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杰女的新君

    正午,气候炎热,暴君手中充满了冰块的水桶带着一股浓浓的寒气,让人感觉到一股凉爽的感觉。

    拷问的房间里面冷气开的特别大,角落的空调扇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沾染了一股鲜血,凉风吹拂出来夹杂着一股铜锈的血腥味道,暴君拎着水桶走进了房间里面,随后“哗…”的一声将里面冰冷的水全部都浇洒在**着上半身的明迦的身体上面,那些被皮鞭抽打出来的一条条的伤口,让明迦痛不欲生,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

    两旁,拿着皮鞭的战士们刚刚想要举起手继续鞭打,坐在前方的貘羽伸出手“慢点。”

    “咚咚咚咚……”,暴君站在明迦的身边将水桶里面的冰块全部都倒在他的头上,随后用手胡乱的摸了摸明迦的头发,嘲笑道“这是一个国家的皇子吗?要不是你叫明迦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乞丐呢。”

    “别这样无礼。”,貘羽斥责道,暴君带着戏谑的眼神走下去。

    低着头深深的喘息了几口气,明迦虚弱的喊道“狗一样的貘羽,要杀就杀,何必这样折磨我?”

    “别这么说嘛,我毕竟是用了非常非常卑鄙的方法将你抓住,但是你也不能够否定你是一个傻子,你的父亲可对你是相当的放心呢,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动物世界里面的规则,当一只雏鹰展翅飞空的时候,鹰妈妈总会在身边不离不弃的保护他,回味我刚刚从监狱里面走出里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除了身无长物之外举目无亲,你在我这里,必然会有我擒拿你的价值,乖乖合作的话,我就让你噙着眼泪回去找爸爸,不乖的话,坏叔叔这里是没有糖吃的。”

    貘羽将脑袋凑上前,带着凶狠的声音问道“告诉我,现在修罗国有多少的神器?”

    明迦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猛地朝着貘羽的脸上吐了一口口水。

    “你他妈的小子…”,暴君拿着一把砍刀走上来。

    “别把这里搞的跟那种黑暗的审问室一样,我们又不是小型的黑社会,明迦你也不要装什么义士。”,貘羽拿着纸巾擦了擦脸,背对着明迦像是抽筋一样抖动着肩膀说道“这里可是暴冬城,黑斧的主城,我不希望我们之间闹得如此的尴尬,就像是我下一刻……”

    貘羽突然抢过暴君手中的砍刀,带着猩红的眼神转过身。

    一刀狠狠的砍进明迦的脑袋里面,喷溅的鲜血全部洒在貘羽的脸上,他伸出舌头舔着鲜血疯狂的笑道“白虎的鲜血就是不一样啊,连臭味都比一般的要深的多呀,忘记介绍我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说!修罗国有多少神器?”

    一缕鲜血顺着明迦的额头爬满了整个脸庞。

    他笑道“白痴。”

    “别逼我,小明迦,我不是什么优秀世家出生,也没有多大的教养。”

    “白痴。”明迦依然这样骂道。

    “你再说一遍?”,貘羽指着他道。

    明迦吐了口鲜血,昂起头道“那好,你听好了,白…痴!”

    “啪!”,从貘羽身后的黑暗之中,一个身穿白大褂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皮箱的女医生走了出来,她带着金丝眼镜,一双眼睛充满了看淡血腥的冷漠,她径直的走向了明迦,半蹲在他面前,随后伸出手掐住了明迦的嘴巴,仔仔细细的看完后对着貘羽说道“主君,这血统相当的纯正呢,非常非常感谢你给我这样一个机会,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貘羽叼着香烟吸了一口吐出来一口烟雾,他偏了偏脖子说道“明迦小子,不要怪我。”

    “你们想要做什么?”,明迦虽然不明就里,但是他感觉到貘羽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尽的冰冷。

    “我想要做什么?唐思悼带领着八万名残兵败将一路上朝着华夏国哪里逃亡,你以为我不知道他打的什么如意算盘?离俄罗斯最近的就是华夏国了,哪里碰巧又是你的发小夏天的地盘,考虑到你和夏天的关系,夏天也许会发兵对黑斧攻击,但是就算你回去了,你也不是当初那个明迦了。”

    弹了弹烟灰,貘羽指着那个女医生说道“向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从十八层监狱里面救赎出来的第三个恶徒,她虽然带着口罩,但是我可以向你透露她是一个冰山美女,她的特长呢…就是擅长把动物系的血液抽取出来,培育到另外一个躯体里面,让被移植的人以后天形成的方式,重新继承你的白虎血统。”

    什么?他的话让明迦大吃一惊,浑身猛然的一个颤抖。

    “我特别喜欢你这个身体颤抖的动作,这说明你开始对我产生恐惧。”,貘羽带着笑容转身离去。

    “貘羽…貘羽,你不能够这样做,你不能够这样做。”,明迦对着他的背影大声的喊道。

    “以前我是一个垃圾的时候,你可以尽情的侮辱我,我努力变得如此的强大,就是想让这个世间对我的侮辱越来越少,弱者,就是强者手中的宠物,是随时可践踏的玩物,这是黑暗世界的法则。”,貘羽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笑道“这是我教你的,不是你父亲,差别就是你父亲的话也许你听不进去,就算他再怎么苦口婆心,但是我不同…”

    “从我这里得到一个道理,就要付出和这个道理同等级的代价。”,貘羽潇洒转身,离开房间。

    “疼了怕了,道理就自然懂了。”,黑暗中还悠悠的回荡着貘羽这句话。

    那冰山美女医生看着浑身颤抖的明迦,伸出手在他伤痕累累的身体上面慢慢的抚摸着,并且带着特有的医生温柔的声音说道“不要害怕,也不要恐惧与狂躁,放轻松,这虽然是一个漫长的手术,但是忍受一下就好了,乖…乖…”

    XXXXX

    “向天哥汇报我们的最新动向,唐思悼他们还有大概一天的时间才能够到内蒙古的边境,但是就在昨天晚上,貘羽那边追击的士兵们选择了以守株待兔的方式,早早的已经来到了内蒙古的边境,我这边有天门北方的七万大军,内蒙古防线有二十多万政府大军,由于唐夜麟不在的关系,我需要向政府申请才能够动用,换句话说,我刀罗刹没有唐夜麟的面子啊。”

    说话的是人正是在华夏国之王战役结束后加入了天门的刀罗刹,曾经美国群英殿的一员。

    他一只脚踩在一头野猪身上,在大汗淋漓中声音粗犷的不断的汇报着信息。

    “你没什么自信能够战胜貘羽麾下的大将?”,那边的夏天声音有些调戏般的问道。

    “开玩笑?我没自信?”,带着骷髅面具的刀罗刹当下是作势舞动了几下的双手,大声的吼道“我真是等这一天都等了很久很久了,同样我跟我的伙伴们都在等待着为天门效力的这一天,我的大刀,早就饥渴难耐,关键不是…”,刀罗刹说完语气降低下去几分说道“没您的命令,我哪敢乱来呀?”

    夏天释然一笑道“你还挺守规则的,唐思悼那群人肯定是要救的,但是我夏天也不去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要等到唐思悼他们将近绝望的时候就出现,雪中送炭的时刻,对方方知道你的温暖。”

    “您怎么说,我他娘就怎么干。”,刀罗刹粗犷的点点头。

    “只要这件事情你办成了,我就让你来南吴城效力。”,夏天收起玩笑语说道。

    “一言为定!!”,刀罗刹激动的对着其余的同伴们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一言为定。”,夏天说完挂断了电话.

    南吴城最高建筑,天门集团最高的建筑物里面,夏天看着眼前的杜苦儿百思不得其解“我一直非常尊敬我的明镜叔叔,但是在这种主君时代的狂风暴雨中,其实让明迦单独带兵去攻打那样强大的黑斧兵团,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如同之前所言,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派兵去攻打黑斧,黑斧那么强,我估计我夏天也可能不是对手。”

    “现在皇子被貘羽他们的人抓住,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杜苦儿依然带着斗笠,一身黑衣的站在夏天的面前。

    “明迦是我视为亲兄弟般的存在,我同样也不会坐视不理,不为利益,只为友情,但是很多事情,不是靠着一腔热血或者是嘴巴上面的友情,就能够去完成的。”,夏天看着杜苦儿道“你是明镜叔叔派遣出来说服我的使者,我也的确是最适合的人,但是…还是这两个字,但是…,我之前进攻的目标并不是黑斧,而是欧洲,我的全盘计划都在欧洲,我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过…”

    杜苦儿伸出手突然放在了夏天眼前的桌子上面。

    “你这是什么意思?”,夏天眼神闪耀着刀锋般的光芒看着他。

    “我知道夏天主君或许会对我有很多的误解,但是有些误会,是可以被时光与恒河的水冲淡的,我这次不仅仅是明镜大国君派遣出来和夏天谈判。”

    杜苦儿说完单膝跪地,深深的对夏天低下头“更是,诚心来加入天门的。”

    【绝密:十八号死亡档案】心理医生翻看过去的治疗档案,竟看到自己的照片和医疗记录,原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