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真夏的初雨

    和她同时从地上复活的还有包铁牛,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后,白姬闭着眼睛受到了惊吓的喊道“包子你是人是鬼?是人的话就说句话,是鬼的话就不要过来找我复仇,杀掉你的是谁我也不知道,不要来找我。”

    “什么鬼?我不是七窍流血而死吗?”包子摸着眼睛、嘴巴、鼻子上面一条条风干的血伽,难道是做梦?

    他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剧烈的痛楚让他意识到一切都是真实的。

    他跟白姬两个人都是面面相觑的站起来,看着地上养天生等人的尸体,为什么只有自己复活了而他们没有复活?难道…白姬反映过来,猛地拉起了自己的裙子,在大腿上面一朵黑玫瑰盛开的是那样的妖娆,包子也拉开裤子开着自己的大腿,几乎是呆滞的对着白姬说道“我的花也开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任何人杀掉了黑玫瑰杀手团的成员,身上都会带着这样的黑玫瑰的诅咒,当诅咒之花完全盛开的时候,也将是你们彻底加入水之都的时候,诅咒的好处就是无论你那时候是死是活都能够救你一命,我相当的清楚两位都是神武辉耀手底下的悍将,就算是动用酷刑或者动之以情,两位都不会乖乖的跟我走的。”

    包子和白姬转过头朝着门口看去,一个穿着黑袍黑白发飞舞,眼袋水肿的男人悠悠的说道。

    他是司马良吧?水之都的军师,白姬用点头回答了包子眼神中的疑惑。

    无法不相信司马良所言,因为诅咒的确救活了包子,但是还是让包子怒吼道“什么狗屁,那你们黑玫瑰的人还永远不死了?你也少在哪里跟我废话,我要马上回到主君的身边去。”

    “你回不去了,换而言之,你们主君自己都回不去了。”司马良直接了当的说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包子怒吼道“再不给我闪开,我今天就让黑道五谋折一个。”

    “年轻人你的思想很危险啊,脾气这样的火爆怎么能够在时代中生存下去呢?”司马良没有走,反而盘腿坐在了治疗室的门口,手掌插进了衣袖里面,在长发乱舞中带着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说道“黑玫瑰的诅咒,让黑玫瑰十二主杀的成员就是这样一批批的轮流替换的,做生意的人都知道,把口袋里面的钱花出去是想要得到相应的回报的,这世间因果循环,有今日的果,明日的花才能够绽放的格外多彩美丽。”

    他的话已经让包子坐不住,正要强行动粗,司马良却眼神毒辣的看着他

    “等消息吧,等一个让全世界都措手不及的消息,一个全世界都震颤无比的消息。”

    “没有任何消息,能够让我跟你去水之都,绝对没有。”包子斩钉截铁的说道“我还要回去给主君做菜。”

    “等的就是你们主君的消息。”司马良的话让包子和白姬一愣。

    “若听到消息后你们还要执意回去,我绝不挡路,但是我想你们应该会低下头跟着我走的,年轻人。”司马良对着包子弯起嘴角,露出了一抹诡谲无比的笑容“这时代的事情,最好不要说绝对。”

    XXXXXXXX

    “你们,暂时在天空中等我的消息。”苏逊对着叶天怜命令道,天空中的飞机上面叶天怜看着雄霸和荣耀,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泰国的房间里面没有开窗帘,黑暗的房间中苏逊和夏天坐在左右的沙发上面。

    “什么时候意识到的?”夏天摇晃着杯中如血的红酒,酒水荡漾,醇厚浓香。

    “这是很久以前就知道的事情,那时候我知道辉耀不管去哪里都要向天照大帝禀报,现在我才意识到,辉耀的权利没有天照大帝那样的强大,整个武神会,天照大帝才是真正的BOSS,马六甲海峡的事情、澳大利亚的事情,神武家族的动荡,这些事情联合起来的话,天照大帝会怎样的管理武神会?而让我真正感觉到恐怖的是…在武神会之中还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你说的是…”夏天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苏逊点点头,不谋而合。

    苏逊轻笑一声伸出手捂住了脸“我感觉我害了辉耀。”

    “消息告诉火狐了吗?”夏天转过头问着苏逊。

    “说了一丁点后他自己就知道了,他是一个非常非常聪明的人,一点就通,马六甲海峡上面必须让五大铁壁过去看守,必须,同时这件事情已经开始进行,我们之前的计划已经全部都被打乱。”苏逊的话还没说完,外面便已经响起了敲门声,苏逊看着夏天道“看来这件事情进行的比我们预想中的要快了太多太多,有客人到。”

    泰国外面的天空阴云密布,滚滚的乌云在天空中不断的游走着,“啪啪啪…”随着豆大雨滴的降落,初夏的第一场雨已经从天空中降落下来,拍打在窗户上面带着缓慢的节奏声音,“啪啪啪啪啪……”随着窗外雨声不断的敲打,雨越下越大,苏逊站在夏天的身边,门外走过来两个人。

    第一个进来的人首先是将自己的贝雷帽和厚厚的棕色大衣放在了衣架上面,随后带着慈祥和蔼的笑容一步步走过来,深深的对着夏天和苏逊低低头,“贸然这样的拜访真的是很失礼,二位虽然都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已经久闻二位如雷般的大名,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

    “都留雨!”外面的瓢泼大雨让屋内暗如黑夜,没等他自我介绍,夏天面无表情的说道。

    世界政府首席外交官都留雨并不感觉惊讶的点点头“名字从主君的嘴巴里面说出来显然加重了分量啊。”

    “身后这位是…”都留雨侧过身,身后的男人一身笔挺的黑色蛇鳞西装,身姿挺拔,双腿修长,看着夏天准备伸出手,他先夏天一步伸出手握住,夏天带着轻笑道“这根本不需要介绍了,世界政府里面的高爵王将,我想没有人不认识。”

    高爵的脸上带着回忆的表情道“在凤凰城的时候我们两人见过,我明说了吧,这次过来想要夏先生这里带一个人,龙晨曦,现在在夏先生这里做客吧?直接给我吧,这样我们两人只见可以少一些这样虚伪的笑容和让人肉麻的寒暄语。”

    他没有称呼夏天为主君,而是称之为夏先生。

    “怎么,我的笑容没有让你感觉亲切?”夏天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问道。

    “把刀子藏在心里的人,都是这样的笑容,夏先生掌握的更加炉火纯青一点。”高爵松开握着夏天的手,很自然的坐在沙发上面,右脚搭在左脚的膝盖上面“你只需要知道龙晨曦被我带走了就行了,别的事情不需要去理睬,当然我这样可能会被人说成没有礼貌,这件东西请夏先生笑纳。”,高爵将一个信封放在了桌子上面“这里面是‘交换令’,我带走一个龙晨曦,您可以随意的从我的监狱岛里面拿一个人,暂时拿着吧,一定会有用的。”

    这个倒真是一个好东西,夏天眼睛一亮,看向苏逊。

    因为那件事情的关系,苏逊点点头“高爵王将请自便,或者说请那些人自便,不要在这里大吵大闹就可以了。”

    XXXXX

    鬼匠的房间里面,拉斐尔看着阎割和女皇两个人走进了房间,对着那边的苏逊道“是的,他们已经进来了,好的。”

    女皇走到龙晨曦的身边露出轻佻的笑容看着他“你可真是让人不省心啊,本来就是金表组的人却在处处逃避着,进世界政府对你来说就是那样无法接受的事情吗?我想你可能还不知道一个秘密吧,你当初孤儿院的老师藤惠老师,她本身就是金标组的人,那时候世界政府已经发现了神武雄霸利用孤儿来作为祭品,特地派遣她过去调查的,她将那块金表给你,就是希望你以后遇到金表组,为我们这个组织效力。”

    “杀了我吧!”龙晨曦昂起头还带着残余的骄傲说道“我是神武辉耀的家臣。”

    “等待一个小时吧,这外面是今年初夏的第一场雨,这场雨可能还没有落幕,很多事情就可能已经落幕了,到时候你跟不跟我们走,可就不是你能够决定的事情了,我们这次可是动用了高爵王将的面子来这里保你,你可千万不要让我们失望。”女皇在拉斐尔的身边坐下,点燃了一根香烟吐出烟雾道“晨曦啊,这个时代很多事情没有那么绝对的。”

    阎割则是一屁股坐在了鬼匠的身边“在天门还习惯吗?”

    “挺习惯的,这里的人对我都非常的亲切,老爷子…”鬼匠欲言又止。

    “已经埋葬入土为安了,放心,葬礼是我一手办理的,孝子也是我。”阎割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对着罗绮雪翘起嘴角“在临终前老爷子交给了我很多事情,其中有你的事情,他说的你的本体还在这里,我今天也带来了,需要恢复吗?”

    【羞耻!村长和老婆脱得精光,全村人围观】俏媳妇炕上娇喘,老公提枪上马,谁知关键时刻,竟看到窗外黑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