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诡谲的手术

    “呜呜呜…呜呜呜……”

    风向听起来不亚于十二级台风,但是荒原上面的风向却只有三级,只不过是因为风吹过那些古老石板上面的风蚀洞,所发出的声音比较大,绿星手套转动着双手中的棍子,看着篝火上面的烤兔,一滴滴浓厚的肉油不断的滴落在火焰里面,发出“嗤嗤嗤”的响声,绿星手套狠狠的咳嗽了几声后摸了摸脖颈“嗯…最近喉咙有些发言…”

    “这周围美吗?”,躺在地上双眼中凝聚着血伽的安将臣问道。

    “你知道鸟不拉屎是什么地方,我们就在什么地方。”,绿星手套看了看四周耸耸肩说道。

    沉默了半晌,安将臣突然问道“所以你们这个组织叫做夜宴是吗?夏天到底是从哪里找到你们这群人的?你们这样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天门的内部,别的人没有意见吗?真可笑,我觉得我自己真可笑,天门有一个这样大的情报组织我竟然都不知道,那么昆仑山的事情你们也知道咯?”

    绿星手套撇撇嘴“你到底是几个问题,挨个问不行吗?我都不知道从何答起。”

    “昆仑山的事情,就昆仑山的事情。”,安将臣带着笑容问道。

    从烤兔上面撕下来一块肉,绿星手套放在嘴巴里面咀嚼着说道“知道又怎么样?可是即便是知道了,难道夏天主君要为了昆仑山兵发修罗国吗?那昆仑山本来就是慕遥的地盘,我们本身就跟他们没什么交集。”

    “可是我们进攻了华夏国就等于侵犯了主君夏天的威严,夏天能够无动于衷吗?”安将臣疑惑的皱紧眉头。

    “你当天门是什么啊?贪食的小狗啊?给一块肉就过来狂吠?我实话告诉你吧,就算知道了昆仑山,但是我们要进攻的是东南亚和日本韩国,何必为了一个小小的昆仑山就羁绊住?现在我们得到了东南亚还有两大国家,你说当初要是为了昆仑山发兵,去争那口气,去争取那点蝇头小利,我告诉你,你以后彻底打消这些想法。”

    “帝国之前无感情,帝国之前无轻重。”,绿星手套总结道。

    绿星手套这边自顾自的不断的说着,随后扯下来野兔的大腿,在鼻子前面闻了闻后赞叹道真香,站起身的他刚刚想要递给安将臣,突然发现刚刚躺在身后的安将臣竟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还没等绿星手套反映过来,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从身后扑腾了过来,紧接着张开满口的尖牙,狠狠的咬在了绿星手套的脖颈上面。

    “我靠…”,绿星手套疼的浑身颤抖,手中的兔腿掉落下来,龇牙咧嘴。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这个带着黑眼圈瞪大眼睛的小孩儿疯狂且贪婪的吮吸着绿星手套体内的鲜血,他的样貌在时代的征途之中曾经出现过,那时候他以南魔海主帅的身份出现,不过因为后来的黑阎王安将臣太过于闪耀,以至于很多人都忘记了他的本体到底是什么样子。

    感觉到体内的鲜血在一股股的流逝,绿星手套一脚踩踏进入篝火里面,拿起一根燃烧的火把,狠狠的朝着后方怼过去。

    这魔童怕火,看到火焰立刻松开了嘴巴,从绿星手套的肩膀上面跳跃了下来,紧接着像是一条鬣狗一样,嘴角上面沾染着鲜血朝着前方跑动了一阵,回过头又恶狠狠的看着绿星手套。

    “当初的突发状况训练练到狗身上去了,哎哟,我去…咬这么狠?”,绿星手套看着脖颈上面一大块裂开的血肉。

    “嘿嘿嘿…”,那魔童蹲在地上,咧开嘴,一缕缕的鲜血在牙缝中流淌,他恶笑的看着绿星手套。

    “你是谁?”,绿星手套捂着脖颈的伤口道“你是安将臣还是别人?”

    “想要束缚住我修罗国的国将,你未免也太痴心妄想了,天门不帮忙没关系,我们修罗国自己来,麻烦你回去告诉夏天,今日他的冷酷,明日修罗国会千倍万倍的对付他,到时候不要像是一条野狗般的趴在地上摇尾乞怜,我们可没有肥嘟嘟的肥肉来给他。”,魔童说完像是一条疾驰的猎豹一般飞速的行走在荒原上面,几个眨眼间就消失在地平线上面。

    想要走?绿星手套刚刚要追击,脖颈一阵刺痛。

    低头一看,那被魔童咬到的地方,翻卷出来的一滴滴的血肉已经发紫,这是中毒的迹象。

    XXXX

    高山之上,巨大的黑锅里面,被屠宰成一块块炖肉的野猪在锅底里面不断的沸腾着,散发着滚滚的浓香,刀罗刹一边吐着骨头一边看着前方俄罗斯的地平线,这座山是他特别寻找到的,视野范围极好,可以看到前方俄罗斯和内蒙古的国防线,除了看到军队驻扎的军区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冰冷之外,貘羽那边所派遣过来的部队,依然没有丝毫的风吹草动。

    刀罗刹麾下战将之一·拳霸,一边大口大口的喝酒一边大口大口的吃肉问道“老大,唐思悼他们的人群估计今天傍晚的时候就能够到,可是貘羽那边怎么还没有动静?莫非在半路上面已经伏击了?”

    “可能性很大。”,另外一名大将骨钢狂说道。

    “不会的。”,依靠着一棵大树,在下面乘凉,一身红衣抱着长剑的剑红颜吐着烟雾说道“要是伏击的话,那应该也离俄罗斯不远了,国防线这里不可能这样的平静,多少都会收到一点风声,机会是留给准备和等待的人的,我们加入天门也有一段时间了,不可能这样一直碌碌无为下去,老大两次碰壁,可是可是牟足劲了。”

    之前刀罗刹想要加入天门三武士,被拒绝,想要进入天将团,被唐夜之凰拒绝。

    用力的握着自己的拳头,刀罗刹低声的恶吼道“都给我小声点,也许下一刻就是敌人来临的时候。”

    他那张骷髅面具下面的脸,充满了认真,充满了对未来宏图霸业的渴望,因为他一直相信着夏天可以让他在世界上大展拳脚,他现在当然没有资格进入那两股精英团队,但是只要给刀罗刹一个机会,资格这种东西,自然会顺水推舟而来的。

    远方的天空中突然从云朵里面突然出现了两艘战斗机,下方的国防线的人立刻骚乱了起来。

    “来了!”,刀罗刹猛然的站起身,双拳狠狠的撞击在一起,转过头对着身后的剑红颜、拳霸、骨钢狂、国哀四个人说道,并且竖起一根手指头“机会只有一次,赢了,我们陪伴着主君君临天下,输了,我们一辈子有吃不完的野猪肉,受不完的冷眼和嘲笑!”

    “是,大哥,明白!”,身后的四个人全部都铿锵有力的点点头。

    XXXXX

    暴冬城,黑暗的手术室里面,四名带着铁狮头盔、身上绑着一条条战甲、臂膀上面刺青着一把黑色战斧的战士们站在了手术台的旁边,“当当当…当当当…”,手术台上面,随着明迦身体的不断抖动,捆绑着他身体上面的那些铁链在疯狂的颤抖着,直到现在,明迦还没有明白,梦魇大祭司将手掌放在自己的脸上,到底是吸吮自己了什么东西,现在依然全身无力,但是浑身的怒气迫使着力量的加强,倒也是让明迦有些狂躁。

    照明灯被女医生打开,照耀在明迦脸上,他感觉到非常刺眼的转过头。

    “瞧瞧这张俊美的脸蛋儿,真是生的英俊帅气。”,女医生拿着一根针管在明迦的脸上来回的摩擦着。

    “放开我…”,明迦抬起手,无奈被铁链束缚住,想动也动不了。

    “你还以为这里是修罗国呢?可以因为你是皇子的身份让你为所欲为吗?”,女医生双眼依然冷淡无比,旁边的那些彪形壮汉每个人都带着一拳头可以打破一扇门的凶恶蛮力,他们狠狠的压制着明迦,让他动弹不得。

    “先将你体内的血放空到百分之70的地步,白虎血统新的宿主已经选择好了,你绝对不会想要知道那个人是谁…”,女医生冷淡的眨了眨道“毕竟是四大灵兽之一,处理起来虽然会麻烦一点,但是看到你颜值的份上,我也心甘情愿,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血统转换完毕后,貘羽主君已经将你赏给我了,白虎,会变成一只乖巧的猫咪,脖子上面带着项圈,铁链通向我的手,听起来,这是一个不错的未来吧?”

    针管已经插入了明迦的脖颈里面,一边抽血女医生一边说道,那边的巨大血袋里面,闪耀着淡淡光芒的白虎血统一点一点离开明迦的身体,闭着眼睛的明迦以为自己就这样被人宰割的时候,突然…他感觉到一股热量与力量双重交织,宛若一条条线在体内缠绕着一样,身体开始发热,体内开始充满力量,一根根的银发从头顶上面猛然的生长出来。

    不过银发这次不再柔顺,而是变成了钢枪一般,一簇簇的散落在明迦的背后。

    “呼…”,一个漆黑无比的巨影展开翅膀在房间里面昙花一现,尽管只是一瞬间,女医生还是害怕的不断后退“这是什么?刚刚那是什么?”

    “乓乓乓…”随着铁链的破碎声,明迦双手粗暴的举起来,挣脱了铁链的束缚,随后将全身的铁链全部都扯断。

    他站在手术台上面,拔掉了脖颈上面的针筒,一头坚硬的银发垂落到脚踝处,奇长无比,仿佛带着无限浩瀚的力量。

    “快点抓住他,快点…”,女医生对着黑斧的战士们大声的命令道。

    一名强壮的黑斧战士猛然的朝着明迦奔跑过来,明迦伸出手,一道赤红色的风浪冲向他。

    “死亡之指。”

    风浪打在壮汉的身体上面,“嘭”的一声顷刻间将他撕裂成几百个碎块,那爆裂的力量,让血浆和血块溅洒了整个房间。

    “强盛…强盛的力量,我体内封锁的真正血统?”,明迦抬起手,狂风如火,在手心中旋转跳跃。

    【绝密:十八号死亡档案】心理医生翻看过去的治疗档案,竟看到自己的照片和医疗记录,原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