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梦幻之星-战场的援助

    让巨大燃烧的火球里面出现的太阳神龙左中各自三头,仅仅只是露出自己的半个身躯,便已经释放出来了强大的威严和压力。

    一片片金色的龙鳞闪耀着格外神圣的光芒,浑身燃烧的太阳火焰更是赋予了他们绝对的神威。

    咒士能够反抗吗?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能够反抗吗?

    其实每个男人的心中都存在一条强大无比的巨龙,生长着一块不可触犯的鳞片,当有人触及到这块鳞片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强大无比,爆发出自己难以想象的力量。随着唐夜麟的右手重重的审判下来,太阳神龙的口中爆发出了一道道雷鸣般的冲击声,滚滚炙热的火焰带着“轰隆隆”的震动,各自三道从太阳神龙的嘴巴里面喷射出来,径直的滑过虚空,直射地上的咒士,三团烈火包裹在其中,狠狠的冲击在咒士的身体上面。

    浑身的衣物瞬间被撕裂成粉碎,下一刻全身的皮肤都凝缩了起来。

    在火焰中发出杀猪般惨叫的咒士大声的呼喊道“背叛了世界政府的人,在最后都会受到最严苛的制裁,唐夜麟啊唐夜麟…你一定会没有好下场的,致使别人进入无尽地狱的话,最终也会自我毁灭。”

    火狐的嘴角出现了一道冷笑,随后带着无限的快意,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咒士的身体燃烧成灰烬。

    虽然只是完成了复仇的一小部分,但是唐夜麟本来战意无限的全身突然松懈了下来,内心那颗绑着绳索的复仇石头,也轻轻的朝着下方坠落了几分,疯車、藏马、咒士的齐齐惨死,既是时代的脚步,亦是宿命的安排,从他们杀掉洛小妖的前一刻,这一刻就在永恒的等待着他们。

    有句话说的非常好,不是不报,时机未到。

    “轰轰轰”,这次来到神明岛的目的已经完成了一大部分,但是只要南宫将帅没有死亡的话,这一部分就并不完美,追求极致的唐夜麟,朝着四处追寻着南宫将帅的踪影,之前冥府直接冲击在他的身体上面,连带着他一起掉进了下方的海洋里面,虽眼神在四周游动,但是唐夜麟全身的火焰突然猛烈的升腾了几分。

    就像是竭尽全力最后的极力、就像是回光返照般的最终,唐夜麟全身的太阳火焰疯狂升腾了几下后,完全的熄灭。

    燃烧的火焰消散的时候,那一刻唐夜麟只感觉到眼前天旋地转,全身的力量仿佛在瞬间被抽空的干干净净,这让唐夜麟直接点倒在了太阳之路上面,“轰轰轰…轰轰轰…”悬挂在天空中的三个太阳火球和海洋上面的四个火球全部都疯狂的颤抖起来,一缕缕的火焰在飞速的消散着,火球体积的缩小,压迫的太阳神龙发出了一声声凄惨无比的龙吟,再次进入太阳火球之中,三只巨大无比的太阳神龙变成了一缕缕燃烧的火焰龙魂,飞速的冲进了下方的太阳神殿里面。

    太阳神龙,作为八大幻兽之一,并不是彰显的那样的喜欢争凶斗狠,作为太阳神殿的守护者,他们只有在自己主人的命令下面才会开启极其凶恶的一面,而显然…强制提升等级突破到超圣入神大帝级别的唐夜麟,他的圣域战场已经能够使用太阳神殿的力量,所以太阳神龙听从唐夜麟的命令,倒不如说是听从太阳能力的持有者的命令。

    站在断崖旁边的白渊看着海洋上面的太阳在飞速的缩小,悠悠的说道“哎哟?居然保持了如此长的时间,我还以为他两分钟的时间就结束了,不愧是火狐啊,连这样的强制提升都让别人逊色几分。”

    月犼建议的说道“他力量冲腾到旺盛,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此时唐夜麟必定格外的虚弱。”

    如他所言,半字不差,太阳之路、太阳火球、太阳神殿等等东西全部都消散在虚空中,只剩下微风里面,还残余着一点点微微的炎热,唐夜麟整个人都径直掉落在了海洋里面,浮游在海面上闭着眼睛,此时此刻的他感觉全身上下任何地方都是死气沉沉,仿佛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尽管他的全身都软弱无力,但是唐夜麟超强的大脑依然在迅速的转动着。

    如果任由身体这样耗费下去的话,身体各项机能肯定会受到严重的损伤,可是…现在关键问题不是自身,而是生命,此时的自己可以说是毫无缚鸡之力,就算想要以假乱真的来迷惑他们,三两个流氓还好,齐麟可不会被自己的障眼法欺骗到,不过自己既然选择了那个时候出现,唐夜麟就自然已经想好了逃亡的道路。

    要从这么多的强者里面脱颖而出,也需要一点辅助力量才行。

    “所以你的意思是杀掉吗?”,白渊问着身边的月犼。

    “难道不吗?”,月犼的眼神中闪耀着炙热的光芒“在爱情面前所有人都一样,唐夜麟之前可能还保存着一些力量用来让自己逃跑,但是现在…哼…他已经是强弩之末,内心的仇恨让他没有考虑好自己的后路,这可是国亡通缉令啊,全天下有多少人想要他死?现在的机会如此的千载难逢,我不相信你们水之都会选择错过。”

    白渊将目光看向齐麟,握着拳头,踌躇不定的齐麟耳边仿佛有一个魔鬼和天使在说话一样。

    魔鬼道“赶紧杀掉啊,这是何等珍贵的机会?”

    天使道“我们应该救赎唐夜麟,带他去水之都的圣辉岛看看,我们要用真诚来感化他,让他加入水之都。”

    这两者都是一个相当明显的概率问题,权衡利弊,齐麟选择了第一个,但是火狐的气势着实震撼着他,这让齐麟都觉得没有完全的把握可以杀掉一个虚弱的唐夜麟,万一杀机不成,他日还会遭到火狐的报复,齐麟对着前方的白渊点点头,白瞎子诡谲的笑了笑道“水之都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月犼,我们帮助了你,现在是你以恩报德的时候了。”

    血哮明白用意,水之都想要借刀杀人,立刻大吼一声“我去。”

    “哎…”月犼睿智的拦住了血哮想要去击杀唐夜麟的去路,随即朝着后方打了一个响指。

    后方的树林中,四只鹿蹄踩踏在柔软的草地上面,白渊脸色一变,那走过来的凶炮此时此刻已经完全的变成了月犼的仆从,脑袋上面生长着大大的鹿角,人类的上半身,灵鹿的下半身,只是鹿蹄上面并没有像月犼那样飘舞着白色烟雾,鹿体上面的鳞甲也没有那样的发光发亮,凶炮·灵鹿战士形态一边在地上行走,一边对新身体不适应一样的不断的抖动着自己的身体,鹿身上面的一根根的树藤不断的朝着周围甩动着。

    “这不是黑棋军团的战士之一吗?”,白渊细细的看着他道“现在……”

    “他带着大股大股的势力第一波冲入到了我的神明岛里面,我在他的体内植入了‘自然之种’,这玩意儿我可是五十年才能够有一颗啊,现在他的头颅里面全部都是一根根的根茎,这些根茎破坏着他他原本有的思维能力,却给予了我控制他的能力,他以前是黑棋将领,现在只是我的战斗傀儡。”

    一甩手中的巨大炮筒,凶炮低下头说道“遵循您的命令,大自然的神使,我的主人。”

    指着下方在海洋里面的唐夜麟,凶炮说道“立刻给我毫不留情的杀掉。”

    用力的低下自己的脑袋,凶炮带着充满了浓烈的煞风的气息朝着前方冲腾过去,灵鹿战士的形态,只会让他的身体比之前更加的灵活、力量更加的强大,刀削一般的断崖上面,凶炮的鹿蹄踩踏着断崖下方冲刺着,在断崖上面踩踏出一个个鹿蹄痕迹,让一块块的滚石纷纷的朝着下方的海滩击打下去,他的脸庞凶神恶煞,充满了超强的杀机。

    “看来月犼也并不笨。”,玄霄站在齐麟的身边轻轻的说道“谁让火狐的气势太过于强大了。”

    凶炮这个蠢蛋,到底在干什么?阎割站在自己的禁止区之中,伴随着气力的使用,峨嵋刺攻击到自己身体的伤势,全部都变成了一块块的寒冰不断的掉落下来,看着凶炮对月犼马首是瞻,阎割的表情格外的冷酷,或许现在凶炮还在得意洋洋的进攻着唐夜麟,要致死他,但是在阎割的心中,他已经被判定了死刑。

    抓到日盔以后,阎割其实已经完成了公事可以交差了,之所以继续留在这里,是因为这个时代中刚刚有自己的参与,他需要了解的是最需要的各大主君的战斗力,此时在阎割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思路,唐夜麟实力强劲,在天门大将榜里面绝对是前前几位,可以说唐夜麟是天门实力的分水岭,和他并肩的、超越的天门基本上还寥寥无几,在其之后的更是大有人在。而水之都虽然凯撒败在唐夜麟的手下,但是整个水之都非常沉稳。

    阎割见过太多的团队,往往一个人受伤别的人都脑袋发热前进,但是水之都不同。

    包括凯撒刚刚被打伤的时候,除了程倾城救他之外别人没有一个动的,这个团队非常的从容,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各自的任务,就连刚刚加入水之都的白姬的包铁牛都能够有如此强大的遵守能力,可见齐麟的领导能力。

    此行虽然加入战场是辅,真的是让阎割收获颇丰,自己知道各个主君的水准,以后也应该容易应付一些。

    “谁?”,眼看着前方的凶炮在断崖上面奔跑速度越来越快,唐夜麟生死存亡一刹那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后方的树林中突然响起了一阵阵急速急速奔跑的声音。

    这谁啊这什么速度?白姬以前可是杀手,所以对脚步声格外的敏感,她那白白的小耳朵不断的蠕动着,听音辩位的她十分的震撼,因为这速度简直太快了,一秒的时间已经朝着前方前进了两百米,顷刻间抽取出女王重刃,白姬转过身喊道“谁?究竟是谁?主君,这战场里面还有别的势力存在。”

    “不可能。”玄霄立刻大声的反驳道“我们的鱼人部队眼线已经充满了整座岛屿,有多少人我们自然了然于胸…”

    话没说完,玄霄就闭上了嘴,万一鱼人部队真的没发现呢?那么这个人……

    玄霄细思极恐,后背出现了一身冷汗。

    包子顺着神圣女王上面的桅杆,就像是猿猴般灵巧,他站在瞭望台上面,冲着后方看去,顷刻间骇然失色。

    “嗖…嘭…嗖…嘭…”,在一道道疾风的冲刺声里面,后方树林的音浪在强力的爆裂着,只看到一个白影悠然自得的踩踏着树木,以超快的速度在树林中飞速的移动着,他并没有刻意的去提升自己的速度,甚至还有些慢悠悠、懒洋洋,包子的脸上露出了高兴的表情“好啊你,躲在岛屿上面这么久都没被发现,可真是奇淫一个,来尝尝我的炸弹力量。”

    双手带风升腾到空中,“沙沙沙…沙沙沙”,在一股股树叶飘动乱舞的声音中,大群大群的树叶绕动在包子的身边。

    双眼中散发着炙热的烧烤火焰,包子一声历喝“职业种·五星级米其林厨师·烤肉炸弹。”

    在天空中那些本来乱舞游动的树叶,顷刻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虚空上面就像是一个煎锅一样,出现热度后,所有的树叶都变成了烤肉,随后飞舞着油花跳动,“看我炸屎你,去吧!”,包子双手朝着前方一推,上百个散发着孜然香味、肉香的烤肉炸弹铺天盖地的朝着前方的白影移动过去,那数量之庞杂,那包裹程度之密集…、

    却在白影之下,毫无卵用。

    中分黑发在天空中飞舞着,他穿着白色的紧身风衣,风衣的领口仅仅的裹在脸部上面,将半张脸全部都包住,看着前方的烤肉炸弹,他突然变成了一道白光,在炸弹那密集的估计只有几厘米的缝隙中迅速的移动着。

    “我去??”看到这一幕的包子被吓得目瞪口呆“这是怎样的身体啊?”

    以超级迅疾的速度穿过了所有的烤肉炸弹,白光炸裂,白色人影膨胀般的出现在包子的面前,他随手拿起后面飞舞的一块烤肉,在目瞪口呆的包子这样的表情下,将烤肉塞进了包子的嘴巴里面,包铁牛将烤肉吃了下去,烤肉在体内轻轻一个炸裂,两团焦黑的气烟从包子的耳朵里面飞舞了出来,他眼睛里面旋转着漩涡,在瞭望台上面摇摇晃晃像是喝醉了一样。

    而下面,白姬的女王重刃还没有来得及挥舞出去,白色人影已经降落在她的面前,伸出带着白色星星的手套的手,将一枝在战火中鲜艳欲滴极其珍贵的红玫瑰插进了白姬的头发里面。

    白姬一愣的时候,白色的人影震撼的看着她那一对可以和奶牛媲美的大胸,随后恋恋不舍的再次移动出去,看着他接近齐麟,白渊顿时紧张的想要过来,但是下一刻程倾城和玄霄瞬间到了齐麟的身边。

    无常哭朝着白星手套带着闪耀无比的剑锋飞速的刺动了过去,“哗哗哗…哗哗哗”,在一道道剑芒的闪耀中,一道道剑锋所幻化而成的绷带大片大片的甩动了过去,“看来你的剑术进步了很多,听说你的偶像是夜影,正好在速度上面…他也是我的偶像。”,白星手套在无常哭的剑锋之中身体瞬间爆溅。

    宛若天空中银河下面的横行爆裂,白星手套的身体顿时变成了十几条白色光芒,在剑锋之中灵活无比的朝着前方游动着,纷纷的和程倾城的那些剑芒全部都擦身而过。

    这样的闪避方式…程倾城的确被震撼住了,这个家伙的功法如此的怪异。

    “嘭!”,上百道白色的线条在前方合并在一起,白星手套移动到玄霄的身边将一个语音的机器交给了他“因为你在齐麟的身边守护着,要靠近齐麟还是有一些困难的,这是天哥让我交给你的,你最好好好的听听,噢…我来自天门的夜宴俱乐部,是为主君夏天效力的人,代号梦幻之星。”

    他闪身的瞬间继续道“不得不说玄霄老大暗算别人的时候真是炉火纯青啊。”

    之前还一直搞不懂坤沙到底是怎么知道齐麟要得到神明岛的消息的,听到他的话后玄霄顿时醍醐灌顶。

    本来朝着前方移动的梦幻之星突然再次移动到白姬的身边,伸出手在白姬的胸部上面轻轻的揉了揉“哇…是真的啊。”

    看着他移动出去,白姬是羞愤交加,但是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内心反而因为有人如此欣赏自己的身材而沾沾自喜,只是嘴上大喊着“臭流氓之内”的话,看着梦幻之星朝着前方的断崖移动过去,齐麟说道“这个家伙到底是谁?他既然是为主君夏天效力的话,不好……”

    齐麟才反映过来的时候,那边的月犼等人更是一脸懵逼,这人是谁?是水之都的新人吗?

    看着他移动的地方,白渊已经反映了过来,他背着手轻轻的跃动到天空中的时候,凶炮站在一块被海浪拍的礁石上面,右手的炮筒里面“嗖嗖嗖嗖”的吸收着一股股的气流,看着唐夜麟的所在,凶炮就是一个空气炮朝着唐夜麟狠狠的冲击了过去,“嘭…”,一大股的气浪在风中晃动着。

    但是没有朝着唐夜麟,而是朝着天空,凶炮的前方,梦幻之星举着他的炮筒对着天空,眼神充满了戏谑。

    “哇…”,头脑里面充满了月犼需要自己杀掉唐夜麟的命令,凶炮的鹿蹄在礁石上面狠狠的一个踩踏,“咚”的一声,这恐怖的踩踏能力让整个礁石都是浑然一震,随后一只手去抓他,梦幻之星轻轻一笑,跳跃到凶炮的脑袋上面,站在他的肩膀上面抱着手哼着歌,凶炮抬起头的时候,他又站在了凶炮的前方喊道“你这身体挺帅的,去哪搞的?”

    “哇呀呀”,凶炮又转过头的时候,梦幻之星又移动到他的身后,骑乘在他的鹿身上面,抚摸着鳞片道“这身体真帅,我什么时候要去搞一个,半人半兽,挺有个性的。”

    气煞凶炮也~,带着凶恶大喊的凶炮突然全身不断的抖动起来,想要将梦幻之星甩下来。

    同时炮筒中又开始凝聚着一股股的空气,空气炮又在蓄势待发中,梦幻之星看着从上空中冲刺下来的白渊,迅速的从凶炮的身体上面跳跃下来,随后抬起凶炮的炮筒,对着白渊,凶炮一个没有控制住,一道凶恶无比的空气炮朝着白渊狠狠的飞射了过去,“嘿嘿嘿…”看着白渊的妖衣披风,梦幻之星机智的将凶炮整个人全部都抱起来。

    重达三百多斤的凶炮,竟然在梦幻之星的身体中轻如一根鸿毛一样,被抱起来狠狠的扔向天空。

    空气炮的力量在前,凶炮的身体再后,白渊轻轻的扯着妖衣披风的一角,将妖衣披风扯动起来直接挡住了自己的身体,空气炮狠狠的轰炸在妖衣披风上面后,被披风完全的吞噬后,白渊狠狠的一甩妖衣披风,空气炮“嘭”的一声又操着凶炮自己冲击了过来,如果是平时状态的凶炮,绝对能够在第一时间闪避,但是此时此刻他的脑地里面全部都是根茎,想要闪避的话还得需要月犼的命令。

    “咚!!!!!”凶炮自己释放出来的空气炮,狠狠的打在了自己的身体上面,冲击在他再次摔在礁石上面,全身伤痕累累。

    朝着前方看去的时候,梦幻之星蜻蜓点水般的在海面上飞速的移动着,将海洋里面的唐夜麟一把抱起来在自己的怀中,脑袋看着天空“火狐,咱们今天从这儿出去估计还有一点儿,我待会儿要是支撑不住了就杀了你,你说怎么样?”

    “没事,我命多。”,唐夜麟在梦幻之星的怀中说道“用尽全力吧,这毕竟是海面上,白渊不是海属性,我的力量再慢慢的恢复过来。”

    刚刚点点头,白渊背着手踩踏着虚空说道“今天你们两人,一个都走不掉。”

    【内幕:27岁女总裁送保安百万豪车】青年摆地摊贴膜惹上祸端,阴差阳错当保安,翘臀总裁贴身相救,只要求他换个床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