

    你这条狗!!银铠一甩脚将神谷风踢飞,踢得冲在了墙壁上面。

    顾不得脑袋上面的鲜血,神谷风跪在地上一点点的朝着银铠移动过来“银铠大哥,我是真的被骗了,我没欺骗你,给我一次机会,我是真的不想要被病毒折磨,请你给我一个机会,我想要解药,看在以前一起战斗过的份儿上,求求你,求求你了…”,他低下头抱住了银铠的双腿,像是一条摇尾乞怜的丧家之犬般的哀求着。

    XXXXXXXXX

    从新加坡行驶过来的超音速战机才刚刚降落在那条树影斑驳的大道上面,驾驶着飞机的机长惊骇的看着前方,并且对着后面大声的喊道“主君,前方有个人拦截了我们的去路。”

    “哪里来的人?”辉耀全身一震,突然想起来了临走之前龙潮歌对自己的交代。

    “我可是奉军师之命在原地恭候多时的男人噢。”前方的唐夜之凰傲然的抬起了自己的头颅,握紧右拳,上面有火焰在疯狂的闪耀。

    (小唐你进来,我有一些事情要跟你商量)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的时候,辉耀肯定会担忧着他父亲和哥哥的性命亲自去一趟澳大利亚,到时候你只要在庄园外面等着他就可以,而且事出突然,辉耀没有时间跟天照大帝商量,你只需要稍微的恐吓一番就可以了,他不会跟你战斗的)

    (他为什么不和我战斗?小唐单纯的问道)

    (他不想回去,天照大帝也会叫他回去)

    画面一分为二,左边的超音速战机冲向唐夜之凰,右边的龙潮歌不断的拨打着幕府将军们的电话,但是因为之前养天生让所有人关掉了手机,所以电话根本拨打不通,龙潮歌还在紧急采取防御措施的时候,新加坡天空的太阳光芒突然无比的刺眼的了酒室倍,晃得龙潮歌有些睁不开眼睛,随后他骇然的看到,从那万里无云的天空中,九个巨大的太阳正在一点点一点点缓缓的坠落着。

    “光芒·超必杀·暴击光之镭射!”

    “天雷·超必杀·五雷轰顶!!!”

    九阳同天的下一刻,在新加坡别墅的不远处响起了小张和黄泉同时进攻的声音,刹那间成百上千的光之镭射疯狂的从天空中喷射下来,“砰砰砰砰…”大本营一栋栋建筑顿时被轰炸的不断破碎,光芒的爆破中碎石乱舞,幸好龙潮歌之前已经让全军防御,“砰砰砰”一声声的枪响冲向了天空中,但是紧随光芒其后,天空中五道巨型的天雷轰然一声的冲击了下来,“滋滋滋…滋滋…”轰炸在大地上面的天雷肆无忌惮的粉碎着一切,吞噬着一切。

    整个大本营随着两个自然系的同时轰炸,顿时间一股股的尘埃漫天飞舞,碎块凌空飘动。

    超音速战机上面的辉耀手机响了起来,天照大帝的电话已经来临。

    “靠!!!”神武辉耀一拳头狠狠的打在了桌子上面。

    XXXXX

    “什么?澳大利亚幕府将军发生了叛逆?”

    “你说什么?新加坡又遭到了进攻?主君呢?主君在哪里?不知道?你们他妈是怎么…”龙晨曦在洗手间里面刚刚想要怒吼发脾气,但是竭力压制了下去,挂断电话,他坐在马桶上面一根又一根的抽着香烟,突然抬起头,在烟雾缭绕中看着楼顶上面,鬼匠的房间就在上面。

    画面再次回到苏逊和七彩手套男商量的场景:

    “龙晨曦在攻打马六甲海峡后会彻底的取得信任,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做的越多,错的越多,他自己很谨慎也很清楚,呆的时间越长,露出的破绽越多,天哥已经确定了龙晨曦不是曾经那个孩子,宇爷说的,那个被宇爷放进孤儿院的孩子,手指比平常的人修长很多,而且小时候脑袋里面就有白发,包括眼睛有些高度近视,你可以模仿一个人的方式,但是你不能够将细节完美的进行演绎,我要让龙晨曦自己露出马脚,自己毁了自己。”

    “如何?”七彩手套男问道。

    “当有些事情超乎了他们所预料的局面后,他们会狗急跳墙,他来这里的目的无非是为了鬼匠,但是鬼匠在天门内部,无法接触到,他现在已经打进来了,如何让他去找鬼匠呢?他很聪明的知道,鬼匠的身边有唐夜麟,我先把唐夜麟调走,在将事情延伸到他完全掌控不了的地步,他会怎样呢?他沉不住气的。”

    (小张去骚扰新加坡,你跟着小张一起去,火狐悠着点,不要把新加坡烧融了。)

    (幕府将军那边可以收网了,让幕府将军内乱去吧。)

    不能够等了!!马桶上面的龙晨曦将香烟放在了镜头上面,站起身。

    一脚踩灭烟头,也将镜头的画面踩的粉碎。

    【羞耻!村长和老婆脱得精光,全村人围观】俏媳妇炕上娇喘,老公提枪上马,谁知关键时刻,竟看到窗外黑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