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墨竹殇

    刑烈的离别只是短暂的,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去的是什么地方,是否跟小丑毒心一起,还是独自前往,夏天都尊重他的决定,烈虽然是一个容易冲动鲁莽做决定的男人,但是这一次夏天却能够感受到他的情真意切,这封信,虽然没有太多华丽的辞藻,但是阅读的夏天相当的动容。

    下一次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必然是光芒万丈。

    夏天如此相信着。

    身后的苏逊睡的的十分的香甜,夏天轻轻的给他盖上了一层毛毯后走出书房轻轻的关上门,刚刚转过身,一个男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自己的身后,夏天立刻拔出枪摁在他的脑门儿上,他投降般的举起七彩颜色的手套“天哥最近变得非常的机敏啊。”

    “你吓死我了。”,夏天放下手枪道“怎么?有不得不在深夜里面告诉我的重要情报?”

    “你说的没错。”,七彩手套男悠悠的低语道“坤沙手底下有一个殿主秘密的去找齐麟了,我估计…”

    看来这个坤沙在这样危险的关头还是有点危险意识的,夏天赞赏的点点头,随后轻松的走在前方道“齐麟想要的肯定是那雷贝塔的黄金城,他之前就跟坤沙交好,这次齐麟很可能去蛮荒之地助战坤沙,蛮荒之地气候如此的恶劣,齐麟那病怏怏的身体能够坚持住吗?死在蛮荒之地那就真的是本时代最大的笑话了。”

    停下脚步,夏天的眼神中闪耀出锋冷的光芒“那么我们的计划…也准备准备启动了。”

    “不养膘了?”,七彩手套男调侃的问道。

    “主君时代,没有休息,你的敌人无时无刻都在到处走动,到处征战,你要是停下来就是会被吞灭掉。”

    XXXXXX

    红色喜庆的灯笼在海风中肆意的飘舞着,从龙雀的视野朝着前方看去,整条街家家户户的门前都挂满了红灯笼,红色的光芒染指了整套街道,充满了一股浓郁的中国风,两旁的墙壁上面全部都雕刻着各种各样的壁画,齐麟一边带着龙雀参观,指着某处的壁画说道“那上面刻画的是霸王陌路,这个故事想必炎黄子孙都有所阅读,那时候霸王项羽站在乌江盘旁边,身后,便是刘邦所携带的千军万马,那时候有位撑船老人过来想要摆渡项羽,但是被项羽拒绝了。”

    “历史最大的议题,项羽为什么拒绝?”龙雀接着话道。

    齐麟亲自接待,没有在房间里面席地而坐,齐麟反而非常热心的带着她参观新的水之都,这让龙雀备受感动。

    “霸王若过河,可能他也就不会如此的名垂青史。”,身后的程倾城粉发飞舞,很有见解的说道。

    “虞兮虞兮奈若何,项羽临死前最大的遗憾估计就是他的妻子虞姬了。十面埋伏,兵临城下,乌江见证了一代霸王的悲歌,我跟倾城的见解有所不同,我反之认为,当年就算是项羽过了乌江,他又能够怎样呢?即便保全了生命,他也注定回不到当年的辉煌,虎落平阳被犬欺,项羽,不想要当那落日衰虎吧。”,齐麟暖暖一笑,前方一个餐馆的门已经打开,走进去满桌子都是菜,这让龙雀再次备受感动,齐麟竟然如此有心,早早准备好。

    从蛮荒之地赶过来,饥肠辘辘的龙雀有些狼吞虎咽。

    察觉到自己有些不礼貌,龙雀捂着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没关系。”齐麟并不介怀的说道“蛮荒之地的男人阳刚威猛,女人更是耿直快活,我其实也是一个非常直爽的人,慢慢吃,吃完了我们从海洋上面远渡蛮荒之地,这次助战蛮荒,我会亲自跟你去。”

    旁边带着爱慕眼神看着程倾城的凯撒突然回过头,不相信的问道“主君,这次您亲自过去?”

    “千万不要。”,龙雀也震惊的瞪大眼睛“蛮荒之地气候恶劣,齐麟主君的身体…”

    “我心意已决,谁都劝阻不了我,玄霄也会跟我一起。”,齐麟真诚的看着龙雀。

    龙雀再三被感动到,到了水之都这里,齐麟丝毫不问现在的战局是怎样的,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瞻前顾后,甚至也没有商人的那种精打细算,这一份的援助充满了真挚,这样的推心置腹,已经在无形中让水之都和蛮荒之地情比金坚,一点点的加固着感情,齐麟对这方面好像异常的精通。

    感动中,龙雀突然浑身一震,那壁画上面那么多故事齐麟偏偏不说,为什么单单说霸王乌江自刎的故事?

    难道这份故事别有深意?蕴藏着齐麟的暗语?

    这次水之都去助战蛮荒之地,虽然齐麟还没有明确表达出来这边支援出去的兵力到底有多少,但是从他亲自君临,便让这份战场的分量显然的加重,看着带着温暖的笑容不断的给自己夹菜,并且介绍着水之都充满了特色的一道道菜肴的齐麟,龙雀至少能够确定一件事情,至少他们的联盟,要比貘羽那边坚固的太多太多。

    XXXXXX

    华夏国,一处无名的深山中…

    一条上山的道路上面充满了深深的杂草,但是还是能够看到一条小径通往着山顶,这条小径上面充满了两对足迹,显然是在两个小时之前留下来的,黑暗的夜晚即将过去,清晨的深山中充满了一股原始的自然味道,树林之中充满了一些不知名虫子的叫声,在这寂静的清晨之中显得分外的呱噪。

    再往深山里面走,便能够看到一大片黑色的墨竹林,竹林之中一条宽阔清澈的山涧,带着潺潺的流动声朝着远方奔腾着,那些残破的竹叶飘落在下方,在一处漩涡水域上面汇聚在一起,股股的竹叶中,隐藏着一根细长的烟头,不断的打滚着。

    木屋上面充满了一股沧桑岁月的时代感,很多地方都再次被翻新。

    一阵清晨最早的山风不知道从哪里吹动过来,煤油灯上面的火焰顿时熄灭,书房里面被翻阅的混乱不堪,各种颜色不一的书籍纷纷被打乱扔在了地面上,伴随着房间里面唯一光芒的熄灭,那罪魁祸首,一个国字脸的男人警惕的转过头,同时将手中又一本书狠狠的扔在了地上。

    “只是风而已,何必这么紧张,傻瓜。”

    掏出一根火柴在皮鞋上面滑动一下,他左手伸出去的时候,上面的劳力士金表也显露了出来,点燃煤油灯上面灯芯,顺便也点燃了嘴巴里面细长的香烟,穿着黑色风衣的公爵坐在竹凳上面翘着二郎腿催促道“找到没有?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呢,找这么点资料都找不到,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搭档?”

    那国字脸男人本身就找到气喘吁吁,眼睛都快看花,还要忍受着公爵抱怨的他再次狠狠丢下来一本书“你来试试?这个书房里面估计有成千上万本书,我要在一本书里面找到一张纸,这谈何容易?你倒是轻松自在,在哪来抽烟然后看着我就行了,要不然你来试试?”

    “真是不守规矩啊?什么时候你也如此的猖狂了?”,公爵从黑色的大风衣中缓缓的掏出一把手枪。

    国字脸的男人立刻紧张的退后了几步“公爵你想要做什么?大家同事这么多年…”

    还没等国字脸的男人反映过来,公爵枪口一转,对向了门外,国字脸的男人这才注意到,门口已经不知不觉站了一位老人和一个小孩,两个人的身后都背着竹篓,里面放满了一根根还沾染着露水的药材,“嘿嘿嘿…”,公爵叼着细长的香烟,站起来之时一头银发柔顺的搭在他黑色的风衣上面“凝镜先生,这个孩童是你新的弟子吗?看得出来以后就是祸乱天下的料,不去世界政府的原因,就是要过这闲云野鹤的生活吗?我们的大主君可是招募您很多次了。”

    “招募不成功,就这样用武力相向吗?”,凝镜先生下意识的将孩童藏在自己的身后。

    “落日公爵,图腾恶豹,你们两人在找什么?我这里没有你们想要的东西,都是一些古旧的书籍…”

    “嘿嘿嘿。”,没等凝镜先生将话说完,公爵吐着烟雾笑道“没有?这话说的可就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了,你知道我们金表组到底是负责什么的吧?不过凝镜先生真是老了,当年您辅佐帝诺雨的时候,可是指点江山,虎虎生风呢。”

    听到帝诺雨的名字,凝镜脸色大变,随后下意识的朝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

    “恶豹,东南边方向的书柜里面找,给我好好找。”,公爵发现了他的眼色,立刻命令道。

    没有翻阅几下,恶豹从一本书里面找到了一封古旧的信封,直接拆开一看,同样也是脸色大变。

    “信里面写着什么?”,公爵问道。

    “写的东西是我们俩这辈子不可能逃离金表组命运的东西,不小心知道了一些事情。”图腾恶豹脸色尴尬的说道。

    公爵眉毛一挑道“那正是我想要的东西,君虹这两个字,还是凝镜先生当年取的名字呢,你知道龙牙岛的事情吧?龙牙岛里面隐藏着太多太多关于他的秘密,龙牙岛既然已经不复存在这个世界上,那么您…”

    “嘭!!!”,话还没说完,公爵直接扣动了扳机,一颗子弹穿透凝镜先生的胸膛。

    “师傅…师傅…”,那个小男孩儿看着倒在血泊里面的凝镜先生不断哭泣的喊道。

    “您的那些弟子,在往后的生活中我都会替您好好照顾的,您可不要怪我,大主君给过您的机会,这只不过是…顺应时代之流淌罢了。”,公爵将那个不断苦恼的小男孩儿抱起来,带着他一步步的离开,前方,图腾恶豹将一桶桶的汽油浇洒在墨竹林上面,公爵走出来后,将烟头扔在竹林之中,刹那间整个竹林都疯狂的燃烧起来,木屋在燃烧中,凝镜先生在火光中大大的瞪大着自己的眼睛。

    站在山岗上面,公爵和恶豹回过头看着身后浓烟袅袅升腾的天空。

    “从悬崖上面扔掉吧,终究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图腾恶豹看着公爵手中的小男孩儿说道。

    “这个小孩儿可是深的凝镜先生的真传,这样一个隐世告人,杀掉了固然可惜,只可惜他知道的事情太多太多,大主君有招募之心,也只能够痛下杀手,只可惜且可叹,我们还要继续奔走呢,帝燚和帝君虹两人中缠绕、知情的所有人,除了八大王将和我们两人之外,其余的统统要铲除,一个活口都不能留。”

    公爵说着举起手挽道“这块金表,代表着绝对的权威和正义。”

    【绝密:十八号死亡档案】心理医生翻看过去的治疗档案,竟看到自己的照片和医疗记录,原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