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 死斗-自然之神

关灯
护眼
    还没让凶炮挥舞出自己的巨型炮筒,对着自己的战士们伸出援手,怪变再生。

    野蛮生长,顾名思义就是在这寸草不生的地面下,一根根粗壮的藤蔓全部都破开了大地狠狠的钻出来。

    这些藤蔓将凶炮的第一分队的战士们全部都缠绕着包裹着,举向天空,战士们在藤蔓中只感觉到浑身的能量都在被疯狂的吞噬着,一个个浑身无力,体内根本感受不到一丁点力量的存在。一道道从战士们体内抽取出来的力量,变幻成了宛若萤火虫般翡绿的荧光,不断的进入月犼的身体之中。

    月犼浑身腾起着强大的力量,全身力量旺盛的双手朝着前方狠狠的一个推动。

    “嘭…”,一股刀锋般的绿光从天而降,在凶炮粹不及防中狠狠的打在凶炮的身体上,顿时将域气轰碎的干干净净。

    怎么可能?我的武装系域气!虽然自己是三修的战士,但是以圣域为主,神臻化为辅,超能力则是均衡其中。

    “你们…你们…”,看着藤蔓中死气沉沉的战士们,凶炮不甘心的怒吼着。

    月犼抱着手悠悠道“别白费力气的喊叫了,他们已经成了大自然的祭品,供养着这片大地。”

    双眼血红的凶炮恶狠狠的看着他“你自诩是神的使者,难道神的使者就是如此畅意杀戮的吗?”

    杀戮?

    月犼的脸上出现了沉思的表情,白发在胸前飘舞的他突然闷哼起来“凡人的境界真是太可笑了,普渡众生、拯救苍茫世间万民于水火之中的人,就是令人尊重的神,屠戮百万,吃人不吐骨头的,便是遭人唾弃的魔吗?神魔从来水火不容,这世间万千的众生,不都是神与魔的化身吗?做着高尚事情的人是神,做着卑鄙下流的人魔,但是无论是神还是魔,只要你在这个世界上面生存着,每一个人都是同等的生命,这世界从来没有贵贱之分。”

    “你也不必站在所谓高贵的立场来指责我的手段。”,月犼看着他说道。

    突然月犼轻蔑的别过头“对你这种肌肉大无脑的人说这些话简直就是对牛弹琴了。”

    凶炮的确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当一个人面对自己无知的事情的时候,他会选择用暴力去摧毁他,凶炮深知自己现在的实力是超神入神第一天的小神力量,用圣域的力量的话,是否能够打败前方的月犼?尝试一番便知道,全身瞬间金光大盛,凶炮一脚踩踏在虚空上面,身体就像是火箭般的腾空而起,当他将炮筒对准月犼的时候,凶炮恶狠狠的吼道“我听不懂的真理,那就让他毁灭在这个世界上就好了,不是吗?”

    “嘭…”,下一刻巨大的炮筒中轰出一大股的暴风,将月犼的全身都包裹住,瞬间月犼的身体毁灭的干干净净。

    不过如此而已吗?凶炮眼神中的得意洋洋还没消散,从天而降的月犼的阴影已经将他全身都覆盖住。

    “神使大祭司·镜像转移。”

    “神使大祭司·超必杀·仲裁践踏!”

    双手高高的举起,禁忌之戒在天空中疯狂的闪耀着,凶炮只感觉到四面八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暴烈的狂风顿时在四周大作,“呜呜呜…呜呜呜…”,树林所有的树木都在朝着月犼这边摇晃着树冠,整个树林的花花草草全部都释放出一道道荧光般的绿色力量,绿光就宛若流星一样,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全部都汇聚在神使大祭司的身体上面。

    “超圣入神第三重天·人皇境·星辰力量!!!”

    如此级别的力量开启,让从天而降的月犼浑身带着一股唯我独尊的超强霸气的力量。

    白烟飘舞的四蹄,在下一刻,以每秒上百下的恐怖踩踏,攻击到凶炮的身体上面。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就像是永动机般的炮弹发射,月犼的四只鹿蹄在凶炮的后背上面疯狂的踩踏着,炸裂的气浪朝着周围疯狂的游动着,一股股的绿光就像是恶魔之蛋破裂般的迅速的爆裂,级别上面的碾压,招式释放的超强,只不过是几个眨眼间,凶炮全身的域气被踩踏的干干净净,四只鹿蹄踩踏进入凶炮的身体之中,刹那间血肉模糊一片。

    随着月犼的踩踏,凶炮凄惨的呐喊着,身后一个个血蹄印记不断的出现,背后一片伤痕。

    最终一脚将凶炮的身体踢飞,在天空中的树藤道路上满,凶炮的身体打着滚儿不断的旋转着。

    月犼四只鹿蹄上面带着浓浓的鲜血降落在树藤上面,轻描淡写一个挥手间,一道风刃狠狠的斩破了虚空,从月犼的身后朝着前方的凶炮肆意迅疾的舞动过去。

    “嘭!!”,风刃再次斩击在凶炮的身体上面,将他朝着后方震飞。

    “从你们选择来到神明岛的那一刻,你们就犯了绝对性的错误…”,月犼手指轻轻的一个蠕动。

    一根根的树藤就宛若是灵蛇般的在凶炮的身体上面蔓延着,随即紧紧的将他捆绑住。

    炮筒对准月犼,凶炮一声恶吼“致命射击·無双技·火焰炮弹。”

    “神使大祭司·奥义·自然圣盾。”

    一根根的火焰线条从四面八方不断的汇聚过来,凝固在凶炮的炮筒中。

    一道道自然力量的线条从四周飞舞过来,凝聚在月犼的手掌心之中。

    一声震慑苍天的怒吼声从凶炮的身上散发出去的时候,汹涌而狂奔的火焰炮喷洒着成百上千的火星,狠狠的破空而出。前方的月犼手中举着一面墨绿色的盾牌,火焰炮结结实实的撞击在上面后,顿时被盾牌抵挡住,“撒撒撒…撒撒撒…”,被阻挡的火焰冲击力量朝着两旁不断的扩散着游动着,随后月犼狠狠震动手中的盾牌,几声消散音中,火焰被阻挡的干干净净。

    空气中残余的余热力量,让凶炮骇然的瞪大瞳孔“这…”

    “这自然圣盾,能够让我阻挡任何物理系的进攻,任何,我今年已经是288岁,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在这神明岛之中,你们这些随意进攻别人家园的人,除了会毁灭,让一切都燃烧殆尽,除了让一切都在时光中毁灭,你们做不好任何的事情,我知道这座到上面每一朵花的名字,每一棵树的年轮,每一片树叶的绽放与新生,每一场雨的浇灌后这座岛的进化,你们除了破坏,一无所知。”,月犼猛然的挥下手。

    那缠绕在凶炮身体上面的树藤将凶炮狠狠的朝着下方的海岛断崖下面扔下去。、

    “哇…”,在空中坠落的凶炮不断的发出着呐喊。

    多年来的骁勇善战顿时让他冷静无比,看着前方的那些断崖,他挥舞着炮筒对着崖壁“砰砰砰砰”的不断的进攻着。

    一个个空气炮冲击出来狠狠的轰炸在崖壁上面,巨坑赫然出现。

    “神臻化境·神阳九日白夜·玄功金钟罩!!!”

    “嗡嗡嗡…嗡嗡嗡…”,一股股的金色气流不断的从炮筒中释放出来,紧接着一道道一圈圈的迅速的绕动着凶炮的全身飞旋着,从头顶上面蔓延全身,那巨大的金色撞钟的形态将凶炮的全身都包裹在里面,随即凶炮稳稳的降落在一根根蛛丝上面,月犼的手指一动,那些听从着他命令的斑斓蜘蛛们顿时从两边铺天盖地的冲击了过去。

    有金钟罩护体,斑斓蜘蛛全部都“叮叮叮叮”的攻击在上面,不断的用牙齿咬着金钟罩。

    凶炮大笑几声,有护体神功在,他们根本奈何不了自己,看着上方的月犼,凶炮知道今天不使出浑身解数的话根本过不了这关,看着蛛丝上面那些巨型的斑斓蜘蛛,凶炮闭上眼睛“月犼你给我听好了,接下来的话你可不要吓得尿裤子,三修的人,即将向你展示毁天灭地的一幕。”

    “超能力·疾射能力·发射就绪。”

    凶炮猛然的举起手中的炮筒,“丝丝丝…丝丝丝…丝丝丝…”一股股的吞呐风流在炮筒上面迅速的凝固着,伴随着这样的吸收,旁边的那些密密麻麻的斑斓蜘蛛全部都大群大群的被炮筒吸收了进去,将炮筒对着前方的月犼,“砰砰砰…砰砰砰…”,一颗颗的蜘蛛炸弹朝着月犼接二连三的不断的攻击过去。

    不愧是三修的战士,花样的多变和转换能力是一流的,世界政府这个黑棋军团,倒是没有让自己失望太多。

    月犼一边这样想着身体一边宛若鬼魅般的不断的躲避着一颗颗蜘蛛炸弹的进攻,“咚咚咚咚…”,蜘蛛炸弹爆破在虚空之中,既有气浪的冲击力量,又有蜘蛛毒液力量的溅洒,堪称是双重力量的融合,极其致命。

    两团蜘蛛炸弹正面朝着月犼进攻过来,他那瞳孔狠狠的一个凝缩。

    “神使大祭司·奥义·自然圣盾。”

    刹那间一道盾牌的出现,让两颗蜘蛛炸弹狠狠的打在盾牌上面,“轰轰”,两声剧烈的爆破成粉碎。

    “疾射能力·超必杀·域气飞弹。”

    将斑斓蜘蛛全部都打空后,凶炮将自己的域气完全压缩进入炮筒之中,一团闪耀着金黄色光芒的域气在炮筒上面涌动着蓄势待发的几秒钟后,“啪啪啪…”带着炸裂般的声音,刹那间上百道域气飞弹迎空冲击,顿时将月犼能够闪避和逃避的范围全部都死死的包围住,那月犼十分冷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凶炮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域气飞弹锁定目标,带着震耳欲聋的轰炸一股股的狠狠的喷射在月犼的身体上面,炸毁月犼的脑袋、炸毁月犼的鹿身.

    “哈哈哈…”,凶炮刚刚得意洋洋的笑声再看到那躯体消散在空气中后戛然而止。

    “自然之力·镜像分身。”

    “又是这肮脏卑鄙的一招。”,凶炮怒气冲冲的吼道,随后看着下方滚滚沸腾的海水“我的疾射能力,是能够将任何东西都压缩在我的炮筒中,然后对着敌人释放出去,攻击的速度随我而定,换言之,这片大自然是你的,也同样是我的战场…”,话音刚落,随着炮筒上面的吐纳力量开启,下方那拍打着礁石的海水就像是龙吸水一样,一股股螺旋着,飞速的转动着,一道道的升腾起来,迅速的进入炮筒之中。

    月犼大祭司悠悠的说道“那就要看这大自然,到底眷顾谁了。”

    “那必将是威风八面的世界政府,疾射能力·超必杀·海流龙卷炮。”

    “啪!”,月犼则是双手狠狠的拍打在一起,手指上面的每一个禁忌之戒都闪耀出刺眼无比的光芒。

    伴随着它这样的自然力量的召唤,神明岛巨峰山山顶中,“咕噜噜…”,随着几个小石子的旋转,一道道的裂缝在山顶上面的平台上面撕裂开,“轰隆隆…轰隆隆…”山顶在强烈的颤抖,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山体之内疯狂的作祟着,躁动着。而此时此刻凶炮的炮筒上面,一股股的海水在肆意的舞动着,下一刻“砰砰砰砰砰”,一道道螺旋的海流龙卷炮朝着月犼狠狠的击打了过去,而在那巨峰山的山顶中,只看到剑光宛若夜之霓虹般的四散闪耀后…

    下一刻,一道剑锋刺眼的长剑破开山体破土而出,从巨峰山朝着月犼的手中飞舞过来。

    剑芒在天空中划过一道金色的厉芒,刚刚被月犼一把抓住后,握着宝剑朝着下方对着自己进攻的一道道的海流,一剑剑不断劈斩着,顺势而舞动着手中的长剑,逆风而行的剑芒将一道道的海流不断的从中心处切断,悬浮在空中的海流块体,爆炸成一团团的海浪掉落在地面上。

    强势一招,虽让凶炮短暂性的占据了上风,但是也迫使月犼祭出自己那锋不可藏的长剑。

    一股股的海流龙卷的冲击被月犼强势的劈斩开来,滚滚的泡浪之中,凶炮只看到月犼凌空冲刺下来,粹不及防间,月犼低下头,脑袋上面坚硬而奇长无比的鹿角狠狠的顶在了凶炮的脖颈上面,“哒哒哒…哒哒哒…”,顶着凶炮这魁梧无比的身躯,月犼踩踏着虚空在断崖的海面上前进着,看着后方的断壁,凶炮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咚…”,狠狠一撞,鹿角顶着凶炮的身体彻底的陷入了崖壁上面。

    “剑名龙泉。”,随即下一秒的时间,月犼转动着手中剑锋闪闪的龙泉宝剑,狠狠的刺向了凶炮。

    绝命之战,悬命一刻,凶炮一声呐喊“金钟罩·第五十八關·和尚撞钟。”

    “bong!!!!!”

    一声钟鸣之颤的响声震的凶炮范围七八米内的崖壁不断的出现裂缝,石块纷纷的掉落,被海洋所淹没。

    下一刻身体上面的金钟罩迅速无比的转动起来,“当当当…当当当…”,龙泉宝剑一剑剑的朝着凶炮攻击过去,一剑剑的都被金钟罩不断的弹射开来,剑尖和不断旋转的金钟罩上面爆发出一股股的火星,根本无法近身,而凶炮看了一眼月犼,又看了一眼下方的海洋,当下是恶向胆边生,既然这个家伙拥有如此强悍的自然力量的话,那么自己必须要鱼死网破一次,否则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龙泉宝剑再次一剑刺过来的瞬间,凶炮猛然的从金钟罩里面闯击出来。

    巨大的炮筒顿时将龙泉宝剑吞没,“噹噹噹…”,剑刃在炮筒里面旋转着,不断的喷洒出一股股的火花。

    “哇…”,在月犼的意想不到中,凶炮全身都猛的扑过来,将自己人形的上半身紧紧的抱住。

    双脚在崖壁上面用力的一个踩踏,凶炮抱着月犼从断崖处,朝着下方的海洋中双双掉落下去。

    “世界政府的战士,不管在任何时候,都有必须将敌人消灭,自己就算是赴身火海也无所畏惧的觉悟。”,凶炮恶吼道。

    下方…礁石群上面流动着白色的海洋泡沫,狂澜拍岸,骇浪腾腾升起,自然之咆哮与怒吼在飞速坠落的两人耳边越来越清晰。

    【中央震怒!21世纪最大的人口失踪案】接到报案,绝美警花金莉竟自作主张,以身犯险,等到众人赶到,居然看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