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虎父

    这个貘羽的守护神虽然暂时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实力之强大,就算是明迦真正的血统,也无法冲破她的防御,她的脸上总是带着让人如沐春风般的笑容,招式看起来没有杀伤力,却能够以战止战。

    “你何不回去问问你父亲”这句话,让明迦狐疑无比。

    “嘭…”,身体狠狠的撞击在走廊的尽头,只看到一道道的裂缝在墙壁上面疯狂的滋生着蔓延着,下一刻“啪”的一声破裂成粉碎,明迦趔趔趄趄的差点倒下去,回过头一看,自己身在暴冬城黑斧古堡的最高层,高达百米,下方能够看到一缕缕不断游动的白色云朵,还有下方那些繁华无比的建筑和车水马龙的街道,以及一个城市的呱噪。

    守护神让明迦的白虎血液疯狂的滋生着,用来克制体内真正的血统,这一招有奇效。

    此时此刻的明迦已经彻底的变成了四大灵兽之一的白虎,虽然战斗力仍旧旗鼓相当,但是明迦内心的暴躁,和那股对杀戮的渴望的火焰,已经降低下去了不少。

    破碎墙壁,外面辽阔荒原上面的微风吹拂进来,明迦身后的满头银发随着风轻轻的吹拂着,他感受着自己体内这样强大的力量,感受着那熟悉的力量,他这时候才感觉这才是真正的自己,闭上眼睛去寻找体内那股力量,却已经荡然无存,仿佛封锁在某个地方,就像是尘封着的黑盒子,无法轻易被开启,就像是被铁链困锁的恶龙,无法挣脱野蛮的束缚,释放力量的咆哮。

    轻轻一舞,风中出现了一道蜂鸣之声。

    刀锋闪耀而过,一把锋利的巨型镰刀出现在明迦的手中,刀刃从白虎头之口中伸展出来。

    “我父亲,我父亲知道些什么?他不是想要锻炼我吗?”,明迦对明镜根本没有丝毫的怀疑。

    “伪于表面,这是你父亲最擅长做的事情,他总是能够将邪恶发挥的那样光明正大,看起来理所当然。”,守护神平静的说道“为什么不好好的想一想有些事情的发展呢?也许那样你就明白了。”

    说完她轻轻的挥舞了一下手,地上的鲜血凝固成一个‘走’字,示意着让明迦离去。

    什么叫做伪于表面?明迦疑惑的皱紧眉头。

    难道父亲是一个善于使用瞒天过海的人?每一件事情都有一个光明的躯体,来包裹着邪恶而肮脏的灵魂,这个守护神已经告诉了自己明镜别有用心,但是明迦不敢相信,他可是自己的父亲啊!!!!那可是自己最至亲的人啊!!!想想这次事件的整个过程,明迦的确感受到处处都透露着一股诡异,难道这一切都是明镜的安排?

    越想越头疼,但是此刻他仍旧在敌人的老巢里面,他内心充满了疑惑,他一定要找自己的父亲问个明白!

    转过身,身后的白虎翅膀“刷”的一声舒展开来,从黑斧古堡上面跳跃下来,自然系风暴能力开启,那一缕缕的微风,让明迦踩踏着高低起伏的风浪,如履平地般的凌空行走一段后,双翅抖动下来一根根的羽毛后,明迦“嘭”的一声冲刺出去,白虎的速度加上风暴的力量,只见一道靓影一飞而闪过暴冬城的上空,随后化作天际的一道光芒。

    纯真的貘羽眨了眨眼睛看着守护神,随后捏着衣角伸出手,为她擦拭着额头上面的汗水。

    守护神带着暖暖的笑容为貘羽带上后背上面的帽子,随后捧着他的脸化成一团光芒,“啾…”只看到一抹白雕的浮影的光芒闪耀了整条走廊后,守护神消散的无影无踪,连帽衫内,貘羽脸上的纯真无暇消失的干干净净,取而代之是眉宇间的邪气,和嘴角时不时透露出来的诡笑。

    “主君…你没事吧?我们要不要追捕?”,暴君带着大群的人马气喘吁吁的赶到。

    貘羽举起手示意不要追赶,并且大声的说道“让暴冬城的人都不要追,他的离开也是计划中的一部分,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属于我们的范畴里面了,还想让他成为一条丧家之犬呢,没想到那血统居然真实的存在。”

    女医生被人搀扶起来道“明迦能飞…我怕他们…”

    “那就是需要他去担心的事情了,不过我想他既然如此严谨周密,必然已经计划好了。”,貘羽说着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我只需要将我这里的情况转答给他就行了,虽然说我们没有得到白虎血统,但是得到了神器也不算亏,没想到白虎血统竟然是压制作用,这倒是出乎意料。”

    电话拨通,究竟是谁?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着明迦,明迦听着电话里面冗长的信号声。

    “刷…”,镜头的画面被一分为二,明迦站在破碎的走廊尽头边缘,另外一边,一个慵懒的躺在龙床上面的人伸出白皙的右手,拿起手机优雅的说道“喂?”,他,赫然便是明镜。

    “他体内真的有另外血统的存在,不知道是何物,但是特别强大,打不过只能够重新把白虎血统给他。”,貘羽说道。

    明镜招招手,一个女人走过来,将香炉的盖子转动,随后袅袅的青烟升腾起来,房间里面顿时充满了浓郁的提神香,明镜平静的一笑“你们打不过是吧?那么他现在肯定回来会问我整件事情的所有经过,我要怎么告诉他呢?我要怎样才能够让他知道我的心意呢?”

    “你不是想要杀掉他吗?”,貘羽瞪大眼睛带着恶笑问道。

    “哼哼哼…”,旁边有人剥好葡萄,明镜冷哼了几声张开嘴含在嘴巴里面“貘羽主君可真是冰雪聪明。”

    “少他妈放屁了,你都不知道为了避开那个人的眼线,我的演技有多么的爆发,我对你的安将臣下手的时候可没有客气。”,貘羽点燃一根香烟,吐出去,烟雾随风飘散,舞动在暴冬城的顶空。

    那个人?是谁?

    明镜居然也说道“安将臣护主生死不明,明迦被貘羽抓住,然后又逃窜了出去,接下来他去了哪里肯定没有人知道了,只要不回来修罗国,就跟我没关系,我会让他在半路上面死的干干净净,悄无声息的,养了这么多年,现在要杀掉真的是太可惜了,那个人如果知道明迦死亡的话,肯定会对我赋予万般同情,关于这件事情我也特别的心痛啊。”

    “滚吧明镜,以后少跟我联系,你让我恶心,那是你亲生儿子?”,明迦厌恶的说道。

    “不是我生了他啊,但是,你觉得你知道了这件事情,你能够斩断跟我的联系吗?貘羽主君,我会再来找你的,就算你嫌弃我跟嫌弃蚂蟥一样,我也会不离不弃的来找你的,现在明迦那个血统的苏醒,是他该回去的时候了,也是他该死亡的时候了,我当初要明迦单纯的只是要挟那人罢了,她那时候可以给我,现在也可以在明迦现在完全强大的时候,让他另谋出路,而最有可能的帮会,非夏天莫属,若天门得到明迦的力量,你还会笑的如此开心吗?貘羽主君。”

    “你凭什么说会给夏天?”,貘羽追问道。

    “他很小就自己出去闯荡,跟我的确没感情,可是跟夏天情比金坚呢。”,明镜儒雅的笑道。

    “可那人毕竟是你妻子…如果不是你利用他,你一个小小的明镜,能够在那样短的时间内崛起?我知道的可不止这些,如果不是你妻子,你现在还是一个市井小混混。”,貘羽很不客气的说道。

    “只是一个杂种罢了,谈何妻子,我对她毫无感情,对明迦更是毫无感情,不过从小利用到大,真是心疼我那可怜的明迦,他那真正的先天血统如此强大,那杂种不会让我得到这股力量,所以即便是自己的亲儿子,我也会像对待渣滓那样,扔掉他,然后卖一卖苦肉计,挤出两滴眼泪,继续利用明迦的母亲便可了。”

    “我认为我够禽兽了,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猪狗不如的人。”貘羽唾骂道。

    “我才比不上猪和狗呢,神器赠予你,算是我给你的玫瑰,带着这样的香味,下次我们继续合作。”

    明镜说完悠哉悠哉的挂断了电话,对旁边挥挥手,几个女人顿时跳跃起舞来。

    XXXX

    俄罗斯与哈尔交界的一座中心城市,布谷鸟城镇。

    砍的整整齐齐的烧鹅先上了,被明迦塞进嘴巴里面用力的咀嚼着,。

    烧鸡上了,明迦撕掉鸡腿几口连骨头都吃下去,随后拿起整只烤鸡疯狂的吃着。

    青菜上了,筷子一夹,全部送进嘴巴里面。

    烤排骨上了,明迦抓着大骨架啃着上面娇嫩的手,吃的满嘴是油,他早已经饥肠辘辘,此时此刻很需要狼吞虎咽,饭店里面,一个卖花的小女孩被好几个人拒绝后拿着一朵玫瑰花站到明迦的身边“哥哥,你买一枝花吧。”

    “呐…”,明迦将另外一只烧鸡递上去“吃。”

    “我不要,我只要钱。”,小女孩儿倔强的摇摇头。

    明迦耸耸肩“我没钱。”

    小女孩儿失魂落魄的走出去,低着头在川流不息的城镇中一步步的走着,一个阴暗的小巷中,一个穿着灰色夹克的人将硬币弹射起来,旋转的硬币掉落在小女孩儿的前方,她呆萌呆萌的抬起头。

    “叔叔,买花吗?”,小女孩儿拿着玫瑰问道“可新鲜了。”

    “怎么卖?”,男人问道。

    “不带刺是八千万美金,带刺是两亿八千万美金,带刺加玫瑰花种子就是四亿,折断的话比较…”

    “我要花瓣散落一地的,风一吹,没人知道踪影的。”,男人问道。

    “十五亿。”,小女孩儿抬起头道“因为玫瑰花特别特别好,在世界政府虽然是一半的价钱,但是找我们买,要加两倍的钱。”

    男人将一张银行卡放在了花篮里面。

    “这是订金。”

    【中央震怒!21世纪最大的人口失踪案】接到报案,绝美警花金莉竟自作主张,以身犯险,等到众人赶到,居然看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