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沉睡之城

关灯
护眼
    伊森一直都对貘羽的话语相当的敏感,此时听到他这么说,伊森快步走过来,带着咄咄逼人的语气问道“貘羽主君,请问你刚刚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等的不耐烦了?难道你一直等待着神器?”

    “小妞子…”吞吞指着他走过来“给我他妈注意你说话的语气。”

    “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样打的畏首畏脚,早点把神器拿出来的话,就不必那么多人死于非命了。”,貘羽抓住吞吞的手指头,将他摁到了自己后方,随后眼神冷漠的看了一眼前方“我信守诺言,会全力配合你们修罗国,吞吞和镜辉夜,你们两人进入永夜城里面去给离煌帮忙,好好的成为离煌的左膀右臂,照顾好了。”

    两员大将迅速答应,飞跃过留仙江,貘羽则是对着伊森笑了笑“我也死了很多人,抱怨是人之常情对吗?”

    笑完一脸冷漠的他看着前方的战场。

    伊森和绫罗打了一个眼色,后者示意他不要轻易去招惹貘羽。

    再说那安大炮召唤出神器·金钢九天断之后可谓是无人可挡,神器毕竟是神器,那就是凌驾在很多武器之上,才能够被称之为神器,永夜剑豪的守誓剑断掉后,他也等于失去了翅膀,被那金刚神枪一枪扎进身体里面,命悬一线的时候若不是武烈跑过来营救,早已经魂归西天。

    武烈自以为神杀双刃无所不能,但是碰到金钢九天断也只有断裂的份儿。

    安将臣捅穿他的恶魔躯,绿色的血液到处飞洒,等安将臣想要去击杀这片战场最讨厌的人-梦魇大祭司之时,一声怒吼的武烈从后方,就好像是一头饥肠辘辘的豺狼虎豹般的扑过来,他双手缠绕在安将臣的脖颈上面,将他用力的勒住。

    “神器?哼…有神器了不起?”,武烈双眼喷洒出红色光芒,频频攻击着安将臣的脑袋。

    被武烈勒的有些喘息不过气,但是将臣毕竟暴风战士形态。

    “风暴吹散。”,一声狂吼后全身扩散出一股猛烈的风浪,武烈只感觉到冲击力极强,不由的放开了安将臣。

    后退飞舞之中,恶魔死翼扇动,对着安将臣恨之入骨的武烈双翅朝着前方狠狠的一个拍打。

    “刷刷刷”,眨眼间风刃乱舞,宛若奔腾的狼群般朝着安将臣极速切割过去。

    “比起用风的话,我可是你的祖宗。”,安将臣轻轻挥舞了一下金钢九天断,刹那间上百道白色的旋风瞬间在大地上面扫动起来,巨大的龙卷风将武烈释放的那些风刃完全撞击的粉碎后,一股股、一道道冲刺上前,将武烈的身躯全部都吞噬其中,以撕裂的力量狠狠的卷动着他。

    “你就慢慢的在这里玩吧,暴风场。”

    安将臣举起神器,一道橙色半圆、覆盖范围达到三十五米飓风屏障将这块地区覆盖了起来,那屏障之中上百道的龙卷风在疯狂的卷动着。

    武烈的身躯在暴风场内被龙卷风卷动的东拉西扯,好不容易钻出来,双拳打在屏障上面,整个屏障只是狠狠一震,武烈大骇,安将臣得意的笑道“那可是神器所释放出来的防御屏障,你不使出个九牛二虎之力,休想从里面离开,更何况现在你的武器被我打断,你就给我慢慢的砸吧。”

    竟然敢在我面前得意?武烈罡风骤起,但是无奈身后的魔字还有一大半,力量跟不上。

    双拳不断碰撞屏障尝试了几下后,武烈对着楼顶喊道“大祭司助我一臂之力。”

    “好…!!!”,梦魇大祭司铿锵有力的喊道,但是下一刻便看到安将臣握枪而来,吓得直接扭头跑掉。

    若不是有这梦魇大祭司,永夜城也不至于这样的难以抵挡,要不是之前被这个座城市上万辆汽车迎头痛击,安将臣早就里应外合,破了这永夜城,看到前方落荒而逃的梦魇大祭司,安将臣是怒火中烧“你这个臭娘们儿,真他妈是红颜祸水,待会儿将你制服之后,我会让你知道,我安大炮的外号是怎么来滴。”

    愤怒的污言秽语之中,金钢九天断破风舞动,两道橙色枪影破风而出,直逼前方梦魇大祭司。

    甩手两道梦魇力量打去,奈何微不足道,被枪影完全破裂。

    千钧一发之时,梦魇大祭司一个转身,第一把枪影擦身而过,但是第二把枪影接踵而至,狠狠的撞击在她的胸脯上。

    爆裂的气浪让她那对豪放的**抖三抖,一口鲜血喷射而出,捂着胸膛的梦魇大祭司就像是风中残破的败柳,从楼顶上面身受重伤的飘然而下,看着街道上面那些密密麻麻那些进城的战士们,梦魇大祭司咬紧牙关,伸出那红筋密布的右手,轻轻的拍打在一座大厦的建筑上面。

    手掌之下,黑色的涟漪荡漾而起,下一秒,安将臣在上方追捕的时候,梦魇大祭司直接钻进了楼房中,不知踪影。

    诡异的招式…安将臣捕捉不到攻击目标,双眼射出一道道的厉芒。

    “嗖嗖嗖…嗖嗖嗖…”,在街道旁边的一栋栋建筑上面,安将臣突然看到一个巨大的魅影在无数楼房的表面上移动着,如鱼得水般的在飞速的逃窜,“攻击哪里。”安将臣对着下方的暴君喊道。

    进入永夜城,这座空城充满了诡异,街道上面的寂寥、风中怒号的孤寂,让暴君的茫茫大军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跑来跑去,正愁找不到任何的攻击目标,听闻上方安将臣的一声怒吼,暴君大手一挥,天劫这边的战士们跟随着暴君纷纷的朝着前方奔跑过去,“修罗国的战士们,你们去另外一条街道上面,我们来一个左右夹攻。”

    匆忙之中,修罗国的战士们点头如捣蒜,大军迅速集结,两股军团,修罗国这边两万多人,天劫那边一万多人,在各自不同的街道上面纷纷的朝着前方的漆黑奔跑过去。

    安将臣站在风中,等会儿如果暴君等人找到目标的话,肯定会惊动,到时候再去也不迟。

    “不好。”,想起了什么事情的安将臣突然浑身一震,随后径直的从楼顶上面跳跃下来,双脚如同雷暴般的冲击在地面上,践踏出两个大深坑,朝着四面八方看去,寂寥无人,只剩下着一些战争过后的喧嚣,拿着金钢九天断,安将臣独自一人在黑暗中喊道“皇子,皇子?”,无人回应,又继续大喊“银狐!你在哪里,银狐?”

    之前明迦孤身一人去对战梦魇大祭司,哪知道被全盛状态的大祭司直接抽空了全身力量。

    安将臣出去支援时,将虚弱的明迦交给银狐照料,岂料现在竟然找不到一丁点的踪影,安将臣的响声充斥在街道上面,但是回答他的只剩下一股股的风声,还有风吹过建筑散发的空洞声,“呜呜呜…”的,就好像是猛鬼在哭啼一般,让人心生烦躁,安将臣扯着嗓子眼吼道“银狐,如果听见的话回句话给我,你在哪里?”

    他的心中开始涌出不安,有些自责的安将臣道“我就不该那么相信貘羽。”

    转弯过一条街,安将臣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条街难道不是刚刚走过?为什么这永夜城的街道如此的宽阔?这些楼房到底是谁建立起来的?站在原地沉思的安将臣想着那些楼房上面的魅影,想着这些诡异的大厦,突然之间,他仿佛明白了什么东西,一个转身,拿着金钢九天断,粹不及防之间,对着一栋楼房狠狠一击。

    “咔咔咔…”,刹那间碎石飞舞中,从楼房里面,一大股的鲜血飙射了出来。

    这些楼房竟然会流血?

    一瞬间,一股深深的惶恐涌上了安将臣的心头,他综合起来很多东西,虽然自己解释不通,但是他知道,此时此刻的情况非常的危险。

    而他不知道的是,此时那追踪着梦魇大祭司朝着前方跑去的两万名修罗国的战士们在宽阔的马路上面奔跑着,战士们在几百米外看,前方的确想通,但是等走进一看的时候,几栋摩天大厦,赫然的挡在前方,完完全全的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战士们心急如焚,想要撤退回去和安将臣汇合的瞬间,天空中响起了梦魇大祭司那空灵的声音。

    即便是天边出现了曙光,永夜城依然一片漆黑,阳光,根本照耀不进来这座城市,即便是在平坦的战神平原上。

    “不眠梦魇·究极奥义·沉睡的哭夜之城。”

    两万名修罗国的战士们不断的发出频频的呐喊,更盛者,掏出了枪械对着四面八方一通胡乱的扫射,他们感觉到恐慌,他们的内心充满了恐惧,因为此时此刻两旁的无数楼道上面,大群大群海潮般的梦魇在楼房上面肆意的狂笑着,对着这些战士们张牙舞爪的,对着他们用尖锐的声音嘲笑着。

    战士们捂住耳朵、捂住眼睛,却没发现那街道上面,已经涌动起来了滚滚的黑烟,浓郁的黑烟之中,随着战士们几近崩溃的哭喊,一只只由烟雾形成的梦魇黑手纷纷的伸出手,不断的抓住战士们的脚踝。

    这黑烟街道,就好似那能够将人拖入无尽深渊的沼泽一般。

    战士们的身体越陷越深,两万名战士,何等庞大的人群?大群大群的全部陷入这条街道中。

    “安将军。”,此时感觉到浑身陷入冰窟,正在深深的思考的安将臣听见了不远处战士们哭喊的声音,那声音稍纵即逝,就好像喊叫的人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安将臣知道情况很不乐观,正欲拔腿朝着那边奔跑过去,身后,银狐突然出现“将臣,我刚刚听见你在喊我?我躲在这里的”

    银狐?安将臣疑惑的转过身,银狐不断的点头,他站在一条街口。

    明迦坐在那条街道的地面上探出头,不断的蠕动着嘴巴。

    皇子…!看到明迦,安将臣大喜,连忙奔跑过去。

    看着安将臣移动过去,躲在一栋楼房里面的暴君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明迦虚弱无比,不断的蠕动着嘴巴,不断的说着三个字,安将臣没有注意嘴型,并没有意识到明迦说的是“别过来。”

    明迦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潜伏进来的无忧天尊……

    不…或许是早有预谋潜伏进来的无忧天尊露出了奸诈的笑容。

    看着越来越近的安将臣,银狐给无忧天尊打了一个眼色,但是将臣之前就思考过貘羽有问题,他当下反映过来,双手抬起来要斩杀银狐“你们他妈的,背信弃义的东西,修罗国不会放过你们的。”

    “嘿嘿嘿…我们本就是行走在黑暗世界里面的人,什么奸诈的事情做不出来?”,安将臣的身后,暴君突然冲刺出来,一直懒洋洋毫无认真战斗的暴君爆发出自己的力量,双手从安将臣的腋下突击出去,抓住他的胳膊,狠狠的将安将臣瞬间架住,并在他耳旁说道“你竟然敢相信我们这些黑暗中的恶魔,只怪你们修罗国自己愚蠢的无可救药。”

    无忧天尊背后闪耀着金光从安将臣的眼前一闪而过,金翅大鹏超强的金爪撕碎安将臣的超武装域气。

    下一刻…安将臣的两颗眼珠被无忧天尊握在手中,直接送进嘴巴里面咀嚼吞咽。

    “哇…”

    瞳孔被夺的剧痛,让空荡荡眼眶中流淌出丝丝鲜血的安将臣爆发出一声难以忍受的怒嚎。

    全身的超武装更是被剧痛搅乱的瞬间瓦解,暴风战士形态完全卸下,黑阎王形态更是在眨眼间荡然无存。

    “暴君给我架好了。”,银狐点燃一根香烟,潇洒的转动了一下左轮枪的弹匣呐喊道。

    “快点,这家伙因为疼痛加深了怒气,我快支撑不住了。”,暴君满脸通红,使出浑身力量,艰难的喊道。

    银狐举起枪瞄准安将臣的心脏,正要扣动扳机的瞬间,虚弱不堪的明迦发狂般的跳跃起来,双拳打掉了没什么防备的银狐手中的死亡左轮,随后一架踢在银狐的肚子上面,接着一拳将银狐打的不断后退。

    “将臣,你快点跑出去!!!赶紧离开这片战神平原,有多远就跑多远。”明迦摇摇晃晃的站在原地,虚弱但是坚定的喊道。

    “老子开始…修罗国的护国大将军啊,怎么能够在这里倒下?”

    “嗡…”,撕心裂肺的痛楚过后,安将臣再次全身武装黑阎王,猛然的挣脱了暴君的束缚,同时转过身,金钢九天断猛然的插进了暴君的大腿上面。

    “谁他妈动皇子一下我跟他玩命。”,双眼失明,看不见任何东西,只能够开启着感知系域气的安将臣乱舞着金钢九天断,凭借着辨位跑到了明迦的身边,满脸鲜血的他一声罡气,威力丝毫不减。

    而那条修罗国战士充斥的街道上面,此时此刻竟已经看不到任何的人影,只有无穷无尽的梦魇接二连三的在大地上面游动着,随后进入了楼房里面,跟之前的那样黑影一样,如鱼得水,肆意的在这永夜城的每座楼房上面来来往往

    【绝密:十八号死亡档案】心理医生翻看过去的治疗档案,竟看到自己的照片和医疗记录,原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