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落帝路

    小龙…神武辉耀心急如焚迅速的跑到龙潮歌的身边,看着全身都遍体鳞伤的他,辉耀的眼神中有着淡淡的泪花在转动着。

    他颤抖的伸出手,在小龙的伤口上面轻轻的抚摸着,这样一路并肩走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龙潮歌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害,这次跟以往都孑然不同,真的是奄奄一息,龙潮歌的眼镜破碎,他伸出全部都是伤势的右手,将辉耀的手掌紧紧的抓住,张开嘴想要说什么,话还没出来,一缕缕的鲜血已经不断的流淌下来。

    “你竟然敢将小龙伤害到这种程度…”辉耀转过头眼神充血的看着唐袭。

    而随着雏狱的哀求,唐袭也停下了自己走动的脚步,带着一种复杂的表情看着前方的主君和他怀中受伤的家臣。

    杜苦儿和天照大帝等人这才反映了过来,刚刚那样的爆炸…那样的毁灭能力,如果是自己抵挡的话能够全身而退吗?能够全力以赴吗?天照大帝虽然不知道佛怒唐莲的毁灭能力有多强,但是短短十五秒的时间百米大地龟裂塌陷,太阳神龙、服部半藏、机械神兵、,莫蔷薇等全部死亡,这已经很说明问题。

    “看到你们脸上震惊的表情,我非常的心满意足。”

    神皇宫天脸上带着略微得意的表情走到了天照大帝等人的面前。

    佛怒唐莲,北唐顶尖暗器,就算是整个唐门的暗器榜单里面也是和另外一件暗器并肩第一,这件暗器的杀伤力实在是太过于强大,刚刚那弹指之间足矣毁天灭地的力量已经让人震撼,唐门的暗器一般都是带毒的,但是这种爆溅、溅洒的暗器更加的凶悍,包括宫天自己都是从未见过唐袭去使用唐门暗器,但是没想到一出手就是这样恐怖的伤害力。

    “怪不得上头的人如此看重唐袭,拥有天下第一暗器。”,宫天点点头想到。

    虽然说因为飞戮等人的进攻,北唐门已经是名存实亡,和南唐融合在一起,但是北唐门中那些灵魂的核心的重要东西,还是在唐袭、唐夜麟等人的身上得以传承和延续。

    这朵佛怒唐莲唐袭只有一朵还好,如果有两朵的话那就真的不得了。

    看来天门那唐夜麟手上也有一些厉害的北唐暗器,想起唐夜麟,宫天的内心是有一些寒冷的,自己可是杀掉洛小妖的幕后主使,而且唐夜麟曾经在华夏国之王的战役中杀掉了一名天使,火狐狸知道每一个天使的致命点在哪里,“这个时间段的话…辉耀的事迹肯定已经是响彻全球,之前张命寒等人在这里进攻过,不知道张命寒等人是否第一个进入战场中。”

    唐夜麟可是和小张他们在一起的,再次相见的话,杀妻之仇,到时候可就没有那么好脱身了。

    短短一些时间,宫天已经将局势参透的彻彻底底,他大声的命令道“袭,为什么停止了下来?现在我的命令是…要么将前方的神武辉耀生擒,要么就让他直接死亡在战场中,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与其让我们跟天门抗衡,还不如让你们武神会和天门两虎相杀。

    “我知道你在紧张什么,你害怕唐夜麟。”,唐袭转过头很聪明的说道。

    “开什么玩笑。”宫天的脸上尽量带着平静的表情回答道“不要浪费时间了,抓紧吧。”

    “你知道我跟火狐的感情是非常深厚的,宫天总长,如果我这个时候站在天门那边去了呢?”,唐袭在神皇宫天浑身一颤中继续说道“如果我和唐夜麟一起联手,宫天总长觉得脚下这片土地会不会成为自己的墓地?”

    仿佛是说的真的,唐袭再次加重的说道“我可是真的做得出来的。”

    神皇宫天猛地低下头,镜片上面闪耀着两道白色光芒,他什么都没说,只是不断的冷声笑着。

    “这个世界上想要将你拨皮拆骨的人,那可是数不胜数。”

    XXXXX

    唐袭以一战四,并且给予了龙潮歌这边毁灭性的伤害,另外一片战场中,只看到浑身金光闪闪的南宫将帅将长枪狠狠的打在大地上面,“滋滋滋…滋滋滋…”,大地上面瞬间上百道的电流朝着前方冲锋的战士们移动过去,一旦触碰到大地上面游动的电流,大批大批的战士浑身都疯狂的颤抖起来,亦可以清楚的看到在电流的麻痹中一具具的白骨不断的出现。

    “啪啪啪…啪啪啪”,身体触电的几百名战士全身不断的炸裂,无数的碎肉和残缺的身体在人群中不断的飞舞着。

    “闪电能力·超必杀·无法跨越之电场!”

    南宫将帅的长枪狠狠的插入大地之中,电流就好像是海浪一样在地面上涌动着,将前方君酒夜带领过来的战士全部都阻隔在外面,这就像是雷池,只要有稍微不怕死的战士走进这片电场之中,身体就会被闪电的力量撕裂成粉碎。

    自然系杀伤力超强的范围再一次展现的淋漓尽致。

    电场后面的战士们全部都被阻隔住,不断的对着这边疯狂的怒吼,南宫将帅一人之力阻挡着前方的千军万马,并且大声的命令道“把你们的怒吼声音都给我消停下来你们这些黑帮的渣滓,你们是无法跨越这里的。”

    “滋滋滋…”电流再次朝着前方压制了几米,大群大群的战士们不断的后退,眼神中充满了敬畏和恐慌。

    大将与战士之间的路被斩断,旁边的战场中,咒士、雷象、凶炮、藏马、疯車、钢卒等人呈现圆形将君酒夜包裹起来,“嘭!”钢卒身体上面的铁斗篷扔在了地面上,他将战刀拔出来道“没想到我们两人的缘分这么深,不仅仅是在韩国见面,在这里又遇到了,还没有忘记上次全身生锈的滋味吧?我一个人就能够打败你,更何况这次是黑棋将亲自动手。”

    又是这群家伙…君酒夜的脸上滴落着汗水看着周围的黑棋军团,这好像是神皇宫天最喜欢用的一支杀人队伍,他们的实力非常的厉害,而且一个个相当的有智慧。

    “何须多言?灭掉他!”,雷象第一个怒吼出来,紧接着第一个冲刺了出来,‘滋滋滋…’雷光在手臂上面跳跃后,只看到雷象的手腕上面转动出两个雷电金刚环,看着迅速冲刺过来的他,君酒夜一声怒吼,上半身的衣服直接被撕碎,他直接启动了龙象般若功九龙九象最高的力量。

    双拳和雷象冲击在一起,雷象的力量顿时被压制了下来,但是在雷象的后方,带着阴险笑容的疯車双手死夜镰上面闪耀着锋利的光芒,雷象被打的后退几步的时候,旋转的疯車从后方迅速的移动过来,他不和君酒夜正面相撞,而是全身宛若刀刃旋风般的不断的在旁边、上空、大地上面多处进攻。

    “龙象般若功·九千斤力量·巨龙手臂!”

    君酒夜一边抵挡着疯車迅速的进攻,一边想要找机会攻击他,但是疯車的速度太过于灵活,自己根本无法捕捉,“嘿嘿嘿……砰砰砰…”疯車上上下下的不断的跳跃着,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灵活的就跟风融合在一起,“嚓嚓嚓…”一个不留神中,君酒夜的胸膛上面多了几道伤口。

    “龙象般若功·無双技·狂龙!”

    大拇指摁在手掌上面,君酒夜直接对着疯車一大股的龙喷射出去。

    “恶魔之炮·無双技·完全轰炸!”

    凶炮举起手的时候右手巨大的炮筒变成了恶魔的脑袋,“嘭!!!!”从炮筒中一大股的火光狠狠的冲射出来,“吼吼吼吼…”君酒夜的狂龙刚刚冲刺出来便被凶炮完全毁灭成粉碎,“嘿嘿嘿…”有凶炮给自己掩护的疯車身体旋转成一道高达四米的刀刃旋风,在地上卷动着朝着前方的君酒夜迅速的碰撞。

    君酒夜差不多了懂了,雷象和疯車是负责主要攻击的,凶炮和咒士是掩护的,藏马是治疗的,钢卒是绝杀的。

    “当当当…当当当…”疯車的刀刃旋风在君酒夜的身体上面一下又一下的碰撞,君酒夜还想要攻击的时候,疯車突然停止了转动,并且带着冷笑分开自己的双腿。

    “猿雷狩杀拳!”,从疯車双腿只见冲刺出来的雷象双拳狠狠的打在君酒夜的胸膛上面,“嗡嗡嗡嗡…”一股天雷圆环将君酒夜的全身都旋转着,撕扯着他的身躯之时,疯車骑乘在雷象的脖颈上面,死夜镰对着前方不断的飞舞,“嚓嚓嚓…嚓嚓嚓”一下下的砍杀,让一股股的鲜血不断的飙升到天空中。

    “龙象般若功·奥义·龙之般若…”

    君酒夜高高的举起手,但是也就是他刚刚举起手的刹那,钢卒将铁斗笠狠狠的扔过来,“刷刷刷”,带着破空之声旋转的铁斗笠狠狠的打在君酒夜的双手上面,让他吃痛,招式延缓的瞬间,钢卒一脚铁鞋狠狠的踩踏在大地上面。

    身如疾风移动过来的他拔出战刀,刀光闪耀中…

    “拷问之刀!”

    随后只见钢卒的长刀捅穿了君酒夜的胸膛,“啊!!!!”全身的血管和内脏以及各种器官瞬间生锈的君酒夜昂起头对着天空一声怒吼。

    “嘭!!!!”雷象双臂狠狠的一震,一大股的雷光穿透君酒夜的后背。

    “死夜镰·無双技·镰刀之吻。”

    疯車伸出双手,十把死夜镰将君酒夜的脑袋和脖颈完全的包裹住后,疯車朝着右边狠狠的一个撕碎,“哗…”的一声,君酒夜的脖颈和脑袋同时断裂成了十块碎片,随着风飘舞,随后变成块块的血肉不断的溅洒在地面上。

    “丝丝丝…”凶炮举起炮筒对着君酒夜残余的身体。

    “嘭!!!!”一大股的空气炮从炮筒中狠狠的冲击出来,在大地上面撕扯出一股股的痕迹中将君酒夜的全身都包裹住,空气炮将君酒夜无头的尸体顿时轰炸成了粉碎。

    一名大将知己在群攻之下连三两招都没有接下便死亡,这样的场面震撼着被南宫将帅阻隔在外面的战士们,他们有些神情呆滞的按着这边,一个个面面相觑,大将君酒夜就这样被干掉了?这边还有胜利的希望吗?

    “呼…”一股带着血腥味的风暴涌过了整片战场之中,疯車带着冷笑站在原地,死夜镰带着鲜血不断的摩擦着发出极其刺耳的声音,钢卒将插进大地之中的铁斗笠拿起来重新逮在了头顶上面,将战刀插入了刀鞘之中,凶炮放下手,雷象率领着众人朝着神皇宫天走过去,一字排开的站在了神皇宫天的身后“除却一些俘虏外,大将已经基本解决。”

    神皇宫天冷笑道“唐袭的威胁,可是让我十分震撼的啊!”

    但是这边的唐袭很清楚的知道,神皇宫天的城府极深,每一次去执行任何的杀戮任务的时候都是十分的周密,不光光连去路已经想好,连退路也已经是掐在他精准的计算之中,“呵…宫天总长多虑了,我刚刚说的是你所考虑的,但是我不会真的去那样做,你也不用如此的担心。”,唐袭说完后面无表情的朝着前方的龙潮歌与神武辉耀走过去。

    雏狱从地上站起来“若唐老大这样冷酷无情的话,我也只能购拼死一战。”

    “佛怒唐莲刚刚也给你造成了不小的伤势吧?”,只看到病毒铠甲的各种碎块舞动在唐袭的身边,随后不断的镶嵌在他的身体上面,唐袭一边穿着战甲一边问道“即便是SSSS级别的血统,你也知道病毒会对造成多大的效果。”

    后方,月读命突然闭上了眼睛…

    “我看到大批大批的军舰和战士以及相当多的大将已经在马六甲海峡上面汇聚在一起,天门好像要对着新加坡这边发动总攻了。”

    杜苦儿耳朵一动听到他的话,退后了几步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天门如果大批大批的进攻,那么后方必然空虚,杜苦儿心脏狂跳,萧齐如果这样来到战场和夏天战斗必定是吃大亏,这是一个机会,杜苦儿必须要一鼓作气的攻克天门的后方,这样才是突破赢局面的突破口。

    “罗汉,准备好了吗?带着大军直接进攻马六甲海峡!!”杜苦儿声音极小但是很有力的命令道。

    【中学生逆天作弊,老师目瞪口呆!】**丝学渣考试交白卷,同学嘲笑,老师鄙视,谁知道成绩出来,竟然……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