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南唐之人

    暮色镇突然刮起了一股股躁动的狂风,这阵风来的很突然也非常的猛烈,让下方的无数市民们都是有些心神忌惮。

    政府会议楼里面的貘羽偏过头朝着前方的天空中看去,只见一朵朵的滚滚乌云正汇聚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激猛的风浪仿佛从九天之上突然的冲刺下来,刮动在世间,地上飞沙走石,一股股的尘埃和一颗颗的滚石在整条街道上面都在疯狂的骚动着,貘羽的脸上放着星火族遗孤白白嫩嫩的小手,整张脸显得有些严肃。

    突然,狂风大作,倾盆暴雨几乎是说下就下,在这些非常急促的征兆中。

    狂风将会议楼的窗户吹的完全的打开,夹杂着大股大股的雨花猛地吹动进来,桌子上面的一张张的资料纸纸张顿时被吹的漫天的飞舞,貘羽头顶上面的连帽衫也被吹的掉落了下来。

    他稍微的侧过身,为星火族遗孤挡住了外面的风雨。

    “嘻嘻嘻…”遗孤摸着貘羽长长的睫毛,口腔里面才长出两颗牙齿的他丝毫不惧怕他开怀大笑着。

    暴雨的降临让外面的无数市民们都在街道上面迅速的奔跑着想要回到家,游动的人影中,一个黑色肌肤的小姑娘站在人群中,被身边的人群冲刷的像是陀螺般的转动着,她睁开着灵动的眼睛,充满了无助的冲着四面八方看着,嘴巴里面不断的喊着自己父母的名字,天空中突然响起了一声惊雷,吓得她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闭着眼睛,这名小姑娘疯狂的朝着前面奔跑过去,高仿鞋踩踏着地面的水花“啪啪”飞舞。

    这些水花全部变成青春的旋律,像是花瓣的绽放在她身后。

    “干你妈妈的女总统,给我下套呢。”,貘羽将怀中的遗孤丢给了红“抱好她跟我们走,银狐去开车。”

    最高司令官突然也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豪情万丈的气概猛然的站起来“你想要带走这个孩子起码要签手续吧?”

    “嘭!!!!!!!!!!!!!!”

    下一刻…貘羽的膝盖顶在司令官的脖颈上面,他的脑袋撞破了墙壁,整个脑袋充满了一道道的血痕,伤痕累累。

    他嘴巴里面吐着鲜血害怕的看着貘羽,貘羽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将遗孤刚刚换好的尿片塞进了他嘴里。

    一大股的狂风吹动的银狐嘴巴里面的香烟都折断,地上的积水已经跃过了脚踝,他看着眼前有些模糊的暮色镇,对着身后的貘羽说道“这场雨下的太诡异了,我真的害怕出什么乱子了。”

    “星火族遗孤是开启魔界之门最重要的东西,不允许出错。”貘羽看着地上荡漾着一圈圈涟漪的积水,铿锵有力的说道。

    “这孩子也是命苦。”红抱的紧紧的。

    星火族遗孤,是当年飞戮等人联合未来之城的侏儒屋四皇进攻北唐的时候所遗留下来的一样重要的东西,虽然说当初飞戮等人也没有想到,因为唐夜麟的出现,自己等人竟然会败得那么惨,但是最后收获最大的人却是剑将,也是因为剑将的存在,北唐残余的一些后人们并没有被斩尽杀绝,这个孩子后来被剑将抚养。

    后续,剑将死亡之后,华夏国的女总统在占领未来之城的时候得到了这个孩子,机缘巧合之下,这个孩子被送到了暮色镇,或许,也并非是什么巧合之事。

    这个遗孤,当年就有很多人知道他能够开启冥界之门,释放出数量庞大的冥兵来作战。

    此时的貘羽如果想要打蛮荒之地的话,他就必须要做万全准备,除却自己的势力加上魔族的势力,这股势力也极其重要。

    “走…”

    在雷霆滚滚的天空下,三人冲刺出去政府大楼,踩踏着水花朝着车移动过去。

    那条人们为患的街道上,那个和父母暂时丢失的小女孩儿低着头不断的奔跑着,突然…她感觉自己撞击到一个坚硬的身躯上面,脚下一滑,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气喘吁吁的她脸上贴着头发,抬起慌张的眼神朝着上空看去。

    “轰轰轰”,一道天蓝色的雷电从天空中降落下来,径直的打在眼前那人的身后,爆裂出烟花般的火光。

    “你没事吧?”,这个穿着黑色雨衣的男人伸出手,他的手是黑色的。

    女孩摇摇头,伸出手被他一把抓住,男人指着前方道“我刚才看到了你的父母,他们就在前方不远处等待着你。”

    女孩儿低低头,示意谢谢后再次奔跑过去,二十多米开外后,她突然回过头看着刚刚那个男人。

    男人就像是幽灵一样在雨中一步步朝着前方行走着,既没有撑伞也没有任何闪避这场暴雨的想法,身上的皮质雨衣上面一滴滴的雨水滑落下来,让人震撼的是,这些原本晶莹剔透的雨水,从他身上滑落的时候全部变成了黑色,随后像是一滴滴毒液一样,也像是一滴滴的墨汁般,染指在地上的积水之中,荡漾成一缕缕的黑线完全的消失。

    再者,他浑身仿佛携带着暴风般的气场一样,身边刮动的黑色旋风不断的在地面上扫动着,激荡起水花飞溅,一簌簌的积水更是不断的从他身边非常湍急的游动过去。

    轮胎在水中滚动中,银狐对着前方的男人不断的摁着喇叭,男人却是充耳不闻。

    “他妈的,找死吗?我杀人就跟吃饭一样简单。”,银狐猛地拉下手刹,随后带着凶恶的表情一踩踩踏下去油门。

    凯迪拉克的车门刚刚照耀在那个男人的身上,他原本缓缓行动的身体就像是疾风一样冲刺了攻来。

    还没等车辆冲刺出去,男人纵身而起,刹那间消失不见。

    “算你识相,不然我撞死你。”银狐刚刚低头点燃一根香烟,一个黑影从天而降,“嘭!!!”的一声狠狠的掉落在车前盖上面,他的出现让整辆车都是浑然一震,银狐嘴巴里面刚刚点燃的香烟更是被震裂的掉落了下去。

    随后男人伸出黑手,直接穿透了挡风镜,抓住银狐的衣领,下一刻银狐便被狠狠的扯动了出去。

    银狐掉落在外面,挡风镜并没有粉碎,貘羽呆滞的看着,他刚刚是怎么把银狐拖出去的?

    将银狐狠狠的朝着后方甩动过去,飞舞在空中的银狐身体灵动的一个旋转,双脚落地的瞬间抬起手中的死亡左轮

    “想要死的话我今天就送你上路…”

    男人蹲在车上,宛若猎豹般“嘭”浑身爆裂出一团气浪后冲刺到银狐的面前,那黑手挥舞出去直接夺走了银狐手中的左轮枪。

    他握着左轮枪看着银狐道“送我去那里?”

    高手…银狐眉毛一挑,右手闪电般的冲刺出来,五根修长的手指全部都插进男人的指缝之中,随后狠狠的扩散开,一把抓住左轮枪的枪柄,直接将枪夺了回来,再次指着男人。

    男人淡淡一笑同样伸出手,手掌打在银狐的手腕上面,随后只见他的手像是灵敏的蟒蛇一样缠绕在银狐的右臂上飞速的游动着,银狐食指插进左轮枪里面不断的旋转着,不断的抬起胳膊和男人的黑手冲击着,以一种诡异的弧度从男人的手中穿梭过去,银狐握着左轮枪再次指向男人的脑袋。

    男人的黑手狠狠的一打左轮枪,圆滚滚的弹匣顿时飞舞了出去。

    银狐轻轻一栋,弹匣又弹射了进去,再次扣动扳机的瞬间,男人的黑色食指也伸进去,缠绕在银狐的手指上。

    两根手指扭打在一起,银狐一个缩手间将左轮枪狠狠的扔向天空。

    两人同时抬起头的瞬间,银狐的手带着无数的魅影,男人的手带着黑气,同时抓住了从天掉落的左轮枪。

    “我还是快你一步。”银狐一把抢过左轮枪,将枪口放在男人的眉心上面。

    一声怒吼,银狐猛地扣动扳机。

    “咔咔咔…咔咔咔咔…”左轮枪只是弹匣不断的转动着,一秒打出去六个空枪。

    男人握着拳头的右手慢慢的张开,六颗子弹一颗一颗的从手心中掉落下来,不断的掉落在地上。

    这次银狐是彻底的抬起头惊呆了,这怎么可能?他的手法竟然比自己还要快。

    “我看你喜欢抽烟。”男人拿着银狐的烟盒抖了抖。

    我的香烟…银狐看着自己的口袋,他是什么时候拿走的?

    黑手一震,一根万宝路经典香烟从烟盒中飞舞了出来,男人的黑手突然狠狠的一个挥舞,掌心在香烟上面摩擦后燃烧起一团火焰,他五根手指转动着香烟,在银狐的面前不断的飞舞着。

    “抽…”将香烟塞进银狐的嘴巴,又飞速的拔出来,又飞速的塞进去,随后双指般的直接闪电的出去。

    “啪!”双指点在银狐身体上面的一处穴道上面,银狐只感觉到体内产生一股吞噬力量。

    一根香烟被银银狐狠狠的吸动着,烟头燃烧着烟蒂,烟灰越拉越长。

    男人再次一挥手,双指上面带着烟灰,狠狠的朝着前方一洒。

    烟灰就像是火星一样洒进银狐的眼睛里面,紧接着男人一拳头狠狠的打在银狐的肚子上。

    “唔…”闭着眼睛的银狐身体弯曲,嘴巴里面大股大股的香烟全部都吐出来。

    男人推开他的身体,一个旋转后跳跃起来,右脚飞舞着无数的雨水,狠狠的踢在银狐的脖颈上。

    “嘭!!!”大地直接爆裂出一团水花,银狐直接趴在了地面上。

    “还算可以。”男人淡淡的说完后转过身,银狐一拳头打在地面上,脑袋从积水中拔出来一声怒吼“喂…还没结束呢。”

    “结束了。”貘羽下了车门走到银狐的身边“人家已经对你手下留情了,理应应该感恩才是。”

    貘羽抓住银狐的手一把将他抓起来,指着他身体上面道“刚刚瞬间点穴,一个路人可以办到吗?赶快洗洗眼睛。”

    抬起头,雨水打在银狐的脸上,清洗着他瞳孔中的烟灰,别的可以输,自己居然连夺枪都输掉了,银狐有些不爽的说道“再来一次我不会输掉的,他妈的这小子摸不清什么门路。”,说着说着银狐自己都浑身一震,结合着自己所在的地方,他瞪着被洗的通红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人有些失敬的问道“唐门郎?”

    男人将雨衣的帽子摘掉,一头长发披在背后的他微微的低低头

    “南唐,唐长安。”

    貘羽顿时肃然起敬,银狐则是释然道“那我输了就不丢人。”

    “长安奉门长的命令,已经在此地恭候多时了,命令是这样传达下来的,如果来人是夏天或者是齐麟的话,夏天可以有薄面,齐麟的话格杀勿论,来人若是貘羽的话,将遗孤拱手相送。”,唐长安的气质非常的儒雅,貘羽感觉他的内心十分的宁静,虽然身处这片狂风暴雨之中,但是他就像是风雨中宁静的诗人一样,相当的不凡。

    我?貘羽愕然的退后一步。

    “确定是像过街老鼠一样,走到哪里都人见人恨的我?”他的话让貘羽十分震撼。

    “是。”唐长安坚定的回答道“请你善待遗孤。”

    “那你们门长可是知道我用这遗孤去干嘛?或者是有求于我?”貘羽指着远处蛮荒之地的方向说道“我这次带走遗孤就是要开启冥界之门去的,我要去打坤沙,到时候那绝对是生灵涂炭,这个世界上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天空中的繁星又不知道要陨落下来多少颗,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南唐这样的慷慨是否隐藏着阴谋,但是你确定吗?”

    唐长安缓缓一笑,依然淡然的吐出一个字“是。”

    有病?貘羽对着银狐看了一眼。

    “或许你有疑虑,但是我们的意愿是,你是我们所选中的主君。”,唐长安的话让貘羽傻笑起来

    “开什么玩笑,我知道我自己像老鼠般被人讨厌,你们南唐不敌对我就阿弥头佛了,还选中?”

    “真正的帝王会把世间对他所有的恨意都埋葬在这片到底之下,你只需要去打赢坤沙就够了,等你君临的那一天,我们自然而然会出现的。”唐长安说着对着貘羽微微的低低头,转身欲走,貘羽突然喊道“解药,把解药给我兄弟。”

    银狐紧张的跑到貘羽的身边“老大,你哪里受伤了?”

    “是不是傻?自己中毒没感觉?”貘羽抬起银狐的手,指着一根黑色的筋脉说道“非要突然暴毙才舒服?”

    银狐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手背,倒抽一口凉气“我操,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我真的一丁点的感觉都没有。”

    唐长安将一瓶解药抛给了貘羽,随后站在车窗前面,看着绯夜怀中的星火族遗孤。

    “咦…咦…”遗孤滋着口水伸出手想要去让唐长安抱抱,笑的格外的甜腻。

    手腕上面带着的黑色眼泪的东西,摇摇晃晃,煞是好看。

    唐长安眼神温柔的注视良久,随后绝然的带上了雨衣的帽子,继续缓慢行走的消失在雨中。

    他的全身都仿佛携带着一股暴风气场,貘羽只看到身边湍急的水流不断的涌动,像是追随者一样的跟随在唐长安的身后,再抬起头看着天空中,一缕缕的乌云也都跟随着他的脚步在缓缓的移动,待唐长安的身影消失在远方地平线上面的尽头后,太阳也从乌云中钻了出来。

    站在干燥的地面上,空气中带着雨后的芬芳。

    “恭喜老大,是被南唐选中的主君。”吃了解药的银狐拍了拍貘羽的肩膀“这是一件喜事。”

    “神秘而又诡谲,会后会有期吧。”

    貘羽突然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

    “真冷。”

    【最离谱的天价萝卜,市民哄抢!】平凡高中生请假卖萝卜,黑丝校花带姐妹光顾,没想到,竟看到班主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