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逃亡之门

    悬浮在低空上面的高爵猛然的放下右手,但是一根根突破了大地、捆绑着罪犯们的黑色铁链却没有掉落下来,高爵的双脚平稳的落在大地上面,看着罪犯们一张张痛苦无比的脸,他冷哼一声

    “看看你们的戴罪之身,难道你们还感觉自己是可以随意耍性子的小孩子吗?犯了错别人原谅你,这样的法则只有在你的父母管用,这里是监狱岛,是审判你们的地方,不然你们以为这里是什么?福利院吗?”

    “我们也是被蚂蚁咬了之后才被逼迫的…”

    “对不起高爵典狱长,我实在撑不住了…咳咳咳…”

    “我们愿意接受除了这些灵魂锁链之外的任何惩罚,我感觉我的全身都在银针狠狠的扎着一样…”

    无数的罪犯纷纷的带着痛苦的表情不断的求饶着,表情哀怨而又诚恳。

    高爵眼神带着冷光笑道“人之所以会犯错,是因为他们没有考虑过疼痛的后果,你们好好的给我反思反思。”

    说完左手再次一动,地上的黑雾“轰”的一声升腾了几寸后变得更加的凶恶猛烈,那些在黑雾之中突然出现的恶魔之手,紧紧的抓住罪犯们的脚踝,他们褪去了被猩红恶蚁所噬咬到的脚踝,一个个全部都软绵绵的倒在了大地上,不断的翻滚着、嚎啕着、呐喊着,十分的痛苦,全身宛若电击一样。

    罪犯楼里面的气氛更加的压抑,都知道外面高爵再用刑,一个个都是大气也不敢出。

    “噗…啊…”天空中突然响起了绯夜的一声痛吼,下一秒只看到绯夜的身体直挺挺的从天空中掉落下来,她的身体上面还带着冰霜,落地到高爵面前的绯夜瞥过眼睛看了高爵一眼,抱着手的高爵同样也在冷冷的看着他,这位让全世界所有罪犯都闻风丧当的监狱长,那双眼睛宛若利剑般,光是一个对视,就让绯夜的心中升腾起凉意。

    一声‘呃’的痛苦嘶吼,绯夜全身就地一滚,身体变成了一群群的猩红恶蚁朝着囚龙楼里面爬动过去。

    “老大!”,身后的寒冰翅膀随着斋皇的落地而收拢起来,他站在高爵的身边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这娘们儿实力够劲儿,血统被她使用的很好,没有一次擒拿到真是抱歉。”

    高爵摇摇头“你做的很好,这种暴乱的程度,三级警戒就够了,再多一级的话上头又该找我们麻烦了,我最讨厌应付那些披着羊皮的人了,貘羽跟他的那群罪犯全部都在囚龙楼里面吧?交给我来对付就足够了,恶魔之爪和灵魂锁链都会在三分钟之后全部消失,这些暴乱的所有人,全部都给我关禁闭。”

    “是!!!”,斋皇和身后所有的狱警全部都低下头大声的喊道,而罪犯们的脸上则是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点燃一根白色香烟,高爵走进囚龙楼后,斋皇举起手喊道“全楼警戒。”

    囚龙楼中一层层的光芒不断的闪耀起来,整栋楼闪耀着光芒中,高爵吐着烟雾淡然自若的走了进去,他的皮鞋,他走路的步伐和节奏,仿佛是习惯性般,一脚一脚,踩踏着铁板般的地面,没走过一个拷问室,里面各式各样的罪犯全部都是浑然一颤,橘色的灯光,照耀在他的蛇鳞西装上面,让每一片蛇鳞都显得是那样的栩栩如生,仿佛要跃然而出。

    “砰砰砰砰…”在高爵走过的身后,一扇扇的铁门不断的从天而降,每隔十米的降落下来。

    “滋滋滋”电流在每一扇铁门上面扭动着,带着恐怖的窜动声。

    在电梯外面弹动着手指间的烟灰,高爵走进电梯之中,画面也回到了不久前高爵走进自己的家中。

    妇人和高悦同时从沙发上面站起来,妇人还有些惊魂未定,而高悦则是三步并两步的跑到高爵的身边,一把抱住他的腰将脑袋靠在他的胸膛上面,带着依靠的声音喊了一声哥哥。

    高爵的神情有些不可思议,不过随即他释然,温柔的抚摸着高悦的头发。

    “渴了吗?我给你倒杯茶。”,妇人右手上面包裹着绷带在腰部上面擦了擦。

    坐在沙发上面,高爵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看来貘羽没有对自己的家人如何如何,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决定,倘若今天貘羽真的杀掉了自己的母亲和妹妹,自己就算是追踪到天涯海角也不会放过他,貘羽估计在酝酿着什么,这个时候还不想要得罪王将,手指间夹着香烟的高爵吸了口后弹了弹烟灰“要不你们还是住到政府楼里面去吧,至少那里安全。”

    “我们本就是平凡人家,只是因为你一路走过来太有出息,才有今天的好生活,平凡的鸟儿就算住进了金丝笼里面,看似安全快乐,但是终究不是他们的归宿。”,妇人将切好的西瓜放到高爵面前,说道“肯定很忙吧?肚子饿不饿?”

    看着她被切断手指的右手,高爵拉过来有些心痛的抚摸着“这貘羽,终究还是伤害了我的家人。”

    “貘羽?那个主君貘羽吗?”,妇人听到盖亚提起过,但是万万没想到,名震天下的六大主君之一不久前就坐在自己的对面,她叹息了一声说道“你是我儿子,生活中的有些麻烦我还是要替你承担的。”

    “可他伤害了你。”高爵坚定道“黑帮之人不动家人这是最起码的规矩。”

    “你难道不觉得他像是一根浪迹天涯无依无靠的野草吗?”

    妇人反握住高爵的手“你伤害的那些罪犯,同样是他珍视为家人的人啊。”

    “冤冤相报何时了,你最近的戾气又重了不少,能算,则算吧。”妇人轻轻的拍了拍高爵的手背。

    XXXXX

    “饕餮·吞噬!!!”,拷问室里面,仅仅只是吞吞一个人的到场,就宛若猛虎之翼般为貘羽削减了烦恼,笼罩着神洛的那个巨大的防护罩被吞吞全部吸入了手掌心的嘴巴之中,随后吞吞一把抱住了貘羽的身体“主君,我真的真的好想你啊,你都不知道高爵的手段有多么的变态,他们丝毫都不怜惜我,丝毫都不怜悯我这一朵娇花。”

    虽然现在神洛的防护罩已经被打开,但是貘羽还是下意识的首先看向银狐等人。

    “老大……”银狐虚弱的趴在盖亚的背上。

    看到他身上的伤势,貘羽鼻子一酸,但是什么也没说,只是伸出手紧紧的握住了银狐那只伤痕累累的手掌,随后又将银狐的头发全部都扫起来,强行笑道“妈的还是这么帅啊,没事啦,我带你们回去!”

    外面成群成群的白鸽飞舞在天空中,地上大群大群的猩红恶蚁纷纷的爬动了进来,镜辉夜和红两个人也进入了拷问室中,看着后面,镜辉夜心有余悸的说道“现在这座囚龙楼已经完全的开启了警戒的模式,而且我刚刚看到了高爵已经乘坐电梯朝着我们这边走过来,我们个必须马上离开。”

    “还想着能够再多救点人呢,这监狱岛简直就是龙潭虎穴,再多呆一秒我都感觉危险的不行。”红心有余悸的说道。

    镜中女妖扭动着烟雾般的身体飞舞到了神洛的身边,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神洛的脸庞,瞳孔中的眼神充满了心疼和爱意,看着被折磨的已经不成人形的神洛,镜中女妖的瞳孔中竟然滴落下来两滴眼泪,泪水从天空中掉落下拉,拍打在地上化成了两团轻烟消散。

    貘羽心意一动,高约一米多的魔镜顿时旋转着飞舞到貘羽的身后,随后直立的掉落在地面上。

    貘羽将手放进镜面中,闭上眼睛轻轻的喊道“死亡之门。”

    “叮咚咚……”只听到一声声水波荡漾般的声音在镜面上响起,随后镜面上面的那些浓雾全部都消散开来,在魔镜之中出现了一幅场景,从那显眼的帆船酒店就能够看出来这镜子的另外一面就通往迪拜,貘羽回过身喊道“吞吞在前面带着大家赶紧进去,我在后面殿后,我们必须要快点!”

    外面的电梯的两扇门重重的闭合在一起,开始响起了高爵那有节奏的皮鞋踏地声。

    “呼…”高爵吐出一口烟雾,缭绕的烟雾在橘色的光芒下面久久不肯散去。

    他从浓雾中穿过,神情平静。

    吞吞第一个走进了魔镜之中,红抱着神洛接连走了进去,镜辉夜观察着后面看着盖亚带着银狐还有暴君全部都进入了镜面之中,镜辉夜想要进去的时候突然对着主君貘羽说道“龙牙岛的后人,那头冰霜巨龙在这里当副监狱长,他很有可能不知道龙牙岛已经被神皇宫天灭除掉了,当然那件事情也是完全保密的,那冰霜巨龙很有可能不知道这个消息,我觉得这是一个突破口,我们可以跟他里应外合。”

    “这次算是我们运气好没有死人,这监狱岛真是搞得我心身疲惫,不过你刚刚说的话可以考虑,或许这是毁灭监狱岛的一个突破口。”貘羽用力的点点头。

    镜辉夜的身体钻进魔镜之中,貘羽是最后一个,他的身体刚刚进入魔镜之中…

    看到眼前的迪拜,貘羽的脸上刚刚露出笑容。

    高爵扔掉香烟的手猛然的突破进入魔镜空间之中,直接一把抓住了貘羽的脖子

    【惊悚!朝央区第一凶宅】**丝半夜醒来,听到奇怪叫声,燥热难眠。早上找房东投诉,谁知道,却发现房东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