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黑玫瑰诅咒

    蝎子漠然的朝着唐夜之凰那边看了一眼后,对着尹天仇和叶天怜那边做了一个手势,两人点点头后进入了雄霸的治疗室里面,看着地面上死亡的幕府将军们的尸体,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是从彼此的眼神中读到了深深的惋惜。

    这些人,那一个曾经不是征战天下的大将?那一个不是赫赫有名的人,只可惜很多事情并不是像表面看起来那样,高耸入云的山峰,可能还敌不过几台挖掘机,在海洋中无忧无虑的鱼儿们,可能还挣脱不了几张渔网,言虽无锋,却能致命。即便是以卵击石,但是岩石是死亡的,卵终究会孵化成生命,跃过岩石。

    “要不要单独的给他们挖几个坑埋葬了,立个墓碑?”说话的人是尹天仇。

    带着诧异表情的是叶天怜,他摇摇头。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命丧战场了,我希望你可千万不要摇头,一定要挖个坑把我埋葬了,人从母亲温暖的身体中来到这个世界上,到最后的归宿却是一口黑棺和冰冷的泥土里面,纵然你阅尽繁华,风华绝代,最后也只不过是一堆枯骨,人们只会记得当下活在当下,所以何必把回忆弄的比自己的经历还长。”尹天仇说完蹲在白姬的面前抚摸着她的脸“瞧瞧这张不施粉就美成天使般的这张脸旁,瞧瞧这让魔鬼都黯然失色的身材,死亡了的话真的是太可惜了。”

    叶天怜看着天仇的手一动一动,翻了翻白眼“朝胸上去啊!”

    天仇只是默默的看着白姬小腿上面的一根根黑色的筋脉,这些筋脉跟藤蔓一样,仿佛在生长。

    看着他拉开白姬的短裙,叶天怜急忙催促道“感情你感慨感慨着就惦记着人家的白大腿呢?”

    天仇努努嘴,示意自己看,顺着他的方向天怜看去,在白姬的大腿上面,一朵散发着极其诡异气息的黑玫瑰已经完全的绽放,一片片黑色的花瓣包裹着花蕊,竟然看上去是那样的栩栩如生。

    “啧啧。”叶天怜像是唤狗一样对着前方的神武雄霸和荣耀努努嘴“你怎么老是盯着人家的大腿看?万一人家那只是兴趣爱好的纹身呢?我都不想要批评你,眼珠子都要掉到人家的双腿之间去了。”

    “放你妈的屁,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作风正派,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尹天仇站起身没在意的看着荣耀和雄霸道“两位是自己乖乖的跟着我们走,还是要我们打一顿再听话的跟着我们走?”

    雄霸张开双手一副‘你别怕’样子,威武的挡在了神武荣耀的面前“两位,这里可是澳大利亚,实不相瞒吧,我的罗刹会大部队此时此刻正在赶来的路上,如果两位想要伤害我们的话,首先我要声明我作为一个父亲…”

    话还没说完,叶天怜已经化成一道镜光冲刺过来。

    一拳打在雄霸的肚子上面,“噗!”雄霸口喷白沫,上半身弯曲压制在天怜的右臂上面。

    “身为一个战斗团的战士,我的任务就是把你带回去。”叶天怜从雄霸深陷的肚子上面拔出自己的拳头,高大魁梧的雄霸浑身又栽倒在地上,竟然被一拳打的站不起身。紧接着天怜将杀气凛然的目光看向后方的神武荣耀,像是一头困兽般的荣耀张牙舞爪的对着叶天怜叫唤着“你想要做什么?想要对天一样的荣耀大人动手吗?”

    天怜转过头看了天仇一眼,后者带着阴险的笑容缓缓的关上门。

    下一刻响起了神武荣耀杀猪般的惨叫声和一声声拳打脚踢的声音。

    “这货竟然自称为天一样的?”叶天怜不能忍这句,一拳飞过去,被打成猪头脸的神武荣耀嘴巴里面的几颗牙齿飞舞出来。

    XXXXXX

    治疗室中进展的一切很顺利,外面的林荫大道上面,随着唐夜之凰被白渊完全的凝固石化,蝎子双腿在地上飞速的踩动着,双眼冷静无比的朝着白渊冲刺过去,“嗖…”只看到一道青色的冲天而起,白渊迅速的低头,蝎子的青冥幽刺在他的脑袋上面飞舞过去,下一刻便从前方冲刺过来。

    白渊动作很柔很轻的将蝎子的手推开,同时掐住蝎子的手腕,两人同时一转,蝎子被白渊扔过去。

    妖衣披风骄狂轻舞在风中,白渊一脚带着一大股的妖风朝着蝎子踢动了过去。

    “啾…”双手顿时变成秃鹫的双翅,天蝎一飞冲天躲过这股妖风,“咔咔咔…”妖风在前方吹的一大群的树木的树叶集体婆娑摇曳的朝着后方一阵舞动后,青翠欲滴的树叶在瞬间全部变成了白色的石头,一动不动。大股大股的光线顿时投射了下来,冲天而下的蝎子双翅朝着白渊狠狠的一个怒舞,“嗖嗖嗖嗖…”一根根青色剧毒的羽毛纷纷扬扬的朝着白渊迅速的撒过去。

    落地的白渊轻轻的抓住了妖衣披风的一角,随后将整个披风扯起来裹住了自己的全身。

    “咚咚咚…咚咚咚…”一根根的剧毒羽毛打在妖衣披风上面荡漾出一圈圈的涟漪后竟然被完全的吞噬。

    “你还真够危险的。”白渊张开双手披风舞动着在低空上面滑翔退后。

    而此时完全石化的唐夜之凰身体上面炸裂出一道道的裂痕,裂痕之中全部都是通红的火焰痕迹,“嗤嗤嗤…嗤嗤嗤…”一股股激烈的火焰从裂痕之中狠狠的喷射出来后,“咚!!!”石化的唐夜之凰浑身爆炸成碎土,滚滚的浓烟之中,只听到一声万鸟之王的鸣叫响起,一只赤红色的不死鸟展开双翅从尘埃之中一飞冲天。

    不死鸟浑身燃烧成火焰,火焰线一圈圈的灼烧与缠绕,一个巨大的火球在天空中昙花一现。

    “啊哈!!!”小唐撑开双拳致使火球扩散昂起头傲然的从火球中破火而出。

    “可以的。”白渊背着手悠悠的说道。

    小唐大大咧咧的喊道“白瞎子你他妈过来嫖娼吗?你最近怎么频繁活动的这么厉害?走啊…我曾经来过澳大利亚,我认识这里的鸡婆。”

    白渊竟无言以对,然而那边的小唐却文不对题,身后火焰翅膀扇动的他从天空中迅速的冲刺下来,对着蝎子眨了一个媚眼后,一青一红两种颜色、不同力量朝着白渊猛烈的进攻过来。

    “烈火·我可是这招代表性的男人噢·火拳!!!”

    “混血秃鹫·無双技·剧毒之羽!”

    “砰砰砰砰…”小唐一拳头狠狠的打在虚空上面,蝎子的双翅朝着前方劲猛的冲刺过去,滚滚的火焰和带着剧毒的羽毛一左一右的朝着前方的白渊过去,后者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只是有些失望的说道“说好的一起嫖娼呢?说好鸡婆都给我选好了呢?”,在白渊的身后,一道白影冲天而起,随后坚定不移的挡在了白渊的面前。

    他交叉着双臂,两只双臂“砰砰…砰砰”在鼓声般的膨胀中一寸寸的变大。

    小唐的火焰冲击在这两只手臂上面,冲击到手臂上面后火焰竟然在一点点慢慢的弱化,随即蝎子的剧毒羽毛一根根带着冲击的声音接二连三的打在他的手臂上面,全部都粉碎成齑粉一片片的掉落在地上面,白衣男子喉咙里面发出一声闷哼,随后双臂豁然的展开,澎湃的风浪震撼的火焰和毒羽消散殆尽。

    他摆摆头,刚刚想要以叙旧的方式说些什么,小唐瞪大眼睛“我认识你,王八哥!”

    冥府有些悲伤的抬起头看向天空,怎么天门动不动喜欢把这种神经病放出来?

    这就是玄武?蝎子收拢起双翅重新握住了青冥幽刺,有些震撼的看着眼前的冥府,看到冥府的本尊这可能还是第一次。

    “唐,我看你又他妈的想要战斗,我事先说明,我们这次过来不是想要跟你战斗的。”冥府看着跃跃欲试的小唐连忙解释着说道。

    “不想要战斗白瞎子还石化我?要不是我是不死鸟,我天门第一帅今天就归位了啊。”小唐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他妈的壳也厚脸皮也厚,竟然会说出这种恬不知耻的话,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冥府指着后方的须佐之男说道“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圣辉岛,灯塔之上。

    齐麟转动着星空轮看着上面一根根的铁针旋转“死亡与重生,星相果然没有欺骗我,欢迎你们,因为这次的事件真的是出乎了我的意料,没想到苏逊会以这样的方式杀人于无形之中,还好…守住了水之都从来不做亏本买卖的招牌。”

    而此时此刻的治疗室里面,叶天怜和尹天仇两个人一个人扛着雄霸一个人扛着荣耀从里面走出来,须佐之男看到他们想要带走会长和大公子,刚刚想要过去的时候,白瞎子几乎是眨眼间就移动到了他的面前。

    “此路不通!”白渊对着须佐之男晃动着右手的手指。

    治疗室,幕府将军尸体堆中…

    白姬的手指突然的动了动,猛然的咳出一口血,白姬扯了一大口气诈尸般的瞪大眼睛从地上仰起身体…

    【羞耻!村长和老婆脱得精光,全村人围观】俏媳妇炕上娇喘,老公提枪上马,谁知关键时刻,竟看到窗外黑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