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鹬蚌与螂雀

    就连平时狂傲的不可一世的神武荣耀都呆滞了一会儿,随后“嗯哼哼哼”的露出了十分奸诈的笑容“全死了?父亲你看到了吗?他们全部都死亡了,这龙丸根本就不是什么解药,明明就是可以让人七窍流血而亡的毒药啊!”

    雄霸也摇摇头强迫自己清醒着从地上慢慢的站起来。

    毕竟是长者,他还带着一些谨慎走到养天生和银铠他们的身边来检查他们的尸体,试探、确认,雄霸有些如释重负的卸下自己紧张的肩膀,全身虚汗如雨的靠在墙壁上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怎么会这样?这龙丸不是号称能够解开他们体内的病毒的吗?怎么偏偏死亡了呢?难道…难道这一切都是阴谋,如果是阴谋的话缔造者是谁?到底是谁杀掉了银铠他们?”

    简直太恐怖了,雄霸细思极恐,这真的连杀人真凶都找不到!

    此刻,龙潮歌正抬起头看着新加坡上空九日同天的场景,一道道的光之镭射和一道道的天雷不断的轰炸下来,其中还伴随着大股大股的星辰光线,这边的所有人虽然全部都处于在戒备的状态,但是这次苏逊派遣出来的战士非常的巧妙,他们既有着超强的进攻性,又有着极强的隐蔽性。

    青龙浑身卷动着狂烈的雷云在天空中,谁去谁死,黄泉随着太阳释放出来的光芒到处移动,根本无法捕捉。

    而唐夜麟则是悠哉悠哉的坐在太阳上面,带着戏谑的表情看着下方的一切,偶尔发出几丝笑声。

    惊慌失措的雄霸手机猛地响起来,猛地接通电话的他几乎是哀求道“小龙救我,幕府将军…幕府将军全部都死亡了,一个不剩,他们吃了所谓能够解开病毒的龙丸之后,全部死亡了!”

    这是此时龙潮歌最不想要听到的消息。

    他满脸悲伤的抬起头叹息道“苏逊首先知道了养天生是我们这边的人,紧接着知道了养天生体内的病毒,倚仗着那些将军们对解药豺狼虎豹般的贪婪之心,他莫须有的释放出了龙丸存在的消息,从勾引、知悉、诱惑、心理、局势、心态…几乎每一个细节全部都掌控在苏逊之中,他连局内的一些人的死法我想都知道的清清楚楚,他设了一个大局,而让人感觉到最恐怖的是,所有的人都顺理成章耳朵往坑里面跳,看起来丝毫不觉得有任何的怪异。”

    苏逊?雄霸一声怒吼道“这些人死了便死了,幕府会人才济济,也不缺这些,你现在赶紧过来救我。”

    我要是能够脱开身他就不是苏逊了…龙潮歌看着天空中骚扰的进攻和四面八方不断的爆裂轰炸声,继续说道“很抱歉雄霸会长,现在想要亡羊补牢已经是为时晚矣,既然是苏逊设的局,他现在肯定已经派遣人到了澳大利亚,我估计这个点他们也应该动手了,你要不要朝着门口看看?”

    门口?门口能够有什么?我不相信苏逊真的那么神…雄霸偏头一看,瞬间整张脸被打的“啪啪啪啪”的响。

    尹天仇和叶天怜两人已经挡住了门口,对着雄霸挥手示好。

    我干…雄霸瞪大眼睛,已经彻底的无话可说。

    “王佐出山,天下平安,完全被牵着走了,麻烦了啊!”龙潮歌默默的挂断电话。

    他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辉耀这个消息,他应该能够承受住的吧?没问题的吧?幕府将军现在全部都惨死,而且死亡的全部都是辉耀的得力干将,这下子是真的麻烦大了,龙潮歌默默的拨通了辉耀的电话,很直接了当道“一个非常非常坏的消息就是…苏逊利用他们想要得到病毒解药的弱点,将银铠他们等人…全部都抹杀了。”

    让人非常意外的是辉耀只是很平静的答应了一声,并说“我马上赶回来,在此之前你要稳定住战场。”

    将身后的大衣脱下来,辉耀走进了洗手间里面紧紧的锁上门,随后拧开水龙头将声音开到最大,将马桶抽水的声音开到最大,他背对着镜头的画面坐在马桶上面,肩膀不断的耸动着……

    “成长,就是将流泪的瞳孔变成心脏。”——

    六大主君·神武辉耀。

    XXXXXXX

    突然从治疗室里面站起来的神谷风吓了雄霸一跳,他哼着歌脖颈上面充满了破碎的脸皮双手插进口袋里面走出去,转过头对着天怜两人道“军师给夜宴分配的任务就到此为止了。”说完脑袋一摆“我先走一步。”

    “辛苦。”叶天怜对着他点点头道。

    “辛苦的是你们,想要将雄霸从这里带走的话,还要打败那个家伙呢,我虽然想要帮忙但是出手就是越位了啊,咱们虽然都是在天门同一个组织里面的,但是毕竟分工不同,各司其职,好好当你们的战斗队伍吧,别忘记这个世界上还有十神众存在着呢。”他指的是须佐之男,说完狠狠的扯着脸上的脸皮想要扯下来。

    叶天怜和尹天仇看着他一边走一边使出牛大的力气,连自己的皮都要扯下来。

    “咚!”绿星手套看不见路的撞一棵树上面。

    呃……天怜善意的问道“需要帮忙吗?”

    “没事我扯的下来…啊!!”,绿星手套一边走一边拉扯着脸皮,叶天怜看到他撞在树上面在原地打转,尹天仇看到他踩进一只巨大椰子蟹身上,那椰子蟹伸出蟹钳对着他双腿之间狠狠的就是那么一下,“嗷呜!!”绿星手套左手捂着裤裆右手继续扯着走的趔趔趄趄。

    看着他走的老远,叶天怜大喊道“真的不需要帮忙吗?”

    “我搞得定?嗯?这里是什么地方?轰”,海洋上面一阵狂浪直接将他淹没,翻滚的海水中还残余着绿星手套的声音“放心,搞得定,我他妈这是被冲到哪儿来了…”

    小唐和须佐之男战场中的气氛极其的压抑,气压极低,连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照耀下来都显得有些畏畏缩缩,地上还残余着之前被幕府将军们杀掉罗刹会的战士们,空气中涌动着一股强烈的血腥味和尸臭,须佐之男一只眼睛盯着小唐的动静,一只眼睛看着治疗室那边雄霸的动向,叶天怜他们已经占得先机。

    自己如果和唐夜之凰战斗的话那么雄霸就会被天将团的人带走,自己如果去营救雄霸的话就要同时面对三个人。

    “不…是四个!”一棵粗壮的树木上面,蝎子靠在树干上面一眼便洞穿了须佐之男的想法。

    又来一个,而且是正面交锋和暗杀都能够掌控的强者。之前因为银铠和养天生的同时进攻,面对弹射装甲须佐之男根本没有办法,不得不将他们放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现在幕府将军全部都被苏逊杀戮的干干净净,天将团接踵而至,带着想要保护着雄霸会长安全这样坚定的信念,须佐之男张开右手,“轰轰轰”,一股股的黑烟在右手上面绕动着,随后只看到一把黑色的长刃武士刀在黑烟之中涌动而出。

    青鸟刃…小唐和蝎子同时对视了一眼,身后一团团漫天飞舞的狂烈火星猛地释放出来,“唰唰!”随着两声扑腾的响声,两只火焰翅膀在背后扇动后,只见小唐带着一大团的火星朝着须佐之男进攻过去,转过身,青鸟和小唐火焰充斥的武装臂铠“锵锵锵…锵锵锵”不断的碰撞着。

    火星乱舞和刀浪喷洒之中,须佐之男一刀斩断臂铠上面的力动力量,刀尖“叮”的一声砍在小唐的战甲上面。

    “上帝武装战甲!!!”

    “啾…”伴随着不死鸟朱雀的幻影在小唐的背后展开双翅昙花一现,唐夜之凰全身的衣服完全烧毁,取而代之的是熊熊燃烧这烈火的上帝武装战甲,刀尖插在上面,蜂鸣之声颤抖的跳响。

    小唐昂起胸膛,将青鸟震开,随后身后的火翼释放出一根根的火焰羽毛。

    “烈火·無双技·火羽炸裂!”

    “無极之刃·無双技·闯龍!”

    “刷刷刷…”青鸟刃伴随着须佐之男的旋转舞动成一团圆圈般的黑色刀锋,火羽激烈冲击,一根根凶恶的冲击在黑色刀锋上面,在爆炸之中一根根的崩裂成粉碎,火羽之后的唐夜之凰握着拳头冲刺过来,一拳头狠狠的打在须佐之男握着刀的手腕上面,“嘭!!!”一大团的烈火顿时将黑色刀锋完全染指。

    “我可是现在超圣入圣的男人噢…烈火·大喷火!!!!”

    “轰…嘭!!!”汹涌的火焰将须佐之男的全身完全包裹,随后全身不断爆炸的他被冲击的不断的后退。

    小唐轻巧的吹了一个口哨,戴上了挡风镜正要大干一场的时候,蝎子耳朵一动,警惕的从树干上面立起身体“头儿,小心后面…”

    飞速转过身的小唐几乎是下意识的举起右手抵挡,而在他伸出右臂的瞬间,薄如蝉翼的披风也刚好飘舞到他面前,穿着黑色官靴的他一脚狠狠的踢在小唐的臂铠上面,火焰刚刚激猛的喷洒出来,全部都“咔咔咔咔”的石化变成石头在空中扩散.

    蝎子骇然,两三秒从海滩到这里,他是怎么移动过的?封印解除了吗?

    噢?后面还有人…

    “白瞎子,别来无恙啊。”小唐看着眼前背着手嘴角带着淡淡微笑的白渊。

    “你倒是变帅了不少嘛!”白渊轻轻一笑后猛地睁开眼。

    “咔咔咔…咔咔咔…”一块块的石头从小唐的双腿上面朝着腰部涌动着,紧接着短短眨眼之瞬,小唐全身已经完全石化。

    【羞耻!村长和老婆脱得精光,全村人围观】俏媳妇炕上娇喘,老公提枪上马,谁知关键时刻,竟看到窗外黑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