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 悬崖上的风铃

关灯
护眼
    才刚刚看到眼前迪拜风景的貘羽瞬间被恰的面红耳赤,高爵的右手充满了恐怖的力量。

    这只手仿佛就是在炼狱的火炉之中千锤百炼的敲打出来,专门用来审判那些躁动的恶徒,那些世间上最肮脏的灵魂,因为此刻,貘羽感觉到全身的三魂七魄都仿佛被什么东西拷问一般,各种复杂的因素纷纷的传达出来,用痛苦、暴躁、悲伤、狂喜、窃笑、奸诈,那一刻他五味杂陈、心乱如麻,简直生不如死。

    “嘭!!”紧接着只看到高爵狠狠的一个拖动,魔镜的镜面上爆发出一团气浪后,半个身体还在镜面里面的貘羽竟然被硬生生的拖回了监狱岛的拷问室之中。

    下方的大将们各自对视了一眼,一个个的眼神都是充满了不可思议。

    “老大…”随后只看到吞吞、红、镜辉夜等人同时呐喊了一声,全部都冲天而起,那魔镜,悬浮在迪拜沙滩旁的海洋之上,闪耀着格外刺眼的镜光,一大群麾下的干将们想要硬闯进去,但是撞击在镜面上面全部都被弹射的散开,掉落在沙滩、海洋各个地点。

    吞吞摇摆着脑袋,嘴巴里面黄沙飞舞的他正要动怒,镜中之灵喊道“没用的,这毕竟是神器,想要破坏我们魔族的神器基本上不可能,镜中就像是界面的通道一样,但是只能够从一个地方通往另外一个地方,不能够再次从那个地方折返回来,换而言之,主君这次开启了监狱岛通往迪拜的通道,我们无法再从迪拜去往监狱岛。”

    “开什么鬼玩笑,那我是怎么去的?”镜辉夜有些暴躁的喊道“我就是通过魔镜从迪拜去监狱岛的。”

    “你的确去了啊,但是你从迪拜到监狱岛,再从监狱岛到迪拜,开了两次通道,你现在不能够折返啊。”镜中之灵说道。

    镜辉夜竟然无言以对。

    红冷静的说道“已经使用完毕了,根据主君对魔镜的掌控,他每月只能够开启两次这样的通道。”

    “那我们要怎么办?主君要怎么回来?”吞吞急躁的说道“我不管我必须要看到他人,如果他留在监狱岛的话,我就算是带着重兵翻山越岭也要攻破监狱岛把主君救赎回来。”

    一群大将们都是抬起头看着天空中闪耀着光芒的魔镜,谁也不知道魔镜的另一面发生了怎样的事情。

    将貘羽从魔镜中追回来,高爵一把将他扔在了地上,抚摸着脖颈的貘羽嗓子火辣辣的疼痛道“你的手,究竟是什么?”

    “很普通的一只手。”高爵舞动着手指面无表情的说道“可能是因为杀了太多罪孽深重的人,这只手上面也沾染了很多的亡魂,很多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每次只要和罪犯的身体碰触到,罪犯都会感受到五脏六腑在接受着拷问,格外不舒服吧!”

    从地上站起来,貘羽稍微感觉好了点,冷笑道“高王将有能力破坏魔镜却不那么做,我能理解你不会杀掉我吗?”

    “我以前不理解夏天为什么老在你哪儿吃亏,现在我明白了。”

    点燃一根香烟,高爵纵身一跃跳跃到了曾经囚禁着神洛的十字架上面,在天花板上橘黄色灯光的照耀下,他吐出来的烟雾格外的浓郁,久久不散。将香烟从天空中抛给貘羽,高爵留意着魔镜通道慢慢的缩小道“还有一段时间,我有三点事情要给你说清楚,说完之后是孤雁鸿飞还是兔死狗烹,就看貘主君您的意思了。”

    貘羽坐在地上转动着燃烧的香烟道“洗耳恭听。”

    “第一点,监狱岛在受到攻击的的一瞬间大主君就已经得知这个消息,我丝毫不意外他不让我收拾你,我这监狱岛号称世界第一监狱,要不是我手下留情,你的那些大将一个都跑不掉,考虑到日后你还需要这些大将为你南征北战,我就给你留了一点,这算是对你没有伤害我家人,还你一个人情罢了。”

    高爵说着翘起二郎腿,打包票道“你绝对不会想要体验监狱岛真正的恐怖之处。”

    这个我当然相信,貘羽露出了这样的表情,耷拉着眼皮面不改色的看着高爵“第二点呢?”

    “前阵子发生在东南亚的事情,主君神武辉耀和主君夏天一战,辉耀已经下车,这次的战斗之后,天门在世界地图上面的版图又在不断的扩大着,大主君托我问问你,下一个狙击目标是天门吧?老实说你很聪明,我认为不是,但是谁他妈又知道你这个疯子脑子里面想的是什么呢?”高爵带着戏谑的笑容熄灭香烟。

    貘羽一口气吐出香烟,又缓了口气,鼻腔里面剩余的烟雾也缓缓的流动出来。

    他昂起头,纤细的脖颈上面流淌着一滴滴的汗水咧起嘴角“我会蠢到去招惹天门吗?我的下一个目标是坤沙,蛮荒之地的国王坤沙,夏天的弟弟坤沙,号称要征服雷霆大荒的男人坤沙,不过他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小**。”

    高爵点点头,随后从十字架上面跳跃了下来。

    拉开西装的衣角,高爵拿出了一把刀刃完全翘起来的弯刀,刀刃在拷问室中闪耀着森冷的光芒。

    他拉起貘羽的右手,用刀刃在他的腋下左右摩擦着

    “第三点,你得留下点东西交差。”

    “这只手,你拿去。”貘羽昂起头,眼皮都不眨的看着高爵。

    XXXXXXXXXXXXXXXXX

    “嘎…”,伴随着天边的夕阳西下,微风极其凉爽的树林里面最后的一丝蝉鸣消失。

    余晖遍洒的三圣山上面的其中一座上,郁郁葱葱的森林全部都沐浴在夕阳的光芒中,一棵棵绿色的树上仿佛镀上了一层金黄,变得煞是好看。

    此时是夏季最凉爽的时候,夕阳晚风,悬崖下面有很多苍鹰都在展翅翱翔,不停的发出刺耳且锐利的叫声。

    悬崖上面两棵对比明显的大榕树和一株小树形成了岁月的对照,榕树苍老且慈祥,枝繁叶茂,小树澎湃而顽强,向着太阳,疯狂生长,这是貘羽亲手种下的一株枫树,此时已经有一两米高,稍显脆嫩的树枝在风中招展,忍受着大自然对他的审判,待枫叶开满,它也会用最美的姿态去回馈大自然。

    这株枫树的每一根枝干上面都挂着一个风铃,风铃下面飘舞着一个个红色喜庆的布条。

    布条上面写着“暴君、镜辉夜、吞吞、盖亚、绯夜…”等人的名字。

    下方悬崖的风一吹,风铃便会带动着这些名字在风中轻轻的摇晃着,‘叮铃铃’的声音回荡在山谷之中,然后持续的散发着无穷无尽的回声,十分好听,能够给这些内心最暴怒的人一份宁静的洗涤,每长出一根新芽,团队每进入一名重要的人员,貘羽都会亲自把他的风铃和名字挂上去,然后十分虔诚的跪拜许久。

    榕树的一株巨大的枝干上面,穿着带帽黑色衬衫的貘羽伸出右手拿起旁边的酒盅,朝着杯中倒了一杯酒。

    这已经是从监狱岛离开的第三天,外界的一切都风平浪静,全世界还在被天门占领东南亚的消息所包围着,一个个的消息层出不穷,夏天等人可谓是风光无限,成为了全世界等人关注的宠儿。

    沉默的看着自己的右手,貘羽闭上眼睛想起高爵对自己挥刀的那瞬间…

    已经准备迎接审判的他突然感觉到右手被放开,高爵收起刀冷哼道“你这只狗爪子就暂时欠在我这儿。”

    “银狐他们伤势还好吧?”貘羽突然转过身问着另外一根树枝上面的绯夜。

    “都是超人般的身躯,修养几天就没事了。”红穿着一件宽松的衣服,两条白腿在空中晃晃荡荡,一头软绵绵的棕发披在身后,发丝随风飘荡,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香味。

    貘羽将杯中酒洒出来,倒在地上,随后对着夕阳酒杯。

    “谁的?”绯夜好奇的问道。

    “侠。”貘羽露出回忆的表情释然一笑“你不认识,上个时代的人了。”

    第二杯貘羽一口饮的干干净净,随后他露出一股伤感的表情说道“我生长在监狱之中,对罪犯们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这个世界上其实大多数的罪犯都是身不由己,但是一旦犯错的话,他们或许这辈子都不会被生存的世界所原谅,他们一辈子都要注定低着头,注定碌碌无为的过万自己的一生,为什么呢?这个世界往往去给一些猪狗不如的人一些机会,却舍不得把一些最基本的仁慈,去原谅一个想要悔改的人,每个人都应该拥有一次被原谅的权利。”

    “主君的意愿是想要改写这个世界的法律法规吗?”红再次好奇的问道。

    “改写?那或许是伪善之人需要去做的事情,我想要的是世界上所有的罪犯都追随在我的麾下,然后由我统帅着他们去推翻那些虚伪的政治和讨厌你的束缚,去推翻那些条条框框,我要让每个人都能够展开自由之翼,尽情的飞翔,我要打破这个世界现有的规则,去建立自己的皇朝。”

    “改写那是佛去做的事儿,我是魔,我要冲破枷锁。”

    貘羽拿着手机对着绯夜摇晃着说道“康庄大道已开,星火族遗孤已经有消息了。”

    【最离谱的天价萝卜,市民哄抢!】平凡高中生请假卖萝卜,黑丝校花带姐妹光顾,没想到,竟看到班主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