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血统-CROSS

关灯
护眼
    只看到世界政府战士手上长枪的枪口上面闪耀着火光,在枪火声响彻天空中,一颗颗的子弹迅速的朝着神武辉耀攻击过去,辉耀站在原地,脸上带着孤傲的神情,浑身散发着一股不屈的精神对着狂吼。

    真正的帝王是在火山喷发的时候昂起头看着漫天岩浆朝着自己溅洒过来的人。

    真正的帝王是在海啸中张开手拥抱着狂躁的大海的人。

    真正的帝王是在地震中和石块一起坠落向大地深不可测的裂缝中的人。

    “来吧!”,神武辉耀张开手昂起头已经欣然接受,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枪火声已经掩盖了龙潮歌的呐喊,想起和辉耀曾经的那些点点滴滴,那些仿佛还在昨日的场景,小龙也不知道哪里来了力气,猛然的从地上站起来,浑身溅洒着鲜血的他跌跌撞撞的朝着辉耀冲刺过去,一把将辉耀抱住,两个人摔在地上,只听到子弹在背后和头顶上面“刷刷刷”的飞舞过去,弹风很烈。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不是吗?”辉耀眼中含泪的看着龙潮歌“何必呢?”

    “还有这样多的人守护着你,你怎么能够先我们一步离开呢?”龙潮歌反问着他。

    “如果你相信你就要知道,我即便是自己死亡在战场中,也不会让你死亡的。”,龙潮歌狠狠的咳嗽了几声后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他将破碎的眼镜扔在了大地上面,鲜血冲刺的右手颤抖的张开,“嗖…”废墟之中闪耀着锋冷剑锋的夜枭剑飞舞到了他的手中,反手握剑,龙潮歌在原地一个旋转。

    “嘭!!”一股圆形的剑锋扩散的冲击出去,扫荡过废墟战场的地面,将包围圈周围的世界政府的战士全部都瞬间切割成两半。

    只是释放一道剑锋,小龙便剧烈的咳嗽着。

    他用剑支撑着身体站在辉耀的身边,身后残破的大衣随风飞舞。

    即便是如此羸弱的身躯,龙潮歌眼神中的那份守护的坚定依然没有丝毫的改变。

    “真是麻烦。”神皇宫天已经不耐烦的露出暴躁的表情“一个被炸的快废掉的家臣,一个已经奄奄一息的主君,我们如此的强兵猛将居然迟迟的无法杀掉,雷象,你们在等待着什么呢?”

    雏狱的眼神看着疯車的瞳孔朝着龙潮歌看去的时候,气势浑然的爆炸出来,全身宛若身穿一套鲜红色的赤蜂战甲,雏狱双掌狠狠的张开。

    一根根如血的蜂刺迅速的从手指中移动出来,雏狱全身化成一道残虹,和疯車擦肩而过。

    疾风撩起疯車影影绰绰的长发,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鲜血痕迹。

    “兽魔偶·独角兽!”,看到疯車的脸上突然出现伤口,藏马大叫一声大事不妙,双腿之间直接乍现出一道刺眼的光芒后,一头浑身雪白高贵典雅的独角兽扬起前蹄对着天空发出几声嚎叫后双脚重重的踩踏在大地上面。

    “啊啊啊…”疯車则是带着惊慌的表情不断的后退。

    被雏狱的蜂刺蜇到,疯車的全身就像是气球一样的不断的胀大,脸部越来越圆润、肚子上面越来越浑圆,这样的身体膨胀眼看着就要爆炸,藏马抖动着宛若冬瓜般的**,双掌释放出一股治疗的绿色气息,同时独角兽神兽之角上面的光芒也冲击在疯車的身体上面。

    疯車就像是气球一样旋转在空中,身体眼看着就要着膨胀炸裂,但是被治愈的又缩小。

    膨胀与恢复,在爆炸的边缘不断徘徊的疯車惊慌的喊道“藏马你一定要救回我,我感觉我随时会爆成一团血肉。”

    好恐怖的家伙…凶炮刚刚要动的时候,远处的南宫将帅喊道“那家伙是SSSS级别的战士,被蜂刺蜇到的话会很麻烦,藏马只能够救一个,你们不要碍事。”

    “我掩护你们离开。”,雏狱站在龙潮歌和辉耀面前坚定的说道。

    “你们的队长说的没错,你们还不是他的对手。”唐袭走到了人群的前方,抬起头看着雏狱道“现在在这样的战场中,我们有着必须要杀掉辉耀的理由,你还是不要在在这里捣乱了,乖乖的回到伟大皇后的身边去。”

    雏狱直接单膝跪在了大地上面,身后红宝石般闪耀的蜂翅“刷”的一声朝着两边扩散开,他抬起头,血红的蜂眼看着前方的唐袭说道“我本来以为唐老大是一个值得敬重的人,没想到居然也会和世界政府的人同流合污,成为世界政府的走狗,真是让人太失望了,我将赌上自己的血统力量。”

    “站在顶点的人,都曾经走过那条叫做嘲讽与责骂的道路,很多事情说了你也不会懂。”

    唐袭说完转过头朝着宁骚看了一眼,骚哥很坚定的点点头,唐袭弯起嘴角看向前方的雏狱,肩膀一抖双臂狠狠的一震。

    “老子是唐袭啊!!!!!”

    双眼就像是睥睨着世界的恐怖魔兽一样瞬间变成了血红色,随后只看到一片片赤红色硬如钢铁的红色逆鳞不断的冲击出唐老大的臂铠之中,雏狱知道他是怎样的东西,更加紧张。

    “滚!”唐袭指着远处对着黑棋军团,那股霸气的眼神很显然的告诉着别在这里碍事。

    雷象等人瞪大着眼睛骇然的后退的时候,唐袭的双臂充满了完全张开的红色逆鳞,他带着阴冷的笑声看着前方的雏狱。

    “快点走!!!!”雏狱对着身后的小龙和辉耀一声呐喊,小龙搀扶着辉耀,一步步后退的瞬间,只看到雏狱就像是一道闪电一样的冲向唐袭,刚刚一招差点将疯車秒杀的蜂刺,这次是十根…全部都狠狠的打在唐袭的身体上面。

    “嘭!!!!”一大股赤红色的风暴从唐袭的身体上面冲击出来冲向天空。

    蜂刺…并没有穿透唐袭的身躯。

    亚马逊森林,在镜月湖中看着雏狱和唐袭的伟大皇后依然淡然自若的说道“小乖乖现在已经变得这么强了,哈哈哈…真不愧是当年我身边的第一人,雏狱和小乖乖立场不同,我也帮不了雏狱,这便是时代。”

    “就这样吗?”唐袭看着身体上面的蜂刺有些不屑的看着雏狱道。

    “血蜂之王·超必杀·蜂群!!”

    速度快如闪电的雏狱蜂刺进攻无效,这让他身体顿时弹跳到天空中,“嘭!!”,双臂交叉的雏狱浑身爆发出一团血雾,在血舞中,上百只S级别的血蜂就像是流星雨一样的朝着唐袭进攻过去,后方的人都是避之不及,好恐怖的家伙…尽然能够一次性释放出这样数量庞大的血蜂群,这毁天灭地的力量让旁边的闲杂人等疯狂的后退。

    “哼哼哼…”但是唐袭冷静自若,他闲庭若步的朝着蜂群走动过去。

    “叮叮叮…叮叮叮…”一只只的血蜂不断的抖动着腹部的讽刺狠狠的冲击在唐袭身体的各个地方,但是也不知道唐袭的身体到底是什么鬼东西,这些蜂刺一旦接触到后便全部折断,就算是细节到瞳孔这样的蜂蜇,连唐袭的瞳孔都破开不了,恐怖的手臂在蜂群中一群搅动,无数的血蜂全部都被震裂的不断的死亡,纷纷扬扬的掉落下来。

    “不错,身体有点热了。”唐袭咧开嘴狂笑道。

    “就这样死掉了?”天照大帝的折扇第二次的掉落下来“那可是S啊,那可是S啊,就这样死掉了?”

    雏狱转过头看着小龙和辉耀离开的速度,全身在空中超速的旋转着。

    “血蜂之王·超必杀·蜂刺龙卷!”

    “嗖嗖嗖嗖!!”赤色的龙卷风的风头化成一道血蜂之针,随后只见雏狱直接冲破了虚空,从天空上面猛烈的冲刺下来,“咚!!!”带着恐怖速度旋转的龙卷风结结实实的撞击在唐袭的身体上面,病毒铠甲火花四溅,唐袭的身体稍微的停顿了一下后,在无数人吃惊的喊声中,他竟然顶着龙卷风一步步的前进。

    “小小的一只血蜂王,在我面前开始放肆起来了?”

    那长满了赤色鳞片的右手直接冲破了龙卷风,一把狠狠的抓住雏狱的双腿。

    “咚咚咚…咚咚咚!!”唐袭抓着雏狱的身体朝着左边和右边的废墟大地上面一下又一下狠狠的摔动着,随后狠狠的朝着前方扔过去,雏狱的身体在地上弹了一下,翅膀顿时抖动着开始飞向空中。

    “想跑?”

    唐袭一脚狠狠的踏在大地上面,“轰轰轰…”只看到一道病毒的毒液在地上如同蟒蛇般的迅速的移动着,追赶着前方的雏狱,雏狱在天空中旋转飞舞后,地上的病毒就像是眼镜蛇一样的升腾起来,雏狱双手猛然的挥散开,“嘭!!!”这道病毒被完全的击碎后,雏狱全身再次开始的旋动。

    “血蜂之王·奥义·乱舞蜂刺破!”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刹那间,天女散花般的血蜂之刺完全溅洒着从前方乱舞过来,这可是被击中瞬间死亡的血蜂之刺,然而唐袭的脸上还是没有丝毫的惊慌和桓慌乱,他身体仿佛重如千斤一样,一步一股病毒的毒液在地上缓缓的行走着,“当当当…当当当…”,一根根的血蜂之针不断的冲击在唐袭的身体上面,一根根的完全断裂,唐袭在大群大群的针刺中笑着走动中“就这点力量吗?就这样吗?”

    “你怎么了?”萧沧海全身吓得震颤看着老魔王。

    “沧海问我为什么跪着看唐老大。”老魔王膜拜的双腿跪地,一脸崇拜。

    一脚重重的践踏在大地上面,唐袭纵身飞跃起来,大地十二米的范围顿时被病毒染指,病毒一层层的融化着地面,而唐袭双拳紧握,狠狠的双拳同时打在了雏狱的脑袋上面。

    “嘭!!”不断的旋转的雏狱顿时狠狠的坠落在大地上面,身体的冲击力让身陷巨坑的还想要站起来,唐袭从天空中冲刺下来,一拳头从天空中攻击下来,这一拳狠狠的打在雏狱的胸膛上面,打的他再次躺在了大地上面,“滋滋滋…滋滋滋…”无数的裂缝从巨坑的旁边不断的撕裂,随后海浪般的病毒液体从裂缝中激烈的冲腾到天空中。

    “病毒铠甲·超必杀·病毒重拳!!!”

    所有从裂缝中升腾起来的病毒全部都变成了一条条的病毒线条汇聚到唐袭的身边,形成了一只长达三十米的巨型手臂,唐袭闪过身,病毒重拳狠狠的从天而降,“咚!!!”的一下完全覆盖了雏狱的身体狠狠的打在他的身体上面,那排山倒海的病毒将雏狱顿时完全淹没,但是毕竟是SSSS,雏狱从宛若海洋般的病毒中站起身,鲜艳的赤蜂战甲上面紫色的病毒一缕缕的流淌着,他抖动着翅膀,从病毒中再一次的朝着唐袭冲刺了出去。

    “呀!!!!”唐袭有些控制不住的上半身“kong”的一声胀大了几寸。

    病毒铠甲的覆盖下,一片片赤红色的鳞片不断的生长着,看着冲向自己的雏狱,唐袭弯曲着自己的右手。

    “血蜂之王·超必杀·蜂刺之拳!!!”,雏狱的右拳上面带着蜂刺般的气浪朝着唐袭狠狠的冲击过去。

    “嗤嗤嗤…嗤嗤嗤…”,右臂的逆鳞之中一股股的病毒风浪在放肆的冲击着。

    “超圣入神·第四天大帝·银河力量!!!”

    唐袭的拳头朝着前方冲击过去的时候,只看到他拳头上面突然出现一张巨大无比的兽嘴,“滋滋滋…”雏狱的蜂刺直接被撞击的粉碎后,唐袭一拳头狠狠的和雏狱的拳头相撞,硬碰硬这样刚猛的一拳,让雏狱的身体浑然一震后,全身的赤蜂战甲顿时爆裂成粉碎,随后猛然的吐出一大口的鲜血飞舞了出去,倒在了海洋般的病毒之中。

    “呜吼!!!!”满头的紫发突然野蛮的生长,仿佛是一中疯狂的释放,唐袭双拳狠狠的冲向天空,“滋滋滋…”几条巨大包含着病毒的裂缝不断的从地面冲向天空,整个机场战争圈的人全部都抬起头朝着天空看去,随后只看到天空狠狠的一震,乌云破裂开来后,就像是黄河之水般的病毒宽达二十二米从天空中铺泄着流淌下来。

    “病毒能力·奥义·天毒地灭!!!”,唐袭傲然而霸气的喊道。

    神皇宫天和天照大帝同时对视了一眼,瞬间变身成战斗天使长米迦勒的神皇宫天和天照大帝迅速的朝着前方移动过去,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悬浮在天空中,同时使用力量后,只看到一个巨大的光芒气罩将整个新加坡的机场完全都笼罩在里面,随后两人回到大部队之中,但是依然同时举着手,宫天呐喊道“唐袭,你这是疯了吗?”

    “嘭…咚咚咚咚!!!”

    瀑布一样的病毒液体从天空中滚滚的铺泄下来,狠狠的打在气罩上面被抵挡住,朝着周围不断的扩散出去,海浪般的病毒液体大股大股的在地上滚动着,湮灭着地面,吞噬着地表,融化着花草树木,腐蚀着水泥地面,机场旁边那些巨大的楼宇在病毒的海洋中浑然一震,随后不断破裂着一层层的被融化着,马路上面的汽车被融化成脓水,上百座摩天大厦不断的粉碎炸裂,摇摇晃晃的全部都倒塌在病毒的海洋里面,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是战争区,东南亚各个机场早已经对世界不接纳人群,不知道这次要死亡多少人。

    “疯了?”唐袭放下手,瀑布般的病毒液体消失。

    而覆盖了整整三公里大地范围的病毒液体,却在不断冒着气泡缓缓的推动着流动着。

    “我知道宫天大人真的是一手掌握,加入了世界政府的人如果无法继续卖命杀人的话就会有十分难堪的下场,我不想要重蹈覆辙,自己肯定要为自己做点什么,你说对吗?”

    唐袭说着猛然的一个冲刺,一把掐住了地上的雏狱将他举到了天空中“我这次还是看了伟大皇后的面子,之前已经给了你两次可以离开的机会,但是你都没有珍惜,两次,已经是我的底线了,你说我心狠手辣,你不是同样对我下死手吗?怎么样,明明这样厉害的血统却无计可施,这样的感觉很不好吧?”

    此时宫天终于明白为什么雏狱要对唐袭下跪,是的,雏狱SSSS。

    但是…唐袭的血统比他更强呢?

    “都说一直想要看看SSSS毁天灭地的力量,我不是一直…在行动着吗?”

    唐袭带着狂笑,眼神朝着四面八方扫视着,将雏狱掐的已经奄奄一息的时候说道“人们总是被表面现象迷乱的乱花迷眼啊。”

    “他是血统者?”宫天看着宁骚震撼的问道,共事这么久,他竟然没看出来。

    “他从来没说自己不是吧?”宁骚隐晦的笑道。

    “这个混蛋…”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的宫天正要一步朝前,宁骚突然抓住他的衣袖,凑上前。

    骚哥捂着嘴在宫天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在你之下感觉太不好了啊,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猜唐老大想要上到更高的位置。”

    他指了指上空道“就像诸葛无邪和夏侯他们那样的位置。”

    宫天浑身一震,他从来没有这样的失去控制过,藏在衣服里面的手抓住了腰间的匕首,缓缓的抽出来的时候问道

    “这是你的主意吧?”

    “你猜。”骚哥退后一步看着宫天“我知道你有手的。”

    【中学生逆天作弊,老师目瞪口呆!】**丝学渣考试交白卷,同学嘲笑,老师鄙视,谁知道成绩出来,竟然……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