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遗孤

关灯
护眼
    “我靠不是吧?这两个吼声最大雨点最小的狗崽子就这么没动静了啊?一星期前看到纽约哪里的最大银行被人打劫的时候,说真的我热血沸腾,不容易啊,貘羽这个万年老鳖终于他妈的有动静了,我简直是热泪盈眶啊…”

    夏天将厨师厨刀上面的生鱼片在芥末酱油里面蘸了蘸,随后一口塞进嘴巴里面。

    “我还以为貘羽要跟世界政府干起来,正要拍桌子叫板全力支持的时候…”

    夏天的话还没说完,突然闭上眼睛,随后摘掉了金丝眼镜,用力挤着的眼睛里面猛然的飙射出来的热泪,随后他颤抖的张开嘴舌头跳动的喊道“我快受不了,这他妈比吸毒的都还要爽啊…”

    苏逊淡然的拿过来一杯醇香的美酒在夏天的鼻子前面晃了晃,随后夏天冷静下来,带着金丝眼镜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敲打着桌子说道“我正要支持的时候,结果呢?貘羽这小子突然没动静了,这他妈不是耍我呢吗?这好端端的抢劫银行,肯定是要高调的宣布,瞧啊,我主君貘羽要在这片时代搅乱出血雨腥风。”

    南吴城,太子栋,日落夕阳,海鲜宴…

    “我也纳闷,貘羽不像是在做事低调的人,要么就是已经搞出了一些事情,被世界政府抹去了记录,要么就是他真的碌碌无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疯子,我宁愿相信前者是真的,起码有个念想。”唐夜麟将嘴巴里面硕大的螃蟹爪子拿起来,夹了一块三文鱼放进嘴巴里面咀嚼着。

    “对嘛!”夏天的嘴巴里面还蠕动着一只鲜活的章鱼,章鱼的触须在夏天的嘴巴上面用力的蠕动着触须,夏天嚼着嚼着突然低着头冲向了洗手间,随后擦着嘴巴坐上了餐桌“不好意思,刚刚我竟然想起了缅甸的复仇女神。”

    “我刑霸道呢?我霸道哥呢?”夏天拍着桌子问着血舞和飘雨之零“当初去西葬的时候吼的热血沸腾,结果这都十天半个月过去了,一丁点的动静都没有,也不说和家里面联系,八成是死在西葬了。”

    “小龙多吃点…”夏天指着龙潮歌喊道“极品章红鱼啊,足足三十八斤啊,生切啊…”

    已经被迫吃了十二盘的龙潮歌已经涨的肚子圆溜溜的点点头,他估计吃了三十斤。

    夏天关切的问道“吃饱没?没事…我浴缸里面还游着一条…待会杀。”

    小龙的内心是崩溃的。

    “我打包票,貘羽不是那种昙花一现的人,现在还只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狂风暴雨已经在酝酿之中。”

    说话的是台风,他目光敏锐的将虾肉蘸了蘸酱油送进嘴巴里面“貘羽的目标只有一个,不是世界政府,也不是主君您,更不可能是水之都,剩下的只能够有一个。”

    “你说坤沙?”夏天的脸庞顿时冷静了下来,整个人的气质也从随和变成了严肃。

    “不谈公事。”,夏天随后又露出了笑容道“现在专心开展我们自己这边的产业,我这边已经初步决定了,天门钱币马上会发行,最大面值的钱是一千块,印我的头像,五百块的珍藏版,印阿罪,唐夜麟,还有刑烈,狗日的刑烈不回来拍照,到时候给我印成五毛钱。”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下方的客厅里面一群人在聊天打闹,雯婕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带着母性光辉的笑容浅笑着,夏天随意的穿着白衬衫,坐在外面的草地上面吹着夜晚的凉风,苏逊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他的身边,点燃一根香烟问道“真不担心的下一个对手是坤沙吗?”

    “貘羽不是我此生遇到过最强大的敌人,但是是我遇到过最让我记忆深刻的男人。”

    夏天眯缝着眼睛抬起头看着南吴城夏季的夜空,浅浅一笑“坤沙,现在已经成长成了一个非常出色的男人了,他早就已经不站在我的影子下面,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张口闭口就谈论着兄弟之情,我听说蛮荒之地第十六区都正在发展,我很恭喜他,我在成长,他也在成长,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小苏,我不会帮他的。”

    苏逊一愣,夏天吐着烟雾释然一笑“他也早就不需要我的帮忙,顶得住风雨的才是男人,经得住时代拷问的才是主君。”

    “如果貘羽真的去打坤沙,我都不知道我们是否可以做到袖手旁观。”苏逊老实的说道。

    “夏宇的儿子,要么是王,要么是帝,没有平凡这一说法。”

    夏天说完又扯开了衬衫的扣子,一股凉风让他舒爽的哼了一声,和苏逊坐在满天繁星下面。

    不远处的太子栋里面循环的放着《Faded》,蝉鸣的声音让一切都很宁静,也很夏天。

    XXX

    世界版图,华夏国和哈萨克斯坦中心处,暮色镇。

    雄威而庄严的政府大楼被一声枪响彻底的打破了前所未有的寂静,手指上面还绑着绷带的银狐看着前方的一名警察倒在了地上,嘴巴里面吐出来一口气将香烟的烟灰吹的飞舞在空中,周围四面八方,华夏国和哈萨克斯坦各种肤色的人都是带着恐惧但是好奇的心态不断的从旁边汇聚过来。

    他们用敬畏的眼神看着这群人,他们用崇敬的眼神看着这群人。

    一大群持着枪械的警察不断的从政府大楼里面纷纷扬扬的跑出来,他们用肉身挡住了政府的大楼,全部都单膝跪在地上,拉下了机关枪上面的保险,尽管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汗水,尽管每个人拿着枪械的手都在频频的发抖,但是他们依然无所畏惧,貘羽坐在凯迪拉克的车辆上面拉下了车窗,冷淡的说道“这群傻逼再向人民表演着什么叫做忠诚吗?”

    车门缓缓的打开,红从车上面走下啦,裹着黑袍一步步的朝着前方的警察走动过去。

    警察们张开嘴铿锵有力的怒吼着,连续不断的警告着红不要移动。

    警告无效了一段时间后,几乎所有的警察全部都扣动了扳机,“嘭!!”红的身体瞬间变化成了一大团的猩红恶蚁朝着枪林弹雨冲击过去,上万只猩红恶蚁变成了一团黑色的旋风涌过了无数子弹的时候,只看到一颗颗的子弹在刹那家被它们的牙齿啃噬的干干净净,一点都不剩下,在警察们惊骇的声音中,红的全身再次爆开,从旋风变成了海浪,直接将下面的人全部都淹没。

    猩红恶蚁在人群中疯狂的噬咬着、用力的撕扯着血肉、疯狂的吞噬着。

    短短六七秒的时间,这些警察全部都被噬咬成了一具具的枯骨站在原地,无比的悲凉。

    周围的人群们响起了一声声惊吓的害怕声,小孩子们的眼睛更是被大人的手掌捂住,大人们不断的喃喃自语着,脸上露出害怕的表情,还有些老人跪在地上对着天公祈祷着,嘴巴里面念念有词“今天暮色镇要受到恶魔的降临了,今天暮色镇要遭殃了。”

    “拜天还不如拜我。”穿着黑色连帽衫的貘羽从车上面走下来,带着红和银狐踩踏着一具具的枯骨走进了政府大楼中。

    紧急召开的会议室里面,这些公务员还像是咀嚼着牛肉一样半天没想出一个绝策的时候,外面已经响起了一声声的枪声,只看到走廊上面,银狐不断的扣动着扳机,死亡左轮的子弹又快又狠,全部都是将一名名警察的眉心处打穿一个孔。

    “嘭!!”双手插在裤子里面的貘羽一脚踹开了会议室的门。

    他的目光阴鸷的看向坐在最前方一个最高权力的男人,身体的背后猛然的出现一声苍鹰搏击长空般的烈喊,随后只见一只凶恶巨鹰的身影在貘羽的身后一闪,下一刻,貘羽已经闪电般的冲刺到了他的面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低吼道“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思考,把女总统给你的弃婴交给我,敢说不,我就拍碎你的脑袋。”

    最高司令官不断的挥舞着手示意旁边的人赶快行动。

    不多时,一个女警察已经抱着一个乖巧的小女孩走进了会议室里面。

    红冲上前,拉开她的衣服看着她背部上面星火族的标志,对着貘羽点点头道“主君,我们找到了。”

    “这么轻松倒是有些诡异啊?”银狐放眼在四面八方看着。

    “哼…有了魔镜再加上星火族的遗孤,我的魔界之门开启已经是我想不想的问题。”貘羽抱着孩子左右摇晃着,一脸邪气的他看着怀中的小女孩儿,“嘿嘿诶…”小女孩儿吐着粉嫩的小舌头,伸出肉嘟嘟的手掌,当她伸出手的时候,银狐的眼睛猛然的瞪大了,在她的手腕上面,带着一个手链,那个手链上面只有一颗眼泪,黑色的眼泪。

    小女孩儿的手放在貘羽的脸上掐着他,倒是让貘羽有些惊讶,眼神中不禁流露出温柔之情。

    “你想要当她爸爸啊?还他妈不赶快走?”

    银狐跑过来急躁的喊道“女总统把她放在暮色镇不是没有理由了,她手上的手链就是最好的证明。”

    “证明什么?”红诧异的问道。

    “南唐的人…在这暮色镇里面有走动。”银狐额头上面豆大的汗珠不断的滴落下来。

    外面的天空中突然翻滚起来滚滚乌云…

    【最离谱的天价萝卜,市民哄抢!】平凡高中生请假卖萝卜,黑丝校花带姐妹光顾,没想到,竟看到班主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