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三军的鬼心

    一只仿佛与这个世界有杀夫之仇的夏日之蝉在清晨到来的新的一天狠狠的喊叫着。

    绿星手套将安将臣上面的伤口缝线好,随后将那根血针用力的朝着不远处投掷过去,呱噪的蝉鸣声戛然而止。

    这一周要扮演的角色是日本的男优。

    本来想要扮演举世闻名的东尼大木的,但是绿星手套不是很能够接受那光头的造型,阅片数夜后,他忽然对清水健有多么的一点的动心,但是当他在东京不冷的片里面看到那肥猪一样的胖子灵活的动作后,他简直掩盖不了对此人的喜爱,那可是被称之为动作片中最灵活的胖子,一头放荡不羁的金色长发,硕壮的体型总是向观众表演着什么叫做神龙摆尾。

    “就决定是你了,今井勇太桑。”

    要不是手掌上面的绿星手套确认着他是夜宴成员的标志,那肥胖的身体和今井勇太长的一模一样的脸,就算是亲妈都认不出来。擦了擦脸上的汗珠,他捏着安将臣的脸“命算是保住了,我这次接收到的任务就是来这里探索你们双方的情报,但是倒是让我见识到了一个战士该有的忠诚,我挺钦佩你。”

    “你是谁?”,安将臣躺在一块大岩石上面,只觉得后背凉风阵阵。

    “你不认识我吗?在东京一点都不冷的影片里面,你没有看到过我的威猛?我的英姿?”绿星手套调侃的反问道。

    安将臣被他逗得没好气的笑了笑,但是他现在根本一点开玩笑的心思都没有,他满脑子都牵挂着明迦的安危。

    安将臣不笨,这个世世界上的任何人都不笨。

    如果当你内心所牵挂的人有任何一点危险隐患的时候,那一刻你是全世界最六神无主的人。

    “你是天门的人吧?”看着绿星手套点燃一根香烟,安将臣问道。

    “噢!”,绿星手套重重的答应了一下“之前不是告诉过你是天哥吗?这个世界上有几个天哥?”

    也只有主君夏天才有如此的队伍渗透进去到永夜城里面来,听到夏天的名字,安将臣突然无比的激动起来,他猛地抓住了绿星手套的手“我这辈子没求过人但是…”

    “那就一辈子永远都不要要求,你想要让我救明迦对不对?拜托你好好的算计清楚,我不说那个梦魇大祭司,那个金翅大鹏鸟我就够呛。”,吐出一口烟雾的他说道“再说我只是过来打探情报,就我一个人过来,我们组织很忙的,我在这里走动,我的同伴们在全世界各地走动。”

    绿星手套冷漠的站起来,他那张胖脸上面如此严肃的表情真的让人忍俊不禁。

    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组织?之前就知道一股未知并且强大的组织在全世界各地走动,但是这个组织从来没有正大光明的出现过,这个人…就是那个组织里面的人吧?他们是天门帝国的鹰眼,那么地位肯定不低。带着这样的想法,安将臣支撑着身体仰起来说道“那你帮我一个忙。”

    “所有修罗国的人里面,你是唯一一个最不合适去天门的。”

    绿星手套给了安将臣一个电话“和你家里面联系,让你家里面派遣出一个可以代表修罗国的人去南吴城天门,我们也不会摆谱,这场战斗全程天哥都知道,具体看天哥自己怎么安排。”

    “那我呢?”握着电话的安将臣抬起头疑惑的看着绿星手套。

    “炮哥啊炮哥,我说你是真的听不懂还是装傻听不懂?还是我需要我帮你回忆回忆你过去做过的事情?你可是我们天门的敌人啊,不然你以为你是贵宾?赶紧打电话,兴许你们吸修罗国的人还能够存活。”

    XXXXXX

    没有能够好好的将明迦保护住,安将臣在一番苦战之后遍体鳞伤,要不是绿星手套救了他的话,可能安将臣已经回归天际,在那永夜城之中,虽然修罗国这边的主帅明迦已经被逮捕,国将也已经伤痕累累被带出了战场,但是在外面战斗的战士们并不知道,他们还以为和天劫正在联合起来,共同的抵御着前方实力强大的黑斧。

    明迦被捆绑起来送囚禁在永夜城一栋大楼的房间里面,由暴君看守。

    实在是搞不懂那梦魇大祭司到底给自己灌了什么**汤,让自己到现在还手足无力,看着前方吃着面包的暴君,明迦虚弱的问道“我知道你们想要将修罗国这边的一网打尽,焰娲战斗团的人也会死伤大半在这片战场中,你们以要挟我为代价来让修罗国就范,我说的没错吧?”

    暴君昂起头将干涩的面包艰难的吞咽下去,喝了口水漱漱口。

    “是…”,随后他否定道“不全是。”

    “给我一个痛快,我不想要这样窝囊被你们所使用,让世人皆知与嘲笑。”,明迦很主动的说道。

    “你就是我们口中的金子,含着都怕融化了,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倒是那些跟随着你南征北战的大将,可能就没有这样好的运气了。”,暴君得意洋洋的笑道“能够招降的我们尽量招降,不能够招降的话,那么就…”

    说完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许是清晨的来临,让昨夜的一场瓢泼大雨减弱了激猛的攻势,绵绵细雨的飘洒中,离煌擦了擦脸上永夜剑豪的脚印,抬起头看着前方的永夜城,之前暴君带领着大批的人马进去,现在竟然悄无声息,莫非是出了什么变动?思索之间,后方的吞吞和镜辉夜已经纷纷赶制,吞吞还装模作样的问道“战斗怎么样了?永夜城是否已经被攻破?”

    “不知道,暴君那边还没有消息过来,你们两人是过来支援的吗?”,离煌头也没回的问道,毕竟也是并肩作战一起打破黑斧王国的伙伴,现在胜利的曙光照耀,让离煌极其的放心。

    吞吞和镜辉夜看了一眼,吞吞一边打着哈哈,镜辉夜的全身都被黑色披风包裹住,他的双手在披风的掩盖下放在了腰间,抓住了双刀的刀柄,刀锋缓缓拔出来的时候,离煌肩膀上面的镰鼬突然察觉到不对劲,猛然转过头的瞬间,吞吞一巴掌将镰鼬拍的吐出一口鲜血离开了离煌的肩膀。

    镰鼬的突袭让离煌迅速的回过头的瞬间,镜辉夜双刀燃烧着火焰狠狠的插进了他的肚子里面

    “我们不是来支援的,我们是来杀人灭口的。”

    “你们…绫罗…小心…”,离煌想要的大声的呼喊,但是相隔如此遥远,绫罗等人怎么能够知道?

    拔出燃烧的双刀,离煌的身体带着两个深深的刀口直接跪在了地面上,两把刀刚好精准的插入了他的肾脏部位,痛苦难耐的离煌咬牙切齿的一声怒吼,飞舞出去的镰鼬更是爆发出万般的怒火,奔跑了一阵后从大地上面跳跃起来,身体旋转着,镰刀般的尾巴带着一股股的刀锋朝着镜辉夜移动过去。

    “就算是SSS级别也有明确的上下之分,这里的饕餮都还没有出声呢,你嚣张什么?”

    镜辉夜举着燃烧的火刃移动到吞吞的身边,吞吞右手的衣袖“嘭”的一声爆裂开,“咔咔咔…咔咔咔”顿时只看到手臂上面无数张饕餮之口不断的出现,牙齿更是带着摩擦声不断的响起着,朝着镰鼬直接抓过去,那饕餮之口疯狂的吞呐着镰鼬的刀锋之气,随后一把将镰鼬紧紧的抓住。

    小小的镰鼬在饕餮的手中根本动弹不得,吞吞将另外一只手一巴掌拍打在离煌的脑门儿上面

    “就凭你们?我一个人打你们两个人根本就不是问题。”,吞吞霸气的呼喊,看着离煌恶吼“力量吞噬。”

    “轰轰轰…轰轰轰”,离煌只感觉到身体的力量在被迅速的抽干着,化作一道道的狂风暴流不断的朝着吞吞的身体里面涌动过去。下一刻吞吞大笑几声,握着镰鼬的手狠狠的一捏,镰鼬吐出来一口鲜血,再次被吞吞扔了出去。

    刚刚落地的镰鼬发出几声尖锐刺耳的厉叫,身体顿时分裂出成百上千的分身。

    密密麻麻的镰鼬潮水般的涌动过来,吞吞不屑的喊道“小东西好好的当宠物不就好了吗?别人面前能够凶猛,面对我,我能够让你凶吗?我能够让你多狂呢?”

    “饕餮·無双技·贪婪吞噬。”

    吞吞一脚将软绵绵的离煌踢飞出去,随后一只手摁在了大地上面,“嘭!!!!!”一大股恐怖的黑烟顿时澎湃的升腾起来,随后疯狂的朝着前方染指过去,那黑烟涌动在镰鼬的群体中,顿时将一头头镰鼬的分身完全吞噬的干干净净。

    吞吞抬起头,眼神中闪耀着凶兽特有的红色光芒,另外一只挥舞出去。

    “饕餮·無双技·凶舌击。”

    手掌心中甩动出一股股的涎水,随后只看到一根黑色的舌头在无数涎水的飞舞中甩动出去,径直的对着大群大群中的一头镰鼬飞舞过去;镰鼬的本体还没有反映过来,凶舌炮弹般的撞击在它的身体上面,吐着鲜血的镰鼬飞舞到天空中,下方大群大群的分身顿时完全的消散。

    “哈哈哈哈哈…砰砰砰砰…”,吞吞用舌头不断的打着这只小小的镰鼬,不断的击打中镰鼬身体上面出现一道道的伤痕。

    “乖乖。”,离煌心痛的大喊道“你们这群同流合污的杂种们。”

    “骂我们的时候,记得把龙神也带上,这计划他也有参与,噢不对,他们已经来了…”

    随着吞吞的话,离煌看向战神平原的四面八方,留仙江后面的大战场后面,再后面的地平线上面,随着清晨的太阳缓缓的升腾起来,密密麻麻的‘火’阵营军团已经充满了地平线,为首的龙神握着手中两颗金球怡然自得的笑起来“一星期之约已经到了,不过我们要攻击的并不是黑斧,而是你们修罗啊,一群蠢蛋。”

    “绫罗…我们中计了…”,伊森这才确认了天劫、黑斧、天涯海角三股势力真的已经抱成团团结在一起。

    声音刚刚落下,前方的绯夜飞舞过来一巴掌打在伊森的脸上“这是刚刚你对主君出言不逊的。”

    “修罗国战士们集合!!!”,绫罗紧张无比,现在被包围了,前有永夜城,后有天涯海角,对面还有天劫。

    战士们还在一头雾水的时候,貘羽点燃了一根香烟吐着烟雾悠闲的说道“真的非常抱歉啊各位,让这场盛宴这么快就开始了,你们别恨我,奸雄都是如此啊。”

    【绝密:十八号死亡档案】心理医生翻看过去的治疗档案,竟看到自己的照片和医疗记录,原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