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漆黑的噩梦

    世界版图,蛮荒之地,从第一区通往蛮荒皇城的道路上面,一辆已经破损的有些不堪的小卡车在缓缓的行驶着,虽然说道路平坦、宽阔,是发达城市常见的那种大马路,但是因为司机开车的关系,这辆车抖动的非常厉害。

    “锵锵锵…”掉落的铁片在黑夜中显得非常的刺耳,这辆车已经发出痛苦不堪的声音。

    开车的司机那遍体鳞伤已经让他奄奄一息,他只是双眼异常坚定的看着前方,看着皇城下面的守卫给自己打开了大门,小卡车进入了蛮荒广场里面,看到前方那座充满了古老气息的皇城后,卡车司机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他的控制力好像已经到了极限。

    他从车锁里面第五十三次拿出了一把尖刀,狠狠的插在自己的大腿上面。

    伤痕累累的大腿让他全身一挺,已经快流的干干净净的血液从身体中硬生生的挤出来。

    他用疼痛刺激着自己即将昏昏欲睡的身体,他用自残为保持着清醒。

    开到蛮荒皇城下面的那一刻,他伸出手颤抖的手想要去打开车门,车门才刚刚开启,他就像是疲惫的一头野兽一眼掉落了下来,立刻无数的蛮荒战士一拥而上,全部都关切的看着他,此时他的状况让人惨不忍睹,右腿被全部削的的干干净净只剩下森森的白骨,另外一条腿充满了刀口,半个脑袋上面插满了一根根贯穿的铁签。

    在他的脸上画着一只王八。

    王八的龟壳里面写着“坤沙”两个字。

    “告诉我,主君有没有从雷霆大荒里面出来?”司机大声的问着战士们。

    “殿长,我们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去通知主君了…”战士们喊道。

    蛮荒之地第十五区殿长·毁灭战刀·棕赞。

    “快点带我去见主君,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向主君汇报,快点…”棕赞几乎是痛苦咆哮着喊道,还拖动着自己那条已经变成了白骨的腿,因为那迫切的心情,一滴滴的眼泪从眼眶中流淌出来。

    蛮荒皇城的二楼大殿致之中…

    穆予拿着一支铅笔自己玩着填字游戏,偶尔会抬起头看着背着手的坤沙走来走去,眉头紧蹙的坤沙走到穆予身后的铁震山旁边,重重的叹息一口气,随后又走到另外一边的徐福身边,摇摇头又叹息了一声,穆予的眼珠子跟着他的移动转来转去,又拿起铅笔填了几个字,表情冷静,神态自若。

    听到外面传来骚动的声音,阳台上面的一群人顿时翘首以盼的看过去。

    “主君啊…主君啊…”棕赞从人群中挣脱了出来,刚刚跑了几步就像是风中的弱柳一样趴在了地上,坤沙连忙将他扶起来,看着全很伤痕累累的他,坤沙什么都没说,抿着嘴用力的拍了拍棕赞的肩膀“你辛苦了。”

    棕赞再次跪在地上五体投地的趴在坤沙的面前,一张伤痕密布的脸上充满了悲痛“输掉了,您给我的两万大军,全部都死在‘黑斧’之下,愧对主君的信任,我们连黄金城的面貌都没有看到。”说完他抬起头,眼神中出现了无尽的悲痛看着坤沙“那天晚上我们本来想要死亡戈壁的,哪里知道在戈壁上面遭遇到了突然的进攻,那些家伙,骑乘着一头头高达五米的巨熊,突然的进攻将我们打的措手不及。”

    棕赞喝了口水哆哆嗦嗦的继续说道“我带着战士们一边打一边退,结果在戈壁里面迷了路,越陷越深,后援的医生和食物全部都被抢走了,战士们死的死,伤的伤,差点自相残杀,两万人变成二十人,我们在戈壁里面游动的时候遇到了一群牧羊人,他们带我们走了出去,我这才…回来见到主君您。”

    “又失败了。”穆予无奈的扔掉铅笔背过身看着前方被霓虹包裹的蛮荒之地。

    “主君,这已经是我们第四波去寻找“雷贝塔的黄金城’的战士了,虽然说从蛮荒之地去俄罗斯的路途并不远,但是俄罗斯的黑斧老是跟我们做对,这是第三波折损在死亡戈壁的战士了,死亡戈壁后面有什么谁都不知道,依我看就算了吧,黑斧这么多年都没有寻找到黄金城。”铁震山心痛的看着棕赞“我实在不想呀听到噩耗了。”

    徐福背着手带着一副道骨仙风的姿态说道“黄金城绝对不会是传说,黑斧这么多年徘徊在‘死亡戈壁’和‘灵魂之谷’旁边,也就说明着他们一直在黄金城的周边徘徊着,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穿越过这些地方的机会。”

    “咱们有金矿。”铁震山强调道。

    “金矿也会有油尽灯枯的那一天,现在蛮荒之地的五座金矿已经全部投往到城市的发展里面去了,开采工作的时间越长,就证明着金矿资源的匮乏,如果我们想要繁华和富裕,我们必须打通俄罗斯,我们要通往世界,我们现在的各种矿场超过了三百个,各式各样的都有,但是知名度太低,没人买我们的东西,蛮荒之地太过于偏远,只要我们能够通过俄罗斯,依靠着我们的矿场,我们在短短三个月就能够富可敌国,到时候直接发展到第三十个区都不是白日做梦。”

    徐福斩钉截铁的说道“俄罗斯,超大型黑帮黑斧,已经到了不能不除的地步了,主君什么意思。”

    “老头儿说的没错,不光是金矿,我们的铜矿、银矿、钻石矿、宝石矿这些都要发展起来。”坤沙道。

    “上个月我们第一批钻石矿出去运送的时候,就被黑斧抢劫了,那个法国买家特别生气,我们好不容易的一个客户又丢了,看黑斧就知道他们每天都在吃香喝辣,他阻拦着我们,这样长久下去不是办法,以前蛮荒之地对金枪的需求不大,但是现在随着区域的开阔,城市的发展,我们需要大笔的金钱。”徐福又继续说道。

    XXXXXX

    穆予沉默了一阵后“黑斧是必须要消灭的,俄罗斯也是志在必得的,就看我们的主君什么时候发兵了。”

    “你当做饭呢?”,坤沙有些心烦意乱的抚摸着自己的胸口,暂时让人安排了一下让棕赞去休息,棕赞被抬下去到时候,穆予一直用冷冰冰的眼神看着他,直到人消失后穆予才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微笑。

    将一张椅子踢翻,坤沙坐在上面道“这几天,我总是感觉到胸口仿佛有口浊气,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就一直在胸口徘徊着荡漾着,而且这几天眼皮一直在狂跳,钱,是我们现在最需要的东西,我的东西都是好东西,但是挤压着贩卖不出去的话,就算是钻石那也会被埋没掉光芒,要想卖出去就得通过俄罗斯,偏偏俄罗斯有个超大型黑帮黑斧,偏偏黑斧老大就阻隔我。”

    “我干他妈的!!”坤沙站起身一拳头打在桌子上“这是挡我发财啊!!”

    “这夏天不是全世界第一浪吗?日本浪完了,韩国浪完了,东南亚也浪完了,他怎么就不来俄罗斯浪一浪?我们也好趁火打劫,一举消灭了黑斧。”,铁震山抓了抓屁股,拿起一根大葱狠狠的啃了一口。

    “咱们现在还有多少钱?”坤沙看着穆予。

    穆予说了一个数字,坤沙立刻皱紧眉头“不够,十六区才刚刚完成了三分之一,一旦余下的动工的话,这笔钱投进去简直是杯水车薪。”

    “黑斧是俄罗斯最大型的黑帮,一个超大型的走私团队,成员估计有十万人以上,想想能让这么多人死心塌地的跟着干,给他们饱饭吃,这走私的利润得多大?黑斧的工厂极多,而且制造能力也很强,全世界几乎有百分之30的东西都是从黑斧哪里出去的,各式各样的东西贩卖到全世界,想一想那得多大的利润?”

    “包括连你哥哥的天门都是黑斧的合作人,北方的那边刀罗刹近期走动的很频繁,说是需要大量的什么粒子,问黑斧能不能够提供,反正如果我们能够一举消灭黑斧的话,我们也就等于掌控了全世界,这百分之30,而蛮荒之地的资源无穷无尽,包括雷霆大荒,黑斧现在是发货人,如果我们取而代之了他们的位置,钱,我们还需要苦恼吗?”穆予将局势点评的非常的详尽与犀利,再次将疑惑的目光抛向了坤沙。

    “黄金城,再走,明天就开始全力部署,反正都会碰到黑斧的人,新仇旧恨,一起算。”

    想起黑斧的人写在棕赞脸上的两个字,坤沙握着拳头“今天夜太深了,早点休息。”

    铁震山已经离开,穿着青衫的徐福则是坐在椅子上面喝着茶道“主君之前一心扑在雷霆大荒里面,现在终于着急了。”

    “这一战不可避免,黑斧实力很强,我怀疑夏天也知道,还不到触碰的时候。”穆予坐在了他对面。

    “俄罗斯人血气方刚,而且很凶猛,能够站稳哪里必定不平凡,黑斧的几个队长也是接触过,不好惹,但是…”喝了口茶的徐福道“不好惹也得惹咯。”

    XXXXXXXX

    窗外的月光很大,坤沙巨大房间的窗帘高达四米,此时此刻薄纱窗帘正在随着夜风轻柔的舞动着。

    躺在床上双腿夹着一根大香蕉玩具的坤沙额头上面虚汗直流,身体正在疯狂的颤抖着。

    他看到自己正在发展的第十六区此时此刻正在遭遇到猛烈的进攻,一个长着九个脑袋的生物行走在城市之中,不断的怒吼着,九个脑袋的颜色全部都不一样,其中有一个能够喷火,脑袋一摆猛烈的火焰在地上烧灼后燃烧在那些还搭着竹架子的一栋栋的楼房上面,一栋栋摩天大厦顿时完全的燃烧起来。

    人群在仓皇的逃跑着,他九个脑袋不断的冲击着,一口一个不断的将那些人吃进嘴巴里面,连老人小孩也不放过。

    紧接着只看到它的脖颈不断的拉长着,九个脑袋在那些燃烧的简直中就像是导弹一样的冲击着,“咚咚咚…”一股股的烈火冲向天空,一栋栋的建筑不断的倒塌在地面上,滚烫的火光映照着蛮荒之地的夜色,此时此刻的十六区正笼罩在无尽的恐慌之中,在这巨兽的破坏之下,一群群带着斗笠的人在迅速的奔跑着,他们将腰间的战刀拔出来,不断的厮杀着,屠戮着。

    “不要…不要…”坤沙猛地停止身体从床上仰起来,看了看时间,午夜03.30分。

    幸好只是一个梦,坤沙拿起手巾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水,刚刚想要倒下。

    穆予匆匆忙忙的敲门“主君,主君,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坤沙感觉自己的眼皮跳跃的更厉害了。

    “第十六区…突然遭到了未知力量的进攻。”穆予的话让坤沙猛地瞪大眼睛。

    噩梦成真?

    【最离谱的天价萝卜,市民哄抢!】平凡高中生请假卖萝卜,黑丝校花带姐妹光顾,没想到,竟看到班主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