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0章 噩梦的仲裁

    最近貌似因为黑玫瑰的诅咒,弄得很多书友心神不宁。

    我自己觉得这是根本没必要解释的事情,但是考虑到看书的通畅,如下说明:

    杀掉一名黑玫瑰杀手会获得诅咒,即便是王将杀掉王将也会获得诅咒,诅咒有(潜伏期、可解),但是当你死亡后黑玫瑰的花会开,你会重新复活,例子:殿风雷如果杀掉了白姬,他也会获得诅咒,如果不解开诅咒将伴随一生,不会对殿风雷有任何影响,但是倘若殿风雷不死,诅咒也没事,如果殿风雷正常或非常正常死亡,诅咒才会产生效果,复活一次的殿风雷无需强制性的进入水之都,仍旧可以胜任王将。

    也就是说,如果杀掉一个黑玫瑰杀手,殿风雷有两条命。

    包子他们事先就是已经安排好的,他们的诅咒05月13日,接近一个月之前埋的伏笔,而复活之后的包子依然可以为神武辉耀效力,这也是昨天已经说过的,不存在诅咒了谁谁必须强制性进水之都,诅咒和苏逊的计谋融合在一起,死而复生,才会让大家产生不适感。

    因为黑玫瑰的诅咒根本就不是这样用的,像司马良说的什么轮流替换,都是一些安抚之内的话,埋这个伏笔也是为了第六卷的顺利展开,第六卷是主写小庄他们和水之都的,所以司马良才说让包子他们等消息,确定他们的看法。

    当然我真的觉得这种解释很多余很无聊。

    这个时代,人们穷尽时间去寻找一本可以阅读的好书,得到的结果往往都是大同小异,很多人都会为一些蝇头小利去拍手称赞,去为了一些所谓的秒杀、泡妞、小学生般的计谋方式而去大肆叫好,可能我这个人真的不太跟随别人去走,反之,你们不也都是知道画地为牢的黑道学生7跟别的书不一样才来这里的吗?

    XXXXXXX

    书归正传。

    不是去新加坡的大本营里面吗?怎么来到机场里面了?神武辉耀站起身不断拍打着舱门喊道“机长,机长?你在往哪里行驶呢?我们走的路线是完全错误的…唔…”,鼻腔猛地感受到一股刺鼻的味道,连忙捂住鼻子的神武辉耀朝着下方看去,“嗤嗤嗤…”在一股股的喷射声音,浓浓的绿烟不断的从机长室里面涌动出来。

    而此时此刻的机长室里面已经响起了警报声,两名机长早已经死亡。

    下方的神皇宫天稍微命令的挥舞了一下右手,从下方伏军中的一名名狙击手右腿跪在地面上将狙击枪对准了飞机的发动机。如刀刃一样的将手斩下来,“砰砰砰…”一声声枪响过后只看到每一颗子弹后方都带着一条激烈的烟雾,子弹的冲击顿时让发动机上面闪耀出一道道刺眼的火花,“咚!!”轰然一声爆炸,一个发动起被破坏,整架飞机顿时朝着右边倾斜。

    机舱内毒烟充斥,神武辉耀捂着鼻子和嘴巴被飞机的倾斜肆意的冲撞着身躯。

    “咚咚!!!”又是两声爆炸,整架飞机彻底冒烟,带着火光朝着机场一点点的坠落下来。

    “听说最近在世界上面你又多了一个外号。”唐袭面无表情的说道“叫做死神,意思是你走到哪儿哪儿都会有人死去。”

    “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世界政府那些战士们做一个以身作则的良好楷模,皆是为了正义。”

    神皇宫天话音刚落,“嘭…”伴随着大地上面炸裂出一股刺眼且汹涌的火光后,整架飞机都狠狠的摔倒在了地面上,变成黑色的残骸燃烧着火焰,朝着天空释放出一股股袅袅浓稠的黑烟。

    破坏的舱门被辉耀用力的一脚踹开,随后捂着鼻子的他有些狼狈从里面逃窜出来。

    “围住他!!”神皇宫天一声令下,脚步声齐响,穿着和平鸽战斗衣的战士们握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将地面上的水花踩踏的四散飞舞,脚步同时停止,扛枪声整齐,下保险声整齐,阴霾无比、雷鸣汹涌的天空下,当神武辉耀回到新加坡的时候,他看到的,已经是宛若噩梦般的场面。和平鸽战士们呈扇形将他彻底的包围住,面容严肃,战士群体的后方群星璀璨,神武辉耀看着黑棋军团、神皇宫天、宁骚、唐袭、月读命、天照大帝、萧沧海、老魔王、杜苦儿等人…

    这些人脸上的表情全部都不一样,讥讽、嘲笑、怜悯、同情、愧疚,堪称人间百态。

    “哗啦啦…”神皇宫天两只空荡荡的衣袖被风吹的猎猎卷动,他从伞下走出去,一滴滴的雨水打在他的镜片上面“神武辉耀,世界政府以战争开启的罪名逮捕你,你可以选择沉默,但是你将来的话,在世界法庭上面都是呈堂证供。”

    又是这老一套政治的武器,辉耀的嘴角轻轻上扬。

    “沧海,看来我神武家的饭不合你的胃口。”他看着萧沧海,眼神中没有一丝的恨意。

    宫天伸出手,机场周围楼房里面的各种监视器、监听器完全的关闭,下面的那些话将以后不被录入世界政府的档案之中,真夏第一场的初雨之下,如果朝着周围看的话会发现大批大批世界政府武装战士已经将整个机场围的密不透风,雨水打在他们钢铁的头盔上面,有力的盾牌上面,黑压压的军队散发着一股极其沉重的压力。

    萧沧海并没有说话,只是转过头后又低下头后有些愧疚。

    “或者说这是天照大帝一手安排的吧?天照大帝真是万能的啊,当初让我管理武神会的人是你,现在一脚把我踢开的人也是你,好高明的伎俩啊,因为萧氏残余力量的存在,你们先是让杜苦儿跟世界政府之间挂钩,然后政府可以堂而皇之的出动,再让世界政府从中作梗,让萧氏的残余力量渗透进入武神会当中,再把我弄开换上一个新的龙头,这样武神会可以弥补掉这些天所失去的损失,我神武家族也将在武神会中毫无立足之处。”

    说完的神武辉耀抬起头任由雨水一滴滴的打在自己的脸上,他洗着脸哈哈大笑道“江山易主,宰相当道啊。”

    “你能够看破又能够改变什么?我扶持谁…想要辅佐谁,都是我说了算,马六甲海峡的失利,幕府将军的全军覆没,难道这些还不够让我对你失望到极点吗?我有意的让萧氏的人进来又有何不对?如果你没有主君的才能,我换掉你便是,旁人或许比你更加能够胜任呢?”

    天照大帝悠悠的说道,随后将纸扇轻轻的拍打在手心之中“我所做的一起都是为了让武神会走向世界。”

    “这些话在日后探监的时候有的是时间说,人们只想要知道笑傲天下的人是谁,至于你的心酸和苦楚,将会被时代的残酷完全的无视,历史,就是由我们这些人书写出来的。”

    “神武辉耀,以启动战争的罪名,正式逮捕你!”,神皇宫天轻轻的一挥手,一名世界政府的战士拿着手铐走向了辉耀,看着黑压压天空的神武辉耀不断用力的呼吸着,很配合的伸出手,武神会内部的一切全部都是天照大帝一手掌控,若连她都偏向让萧氏进入的话,那么自己已经是大势已去。

    支持自己的罗刹会现在在澳大利亚,支持自己的鬼狱会已经全军覆没,支持自己的幕府会大将几乎全部死亡,剩余的萧沧海这些人,也只不过是一个个有狼子野心的人,山口会已经被压制,至于恶狼会和天王会,他们一直都由月读命掌控,现在自己大势已去,他们根本不会为自己拼尽全力。

    “呼…呼…”疾风扫荡着地面上的积水不断的刮过辉耀的身体,在风中的辉耀感觉到自己竟然是那样的孤单。

    “真是一代帝王的落日啊,连天公都为为你哭泣呢。”神皇宫天阴森森的笑起来“想不到在战场上面那样野蛮威风的主君辉耀,今日也有变成阶下囚的这一天,真是可怜呐…至此连一个为你送行的人都没有,这个倒是没关系,天空监狱那些脾气暴躁的狱卒们,会让你的皮肉在无时无刻都忍受着非人般的鞭打和折磨的,你要是想要反抗的话也可以啊,你要觉得你能够从这里杀出一条血路的话,大可以试试。”

    十大军团总长、两大守护神、病毒唐袭、再加一个黑棋军团和周围的那些密密麻麻的军队,这样的阵容辉耀怎么可能逃脱?

    “咔嚓”一声,手铐戴在了辉耀的双手上面。

    “比预想中的要顺利很多。”唐袭有些诧异的点点头,宫天却是面色愁容道“越是顺利,就越是让我心神不宁。”

    政府的战士抓着辉耀的手狠狠的将手铐缩紧到最紧的时候,天照大帝突然脑袋一转,在前方那雨水覆盖的地面上,随着一声声“叮叮咚咚”的响声,只看到一个个赤色的五角星铺成一条道路不断的出现,那名世界政府的战士还没回过神,一道白色的剑锋已经从远处斩来,“嘭!!!”这名世界政府的战士浑身被劈斩成两半。

    “嗡…”血水在夜枭剑上面流淌着一滴滴的落在了地面上,大衣飞舞的龙潮歌抬起头看着前方道“下次要是再敢有人随便这样碰我的主君,我就不是劈成两半这样简单了。”

    丁婵和莫蔷薇一左一右的站在辉耀的身边,前者伸出手一道天雷掌将手铐打碎。

    “你们过来干什么?疯了吗?看不到前方都是些什么人吗?”辉耀虽然有些责骂的说道,但是无法抑制住因为内心温暖的感动而略微有些变化的声音,以及瞳孔中转动的热泪。

    “看到了。”龙潮歌的肚子上面还带着伤,他淡淡一笑道“但是我是你的家臣啊。”

    “天照大帝不好意思,虽然你想要萧氏参与进入我们的武神会中,我们权利不如你,那么只好反了你,你不管找到的是多么位高权重或者是聪明绝顶的人,武神会的主君,我们两只认神武辉耀。”丁婵坚定的说道。

    “如果要换主君,那就连忠臣一起换了吧。”莫蔷薇偏着头说道。

    天照大帝嘴角扯了扯紧接着带着得意洋洋的笑声笑了起来“这是愚忠。”

    “那就愚忠!”龙潮歌猛地挥舞着夜枭剑,“嗡嗡嗡嗡…”身后四翅膀快如闪电般转动的血蜂闪电的升腾到天空中。

    闷着笑了半天的神皇宫天摇摇头“辉耀,看来你没有那么可怜呐,但是世界政府排山倒海的力量,你们…能够坚持住几分钟?”

    扔掉雨伞,披风扯动着飞舞,唐袭闪电般的朝着前方冲刺了过来…!

    【羞耻!村长和老婆脱得精光,全村人围观】俏媳妇炕上娇喘,老公提枪上马,谁知关键时刻,竟看到窗外黑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