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 武神会的哀殇

    “本体吗?是我之前那样魁梧庞大的身躯吗?”罗绮雪再仔细的问着阎割。

    她的问题倒是让阎割无法回答的耸了耸自己的肩膀“这个我可不清楚,之前那是你跟老爷子的事情。”

    “那你就应该知道我跟洪冬老头有过约定,这是属于我跟他的小秘密,所以真的不方便告诉你,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我已经习惯了现在这样的身躯。”罗绮雪看着自己的体型说道“之前锻造了太多太多不能够存在的神兵利器,那幅身体受到了天谴,已经毁灭的太过于严重了,再说的话我现在已经到了天门,随着时代的发展,挥汗如雨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所以我想…就保持这样的身体吧。”

    点点头,阎割说道“那就遵循着你的本意。”

    “老爷子生前最看重的就是你和火狐狸了,可惜的是黑旗杀掉了洛小妖,火狐估计这辈子都和世界政府不共戴天了,倒是你,在那样的漩涡之中,要学会明哲保身。”罗绮雪说完就忙碌自己手头上面的事情,阎割这是躺在靠椅上面抬起头看着天空“啊…真的好想要见台风一面啊,见一面,少一面。”

    XXXXX

    监狱岛,锯木场…

    “滋滋滋”银狐将一块宽厚的木板放进了电锯之中,木板顿时从中心点被锯断,火花四溅中伴随着木屑的四处飘扬,他一边盯着狱警一边小声的说道“暴君,我他妈怀疑情况有变,今天‘放羊’的时候我没有看到萧齐出来,而且根据几个熟悉的狱警消息,高爵王将好像也是收到了十分紧急的消息,已经离开了监狱岛,外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萧齐不是被世界法庭判处死刑了吗?”暴君纳闷的说道“你这么担忧干什么?”

    “哼…世界法庭?”银狐不屑一顾的摇摇头“只要大主君想要,谁都是死刑,政府就是这样的,欲盖弥彰。”

    暴君搬着一大堆的木头慢慢走着道“可是咱们主君说要我们把萧齐救出去,然后吞噬掉他的残余势力继而壮大我们啊,那咱们是继续这样还是想要逃出监狱岛?”

    “万一事情有变动那就是真的麻烦了,这监狱岛要怎么逃出去?”银狐担忧的看着四面八方。

    XXXXX

    世界政府总部,全军总帅办公室内…

    “这件事情从日本那边放出消息后宫天就一直跟我商议了许久,趁机,这也是我所知道的。”

    听着大主君的话,寇枭急忙道“这未免也有些太唐突了吧?”

    “没有什么唐突不唐突的,我能够给予一个人第二次的生命,他应该对我感激涕零才对,时代本就是这样,能者居之,我让萧氏的残党成为苍月军团之后的军团,那也只是不过是一时的事情,只有这样,世界政府才会顺理成章的参与进去,让全世界知道我们并不是任由两大主君胡闹。”

    打开了抽屉,帝君虹将风之帆船的手表戴在了手腕上面“群众都是一群猪与狗而已,这阵风吹来跟着叫唤,那阵风吹过跟着奔跑,在安慰世界群众的心灵之时,我也想要战争变得更加的有趣。”

    寇枭只能够尊敬的低下头“既然是您的命令,那我亦无话可说。”

    “准备好飞机,我要去一趟监狱岛。”帝君虹将椅子上面的西装拿起来,甩动着披在了身上。

    XXXXXX

    蛮荒之地,蛮荒皇城内…

    “幕府将军全军覆没,但是罗刹会的大众还在澳大利亚,这个时候水之都应该会过去吞噬掉这些势力,齐麟总是在后面像是捡破烂一样的跟着夏天,没猜错水之都的人已经到了,但是雄霸和大儿子应该被天门的人带走,苏逊会有所动作,让我担忧的是…武神会真正的执行者天照大帝,他会不会有所动作?”,穆予眺望着前往日渐繁华的蛮荒之地,偏过头看着身边的落焱。

    “外面好乱啊。”落焱昂起头拔着鼻毛道“吓得我都不敢出去了。”

    “时局即将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动,坐看王佐怎样应对。”穆予同意的点点头“已经乱成一锅粥。”

    XXXX

    澳大利亚,林荫大道上面…

    唐夜之凰指着天空中的飞机说道“你的会长和天一样的荣耀大人已经被我们抓走了,听说你是武神会的守护神之一?不要在这样图网挣扎了,放下屠刀,跟我去嫖娼。”

    须佐之男几乎是恶着声音喊了一声会长后,挥舞着手中的青鸟跃过了身边的白渊朝着飞机追踪了过去,他第二次冲击过去,白渊第二次的挡在他的面前,青鸟刃带着划破的风声朝着白渊狠狠的斩过去,“嘭!!!”妖衣披风将刀刃的力量完全抵挡住的时候,身后一道白影冲天而起,浑身卷动,宛若一颗肉球一样,冥府从天而降。

    须佐之男松开握着青鸟刃的手,转过身双掌狠狠的冲击在冥府的身体上面。

    “嘭…”一大股的风浪爆裂,冥府疯狂卷动,须佐之男一声怒吼将冥府狠狠的推动开来,前方火影一闪,唐夜之凰一拳头狠狠的冲击过来,滚滚的火焰在地上宛若江水般的涛涛涌动,须佐双手抓住青鸟刃,随后朝着前方一刀狠狠的劈斩过去,“嗡…嗖嗖嗖…”只见一道黑色的刀锋从从火拳的中心点将火焰劈斩开,在火焰中疯狂的冲击着将火焰撕裂成两半,直冲前方的唐夜之凰。

    空中的冥府猛地挡在了小唐的面前,双手交叉。

    “咚!!!”黑色刀锋劲狠的打在冥府的双臂上面。

    “嗷……”冥府一声怒吼,双臂展开,将刀锋撕裂的支离破碎的时候闪开身体。

    上帝之刃的刀刃上面滑过一道冰冷而锐利的光芒,身后火焰翅膀将小唐带到高空中,天空与大地之间的距离只看到火影炫目的一个闪耀,唐夜之凰一刀狠狠的砍在须佐之男的肩膀上面。

    上帝之刃没有将须佐的肩头破开,而是带着一声清脆的响声打在了上面。

    “卧槽?这么硬?”小唐自己都震惊了。

    伸出手一把抓住小唐的上帝之刃,须佐之男连任带刀将小唐用力的朝着前方扔了过去,这瞬间,两把青冥幽刺宛若毒蛇的獠牙从前方破空而出,“叮叮!!!”两道火花闪耀在须佐之男的胸腔上面,青冥幽刺!!竟然也没有穿透,或许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青鸟刃从旁边舞动过来,蝎子双手变成双翅猛然的飞向天空,须佐之男一刀斩空。

    但是他一脚突然重重的踩踏着地面,闪电般的冲向了小唐。

    随着身体的旋转,他的青鸟一刀一刀狠狠的砍在小唐的上帝武装铠甲上面,砍的小唐全身狂震,铠甲上面更是火花不断。

    白渊和冥府面对面了一下,白瞎子做了一个不要全力进攻的手势。

    手势刚刚做完,只见须佐之男一脚再次踩踏在大地上面。

    他全身变成一股激烈的黑烟反射着冲击回来。

    “呀!!!”带着傲慢的怒吼,须佐之男单手握着青鸟刃,凌空朝着白渊斩下来。

    “有毛病?”白渊淡淡的一个后退的瞬间,“呜吼!!!!!!”只看到一个魁梧而庞大的身躯挡在了白渊的前方,“当…嗡嗡嗡……”须佐之男一刀狠狠的砍在他的身体上面,那震响带着气浪扩散,连旁边的一棵棵树木都在被不断的斩断,但是斩击被接纳住,而且是用肉身,白渊淡淡的说道“土伯的身体可是非常坚固的,你想要碰我得先问问他同不同意。”

    须佐之男还呆滞在原地,两只带着臂铠的拳套已经狠狠的打在他的脑袋上面。

    “爸爸允许你停了吗?”小唐一声怒吼,双拳上面喷发出滚滚激烈的火焰,“砰砰砰!!!”火焰的超强释放炸裂的须佐的脑袋不断的爆响。

    浑身卷动着滚滚的浓烈火焰,须佐之男的身躯“咚”的一声掉落在了大地上面。

    “武神会将革新,天照大帝命令你速速回到新加坡,守护雄霸的命令被取消。”就在须佐之男一战四之时,他的脑海中响起了月读命的声音。

    浑身燃烧火焰的他几乎是在瞬间朝着森林里面跑去,一边踏空飞舞一边挥舞着青鸟刃。

    刀锋凛冽,朝着四面八方喷洒了过去,一棵棵的树木上面出现一道道的切痕后,“咚咚咚咚”大群大群的树木不断的掉落,摔倒在大地上面,小唐想要追击的时候,白渊突然说道“不用追了,他肯定是接受到了特别紧急的任务。”

    XXXX

    新加坡天空中的九个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龙潮歌快步的在道路上面走动着,夏季的第一场雨已经不断的掉落下来,前方的聖劫走过来道“他们好像只是骚扰性的进攻。”

    “主君怎么还没回来?我看航线他去机场干什…”

    话音未落,聖劫握着一把狼头匕首狠狠的插进了龙潮歌的肚子里面,小龙全身一震,瞪大眼睛嘴角流着鲜血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XXXX

    有些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面的辉耀看着外面新加坡雷雨的天空。

    下方,看起来空荡荡的机场。

    站在唐袭撑着伞下面的神皇宫天抬起头看着天空“该落了吧?”

    【羞耻!村长和老婆脱得精光,全村人围观】俏媳妇炕上娇喘,老公提枪上马,谁知关键时刻,竟看到窗外黑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