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黑暗之源

关灯
护眼
    “近日,明显能够感受到美国纽约的街头犯罪率又在持续的增长…”

    转过身的妇人将水龙头拧开,白色干净的水花“嗤嗤嗤”的冲击出来,她将西红柿细心的冲刷好,转过身带上了护指套,锋利的水果刀将西红柿慢慢的切开,橙色的汁液从里面喷溅出来。

    “下面来插播一个最新的新闻,一个小时以前纽约的一家大型银行遭遇到了莫名罪犯的进攻,罪犯的进攻非常的简单狂暴,根本就没有给我们美利坚帝国英勇、肌肉满布的警察一丁点的反映世界,从视频的监控能够看的出来,这些罪犯先用火箭筒轰炸银行的大厅,在爆破气浪的轰炸和玻璃的溅洒中,一群人鱼贯而入,他们使用强行的…”

    “Iwantedyou!”,电视上面的画面一转,美国好声音的评委阿当对着选手大声的喊道。

    妇人的脸上露出不悦,沙发上面穿着睡衣露出两条嫩嫩大长腿的少女却笑的花枝招展。

    “高悦,调回来。”妇人将切好的西红柿堆叠在手掌上面,放进了盘子里面,撒上了盐和白糖。

    “犯罪新闻有什么好看的啊?这个世界上面的罪犯那么都,光靠哥哥一个人怎么可能抓的过来?”,少女显然刚刚洗完头发,卷曲的黑色头发还有些潮湿,妇人将西红柿放在了茶几上面,抢过遥控求又回到了之前那个台,并且异常严肃的说道“就算是罪犯那么多,他们也有完全消亡的那一天,你哥哥是为国家做事,我们移民到这里,我们过着幸福健康的生活,这些全部都靠你哥哥,你不能够把你哥哥的职业当作是玩笑来说出来,明白了吗?”

    少女点点头轻轻一笑,从沙发上面跳跃下来,臀部抖动慢慢小跑着上了二楼。

    “你去哪里?”妇人问道。

    “朋友聚会…”高悦关上房门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站在镜子面前欣赏着自己的酮体,身高1.76的她有一双傲人的双峰以及养眼而饱满的大长腿,双手滑过自己的腰部,偏过头看着自己的翘臀,高悦显然非常满意自己的身材。

    “明显知道美国人歧视我们这些移民的华夏人,还要去那种圈子。”妇人摇摇头坐在沙发上面严肃的看着电视里面,知道这次损失了近乎五亿多美金现钞的时候,妇人不禁赞叹“这群罪犯是从哪里来的?真是疯狂。”

    目前…罪犯仍旧在纽约街头逃窜着,英勇的美利坚警察会将他么绳之以法。

    “我出门了。”高悦带着欢快的小跑关闭上了房门。

    XXXXXX

    大西洋以西,一千多公里之外,浩瀚的无边无际的峡谷公路上面,一辆巨型的卡车正在迅速的前进。

    卡车从高低不同的公路上面疾驰的行驶而过,开车的警察不断的拿着毛巾擦拭着脖颈上面的汗水,从装满了冰块的箱子里面拿出可乐一口口的灌着,副驾驶座位上面,一名金发碧眼的美国女孩儿穿着警察的制服,正拿着平板电脑不断的登机着,看着上面的犯人资料。

    “看这个,是从半个月前东南亚战场里面逃出来的,据说杀掉了不少人。”

    “在看这个,名牌学校毕业,但是因为社会补助的原因而有了一颗恶劣的杀人之心,他在自己的机械室里面制造了一台杀戮的机器,我看过那辆特制的装甲车,前方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电锯…”,女警察两条大腿摩擦着,一边说一边变换着两条腿互相交叉的姿态。

    “进入监狱岛的人能够有几个好人?都是一些罪大恶极的人,什么犯罪资料都是一些纸上谈兵的东西,你现在觉得他们带着手铐非常得可怜,低着头好像是一副受害者的样子,但是如果你看到了他们折磨别人时候的场景,你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怜悯之心,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要同情和喜欢任何的罪犯。”开车的警察见惯不怪的说道。

    女警察反驳道“不是说罪犯都是羔羊误入迷途吗?很多名人之前都犯过罪。”

    “嗯…十个名人的确成功之前犯过罪,那么几百万的罪犯谁成了名人?这世界上几亿的罪犯都是羔羊?”

    “我喜欢喝可乐,有些人喜欢杀人,这就是人性。”

    警察的声音刚刚说完,后方猛地的一震,随后只看到一个肌肉大块的罪犯对着前方不断的怒吼,他尽管双手上面拷着手铐看起来也十分的危险,就像是一头发狂的雄狮一样,不断的喊着‘给我大麻’之内的话,后方的管理警察们将一根巨大的麻醉剂狠狠的打进罪犯的身体里面,他全身筛糠般的颤抖着,不一会儿的便安静了下来。

    “这根麻醉剂之前是打野狗用的,这些狂暴的家伙堪比野兽。”管理警察拿着针头心有余悸的说道。

    卡车的外面,一直血红色的蚂蚁晃动着脑袋上面的触须,从门缝之中爬动了进去。

    “哎呀!!!”女警察突然一声尖叫,随后看着大腿上面被蚂蚁狠狠的咬了一口,她伸出手将红色蚂蚁狠狠的掐死,“噗滋”红色蚂蚁爆裂成一团血浆,就像是一颗葡萄被掐碎一样爆裂开,随后女警察不断的扣着刚刚被蚂蚁咬过的地方,一边挠一边倒抽着凉气“好痒好痒…越挠越痒。”

    开车的警察不以为然的瞥了她一眼“这荒郊野外十分危险,自己要小心啊。”

    XXXXXX

    监狱岛,拷问室内…

    老军医面无表情的站在高爵的身边,高爵叼着香烟一口一口狠狠的吸着,十分沉得住气。

    “说!貘羽派遣你们到监狱岛究竟要做什么?”,一名狱警拿着带着尖刺的皮鞭狠狠的打在暴君的屁股上面,暴君肌肉满布的臀部早已经完全的开花,血肉模糊,这样一鞭子下去,活生生的将几块红色的血肉打的掉落了下来,浓浓的鲜血更是布满了暴君的双腿,双手叼着,全身**,暴君虚弱的喊道“你们特么是不是有病?我都说了我们来救萧齐。”

    高爵夹着烟头的手伸向天空晃了晃。

    一名狱警从后方的刑架上面拿下来一根小拇指大的尖锥,随后左手抓住了暴君的小弟弟,接着看着小弟弟的马眼,将那根尖锥一点点的插入进去。

    “啊!!!”暴君痛的脑袋点击般的抖动着,根本说不了话。

    狱警将尖锥拔出来,一大股的鲜血也飙射了出来。

    暴君低着头看着高爵“我操…我说了实话了,我说的真他妈的是实话。”

    “啊…”另外一边响起了吞吞的呐喊声,只看到吞吞双脚双脚被钢索捆绑住,像是一只烤鸡一样挂在一根铁棒上面,一个狱警拿着一个巨大、灌满了辣椒水的针筒,从吞吞的菊花里面猛地插入了进去,推动,辣椒水进入吞吞的身体里面,痛的吞吞双眼带火的怒吼着。

    实话?高爵扔掉香烟,烟头在地上的血水中带着一股铜臭味熄灭。

    站起身,高爵随手拿起了几片刀片,看着前方被吊着的银狐,一拳头打在他的肚子上面痛的银狐张开手,掐住银狐的脸,将一片片薄薄的刀片塞进了银狐的牙缝里面,一片一片、一个一个、塞满了银狐的牙缝之间,手掌拖着银狐的下巴,高爵看着银狐说道“不要再给我找那些借口,说真正的目的。”

    “高王将,真不敢骗你,我怕你的手段了。”银狐是发自内心的说道。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任何犯罪的人!”高爵随即将银狐下巴一顶,当银狐的牙齿咬住到时候,“滋滋滋…”一片片锋利的刀片全部插进了脆弱的牙龈之中,银狐痛的浑身狂颤,眼神血红,简直是痛不欲生,高爵让他紧紧的咬着牙齿,不准他张开嘴,恶狠狠的说道“我再给你们四十五分钟时间考虑,时间过后我会再回来一趟,我有上万种方法玩死你。”

    大批大批的狱警和高爵纷纷离去,拷问室又恢复了寂静。

    三个被折磨的要死要活的人喘息着,暴君摇着头说道“要不咱们就编个理由骗他算了。”

    “咱们现在在北边的‘囚龙楼’里面吧,进了这儿,要么死,要么半死着出去。”吞吞辣的眼睛水都出来小声的嘀咕道。

    “我他妈当时以为我进监狱岛的样子真帅。”银狐摇摇头道“连累你们了。”

    沉默了半晌。

    吞吞问道“银狐,你觉得老大会来救我们吗?监狱岛听说是闯入不进来的。”

    “救不救我都等他,咱们在时代里面跑的人,得有点骨气,假如我在高爵的手下坚持不住了,我会自己咬舌自尽不给老大添麻烦的,我只是很希望能够看到老大冲进来把我们解救的那一天。”银狐在黑暗中一边流着血一边说着话,眼睛滑过了一道泪水在黑暗中亦是被完全的淹没,滴落到下方的血水之中。

    没有人会相信一个罪犯悔恨的眼泪,这个世界也从来不会真正的去接纳他们。

    人们所认为的善是和睦,所认为的恶便是伤害。

    而从来也没人认识到,疯狂伤害的恶魔到最后都会变成伪善的天使,真正的天使都会被逼成恶魔。

    银狐、暴君、吞吞三个人继续在散发着血腥味的拷问室里面受刑着。

    高爵在钢铁地板的走廊上面行走着,站到另外一间拷问室面前,狱卒打开门后,这个拷问室里面有一个十字架,一个伤痕累累的男人双手双脚被穿透,钉在十字架上面,看到高爵到来后,他长长的刘海覆盖住眼睛,但是闪耀着精光的瞳孔依然神采奕奕的看着高爵。

    “还是这样令人厌恶的目光!”高爵打了一个响指后,一名狱警将一桶盐水用力的浇洒在他身体上面。

    满身伤痕的他沐浴在盐水之中,疼的撕心裂肺的低吼着,满脸苍白的他汗如雨下,最终痛的直接低下了自己的头颅。

    (本来是要休息两天的,后来发现自己不知道22号更新了,23,24应该是休息的,自己搞错时间了就是自己搞错时间了,因为时间掌握毛病啊,今天一更,明天三更,时间方面的确是自己没把控好,多多见谅,把自己坑进去了,我这个人啊太简单也太单纯了)

    【惊慌!最胡闹的警局表彰会】全市第一毒枭被抓,绝美警花上台领奖,没想到民工尾随,这两个人居然……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