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主君之怒

    “哗啦啦。”都留雨的割地契约被夏天撕碎成漫天飞舞的纸屑,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

    高爵坐在沙发上面面无表情,实则内心已经是惊涛拍岸般的震撼,因为天照大帝随意更换主君的原因,这个举动彻底的惹怒了夏天,原先他们是想要等待萧齐发展一段时间后再和夏天一决雌雄,但是现在看夏天的态度,即便是萧齐来到东南亚这里,这就已经成了绝对大的禁忌,更别谈割地、发展。

    夏天点燃了一根香烟胸膛不断的起伏,不断的抽着,苏逊记忆中他很少有这样勃然大怒的时候,一直给人一种温文儒雅的表情。

    愤怒是这个世界上最好伪装的情绪,但也是夏天最不屑去伪装的情绪。

    都留雨的脸上还带着商量的笑容,夏天夹着烟再次指着他说道“还有,那东南亚另外的五个国家跟他妈天照大帝有什么狗屁关系?那可是辉耀一步步打下来的江山,噢…现在因为一些管理不当的问题,就想要一脚把人家踢开,那么有一天小苏做错了一个计谋,我夏天是不是要拿着刀直接捅死他?这天底下哪里有这样天方夜谭的事情?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夏天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我要东南亚,我自己堂堂正正去拿,我要贪你们这点小便宜?”

    “你们简直是欺人太甚,以为自己手段通天便可以为所欲为?告诉你们,办不到,小苏!”

    “在!”苏逊站起身低着头说道。

    “放话出去告诉天照大帝,我敬重的对手是辉耀不是她,她要敢对辉耀不利,那就是我夏天的敌人!”

    “遵命。”苏逊说完匆匆走出去。

    第三次用香烟指着都留雨,夏天红着眼睛道“我知道这个动作很不礼貌,但是你所谓的割地契约,简直是满纸荒唐,我要不是看在你跟剑大之前有深厚感情的份上,我早他妈杀了你了,不送了,高爵王将也请便。”

    但是不愧是世界政府的外交官,看到夏天态度坚决,都留雨也默默的站起身,将一些资料送进公文包带着笑意说道“夏天主君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您的话,我会一字不漏说给大主君听的,我祝夏天主君东南亚终极战役旗开得胜,祝福天门在世界版图上面的面积越来越广。”

    此时都留雨也清楚的明白,当年剑将那样器重夏天的原因。

    “还以为你是一个幕后英雄。”高爵拍拍西装站起身,与都留雨同时离去。

    “刷刷刷…”马六甲海峡上面军舰密密麻麻,充斥着猩猩高亢的怒吼,镜头的画面分割成三个场景,第二个场景里面的夏天看着他们两人离去的背影,抱着手对着苏逊道“一切按照计划行事。”

    “我会让萧齐感受到这个时代的腥风血雨已经不同于之前的。”苏逊和雷奥在街头迅速的走动着。

    XXXXX

    “噢?这倒是让人感觉到很奇怪。”

    圣辉岛的灯塔上面齐麟坐在椅子上面有些疑惑的说道“我真是越来越猜不透苏逊和夏天这两人的组合真正的目的了,按理说因为海峡的关系水之都和天门的关系又陷入了有些僵硬的地步,唐夜之凰看到我们应该是拼命战斗一个你死我活,你刚刚说他已经离开了,那么很显然他是受到了特别紧急的命令的通知。”

    “这边风言风语传的非常的厉害,武神会和天门究竟鹿死谁手已经不得而知了。”白渊禀报道。

    “或许我们可以趁机打下澳大利亚,这座海岛对于我们的发展…是真正的核心。”冥府补充道。

    “千万不能够让他们知道我们想要澳大利亚,先将这个地方搁置到一边,会有时机让我们来慢慢占领的,神皇宫天既然都已经亲自出动,辉耀的下场很难说,把罗刹会和两名幕府将军吞噬掉,我们的生意就算是成功了。”,齐麟不慌不忙着笑了笑“大漩涡我们还是不要走进去的比较好,贪得无厌,是一件极坏的事情。”

    “是。”白渊和冥府深知主君齐麟的用意。

    XXXX

    疯狂且激烈的撞响从战斗开始的那一刻就完全的没有停止下来。

    新加坡机场,战争圈主战场之中,身体带着病毒冲刺的唐袭膝盖狠狠的冲击在夜枭剑上面,冲撞的龙潮歌的身体不断的后退,双拳一左一右的进攻过来,狠狠的打向龙潮歌的太阳穴,小龙的身体瞬间变成一道白色的剑锋冲刺出去。

    唐袭站在原地闭上眼睛,感知系域气顿时朝着周围扩散过去。

    右边…他淡然的笑了笑后一拳头打向右边的虚空,“铛…”稳稳的从右边虚空中冲刺出来的龙潮歌一剑狠狠的砍在唐袭的臂铠上面,“呜吼!!!嘭!!!!”,伴随着唐袭的一声怒吼,激猛喷发的病毒大面积的朝着龙潮歌染指过去。

    毕竟是世界政府全军副统帅,世间极恐怖的男人,即便是销声匿迹很久,威力依然丝毫不减。

    北唐门三兄弟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另外两头,丁婵与萧沧海、莫蔷薇和老魔王四人也处于激烈的战斗中。

    当他们冲进这样危险的地方来营救自己的时候神武辉耀已经是倍加感动,当他们用行动与语言捍卫着自己尊严的时候,说实话那一刻的某种情愫触动了辉耀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小龙等人都在浴血奋战,自己怎么能够这样束手就擒?双臂浑然一震,“轰…轰…轰”骄狂的暴风从辉耀的身上散发出来朝着周围迅猛的不断的冲击着。

    神皇宫天两只空荡荡的衣袖被吹拂的大肆飞舞。

    南宫将帅率领着黑棋军团挡在了神皇宫天的面前。

    “我还没有弱不禁风到这种程度,你们无需保护我,在世界政府的法律里面可是清清楚楚的写到,谁要是敢违背活着妨碍秉公执法的话,尤其是像他那样对着执法人员动手的话,我这样的级别,可是能够直接诛杀的。”

    “吱吱吱…吱吱吱…”在地上将积水打的不断扩散的狂风拖动着重达五十吨的两座廊桥不断的朝着辉耀这边移动着,廊桥的拖动在地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音,张开手的辉耀一声怒吼,双手用力的紧握,“砰砰!!”伴随着两道惊天动地的爆响,两座廊桥顿时被炸裂成了漫天飞舞的钢铁碎片。

    “锵锵锵…锵锵锵…”

    数十万块断裂破碎的钢铁碎片在辉耀的身边不断的舞动着、拼凑着,渐渐的形成两只长达四十五米的巨型钢铁手臂,钢铁巨臂悬浮在辉耀的身体两侧,紧紧的握着钢铁重拳,看起来竟然是那样的气势逼人。

    “自然系钢铁能力?”南宫将帅转过头问道。

    宫天摇摇头,目测应该不是这样的能力。

    就在黑棋军团准备冲刺过去的时候,新加坡机场的右边突然响起了剧烈的骚动声,随后只听到一声声的怒吼伴随着大部队的冲击,“吼吼吼…”人群之中只听到一声声的龙吟在不断震撼的嘶吼与咆哮着。

    “龙象般若功·無双技·狂龙!!!”

    君酒夜在鲜血腾飞到天空中身体上面缠绕着九条金龙跃动到天空中,对着前方大喊道“主君,我们来救你了。”

    “八嘎!”,下方,大批大批对辉耀忠心耿耿的战士们估摸着有五万人同时冲击进来,政府这边的包围圈顿时被冲击出来一个巨大的缺口,密密麻麻的人群握着钢铁和机关枪疯狂的杀了进来。

    “你到底是怎么管理你的战士的?”神皇宫天转过头眼神血红怒瞪着天照大帝。

    “这些人要为辉耀卖命岂是命令能够阻止的?不过毕竟是少部分,辉耀在战场上面这么多年,有这样一群死忠的部下也不值得奇怪吧?”,天照大帝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轻描淡写。

    过份的家伙,宫天隐藏在西装里面的一只独臂握着拳用力的颤抖着,随后这只手进入衣袖当中指着那边道“将帅,那群人交给你们来对付,我亲自来对付神武辉耀!”

    “明白!黑旗军团的人跟我走!!”,全身金甲的将军南宫将帅握着长枪率领着大众朝着前方移动的人群移动过去。

    身后的骚哥眼神血红的看着他们,两只眼睛不断的看着机场的四面八方。

    “神皇宫天!!!!!!!你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辉耀对他已经是恨之入骨,随着辉耀的奔跑,悬浮在空中的两只巨型的钢铁手臂也跟随着移动过来,“嘭!!”一脚踩踏在大地上面,辉耀弯曲着右臂,巨大的钢铁手臂也弯曲着,随后这只巨大的钢铁手臂狂猛的从天空中朝着神皇宫天击打了下来。

    拳风的刚猛涌动之中,神皇宫天两只空荡荡的衣袖随风乱舞“我只是为了世界政府的正义,和世界的和平发展。”

    “血统变身·战斗天使长·米迦勒!”

    两只肌肉充满的天使手臂猛地从衣袖里面生长出来,身后天使洁白的羽翼一阵扇动,神皇宫天一声怒吼,一拳头狠狠的打在巨大的钢铁手臂上面。

    “嘭!!铿铿!!”,一条赤色的裂纹顿时染指了整个钢铁手臂。

    “咚!!!”随后,神皇宫天的一拳将整只钢铁手臂完全震裂成粉碎!

    【羞耻!村长和老婆脱得精光,全村人围观】俏媳妇炕上娇喘,老公提枪上马,谁知关键时刻,竟看到窗外黑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