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将军墓

关灯
护眼
    “我滴个乖乖啊!!”

    眼睛里面释放着两道强烈光芒的金属骷髅头移动台灯被罗绮雪伸出手一把抓住缓缓的朝着自己这边拉拢过来。面前巨大的桌子上面放满了各种金属机械化的东西,桌子前面的墙壁上面贴满了一张张的图纸,其线条之密集、设计之细腻,简直让人叹为观止,罗绮雪双手拿着自己的工具看着眼前金属蟒蛇的残躯。

    花朵一开我们只能够看到美丽的花瓣,却看不到花蕊的美丽和复杂。

    这一块金属蟒蛇的残躯是西城狱狼从马六甲海峡上面带回来的,专门回来给罗绮雪研究的,但是当残躯剖析开来,里面那制作无比精良的工序…即便是在一些正规机械化研究院里面的博士,都看不懂这些东西是怎样制造出来的,罗绮雪一边看着残躯里面的精工一边频频点头“冥王砍破这个玩意儿就需要一刀,但是制造这个玩意儿我估计要一两年的时间啊,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啊,神武辉耀的机械技术真是千年难遇,我自己都只能够看懂一个流程和工序。”

    不过随即她的瞳孔中便闪耀出兴奋的光芒“棋逢对手的感觉啊!”

    身后房间的门突然悄无声息的打开,只见一条八个脑袋的龙蟒缓缓的游动了进来。

    罗绮雪一边看一边写,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

    八头龙蟒像是眼镜蛇一样立起来了自己的身躯,蛇信子不断的吐动着,随即变成了龙晨曦的本体,他看着罗绮雪,眼神中释放出一股让人惧怕的贪婪光芒,这就是主君就算是以海峡的代价都想要的鬼匠罗绮雪,如果她的技术和主君的头脑相互结合起来的话,那么制造出来的东西到底有多么的恐怖,龙晨曦甚至都不敢想象。

    虽然不知道鬼匠为什么要选择了天门,但是龙晨曦觉得武神会才是她的归宿。

    此时此刻外面时局变动,和辉耀之前的计划已经全部都被打破,龙晨曦不得不出手,而且唐夜麟不在,现在可是天赐良机,正当他伸出手从罗绮雪的后方缓缓的移动出去的时候。

    “啪…”房间里面的壁灯开关被夏天摁亮了。

    “轰…”紧接着龙晨曦只感觉到一股香风扑鼻,紧接着一股杀机从背后袭来。

    壁灯释放出橙色的光芒之下,阿罪伸出了自己那只伤痕累累的右手,龙晨曦瞬间转过身,右拳和阿罪的右拳碰撞到一起。

    “嘶嘶嘶嘶…”晨曦的整只右拳都变成了八个蛇头,将阿罪的拳头顿时完全包裹在里面后,龙蟒扭动着龇牙咧嘴的朝着阿罪进攻过来。

    “伏羲问天录·第八层!”

    “嗡…”阿罪的整条右臂突然扩散出一圈圈的黑色漩涡,龙蟒撞击在漩涡上面,全部都从另外一片虚空中游动出来,阿罪的从龙蟒的包裹中破开而出,一把掐住龙晨曦的脖颈,一个转身将他直接丢了出去。

    后方的拉斐尔迅疾的跳跃到空中,双拳紧握,一拳打在龙晨曦的肚子上面,直接将他冲击到大地上面。

    拉斐尔落地,一脚踩住龙晨曦的胸膛,晨曦刚刚想要还手,突然咧开嘴扯着脖子,脖颈上面的龙蟒鳞片时而闪耀时而褪去,全身痉挛般的颤抖起来。

    “动?再动?再他妈的给我动?”拉斐尔瞪大着眼睛问着。

    “你们给我吃了什么?”龙晨曦全身的龙蟒鳞片都开始时隐时现,浑身极其难受。

    夏天端着一杯红酒走到了沙发上面,罗绮雪转动着椅子抱着手冷冷的看着龙晨曦,翘着二郎腿的夏天点燃一根香烟轻松的说道“一般我想要控制一个人的时候,我就会完全让他先落入我的手心之中,你只有让一个人感觉到危机的时候你才能够谈条件,我们是先来谈谈,还是你先问候一下我的家人?”

    “夏天我**!”龙晨曦转过身想要冲出去,拉斐尔用手腕勒住他的脖子固定着他。

    “我妈还挺多的。”夏天想了想抿着嘴苦涩的笑了笑。

    血红的眼睛看着前方的夏天,龙晨曦恨恨的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埋伏着等着我?你怎么知道的?”

    “老爸跟我说了一些当初那个小孩子的特征,你除了一些不符合之外基本上都符合,我起初只是怀疑你,但是当你用苦肉计割舍掉马六甲海峡后,我还真的相信了你那么一秒,如果…如果你真的是老爸当年为我安排的人,我不用你做任何的成绩,我会对你推心置腹,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很可惜你不是,但是你认识当初那个人,否则你不会知道我老爹曾经送了那样一个人,白发…用剑高手…小时候就近视…”

    端着红酒杯,夏天走到了龙晨曦面前,将酒水全部都泼洒在龙晨曦的脸上。

    “这招移花接木用得不错,但很可惜你忘记了我们这儿有一个用计高手,我夏天他妈的就算是一个蠢蛋,他也不会失误的,想玩套路,去把别的黑道五谋请出山吧,你呀,太嫩了。”夏天拍了拍龙晨曦的脸庞。

    XXXXXXX

    澳大利亚,超音速战机上面,辉耀大声的对着天照大帝说道“我现在父亲和兄长都危在旦夕,我不可能回来。:”

    “这是命令。”天照大帝的语气不容置否“有须佐之男保护着雄霸会长,你还有不放心的吗?”

    “这边银琳和银铠两兄妹都在,须佐之男打不过他们的!”辉耀再次恳求道“我很快,解决完这边的事情我马上回来,那边有龙潮歌镇守…”

    “江山是你的还是龙潮歌的?你是大部队的主心骨,不管任何事情你都要稳坐后方,运筹帷幄,若你今天执意不回来的话,那我就去辅佐龙潮歌了,你不是很依赖他吗?让他坐你的位置怎么样?”,看着挂断电话的天照大帝,神武辉耀紧紧的握紧了拳头,既然是幕府将军,他们的目标是药瓶肯定不是雄霸等人的性命,至少性命无忧……

    稍微思忖,辉耀马上对着机长说道“现在赶紧回到新加坡哪里去。”

    唐夜之凰还没有挥舞自己的拳头,超音速战机便直线的冲刺到空中,眨眼间消失在蓝天之下,带着得意笑容的小唐拨通了苏逊的电话“军师,他还真的走了,你料事如神啊。”

    “下一步,把他的父亲还有兄长全部都抓捕带回泰国。”苏逊命令道“估计会有点麻烦的对手。”

    看着前方挡路的须佐之男,唐夜之凰说道“啊…这小子我来对付,幕府将军呢?”

    “那不是你关心的事情,或者说…你根本就不需要关心。”苏逊笑了笑后挂断了电话。

    XXXXX

    澳大利亚,治疗室…

    银铠冲刺过去一拳头狠狠的打在雄霸的肚子上面,随后银琳直接将药瓶抢夺了过来,还在荣耀的面前调皮的勾引了两下,神武荣耀宛若野兽般的狂吼道“给我,给我,这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东西。”

    “求求你们,把东西给他,他是我最珍贵的儿子。”雄霸也几乎是哀求道。

    “如果我们没有病毒的控制,我们的实力会飞跃起码两倍,抱歉,我们需要为主君争霸天下。”白姬很真诚的说道,幕府将军围绕住,随后银琳打开了药瓶,看着里面仅剩的七颗白色的药丸,银琳兴奋道“这就是了,只要吃掉以后,我们就能够完全的恢复…”她说着要倒出一颗的时候,包子和银铠同时捂住瓶口。

    “万一是毒药呢?”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他们要是担心那是毒药呢?不吃呢?那岂不是前功尽弃了,七彩男问着苏逊)

    白姬看着神谷风笑道“我们之前不是说过了,要用‘祭品试药’,他也是病毒体,先让他吃。”

    (他们肯定会找一个实验品,那时候在场的应该只剩下雄霸和荣耀,那些祭品我估计全部都跑光了,都是孤儿院出来的,他们都会念着旧情放跑他们,谁当祭品?我这里有个人选,他叫做神谷风,也是幕府将军之一,不过他喜欢花天酒地,控制这个人,然后…把你们夜宴的易容高手借给我用用,苏逊回答道)

    神谷风看着白姬一步步的走过来道“你们干嘛?”

    白姬不容分说,将第一颗龙丸塞进了他的嘴巴里面。

    吃掉龙丸之后,神谷风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随后左臂疯狂的晃动着,银铠兴奋的跑上去拉开他的左臂衣袖,只看到小时候留下来的针孔疤痕再次裂开,一股股的黑色病毒血不断的流淌出来,随后神谷风的脸上出现宛若蜘蛛网般的神经痕迹,不断的闪耀着。

    “真的有效果!!!”雄霸看到后疯了一样跑过来,但是被包子几脚踹飞了出去。

    女性本柔,为母则刚,男性本刚,为父则柔。

    “求求你们…给我儿子好不好?”雄霸再一次的奔跑了过来,这一次银铠出去三两拳打他的口吐鲜血倒在地上,银铠转过身刚刚想要离开,雄霸抓住他的脚道“求求你们,救救我儿子…”

    “放开我父亲,放开他…”神武荣耀在床上双手乱舞,扯得铁链“砰砰砰”直响的乱吼道。

    看着神谷风的反映,有清本的前车之鉴,有荣耀之前的半颗龙丸的反映,包子带着欢喜的表情将龙丸全部都倒出来,七颗龙丸,还剩六颗,给了旁边四个人一颗,还剩下一颗,这一颗是给晨曦留着的,放在包子这里。

    “自由的希望。”幕府的将军们全部都举起了龙丸说道。

    随后他们将龙丸全部都吞噬了进去。

    苏逊的短信发送成功,马来西亚一处海滩的旁边,真正的神谷风跪在地上伤痕累累,坐在面前木箱上面的男人抬起了手枪,他带着黄星手套。

    吃掉龙丸之后,养天生很兴奋的看着自己的身躯,和神谷风对比着,一群人站在原地静静的等待了一分钟后,养天生诧异道“为什么没有反应呢?”

    “你给他们的到底是解药,还是毒药?”冥王走到了苏逊的身边。

    “你认为呢?”苏逊抱着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银铠看着神谷风的反映,又看着自己的身体,刚刚想要说话的时候,银琳突然指着他一声惊呼,因为从银铠的眼眶中,两缕鲜血流淌了下来。

    将烟灰缸放在窗台上面,苏逊将银铠的照片摘掉后说道“我这次一动手,天哥肯定会察觉到,我可能又要滚到后方去安安心心的管理后勤去了,有时候其实你做了事情,反而会有适得其反的效果,也好,也好,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谁会知道这次的事情是我一手安排的呢?”

    “咳咳…咳咳…”银铠突然耸着自己的脖颈全身疯狂的颤抖起来。

    不光光是他,包子、白姬、养天生、银琳四个人也全部都身体开始摇晃起来,从他们的眼眶中、鼻孔中、耳朵里面、嘴巴里面,不断的流淌出一缕缕的鲜血,荣耀和雄霸震撼的看着,银铠全身的金属化弹射战甲全部都消失,他第一个倒在了地上,眼眶破裂后,直接歪过头死去。

    “这天下,终究是他的天下。”苏逊将银铠的照片点燃撕掉,放进烟灰缸里面,慢慢烧成灰烬。

    所有的幕府将军全部都在七窍流血,白姬吐出一大口的鲜血后,苏逊撕掉了窗户上面的第二张照片。

    银琳浑身颤抖着伸出手看着神谷风,神谷风靠着墙壁冷冷的笑着,从口袋里面取出了绿色星星手套戴上。

    银琳的照片被苏逊撕碎,燃烧成灰烬。

    包子直接跪在地上脑袋着地死去,苏逊摘掉窗户上面的第四张照片,撕碎后燃烬。

    养天生翻滚了几下后大字朝天的睡在地上,脑袋一偏冷冷的看着地面。

    冥王摘掉他的照片,昂起头烧毁照片后转过身“我去给我的老兄弟烧点纸。”

    “嘭”海滩上面枪响,真正的神谷风被射杀,苏逊摘掉第六张照片,撕裂掉燃烬。

    上方的龙晨曦被捆绑住不断咆哮的时候,苏逊将他的照片摘掉下来,直接扔进了烟灰缸里面。

    天边落日,苏逊伸出手关闭了窗户的窗帘,头也没回的离开。

    治疗室里面,雄霸和荣耀看着前方全军覆没的幕府将军,已经彻底吓傻。

    【羞耻!村长和老婆脱得精光,全村人围观】俏媳妇炕上娇喘,老公提枪上马,谁知关键时刻,竟看到窗外黑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