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逆命-绝命追击和逃亡

    绯夜将手掌放在伊森的脑袋上面,随着一阵阵的蠕动声响起,绯夜的手指的手掌,全部都变成了一只只的猩红恶蚁,疯狂的爬动着将伊森的整个脑袋完全的染指。随后是绯夜的手臂,整只右臂化成猩红恶蚁。

    不断蠕动的猩红恶蚁在伊森的全身都在疯狂的噬咬着,无比的贪婪,无比的饥渴。

    “焰娲战斗团的暗杀女?你在时代中的道路也就止步在这里了。”

    貘羽退后一步,双手顿时闪耀出青色刀锋般的光芒,一只高达十多米的巨型螳螂虚影在貘羽的身后高高的抬起了自己的镰刀之手,身后的翅膀更是不断的扇动着,发出一声声震空声。

    “十杀象形拳·無双技·破体螳螂拳!!”

    下一刻便只看到貘羽的双拳狠狠的打杂伊森的胸膛上面,“嘭…”的一声,两股绿色的气息贯穿了伊森的胸膛后从她的后背处狠狠的突射出来。而猩红恶蚁也一直没有停止过噬咬,这数量如此庞大的蚂蚁,让伊森的身体从头到脚开始慢慢的被啃噬成白骨,那双虚弱的眼神中伊森只看到,眼前依然战乱不休,这场对修罗国的毁灭战斗,仍旧在持续中。

    “噹噹噹…”,还沾染着鲜血的匕首无力的从手中滑落,掉落在地上。

    身变白骨的伊森完全变成白骨的上半身缓缓的坠落下去,整个人都摔倒在了地上。

    焰娲战斗团·暗杀女·伊森,死亡。

    在猩红恶蚁将伊森的身体完全啃噬成白骨后,绯夜的眼神中带着深深的复仇之意,将这具骨架用力的朝着留仙江里面扔了过去,“啪…”骨架打在留仙江的滚滚江水上面,被激猛的滔滔江水顿时震断成粉碎,江水卷动着伊森的骸骨,让她永远的沉睡在这条血流成河的留仙江,这风中夹杂着鲜血味道的战神平原。

    看着她死相如此的惨烈绯夜的眼神中露出了痛快。

    “这种被蚂蚁咬成骸骨的结果,也算是对得起你身体上面伤势了吧。”,貘羽站在他身边说道。

    闭上眼睛,貘羽胸膛上面奥哈纲的吊坠的光芒开始消散,他额头上面八芒星的印记也褪去的干干净净。

    “哼,这女人就是仗着自己动作快身体灵敏而已。”,绯夜有些讨厌的说完后带着祝贺的表情看着貘羽“看来主君现在已经能够完全奥哈纲的力量了,听说以前你给了九剑客这吊坠的碎片,我刚刚看到您直接提升一个等级,我也想要尝试尝试,看看如果我的猩红恶蚁还要往上面升腾,能够变成怎样的物种。”

    貘羽冷眼看着绯夜“你真的想要尝试吗?”

    看着他这种表情,绯夜一愣“难道不可以吗?以前您的九剑客都能够使用,我们也绝对能。”

    “你知道毒品为什么会让人上瘾吗?不是说那些粉末真的有那种控制的作用,一个吸毒的人是自己把自己给控制死掉,为了追求刺激,为了逃避现实,为了自卑的堕落,他们追求的并不是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而是渴望永远置身在毒瘾当中,那种感觉让他们无所畏惧,那种感觉让他们所向披靡,同理,这个东西也是一样。”,貘羽指着胸膛前面的奥哈纲的吊坠说道“它比毒品还要可怕,一个人有了足够的力量,他会有两个角色放在自己面前,英雄,亦或是恶霸。”

    绯夜定定的看着那闪耀着神秘绿色光芒奥哈纲吊坠“会让人,上瘾?”

    “一个人若无所惧怕,便会亲手毁灭了自己,所谓心中无敌,便足矣无敌天下。”

    心中无敌?于是便天下无敌?绯夜喃喃的念叨着。

    “Youheartisyourwholeworld.”

    “You’reuedinyourownworld.”

    貘羽说完后邪魅一笑,绯夜则是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我自然而然会将这奥哈纲的力量给你们,凡事若迫切的想要心急求成,结果往往适得其反,一种循序渐进的过程之后,峰回路转的你,会发现日后道路上面的任何东西都充满了标签与价格,你想要得到它,就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相比起这段话,绯夜更感兴趣的问道“世人都说主君是疯子,那么主君有害怕或者是想要守护的东西吗?”

    “有啊…”貘羽轻描淡写但是神态坚定的说道“我赠予他的那片纯净的夜空,总有一天我会靠着自己拿回来的。”

    “一定会有那么一天。”,貘羽说完强调了点了一下头,对着周围振臂高呼道“兄弟们,今日我们就让这片战神平原血流成河,修罗国的这些无胆鼠辈还想要从这片战场中逃离出去,那么我们便给予他们狂风暴雨般的迎头痛击,所有的战士全部都追随着我的脚步,追击!!!!!”

    主君的一声令下,天劫帮会的战士们顿时全部都是露出了凶神恶煞的表情。

    机关枪在冲锋,天劫这边的大军带着浩浩荡荡全军鼓舞的霸气,追击着前方流离逃窜的修罗国的军队们。

    广袤的战神平原上面两股大军一股想要突围出去,另外一队则是在后方追击着他们,机关枪和各种炸弹从后方源源不断的朝着前方轰击过去,修罗国这边后方的大军中顿时一片死伤。

    绫罗朝着后方看了一眼,貘羽既然已经开始行动,那就代表着伊森或许已经…

    悲悯的情愫顿时万箭穿心般的穿透绫罗的心脏,他握着天雷斩龙刀,将悲愤全部都转变成怒吼,对着前方喊道“所有人全部都团结起来,我们要一鼓作气的冲破天涯海角的防御网。”

    修罗国的战士一边和后方进攻,一边看着前方战神平原地平线上面,在阳光照耀下一身赤红仿佛燃烧的天涯海角的战斗力。

    事态发展到如此的局面,在貘羽等人的掌控之中,在修罗国的掌控之外,最糟糕的是,现在皇子已经被貘羽的人抓住。

    群龙无首,或许只有靠着绝对的实力和那滚滚的鲜血,才能够杀出一条血路。

    绫罗如是这样想着。

    XXXXXXXX

    前方的平原上面的大军在迅疾的想要突围出去,后方留仙江的这片战场中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完全压制着镰鼬的吞吞将镰鼬肆意的击打着,那落在地面上的镰鼬遍体鳞伤,全身都在流淌着鲜血,小小的身体上面炸裂出无数的血口,吞吞手掌心中的嘴巴里面,那根铁鞭般的舌头缩了进去,他摇摇晃晃的走向镰鼬道“你知道在动物系里面存在着弱肉强食这样的规则吧?一只在草原上面战无不胜的雄狮,它也是靠着不断的吞噬着那些弱小一点点的长大,不知道我吃了你的话,我能够升腾到什么地步,毕竟是SSS啊,我可不能够浪费这顿美餐。”

    “况且…嗦…”,吞吞的舌头带着涎水从嘴巴里面吐出来,在脸上舔了一下,馋嘴的说道“我可是很贪吃的啊。”

    “吱吱…”,在地上的镰鼬还在做最后的倔强,对着吞吞龇牙咧嘴。

    “表情再用力一些宝贝,对我的愤怒更深一些,不管是人还是兽,在愤怒的时候肉质可是非常紧促的啊,而且我最喜欢吃你们这些小生物了,大块生物,肉质无味,小的生物,肉质鲜嫩,就连骨头都想脆骨一样…”

    “哇…”,吞吞还在怎样诉说着吃掉镰鼬的方法,离煌突然从身后跑出来,他的手中拿着一个盒子,用力的塞进了吞吞的嘴巴里面,从吞吞的脑袋上面跃动过去后,一把将地上的镰鼬抱紧起来,随后飞快的朝着前方的留仙江奔跑过去,身后的吞吞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只感觉到嘴巴里面奇辣无比。

    脑袋抬起头对着天空一声怒吼,一大股的火焰喷射了出来。

    “难受难受难受…”吞吞在离煌的后方朝着留仙江不断的奔跑着。

    抱着镰鼬,离煌一边安慰着它没事,一边看着留仙江眼神中出现决绝,刚刚给吞吞吃的东西,其实是镰鼬每个月都会分泌出的身体激素,这种东西就跟什么麒麟血一样,是每个高等级的动物都会产生的东西,吞吞刚刚吃进去觉得狠辣,现在只觉得腹痛的如同刀绞,他想要呕吐出来,但是饕餮根本不具备这个功能。

    对自己那变态级别的消化能力,吞吞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镰鼬静静的躺在主人的怀中,亲昵的枕着离煌的胸膛,虽然受伤但是表情恬静。

    “唐思悼,不要管我们,赶紧回到修罗国里面去,将这里耳朵私情一五一十的报告给大国君,让大国君给我们做主,我们修罗国,一定会讨一个公道回来的。”,离煌眼神血红,带着强烈的恨意看着周围的一张张脸,随后高高的跃动起来,猛然的跳跃进入了留仙江中。

    “噗通。”,一声水花叮咚飞溅,离煌在滚滚河水中露出一个脑袋后随即被江水淹没。

    镜辉夜将手中燃烧的双刀狠狠的扔向了唐思悼,随后责备的转过头看着吞吞“你是怎么搞的?怎么让跑了一个?”

    “别他妈废话,跑不了。”,吞吞一边痛的虚汗直流一边辣的嘴吞烈焰般,他奔跑到留仙江的旁边,直接跪在江边上面,“丝丝丝…”,随即只看到吞吞猛然的张开了嘴巴,周围范围四百米的狂风全部都进入他的嘴巴里面,那张硕大的嘴巴放进留仙江里面,随后只看到吞吞狠狠的一个吮吸,“咕噜噜噜…”滚滚的江水全部都进入了吞吞的嘴巴里面,整片河床骤降下去了半米。

    “呜呜呜呜(你看我牛逼不?)。”,吞吞一边喝着留仙江的水一边呜哇呜哇的说道。

    “呜哇呜哇(就是这么硬气,他在我吞哥的大嘴中能够逃跑?笑话!!”

    “呜哇哇哇(我他妈喝了大概一百多斤了,都他妈别管让我喝)。”

    “呜呜呜(讲实话,再给我两条留仙江的水,我能够喝到你怀疑人生)”

    唐思悼愣住了,进攻着唐思悼的血狩和镜辉夜也愣住了。

    大概喝了上千斤的水,吞吞将脑袋拔出来,摸着圆滚滚的肚皮踹口气,那河床滚滚江流,水位又慢慢的升腾起来,吞吞纳闷的说道“怎么又上升起来了?”,说完憨憨的摇摇头,脑袋放进留仙江里面又是一顿痛饮。

    镜辉夜无奈的耸耸肩“等你他妈喝完,人家估计都带着修罗国的大军打回来了。”

    XXXXX

    看着离煌的身影顿斯消散在留仙江的远处,唐思悼暗暗的祈祷着离煌能够活下来,同时他的脸上也出现了绝对的怒气,他看着前方的镜辉夜和血狩道“你们表面上跟修罗国联盟在一起,但是其实内地里面早已经跟黑斧形成了肮脏的交易,这件事情到时候肯定会传遍全世界的,你们要遭受到世界的唾弃。”

    “所有被千夫所指的困难,到最后都会变成万人敬仰的膜拜。”镜辉夜说道“战争就是不择手段。”

    “说的如此深明大义,其实就是为了掩盖内心卑鄙的小丑罢了。”,唐思悼用力的将双刀扔向了镜辉夜。

    “可笑之至,被我们玩弄在鼓掌之中的蠢材有什么资格说话?你不也是同样掩盖着自己的愚蠢然后大放厥词吗?”,镜辉夜飞舞滑翔起来,双手稳稳的将舞动过来的双刀紧紧的握在手心中,随即全身“嘭”的一声猛然的爆炸,变成了一只只飞舞的白鸽。

    然而就在唐思悼刚刚想要动手的时候,从前方的永夜城中,只看到一道金光以超快的速度飞舞了过来,那金刚游动过来,将所有的白鸽全部都震裂成轻烟,下一刻唐思悼全身都染指起来圣光,金翅大鹏鸟无忧天尊一声怒喝“小魔术师给我滚开。”,金爪疾风般的唐思悼,抓紧圣光中,随后将圣光完全的撕碎。

    右手请亲的一个挥舞,身后狂风疯狂的舞动而起,只看到一把把的剑羽纷纷扬扬的冲刺过来。

    剑羽迎头痛击,轰炸在唐思悼的身体上面逼迫的他频频后退。

    “三圣?”,唐思悼惊骇的昂起头,无忧天尊一掌重击他的胸膛。

    “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后方永夜城的武烈和梦魇大祭司也纷纷的冲刺过来,银狐殿后。

    如此过的强者,让唐思悼一脸的警惕,此时如果鲁莽进攻的话根本毫无胜算,这些卑鄙阴险的家伙,肯定会群起而攻之,即便是动用神将玺的话,也就勉强能够自保,这金翅大鹏鸟就过于凶猛,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化成一团圣光,唐思悼飞速的朝着绫罗那边的大战场中移动过去。

    “我们去前方跟貘羽主君汇合起来,是时候让这片战场迎来最终的风暴的时刻了。”,梦魇大祭司阴险的说着。

    前方喊杀声震天,貘羽的追击已经让修罗国的死伤达到了恐怖的五千人左右,天劫这边的人踩踏着修罗国的尸体,在奋力追记,辽阔的战胜平原上,风停雨歇,新的曙光正从东方升腾而起。

    曙光,属于胜利者。

    【绝密:十八号死亡档案】心理医生翻看过去的治疗档案,竟看到自己的照片和医疗记录,原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