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 夜尽天明

    云卷风舒。

    就连天公也仿佛感受到了天门占领东南亚胜利的快感,晴天大放,虽刚刚过夏至一天,天空中火红的太阳慷慨的将阳光洒向了东南亚这座近几月饱受连天战火,这座在轰炸和尸体的交织中伤痕累累的地区,那一座座的城市,此时此刻已经充满了天门巡逻的战士们,个个都是正步大阔,英姿飒爽。

    夏天展现着天门不凡的气度,大施物资给那些受到战火波及最严重的城市,令无数的国民和总统对夏天那叫一个感激涕零,在彻底的取得了东南亚之后,天门的大军也四散到各个城市,帮助每个城市进行重新修建,帮助每个城市让他们变得焕然一新。

    这场战斗一路走来,风风雨雨经历的太多,但是只要结果是好的,那又如何呢?

    世界各地再次随着天门铁蹄的进攻而引起了绝对的轰动,各种报纸战甲了各国的头条、各种网络新闻下面跟帖支持率多达上亿条,各种版面此时此刻全部都被天门所占据。

    那些经历了战斗的天门大将们,他们也再次走在了这个时代的风口浪尖,令人瞩目。

    花园城市新加坡,这里已经变成了天门帝国在东南亚的主都,成为财源、兵力、物资最为丰厚的地方。

    庆功宴再次将胜利的气氛推向了绝对的**。

    外面清空郎朗,来自世界各地祝贺的礼物已经源源不断的进入进来,各种陈词滥调和金银财宝让夏天都没有兴趣,外面喜气朝天中,他独自一人走在辉耀曾经指挥战斗的地方,抚摸着那张辉耀拍打过的巨大桌子,脸上不禁的出现回忆之情,这层会议室在新加坡巨大大厦的高楼。

    “刷!”夏天猛然的打开了窗帘,巨大的阳光顿时完全的铺泄进来,将夏天浑身都照耀包裹住。

    这个巨大的房间空无一人,夏天搬了一把椅子独自一人坐在窗前,点燃了一根香烟。

    “呼!”浓浓的烟雾在包裹着夏天肆意的游动着,他隐藏在镜片后面的眼睛看着下方繁华的都市,看着这片属于自己的领土,眺望着前方属于帝国的领土,笑了出来,又将笑容藏匿了下去,现在,东南亚是一个国家全部都在自己的掌控中,同时还包涵着日本和韩国两个超强的经济大国和娱乐大国,天门帝国未来的发展趋势,相当的可观。

    身后门开了,苏逊自己搬着一把椅子走了进来,放在地上,坐在了夏天的身边。

    “各个势力,很多国家都向我们送来了贺礼,礼品已经堆积如山,看的我是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我交给穆之问让他去弄了,到底是新人,浑身都充满了干劲,一笔笔都对的非常的详细,猩猩他们的宴会在整条街上面大肆的开放着,我要不是走得快,已经被他们拖过去喝酒了。”

    “每一个为天门流血流汗的人,都有资格随意的去尽兴娱乐。”夏天将烟盒抛给苏逊。

    “要说的话很多,我都不知道从哪儿说起。”苏逊点燃一根香烟。

    “慢慢说。”,夏天轻轻的点点头。

    “南吴城哪里我们抓住了一名使者,她是神武雄霸身边的红人,名字叫做墨鸦,那时候养天生去了一趟南吴城,将光碟交给我们,后来给了月读命另外一份假的,根据光碟和墨鸦的话知道,当初神武雄霸在福建泉州成立了一个孤儿院,这个孤儿院里面的孤儿们可以说全部都祭品,他们是为了神武荣耀的续命而存在着的,有人变成了强大的战士,有人则是直接被做成了祭品,他们在小时候体内全部都有了病毒,雄霸用病毒控制着他们。”

    “我老爹当初让龙潮歌进去调查这件事情,但是小龙被电击着失去了记忆。”夏天接话道。

    “嗯,孤儿院的老师藤惠,是从世界政府金表组里面逃窜出来的叛徒,他带走了金表组的神器-药王宝鼎,因为躲避追杀而躲避在雄霸的麾下,她有神器的事情被香港的五大会长知道,五大会长杀掉了藤惠,双龙长大了之后,潜伏在香港为当初的恩师报仇,报仇完毕后两人正式的回到了武神会之中,为辉耀所效力。”苏逊继续说道。

    “说白了,孤儿院就是一个病毒院,是雄霸一手安排的。”夏天苦笑着摇摇头。

    随后夏天从口袋中取出手机,打开了邮箱,里面有一封邮件是冬月栀子发送过来的。

    “他在自己生命即将存亡的时候,还关系着自己的家人,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呀?”苏逊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XXXXXXXX

    二十分钟后,除了夏天统一东南亚的消息,另外一个让人震撼的消息也随即传达出来。

    六大主君之一的神武辉耀,被正式的确认死亡。

    此消息一出再次在全世界引起了一股轩然大波,平地一声雷般的轰然一响冲撞着乱世浮生的主君时代。

    澳大利亚,幕府将军全杀的小木屋中…

    白姬软弱无力的靠着墙壁,包子更是紧紧的握着拳头,噙着泪水司马良“你说让我们等待一个小时,我等待了整整一夜后就等到了这个消息,我不想要加入水之都,我不想要去你们水之都,我乃幕府将军包铁牛,就算这个世界上没有了幕府会,我依然是主君…神武辉耀麾下最忠诚的战将!!!”

    “我要去为我的主君报仇雪恨。”包子握着拳头走出了房间。

    “这次牵扯的势力那么多,你找谁去报仇,无论你找那个势力,你都是一去不回。”司马良提醒的说道。

    “那我就一去不回,我没想过回!”包子喊得铿锵有力,满眼的泪水与双拳的坚定让他的忠魂在肆意的燃烧着。

    白姬走出来将手放在了包铁牛的肩膀上面“我们…我们加入水之都吧,在这个立场,我们或许还有机会。”

    “夜尽天明!”司马良长发在风中飞舞着悠悠说道“听消息说,杀掉辉耀真正的罪魁祸首是神皇宫天,他在辉耀和萧齐战斗的时候偷袭,用匕首刺死了你们的主君,你们主君是可以活下来的,他自己不想要活下来了而已,如果被世人发现堂堂战争之子居然是女儿身,这该是多大的一个笑柄呢?我主君齐麟,定会厚待二位。”

    包子转过头看着白姬,白姬用力的点点头。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这一刻心里很难受。”包子抱住了白姬,脑袋放在她的肩膀上面,泪水打湿了白姬的衣服,白姬抬起头强忍着眼泪拍打着包子的身体,不断的点着头,不断的安慰着他。

    冥府和白渊站在树荫下面,前者懒洋洋的说道“得到这两位大将,也算是弥补了琴魔他们死亡的遗憾。”

    “苍墓看到了自己不该看到的东西,还想要去改变那既定的未来,去拉拢琴魔和雨魔两人,这样煽动的人就该死,包子如果以后想要在水之都立足下去的话,最好忘记自己的先知能力,知道的太多,大姐会生气的。”

    白渊淡淡的说完后背着手转过身,妖衣披风迎风飘舞。

    “回海都。”

    XXXXXXXX

    太平洋,水之都帝国,圣辉岛…

    在玄霄的陪同之下,齐麟独自走上了眼前这座充满了粗大树藤的岛屿,这座岛屿极小,一眼就能够看到尽头。

    前方站着一个纤细的身影,两条修长的白腿在太阳光芒的照耀下有些晃人眼,她拿着一把鱼食,不断的朝着海中抛洒着,奇怪的是,尽管只是普通的鱼食,各种各样的鱼类纷纷的游淌过来,在水面下不断的摇着尾巴对她示好,十分亲切的拍打着海浪,超级欢快。

    “大姐。”齐麟将双手放在膝盖上面,身体用力的弯曲下来,脑袋撞在手背上面缓缓的直立起来(贵族尊礼)。

    “夏天终究还是赢了,世上只剩下五大主君,你打算怎么做?”,女人一挥手,墨绿色的斗篷在一股海风的吹动中猎猎卷动。

    玄霄带着墨镜守着小船尽量不去听,远处的海域上面一只座头鲸冲击出来,鱼跃龙门后又掉进海洋之中。

    “收了两名强者,下一步估计是应付三大海贼团的进攻。”齐麟毕恭毕敬的回答道,每一个字都吐得十分清晰。

    洒掉手中所有的鱼食,她拍拍手,很随意的摸了摸齐麟的脑袋“别跟貘羽撞起来了,尽量谁也不得罪的慢慢发展,有我在,世界政府那群老家伙不敢动你的,你好好发展就好。”

    “好的。”齐麟一耸肩,在她的手掌之下乖乖的露出灿烂的笑容。

    XXXXXX

    美国,圣帝安格…

    “绿卡,护照,房契,车钥匙,银行存款。”,丧尸强叼着香烟将一样样东西扔在了别墅里面的桌子上面。

    “龙丸!”丧尸强又将一瓶药放在了桌子上面,看着前方的雄霸和荣耀说道“这是真的龙丸,吃了能顾解开你们体内的病毒,别感谢天哥的大恩大德,也别对我们天门有任何感激的想法,这些是辉耀为你们换取来的,为的就是让你们以后好好的生活,要感谢就每年多烧点纸给辉耀吧。”

    丧尸强一分钟也不想要看这对父子一眼,转身欲走的时候,雄霸突然说道“辉耀真的死了吗?”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那张脸上面充满了疲惫与沧桑的倦容。

    强子深深的呼吸一口气,用力的点点头“赤阳邪神冬月栀子在邮件说明了辉耀的用意,要让父亲和哥哥好好的活着,你们虽然活着,那就带着对辉耀的愧疚好好的生存着吧,永远都不要在踏入这个时代中一步了,也永远都不要在参与这个时代的任何事情了,武神会已经是过去。”

    将香烟捻灭在烟灰缸里面,强子鼻腔中喷洒着香烟转过头说道

    “对了,辉耀祝你们合家幸福,一家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他,是我唯一一个不讨厌的日本人。”

    丧尸强已经走了许久,屋子里面静悄悄的,荣耀满不在乎的站起来,拿着绿卡左看右看,看着窗外扭动着硕大臀部在跑步的美国女孩儿,不禁感慨道“生活真好啊,你说对不对父亲?”

    雄霸像是突然间苍老了很多岁一样坐在沙发上面静静的瞪大眼睛。

    也不知道那一根柔弱的心弦被拨动,雄霸的眼眶中突然流淌下来眼泪。

    “呜…”这个苍老的男人,双手捧着脸掩面哭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个没有了糖果的小孩子。

    XXXXX

    美国,纽约,天鹅湖…

    最新的报纸放在身后的长椅上面,神皇宫天看着前方游动的黑白天鹅有些黯然失神。

    穿着黑色西装的上官宁骚从后方走过来,站在了宫天的身边,双手插在裤兜里面,胸前的黑色领带迎风招展。

    “这一次你又不知道树立了多少敌人,扪心自问,杀了那么多人,你晚上睡的香甜吗?”宁骚问着宫天。

    “到底是因为唐袭上位的关系,你的口气都变得不一样了。”宫天没有看他,看着天鹅说道。

    “狈一直都是相当弱小的呀,因为有战无不胜的战狼在前方保护着的啊,唐老大就是我的战狼,我就是他身后的狈啊,我会辅佐唐老大到一种你难以想象的程度的,你当初费尽心机把我们拉拢到世界政府里面来,难道就没有想过为自己也惹来了杀身之祸吗?”

    宁骚从口袋里面拿出了凯的照片,插进了宫天的口袋里面“你弟弟,比你帅气多了,眼神也比你干净多了。”

    这一次宫天终于看着宁骚,并且恶狠狠的说道“聪明反被聪明误,不要忘记了这句古话。”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你也不要忘记了这句古话,你屠我上官家族近乎满门,在我的心中,你已经被我撕碎了一万次,神皇宫天…好好的坐着。”

    将手放在宫天的肩膀上面,骚哥转过身莞尔一笑“坐稳咯!”

    背对着自己的宁骚转身离去,宫天放在衣服里面的那只手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拳头,他的眼神中已经出现了无限的杀机,就像是一把破除了封印的刀锋一样在频频的闪烁着,牙齿咬的‘咯咯’响,神皇宫天低下头咬牙切齿道“别得意。”

    XXXXX

    美国,纽约,世界政府总部,最高级别之楼,最高层之云楼之顶。

    666层电梯到顶后,带着风之帆船手表的帝君虹率先带着喜悦的笑容从电梯里面走出来,随后,身后的唐袭跟随在他身后。

    “我很开心这层楼里面又多了一个绝世的强者,我也很开心的看到世界政府的力量也在一天天的壮大着,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世界政府的副统帅,而死另外一个身份。”,帝君虹说完猛地推开了前方这扇高达二十米的巨型大门。

    大门豁然的朝着两旁推动开来后,一大股十分强势的力量霸气的冲腾出来,后方跟随的世界政府的战士瞬间被震裂的全部脑袋一歪倒在了地面上。

    屋内站着数十个黑影,房间巨大而开阔,若不是今日唐袭到来,他们也不会完全的齐聚。

    每个人都用不同的姿势以黑影的形势纷纷转过头看着唐袭。

    “唐老大…早该来了。”一道眼光从外面穿透窗户,照耀在一个坐在窗台上面的人身上。

    诸葛无邪带着诡谲的笑声冷哼着笑道“欢迎。”

    “嘭!!!!!!”这道巨大的大门带着一声重响紧紧的闭合在一起。

    XXXXX

    飞往着美国的巨大货机,金表组专用货机…

    “我要去一趟日本,我现在虽然什么都不做了,但是至少让我去送送辉耀,我要去送他最后一程。”龙晨曦有些近乎癫狂的喊道,不断的用拳头敲打着飞机。

    “别傻了,你就算去了日本,你该去哪里寻找辉耀?听说龙潮歌自始至终陪伴在他身边,你就安心的呆在金表组吧,时间会冲刷你内心的伤疤的。”阎割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我还因为没有看到台风而非常遗憾呢。”

    龙晨曦几乎是筋疲力尽的跪在了地上,两行清泪不断的从眼眶中流淌了下来。

    “主君已经死亡,从此你便不是神武辉耀的家臣,以另外一种身份带着另外一份责任感在这个世界上面好好的活着吧,相信你的主君泉下有知,也一定会原谅你的。”阎割拍了拍他的肩膀“别这样沮丧,当初我大哥杨啸死亡的时候,我在监狱里面也是要死要活的,后来我意识到,死去的人,是在提醒我们更加要珍惜活着的珍贵。”

    活着的珍贵?龙晨曦抬起头哽咽的看着阎割。

    “武神会,家臣,不过只是你人生的一个阶段,现在…是另外一个新的阶段。”

    “就看你,自己选择怎样的方式,怎么活。”

    XXXXX

    新加坡,温馨而温暖的房间里面,丁婵坐在床上看着向自己诉说着自己昏迷过去后种种的事迹,当听到辉耀死亡消息的时候,丁婵也忍不住的哽咽起来“他的人生都在战争中度过,每一天都在接受着硝烟的洗礼和战火的喧嚣,他的家人对他冷漠,他把我们当成他的家人,我更是把他当成我的哥哥。”

    “武神会,已经不复存在了,月读命带着剩余的人加入了世界政府。”皇甫龙斗很遗憾的点点头“你……去哪里?”

    “就像是失去了家园的孤儿,就像是失去了天空的海燕,就像是失去了大海的鱼儿,我也不知道我可以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能够去哪里,有哥哥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家园。”丁婵的眼神中出现迷茫。

    “事实上辉耀遗嘱般的邮件中说道如果你活着,希望你能够去日本帮助我们管理。”龙斗说道。

    “他还挂念着我的归宿吗?”,丁婵颇为感动的问道。

    “想要去祭拜一下他吗?”

    丁婵用力的点点头。

    掀开被子,龙斗公主抱的将丁婵抱在自己的怀中,一步步的朝着外面走去。

    XXXX

    “一位,不用推销酒水,也不用什么包房公主,我进去找人,说几句话救走,对,我赶着投胎。”

    小庄推开了包厢的房门,里面五光十色的炫光在整个房间里面来来回回的扫动着,桌子上面放着两瓶啤酒,小庄走过去后身陷在沙发之中,随后拿起一瓶冰啤酒狠狠的给自己灌了几口,看着见底的酒水对着对面的人说道“这家的啤酒十几年是这个味道,现在还是这个味道,就是现在任何的服务行业都已经变质,不…所有的行业都已经变质。”

    高爵从黑暗中仰起身体,拿起一瓶啤酒笑道“时光荏苒,不变的只有人。”

    “需要我告诉你你麻烦了吗?现在夏天得到了东南亚、韩国、日本,总计加起来十三个国家,至少在一两个月内之内,夏天是不会有新的动向的,也不会有任何的动作,这些地方管理起来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够解决的,夏天不动,其余的主君可是绝对按捺不住的,你还是把暴君他们放走吧,貘羽肯定会和你对着干起来。”小庄一口将啤酒喝的干干净净。

    “我放了,岂不是证明我怕貘羽?”,高爵反问道。

    “那也比跟貘羽对上比较好,实话实说,六个主君…不对…五个主君之中,貘羽是最麻烦也是最难对付的,你不知道他有多少底牌,也不知道他的势力到底有多少,而且…他是疯子。”

    高爵摇摇头“我不信他敢堂而皇之的和世界政府做对。”

    “被人我不敢所,但是貘羽绝对敢。”小庄说完拍拍高爵的肩膀站起来“听我一句劝,不要和他斗。”

    “到时候如果我出事了,剩余的,就交给你了。”高爵说道“这句话,见面说比较有分量。”

    关上门,小庄也收起了眼神中杀意满满的眼神,他从包厢里面走出来,随意的给了服务员几百元的小费,随后从会所里面走出来,穿着蓝色衬衫的他走进了人潮拥挤的大街,前方的拐角处有一个补鞋老人,面容慈祥,对着每个人都露出一口黄牙笑着,小庄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只说了两个字

    “收摊。”

    XXXXX

    迪拜,看着报纸上面天门得到东南亚的消息,双子塔里面的貘羽“嘿嘿嘿嘿”的露出了无比疯狂的笑容。

    “看来他们的脚步从始至终都没有停歇过,得到了东南亚,对于天门来说,在世界的版图上面已经飞跃了一大步,下一步就看夏天是要攻打非洲还是欧洲了,从我的角度来看,欧洲的几率比较好,嘿嘿嘿…”,貘羽将一口炸酱面送进嘴巴里面,用力的咀嚼着说道“真是一个可爱的对手,我真的期待跟你棋逢对手的那一天。”

    说完他抬起头问着红说道“高爵那边有什么消息吗?还是没有明确的说过要放人吗?”

    “没有。”红摆动着脑袋“杳无音讯,看来高爵并不将我们当作一回事。”

    拿着钢叉,貘羽狠狠的插进了一块生冷的牛排里面,塞进嘴巴里面,在鲜血和汁水飞溅中狂笑道“因为辉耀死亡的关系,六大主君已经被少了一位,变成了五大主君,看世界政府不动声色的意思,他们好像并没有成立一位新的主君这样的想法,既然高爵无动于衷,我就要让监狱岛彻底的从世界上毁灭,主意已经敲定,得到了监狱岛之后,下一个就是小**坤沙,那傻子最近在干嘛呢?他还没有意识到我已经将豺狼般的目光对准他了吗?”

    XXXXXX

    蛮荒之地,雷霆大荒…

    “哦也!!!”将pad狠狠的扔在了地面上,上面赫然写着天门胜利的消息,坤沙举着皮脆肉香的烧鸡举向天空大声的喊道“王者天门啊,战无不胜,我就知道他们肯定可以的,我就知道他们无所不能的,东南亚,区区东南亚能够阻挡我大天门进攻的脚步?笑话,得到这里简直就是意料之中的消息。”

    狠狠的啃了口鸡肉,坤沙翘起大拇指道“牛逼,牛叉!”

    龙雀捂着嘴无奈的笑起来“天门得到了东南亚,你怎么比自己征服了雷霆大荒十分之二还要高兴,瞧把你乐的。”

    坤沙一副你不懂的样子摆摆手“我的这种心情只有我自己能够体会,换做别人是万万不会懂的。”

    抬起肩膀擦了擦嘴巴上面的油渍,坤沙浑身携带着一股正能量喊道“我也不会输给他的,我也会不他更加努力和加油的,蛮荒之地现在已经发展到了十六个区域,等着我,我一定会超越你的!”

    牙齿咬进鸡肉里面,坤沙狠狠的撕掉了一大块的鸡肉,大块鸡肉甩动着肥油清脆的打在他的脸上。

    XXXXX

    香炉里面的安神香一缕缕的燃烧了起来,充满了整个房间,给予了整个房间一股绝对的浓香。

    这种香料只要是一闻,便能够让人狂躁的情绪慢慢的稳定下来,便能够让人感觉到心境祥和,陶醉其中。

    一张巨大的龙椅上面,一个和夏宇差不多大年龄的人躺在龙床上面,身边一个童颜**的女孩儿拿着巨大的扇子轻轻的给他扇风着,尽管他已经是四十出头,但是吹弹可破耳朵皮肤看起来就像是十八岁的少女一般,十分的细嫩、红润、有光泽,一张英俊帅气的脸上充满了宁静。

    此人从床上仰起身体,带上了金丝眼镜,同时又带上了一个巨大的金色王冠。

    带着斗笠的杜苦儿从地上站起来,最后一句汇报道“到现在神武辉耀已经死亡,夏天已经彻底的统一东南亚,整个东南亚现在已经被天门完全的掌控,这个世界上从此也只剩下五大主君,萧氏已经彻底的覆灭,特此汇报!”

    “如此长的时间,真是辛苦你了。”男人声音优雅的说道,抬手间,身后的士兵们打开了一个个的宝箱,刹那间无数金银财宝闪耀出奢靡的光芒,十分的夺目,一沓沓的美金更是装满了十几个箱子,男人道“这些都是奖赏你的,也都是你应得的,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尽情的挥霍。”

    杜苦儿看淡,但是依然感激的点点头“谢谢。”

    “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因为唐思悼那个蠢货的关系,打乱了我们的计划与行程,我已经狠狠的惩罚了那个蠢材了,明迦想要见见你,去跟他好好的聊聊吧,你们应该有说不完的话。”男人挥挥手,杜苦儿低着头一步步的退下。

    修罗国大国君明镜。

    XXXXXX

    窗户外面的阳光已经不那么明白,房间里面的一些东西已经被人移动出去,空荡荡的巨大房间里面,夏天和苏逊坐在椅子上面眺望着窗外落日的夕阳,余晖照耀在两人的身体上面,一包香烟已经抽的干干净净,夏天拆开了一包新的香烟说道“那把叫做天照千鸟的刀已经和辉耀的遗物一起送往了日本,听说那把刀已经黯然无光了,或许知道了主人的死亡,它也一并跟随着主人离去了,强子刚刚发送信息过来,辉耀的家人已经全部安顿好了。”

    “那么辉耀送给你的这支队伍,也该是让天哥笑纳的时候了。”,苏逊举起手打了一个响指。

    “是什么队伍?”夏天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我在将罗汉他们击败了之后,有一个女孩儿找到了我,也就是给你发邮件的人,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人就是东京三神之一的赤阳邪神,她是东京三神最强的主力,而且她负责的一支队伍…”

    “怎么说呢?”,苏逊思忖了一会儿点点头道“如果当时辉耀出动了这支队伍的话,能够直接横扫我们马六甲海峡上面的战斗力,当时我们的大将同时出动,如果出动这支队伍,能够直接横扫我们占领的几个国家,帮助辉耀拿下这些国家,我不知道辉耀为什么不用,或许他已经诚心的想要死亡,有意思的是…这支队伍…全部都女孩儿。”

    房门打开,夏天猛地一回头,顿时瞪大了眼睛。

    “主君!”八名全部拿着武士剑的少女将长剑全部插入了大地之中,集体跪地。

    “代号…白昼。”

    一地烟头,房间再次变得空荡荡的,苏逊已经离开,夏天独自望着前方山峰的夕阳,突然有些看不清楚神武辉耀,他留了这样一支队伍给自己,难道仅仅只是想让自己的家人和剩余的部下善始善终吗?或许是吧,谁又知道呢?你不可能从一个死人的嘴中撬出答案。

    她们的内心,肯定也随着辉耀的死亡而特别的孤寂吧。

    自己一定要善待她们。

    XXXXXXX

    日本,东京樱花街……

    夕阳西下,天地间又即将快要笼罩在一片夜色之中,粉色的樱花花瓣还在肆意的飘舞着。

    龙潮歌坐在长椅上面,抱着辉耀的尸体就这样坐了整整一天,樱花的花瓣将两人的身体覆盖住,点缀着他们的悲伤,雷奥和一干天门战士在远处静静的等待着,谁也没说一句话,也不催着龙潮歌什么时候走,他们知道,这已经是这个主君和家臣最后的相聚时间。

    “天哥想要让他进入天门的武士,你有意见啊?”血舞问着身边的飘雨之零。

    “可以。”零很果断的回答道“他有武士的实力。”

    “我们老大呢?怎么去了西藏就没音讯了?”血舞很疑惑的皱紧眉头。

    “估计挂了。”零冷淡的说道“没事,老鹰会把他的尸体吃的一点都不剩的。”

    最后一抹夕阳的颜色消失在山峰上面,龙潮歌脸上挂着泪痕抱着辉耀站了起来,雷奥等人看到他走过来说道“我准备了入殓师和灵柩,你看…”

    “谢谢,他就是战争而生,理应带着一身伤离去,这是他的宿命。”小龙低下头说道。

    雷奥朝着旁边动了动眼色,两个人走过来想要抱住辉耀的尸体入柩,拿了半天龙潮歌不放手。

    “小龙…”雷奥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到了自己时代道路的尽头了,该走了。”

    两名小弟抱过辉耀的尸体,轻轻的放进了灵柩里面,雷奥点点头,几个抬着灵柩的人将灵柩举起来,朝着前方走过去,看着他们走远,龙潮歌突然握紧拳头,朝着灵柩奔跑过去。

    他从灵柩中抓住辉耀的手,声音哽咽的不断说着“这辈子,你辛苦了,你辛苦了…”

    他跟着灵柩一路小跑,不断的对着辉耀说着这句话,辉耀躺在灵柩之中,表情安详,看起来只是像睡过去一样。

    一滴滴的眼泪从龙潮歌的瞳孔中滴落到他和辉耀握紧的手掌之间。

    “小龙…放手吧。”眼看着要封住,血舞拍了拍龙潮歌的肩膀。

    灵柩的盖子从上到下的慢慢上升,强忍着呜咽,龙潮歌松开手,将辉耀的手掌轻轻的放在他的伤口上面,盖子一点点的上升,辉耀的身体越来越小,在即将盖住的瞬间,龙潮歌猛地抓住了盖子,随后颤抖的右手从怀中掏出了自己的金色怀表,轻轻的放在了辉耀尸体的身边。

    “主君!!!神武辉耀家臣!!龙潮歌!!致别!!!”

    大衣撒开在地面上,小龙双腿用力的跪在了地上,双掌放地,脑袋重重的跪在地面上。

    前方辉耀的灵柩在这条樱花街上面一点点的移动着,无数的樱花花瓣飘落下来,飘洒在辉耀的灵柩上面。

    东京的樱花开了啊。

    嗯…全部开了。

    灵柩已经消失在尽头,龙潮歌依然跪在地上,零和血舞对视了一眼,两人静静的站在龙潮歌身边。

    随后同时伸出手,轻轻的放在了小龙的肩膀上面。

    XXXXXX

    南吴城,从东南亚紧急赶回来的苏逊和司雯婧走进房间的时候,沈残蹲在椅子上面,点燃一根香烟不吸收进入肺中轻轻的吐出来,停尸台上面放着一具尸体,盖着白布,苏逊走过去只是看了一眼,立刻认出了这是凌锋。

    “我还是没有搞懂为什么会突然暴毙!”苏逊问着沈残。

    “我也不知道啊,降头续命这种东西本来就是破坏了生态平衡的东西,他貌似是突然之间就已经死亡了,我把他的尸体从泰国带回到南吴城,也算是落叶归根吧,他从这片土地上面走出去,理应回到这片土地上面。”沈残看着司雯婧那张脸“你是他女朋友吧?之前也没人问你们发展到什么地步了,订婚了吗?”

    司雯婧只是站在凌锋的尸体旁边,即便现在对他的好感已经完全的消散,但是看着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好友就这样离世,曾经有过一段恋情的人就这样离去,身为一个姑娘,司雯婧还是感觉到了莫名的悲伤。

    苏逊责怪的看了沈残一眼“当初是表白只是交往试试,还没正式开始就夭折的爱情,你说订婚,不要破坏了人家的名声。”

    沈残耸耸肩,单纯的说道“我不知道嘛。”

    “凌锋出殡的时候,告诉我,我想要来送送他。”司雯婧默默的转过身走出了房间。

    走在南吴城的的街道上面,吹着这个城市的晚风,司雯婧走到一间商店处拿出一张百元大钞“买包烟。”

    “什么烟?”老板问道。

    “随便。”,老板将一包和天下递给了司雯婧。

    夜已深,路上行人罕见,司雯婧行走在街道上面想着和凌锋去宫城的点点滴滴,刹那间一股苦涩的感觉涌上了心头,看着街边的长椅和洒满了长椅孤寂的橙色路灯,司雯婧轻轻的坐在上面,拆开香烟,点燃一根抽了一口后剧烈的咳嗽起来,随后扔掉用力的踩灭。

    “韩信,我乃天门鬼人凌锋!”这句话再次响起在司雯婧的耳边。

    她看着香烟,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此刻就想要点燃一根缓解一下内心的忧愁。

    路灯洒下光芒中照耀在司雯婧的身上,她又点燃了一根,又抽了一口后再次咳嗽起来,只不过这次没有扔掉,而是静静的看着香烟燃烧。

    夏季的蝉鸣在不远处的草丛中有节奏的响着,晚风很清凉,吹着司雯婧的白腿和长裙。

    香烟燃烧,留下白色的烟灰,司雯婧静静的看着,又尝试的吸了一口,再次咳嗽着。

    “哒哒…哒哒…”身后的街道上面,在一盏盏路灯下面,一个男人穿着尖头皮鞋七分裤一步步的朝着前面走动着。

    长满了腿毛的双腿充满了结实的肌肉,他一屁股坐在司雯婧的身边,双手放在长椅上面抬起头看着夏季繁星点缀的天空。

    司雯婧只是低下头看着香烟,再次尝试了吸了一口,又被呛的将香烟扔在地上。

    她抽出第三根,徘徊不定的时候,身旁的男人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包万宝路黑冰,用手指恰破了爆珠后在嘴巴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后,递给了旁边的司雯婧

    “喏!”

    好抽吗?看着白色的香烟,司雯婧拿过来尝试的抽了一口,顿时一股柔和的冰凉染指了自己的整个口腔。

    她转过头看着旁边的男人,想要感谢的眼神变成震惊。

    长长的眼睫毛让大大的眼睛不断的眨着,从震惊…变成了惊喜与依赖。

    一滴眼泪流淌出瞳孔,顺着脸庞滑落到司雯婧的唇边,她朱唇颤抖,想要喊却喊不出来。

    “好久不见。”

    路伶崖笑着闭上眼睛,露出了暖暖的微笑。

    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四卷《地狱雄蜂》(天门VS武神会篇),终了。

    作者结尾语:

    非常非常感谢各位读者支持至今,在这里真的真的非常感谢大家。

    第四卷已经完结,辉耀已经离去,唯一遗憾的是霸道哥和猩猩的进化场面没有合适的剧情去书写,不过以后都会有的,大家不要着急。

    其实到今日,我有很多想要说的话,但是话到嘴边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时至今日我觉得最好的回报就是为大家多多写稿,用真正的东西来回馈大家的支持与喜爱。

    有些剧情,开始看不懂没关系,到最后一定会让你震惊的。

    我不会那种抖包袱的书写方式,像一个简简单单的小剧情都要交代的清清楚楚,然后仿佛是向读者炫耀的说道,看,我牛逼吧,我的大脑厉害不?我觉得这种很低能和弱智。

    我在书海这个大家庭里面看到最多的就是别的作者讨论剧情,他们问“打人能不能写?”“贩毒能不能写?”,当然我肯定是不屑一顾的态度,以及“如何欺负一个小混混”,当然我他妈又是不屑一顾的态度,这样的剧情千篇一律,在任何书中随处可见,我不敢说黑七剧情多好,但是我敢打包票,我的剧情,就是黑七的风格,在这本书里面才看到的到。

    夏至,写黑道学生第四年的夏至。

    我依然记得当年我在深夜叼着一根白沙烟,挥汗如雨写着黑五的日子。

    如今,我依然叼着烟挥汗如雨的在电脑面前写着黑七。

    千帆过尽,不忘初心,无论旁人如何黑我,无论蜚语怎么攻击我,我都无动于衷,我就是在一路非议中走过来的,我无所畏惧。

    你不能够把你的态度,让给所鄙视你的人。

    最后希望大家能够喜欢第四卷的剧情,我是画地为牢,感谢你们一路不离不弃,下一卷见。

    作者通知:

    因为新卷要开启的缘故,需要构思与休整,22-23号停更。

    24日正式更新第五卷《罪恶信仰》(貘羽VS坤沙篇)

    第五卷见,兄弟们!

    【惊慌!最胡闹的警局表彰会】全市第一毒枭被抓,绝美警花上台领奖,没想到民工尾随,这两个人居然……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