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欺诈双子-放逐的海洋

关灯
护眼
    妖皇白渊,这可并非是三流人物,在白渊进攻前千钧一发的时候,梦幻之星将左手的白星手套带在了唐夜麟的手掌上面。

    下一刻他的双眼变得坚定又认真道“天哥给我们这个标志性的手套,既是信任的托付,亦是能力的体现,你也看到了因为是白渊,所以我也不吹牛逼我能够逃跑了,但是…我说但是!”,梦幻之星将风衣的腰带解开缠绕在唐夜麟的腰肢上面,将他背在后背上面扭头说道“如果小哥我成功了,我能吹一辈子。”

    “不成功呢?”唐夜麟虚弱的笑道。

    “在世界傻逼排行榜上面,我一定榜上有名。”,梦幻之星骄傲肯定道“谁与争锋?”

    他将唐夜麟逗乐,下一刻唐夜麟叹息的说道“因为我…”

    “别说那些因为你想要复仇而连累了我们,你今天杀了三个黑旗将领,已经是侧面的展露出我大天门的实力了,什么叫做神话?就是就算有些战役我们没有参与,但是我们同样是锋芒毕露,其实我还想要说一些违心,比如你打别人的时候真的很帅之内的这些话,但是…”

    这句话还没说完,冷着脸的白渊,那穿着官靴的右腿刹那间划破天空。

    宛若利箭的射击一样,白渊的右腿还没有攻击到梦幻之星的脑袋上面,一道道的厉风顷刻间将梦幻之星的头发撕裂的不断的飞舞粉碎,如果是别人的话,那么肯定是硬挡,但是作为夜宴俱乐部唯一一个只有一招攻击性的会长,他的强大之处可没有体现在攻击性上面。

    白渊的右腿直接横扫过梦幻之星的身体,停留在天空中的身体变成了一圈圈的泡影完全的消散。

    前方的海洋上面,一道白色的气浪以每一秒一百米的超强速度冲腾,风浪猛烈,气流狂舞,将下方的海洋都冲击的扩散开,两团海浪更是不断的涌动着,不打就跑,这其实是对自己对手的侮辱,白渊的脸上闪过一丝愤怒的表情,若是这梦幻之星一个人逃跑就算了,但是唐夜麟还在他手上,白星可以走,火狐必须死!

    “双子星皇·浮游残像。”

    “双子星皇·無双技·绝命冲锋。”

    一瞬间自身两个招式释放出去的梦幻之星在几个眨眼间就已经冲刺了出去了上千米,他正得意洋洋自己这超快移动速度的时候,后方“砰砰砰砰…”一股股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接二连三的不断的响起来,浑身一震,白星回过头猛然的瞪大眼睛,只看到白渊旋转成一团黑色的飓风,竟然不落于自己速度的前进着,他这招威力极强,光是风浪就让海洋爆破。

    炸裂的海浪中,妖皇白渊旋转在滚滚的海浪上面,随后在天空中一甩披风,食指轻轻的一勾。

    “砰砰砰砰砰砰…”,前方的海浪就像是整齐的卫兵一样,从大海中炸裂出来,每一道都相隔十多米。

    飞舞在天空中的白渊双脚飞舞,踩踏着脚底的浪花,速度超然。

    梦幻之星被震撼到了,而唐夜麟则是轻轻的喊道“小心前面。”

    转过头的刹那,一大块小山岳般的礁石挡在了自己的面前,梦幻之星一个游动,从礁石山一个空缺的洞口里面钻出去,三秒过后白渊紧随其后,所携带的风浪震裂的周围的礁石不断的裂开粉碎,频频掉落在海面上。

    右手一舞,随手抓住几块小石头,白渊朝着前方扔过去。

    碎石带火、带风,火弹般冲向梦幻之星。

    身后的唐夜麟已经恢复了一些力量,随手一舞,一大团的太阳火球飞舞了出去。

    火球与礁石撞击在一起,致使礁石粉碎,天空中震动的狠狠一个爆裂,小型的蘑菇云卷动着升空的时候,白渊一脚破开了蘑菇云钻出来,在空中披风飘舞的他微微的睁开了眼睛。

    此时两人已经离开神明岛上千米的距离,前方范围几百米的海域内是一大片礁石群,密密麻麻的根本一眼就看不到尽头,那些裸露在外面的礁石们,就像是忠诚的士兵们,常年累月的忍受着海啸的冲击和岁月和锋刃,依然坚挺着。

    传说中礁石是被海参波塞冬用来惩罚的最恶之徒,那些不敬畏大海的人,那些在大海上面兴风作浪的人,到最后都会被波塞冬变成礁石,永远接受着大海的拷问,而在一块礁石上面,随着白渊的降落,所有的海洋生物全部都害怕的钻进了大海中,一声声‘叮咚叮咚’生物跳海的声音中,前方的梦幻之星踩踏着礁石在迅速的奔跑着。

    “哈哈哈…哈哈哈…”梦幻之星一边跑一边笑“这块地形真是天助我也,白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追到我。”

    转过头看向后方被自己甩的老远的白渊,梦幻之星忍不住的又狂笑几声。

    闭着眼睛蹲在一块礁石上面的白渊右手的手掌放进大海之中,在那深不可测、蔚蓝如梦境般的海底,“嗡…嗡…嗡…”一圈圈的力量波纹不断的在周围扩散着,最大的波浪范围扩散出来,竟然已经达到了恐怖的三百米之远,随着白渊将手狠狠的拔出来,三百米内的礁石群全部都是狠狠一震。

    “妖皇·地狱十三站·鬼界堡·魔灵。”

    “咔咔咔…咔咔咔”,随着一声声的裂变声响起,所有的礁石裸露在外面的身体上面全部都是分裂开三道痕迹,这三道痕迹像是眼睛和嘴巴,当他们被唤醒的时候,整片礁石海都在疯狂的颤抖着。

    “万事小心。”,唐夜麟提醒道。

    “有什么小心的?在速度上面那白瞎子是我的对手?我还真就他妈的不信了,他白渊还能够手段通天,用这些礁石攻击我不成?嗯…后方什么东西在震动?”,梦幻之星转过头的瞬间,眼珠子顿时带着两根血管飞舞了出来,舌头更是拉扯出来半米长,被吓得不断的蠕动着

    在身后的天空,三百个礁石全部都悬浮在天空中,这些礁石魔灵挥舞着石头手臂,拍打着身躯不断的咆哮着。

    密密麻麻,数量之多让人惊叹,白渊背着手站在礁石魔灵上面,手指轻轻的朝着的梦幻之星一指…

    “霸!!霸!!霸!!!!!,铺天盖地的礁石魔灵狂乱的呐喊着,带着陨石天降般的威力降落下来。

    “白瞎子…你妈死了啊我日!”梦幻之星忍不住的破口大骂“你有必要搞的这么夸张,嗯?”

    话音刚落,梦幻之星扭头朝着前方疯狂的奔跑着,身后那一个个礁石魔灵直线的冲击下来,刹那间整个礁石群都带来了毁天灭地的压力,伴随着如水声和爆炸声,“砰砰砰砰”无数的礁石纷纷的砸进了海洋中,滚滚的浪花溅洒中,“当当当…当当当…”一个个的礁石魔灵不断的打在其他的礁石上面,火星四溅,碎石乱舞。

    天空中的礁石魔灵跟随着梦幻之星逃跑的方向不断的冲击着,有几个就在身后几米远。

    唐夜麟看到冷汗直流,淡淡道“幸好这些家伙凝聚起来够快,但是只能够直线冲击一次,要不是你跑得快,估计要被砸成肉饼了。”

    两条腿就像是小旋风一样在礁石的轰炸中狂奔的梦幻之星大声的喊道“我回去要喝多少的骨头汤才能够把我今天跑的补回来?”,突然他瞳孔一震,头顶上面一大块礁石魔灵精致的朝着他坠落,眼看着礁石就要砸在梦幻之星的身体上面将他毁灭的刹那,唐夜麟的手掌恩恩的摁动在上面。

    “爆!”

    “嘭!!!!!”火狐的手掌碎裂出一道道的裂痕,一大股凶狠的火焰绝空一爆,将这块礁石彻底的炸碎。

    身后水花乱舞,那些礁石魔灵们就像是鱼群一样,噼里啪啦的不断的狠冲狂砸,梦幻之星包裹着嘴巴的风衣已经被满脸的汗水完全染的湿透,看着前方继续空旷无比的海域,梦幻之星一咬牙,一脚踩踏着虚空变成一道白色的光芒冲击过去,而背部上面的唐夜麟则是闭上眼睛,感受着海风吹拂的方向。

    真能跑…白渊嘴角一挑露出了一抹诡谲神秘的笑容,右脚在脚下的这块礁石魔灵擦了擦,随后狠狠的朝着前题踢动了过去。

    礁石魔灵刹那间速度增添了足足三倍,牟足劲冲锋的梦幻之星只感觉到身后劲风一个闪耀,唐夜麟再次一拳头打出去,这块被白渊踢过来的礁石魔灵顿时粉碎成渣,滚滚的碎石中,白渊突然加速出现,一把抓住了唐夜麟的海军大衣的衣领…

    狠狠一扯,梦幻之星腰间的腰带勒在他的肚子上面,更是让梦幻之星停止了移动。

    大事不妙…梦幻之星身后几厘米处,就是妖皇白渊,而后者则是淡淡的说道“死在同伴的背部上面,也算是一种解脱吧?”

    右手闪耀出武装系域气的光芒,白渊狠狠的朝着唐夜麟的脑门儿拍打过去。

    “双子星皇·奥义·星界恩赐。”

    “嘭!!!”,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前方的梦幻之星突然猛烈爆发,白渊一掌拍打到空气的瞬间,“嗖嗖…”两团光芒朝着左右各自飞舞了过去,并在刹那间之间狠狠的朝着前方推进,眨眼间就将白渊甩出百米的距离,朝着左右看去,两个梦幻之星和两个唐夜麟闷头狂奔,其中有一个是镜像残影,白渊只转瞬间犹豫了一下,毫不犹豫的朝着左边追赶了过去。

    妖皇的速度真的是极其恐怖,尤其是完全解封状态的白渊,借助着各式各样的东西都都能够不断的加速。

    左右各自一个,看着前方的梦幻之星,白渊踩踏着海面,右腿伸进海洋之中,猛然的一脚甩过去。

    “刷刷刷”,一把把海水凝聚而成的飞刀进攻过去。

    飞刀速度极快、迅猛有力,打在梦幻之星的身体上面这个梦幻之星淡化成了一道道的残影,嘴角再次露出笑容,看着另外一个梦幻之星,白渊踩踏着虚飞步而来,沉稳且自信,逼迫的梦幻之星汗流浃背。

    身后犹如猛虎,停下就是双杀,正当梦幻之星有些焦灼的时候,唐夜麟冷静的说道“朝着西边跑,那里有岛。”

    岛?这个字…就像是救命药丸让梦幻之星浑身一震。

    上了岛屿,我他妈就看你白瞎子怎么追我,还不是由我隐藏?

    “双子星皇·奥义·空速星痕。”

    “嘭!!!”浑身狠狠一个爆裂,梦幻之星刹那间化成了上百道白色的射线,“嗖嗖嗖嗖”,带着劲猛超速的移动声朝着前方飞速的移动着,唐夜麟果然冷静老练,即便是虚弱的躯体,也在必要的时候为梦幻之星分摊着一些伤害,他的话也让梦幻之星充满了信任,而果不其然,再前进大概上千米的海域,前方一座小岛的形状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面。

    追了大概了三四千米,白渊依然是踏着虚空保持着稍微比梦幻之星稍微逊色一点的速度前进着。

    前方的梦幻之星累如牛马,而白渊则是浑然沉着,脸上连一滴汗水都看不到。

    再怎么速度极快,只要有追踪的路线,不管你速度多快,只要不甩我万米远,我都能够追踪到你,白渊摇摇头笑道“这速度已经是我看过仅次于一些人的了,值得称赞,但是就算发现了岛屿,你又能够如何?”,悬浮在这座枝繁叶茂,树林密布,飞鸟奇多,鸟声阵阵的岛屿上面,白渊低下头巡视着。

    巨大的绿色树冠在海风中轻轻的摇曳着,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居然没有鸟儿因为受到惊吓而飞舞起来,看来这梦幻之星的确有一套,这座岛屿并不大,在天空中可以尽收眼底。

    右手轻轻的放在腰带上面,白渊喃喃自语着什么。

    四面八方并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在白渊背后的天空中,一团团的云朵和空气已经全部都卷动起来,天空漩涡的中心处,闪耀着淡淡的光芒,散发出一声声微微的低吼。

    无名岛之内,梦幻之星几乎是瘫痪般的靠着一棵树,不断的喘息着,身后的唐夜麟有些懊恼,竟然连最基本的自然化都无法做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过盛的使用自己的力量,真的会产生一定的反噬效果?感受到身后唐夜麟的震动,梦幻之星安慰着说道“不要做这些徒劳无功的事情了,这个时代的功法层次的确是平衡的,你超越了级别越位使用,肯定会有一些负面的效果,我估计你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疗养了。”

    “遗憾。”,唐夜麟淡淡的低下头说道“被白渊追杀的比较狼狈。”

    “因为是妖皇白渊所以我忍了,但是我们现在安全了…”,梦幻之星抬起头笑着说道,看着一颗颗大树的树冠上面隐隐闪耀的太阳光芒,闻着周围那令人陶醉的花香,听着百鸟齐鸣,微风阵阵,树叶摇动婆娑,沙沙作响,放眼之下周围四面八方一片碧绿,宁静祥和,这让梦幻之星悠闲的喊道“我们可以休息好一会儿了。”

    “万事小心。”唐夜麟提醒道。

    怎么又是这句话?梦幻之星有些恼怒的说道“我今天就他娘的把话放这儿了,这要还被白渊找到了,**剁三段!”

    说完自信的甩了甩被汗水淋湿的刘海道“我都不知道他白渊怎么找?更何况他自己就是瞎子,我都不知道他怎么找。”

    话音刚落,天空中突然浑然一响,就好像是天公一声极恶的狂吼,然后释放出一道炸裂般的震颤。

    天空的天蓝色和风的白色交织到一起,天之漩涡之中,一颗巨大的土石携带着滚滚的火焰飞速的掉落下去。

    飞舞过白渊的身后,背着手的他轻轻的喊道“封印解除·妖皇十大守护古兽。”

    “大地会变得干涸,所接触到的一切都会变成灰烬,所有的一切都将会失去生命,就让这大地肆意的龟裂,就让这大地,永恒的分裂。”

    “古兽·土伯·辉煌的大地战锤。”

    伴随着白渊的一声呐喊,那巨大的土石已经带着风暴降落下去,在距离整片岛屿只剩下上百米的时候,滚滚的火焰风浪突然猛烈的扩散出来,直接到了笼罩全岛的范围。

    整座岛屿上面上万颗的树木全部都开始疯狂的摇晃起来,“轰隆隆…轰隆隆”,随着土石越来越近,滚滚的气浪压制中,整座岛屿刹那间飞沙走石,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暴躁的舞动起来。

    “干嘛?他要干嘛?”梦幻之星恨不得狠狠的抽打自己的嘴巴几下。

    “咔嚓…咔嚓”,携带着毁天灭地的风暴,巨大的土石进入了无名岛之中,一声声裂响之音不断的从各式各样的树木上面散发出来,在毁灭风暴的攻袭之下整座岛屿的树木顷刻间完全的断裂。

    “咚!!!!!!!!!!!!!”,紧接着只看到巨大的土石狠狠的掉落在地面上,刹那间疯狂游动的火焰澎湃的朝着四面八方燃烧过去,摧毁一切、咆哮着震慑着一切。

    “靠…”在滚滚风浪中,无数的树叶在梦幻之星的身体上面飞舞着,他真的很讨厌自己的乌鸦嘴。

    土石炸裂开来,这一次出来的土伯比上次看起来要强大的太多太多,头颅上面长满了六根弯曲的牛角,浑身肌肉的他高达二十八米,双腿上面缠绕着一圈圈黑色的铁链,牛脸的下巴上面一缕缕的胡须飘舞着,两只肩膀上面带着充满了锯齿的圆轮,虽然面向丑陋,但是浑身散发着一股神武之气。

    “吼吼吼”只不过是发出了几声恶吼,从口中所释放出去的风浪中,接触到树木,顷刻间将这颗树木变成了一棵土树,土伯一脚踩踏在上面,整棵树掉落在地面上,碎裂成一块块的黄土粉碎。

    这什么鬼?梦幻之星看着他道“这是超时代战役中被打的跟狗一样的土伯吗?这气势也太恐怖了吧…”

    还有…他很想要问,这土伯吐出来的气烟能够让别的任何物体变成黄土?

    这他妈还能够在恶心一点吗?

    一柄战锤,一柄从天而降的紫色战锤,在土伯落地后疯狂的冲刺了下来。

    看着飞舞过来的战锤,土伯一把抓住后,跳跃到天空中,对着四面八方霸气的怒吼着。

    高高举着战锤的他看着下方岛屿的大地,眼神猛然的出现了冷肃,紧接着一声大叫,握着战锤狠狠的击打了下去。

    天空中的白渊看着岛屿笑道“这次我看看你往哪里去躲?辉煌战锤·破土绝杀·荒芜大地震!!”

    “死吧!!!!!!!!!”,土伯的辉煌战锤狠狠的击打在地面上。

    “呜呜呜…呜呜呜”,一股股的暴风变成了漩涡在战锤上面飞速的旋转着,强劲而充满了力量。

    天空中的白渊微微的睁开着眼睛,张开双手,身后妖衣披风猎猎作响的他脸上带着享受的表情。

    这动作充满了风华绝代强者的高贵,妖皇白渊,仿佛在欣赏着一场毁灭的盛宴。

    暴风漩涡转动开之后,瞬间的失聪让梦幻之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脑袋里面一片空白,身后的唐夜麟在整片岛屿安静的三秒钟的时间将双手放在了梦幻之星的心脏上面,“嗡…”一道火影屏障顿时将两个人全部都包裹起来。

    “这个笨蛋”,唐夜麟无奈的骂了一句“找死吗?”

    “哇…!!!!”土伯将辉煌战锤从大地上面提起来,双手握住后全身带着爆炸的声音狠狠的一个旋转。

    “嘭!!!!!!!!!!!!!!!!!!!!!!!!!!!”

    “砰砰砰砰!!!!!!!!!!!!!!!!!!!!!!!!!!!”

    一圈圈在辉煌战锤上面旋转的暴风漩涡疯狂的朝着整片岛屿冲击出去,那紫色的圆形风浪从小到大的在整座岛屿上面扩散,风暴所涌过的地方,花草树木全部都变成了黄色的泥土,所有的飞禽走兽都在转瞬间全部黄土化,这是无比震撼的场面,是专属于妖皇白渊这种级别的强者全杀范围的超强打击!!!

    风暴涌过,大股大股树木顿时失去了生命,一棵棵的黄土树木耸立在同样变成了黄土大地的岛屿上面,下一道风暴从后方接踵而至,将整座岛屿所有黄土化的东西全部都震裂成了粉碎。

    “咚咚咚…咚咚咚…”刹那间滚滚的黄色蘑菇云般的硝烟一股又一股的不断的升腾起来,在岛屿上面疯狂的翻卷着。

    一切的东西全部都在炸裂,一切的东西都在毁灭,水、植物、动物、石头、矿物…等等等等所有的一切全军覆没。

    大地上面裂缝从整座岛屿的中心处“嘭”的一声爆发出来,紧接着上万道裂缝宛若灵蛇爬动般涌向整个岛屿。

    岛的心脏已经被轰炸成粉碎。

    “三足金乌·逐日。”

    被火焰屏障保护住的唐夜麟和梦幻之星顶着一股股的风暴,前面几道倒还好能够支撑住,越到后面越是强盛无比,梦幻之星也反映了过来,呆滞的在屏障中看着四面八方。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梦幻之星绝对不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在辉煌战锤的舞动之下,原本那样树木茂密、生机勃勃的岛屿,此时此刻竟然已经变得一片荒凉,放眼看去四面八方全部都成了一片黄土,除了自己和唐夜麟之外,周围连一个生命体都没有。

    这座美丽的小岛,此时在力量的会灭下已经伤痕累累。

    裂缝代替了潺潺的溪流,黄土代替了五颜六色的自然,岛屿变得丑陋,不堪入目。

    海风一吹,黄土曼舞。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梦幻之星不敢相信的说着。

    “你怎么还在自言自语,我快…顶不住了。”,唐夜麟刚刚用的是三足金乌的力量,已经承受了太多攻击的他语气一软,屏障顿时完全的炸裂,看着剩余的几道风暴朝着自己这边冲袭过来,梦幻之星瞪大眼睛,身体瞬间变成了一道道的白色射线,直接从这座荒岛上面朝着前方逃离着。

    荒岛上面威风凛凛的土伯将辉煌战锤狠狠的打下去,随后傲然的昂起头,十分的沾沾自喜。

    一道白色的海风从土伯的身边飘过去,土伯捋了捋自己的胡须。

    “还想要朝着哪里跑?”,白渊瞥了一眼那道白光,没在意的看着梦幻之星冲刺出去的轨道。

    加速冲刺追踪上后,他鬼狼般的眼睛猛然的朝着前方睁开。

    那修长的手指指着前方的梦幻之星,“嘎嘎嘎…嘎嘎嘎…砰砰砰…”,只看到在恐怖的深海之中,一层层的岩石不断的冲着海底涌动下去,妖风的吹拂,让前方上百米的海面顿时凝固成了石头,就连天空中游动的空气都被石化,变成了一根根的岩石线条,在前方奔跑的梦幻之星身体猛然的定格住,随后变成了两团气流消散在空中。

    紧紧的握着拳头,白渊微微的张开嘴巴喉咙中发出一声低吼。

    他脸上的肉在跳动,他内心的火焰无人能及。

    双手猛然的朝着周围张开。

    “呜吼吼吼吼!!!!!!!!!!!!!!!!!!”方圆百米之内另外九头守护古兽的幻影不断都对着天空、海洋、四面八方吼叫着,每一头体型各不一样,但是全部都响应着主人的号召,对着周围疯狂的呐喊,“咔咔咔……咔咔咔咔…”伴随着凝石之声不断的响起,方圆两千米以内的海域全部都被白渊所石化。

    想起刚刚飞舞过土伯身体的那道白色的光芒,白渊反映过来,立刻折返回到荒岛上面。

    土伯将辉煌战锤放在自己的背后,随后几个旋转冲进海洋里面。

    脑袋上面的牛角破开前方的海水,就像是一艘快艇一样速度在每一秒70米左右,白渊站在土伯的背部上面朝着西边的方向追踪了过去,他背着手,掌心里,大拇指在食指的侧边一下又一下狠狠的刮动着,那消瘦白皙的脸庞上面隐隐的怒气开始一点点的消散,深深呼吸了一下,调整了一下心态,白渊在几个吐息已经消失在荒岛的四千多米之外。

    那荒凉之际的岛屿上面,空灵而恐怖,滚滚的黄沙在海洋中蔓延着。

    半晌后,软软的黄土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脚印。

    这脚印跑的又快又急,跑出去了大概二十几米后,梦幻之星突然从虚空中出现,紧接着解开了腰带上面的风衣腰带,和身后的唐夜麟同时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

    “喝…喝…喝…”唐夜麟气喘吁吁的偏过头看着他“这就是你唯一的攻击招式?变得透明?”

    “我用了两个招式好吗?一个奥义招式星界恩赐,两道光朝着左右两旁冲刺出去了,这不是把白渊引开了吗?另外一个才是潜伏行走,虽然都很鸡肋,但是很管用不是吗?我从白渊手底下逃掉了,从妖皇!!!白渊!!的手底下逃脱掉了,我能吹一辈子,不…八辈子…”,梦幻之星很满足的大笑起来。

    唐夜麟真的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好高兴的,这对于他来说是耻辱。

    但是每个行走在时代中的人所追求的东西都不一样,因为热血的战斗,天门的人聚拢到一起,因为黑色的友谊,貘羽聚拢了一大群罪犯,因为共同的家园,水之都的人团结友爱,或许你非常看重的东西,在别人的眼中根本就是不值一提,唐夜麟看着梦幻之星那无比满足的笑容,忍不住的摇摇头,嘴角亦是露出一点轻笑。

    “你知道吗?你是我的偶像。”,梦幻之星趴在唐夜麟的身边,朝着他的嘴边里面塞了根烟,点燃。

    “偶像?”,一根烟抽的唐夜麟神清气爽,全身的毛孔仿佛都完全的张卡,格外舒适。

    “嗯。”,梦幻之星用力的点点头“你很早的时候就出名了,但是不管你做过什么事情,我都觉得这是你存在这个世界上的必要,所以我真的很努力很努力的锻炼自己,我来南吴城的路费是我做了一个月的快递员赚的,我什么时候我都做,清洁工、快递员、扫大街,你或许觉得很夸张,但是你如果对从小生活在垃圾堆里面,你真的会知道…”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两个世界。”

    “一个丑陋潦倒,让你连绝望都是奢侈。”

    “一个光鲜亮丽,但是却昂贵至极。”

    叼着烟的梦幻之星紧紧的握着唐夜麟的手“那时候我在荧幕里面看到你的时候,你就是我的偶像了,唐,不管别人怎么议论你,不管别人怎么说你,请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因为可能连你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人默默的喜欢着你,有多少人因为你而有坚持下去的信心。”

    “谢谢你给我这个保护着你的机会,其实我…跑不了那么快。”

    白色的风衣之下,一缕缕的鲜血不断的流淌出来,如果看风衣之中,会看到他双腿肌肉全部拉伤到一道道的伤口绽放。

    “我还有任务呀!!!”,梦幻之星咬着牙站起来,将唐夜麟抱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面对他的话,唐夜麟只是用一种前所未有的表情问道。

    “慕千帆,千帆过尽,不忘初心的那两字,其实在夜宴里面不管什么颜色的手套,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是代号梦幻,小时候我总是仰望着天空中最亮眼的哪颗星,天空…是对我们来说不需要花钱而最美丽的景色,梦幻之星,我自我感觉特别良好啊,对了…有一件事情忘记告诉你…我们不回南吴城。”

    不回去?唐夜麟微微一震道“那我们去哪儿?”

    “一个有着明迦、大**哥(刑烈)、阿罪存在的地方。”

    那个地方,究竟会是哪里?能够让这么多的人趋之若鹜的奔赴,唐夜麟格外的好奇起来。

    但是一想到待会儿白渊憋着一股怒火继续追踪的很可能的是一个幻影,光是想一想唐夜麟就不禁的对这片海洋产生了一丝怜悯,它们不知道又如何承受白渊的怒火了,而这一次慕千帆虽然从白渊的手下侥幸的逃过,但是下一次他可能就没有这样的幸运了,如果下一次白渊再次看到他的话,慕千帆肯定会像那座岛屿一样,被白渊捏在手心中拧成粉碎。

    光是想一想白渊那张脸,慕千帆浑身都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

    带着一腔旺盛愤怒的复仇怒火,唐夜麟在这场神明岛的战役中无疑是掀起了最狂吼惊涛骇浪的那一个,也是让战火燃烧的最为旺盛的那一个,虽然没有将南宫将帅杀死是唯一的一点遗憾,但是唐夜麟知道,在齐麟的包围圈中,南宫将帅是逃亡不出去的,除非齐麟舍不得杀掉他让他加入水之都。

    或许除了自己以外别人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出来,这次自己不是越位了一个层次…而是直接冲了两个层次。

    纵然内心有着千百种对故人的留恋与不舍,但是你依然活在这个世界上面,大多数人喜欢回忆是因为在自己的回忆里面存在着一些很好的事情,当面对现实的一些悲惨的景象的时候,人们会把回忆里面那美味的影子拿出来,在太阳下面晒成肉干,然后蘸着叫做固执的石盐,品尝着自私的烈酒,傲慢的昂起头,将那些肉一点点的吞进嘴巴里面。

    所以我们总是回头看,不曾走远。

    却不知道,时光中最大的诈骗者往往就是回忆,人在入梦的时候脑海里面会构思各种各样有趣的小故事,然后品尝着贪婪而香甜的梦魇,就像是舔着一个甜筒那样多滋美味,我们在梦境的隧道中朝着前方行驶着,飞天遁地,无所不能,现实生活里面那些不顺心如意的事情,在日后的回忆中往往被捏造的特别完美。

    所以我们在梦境中身穿黄金战甲,战神吕布般战无不胜。

    却往往在现实里面穿着鼠皮般的连帽衫,连去追求一些事情的勇气都不具备。

    英雄被人仰慕被人敬仰是因为他突破了万夫所挡的困难,“所以…”,大主君用手指一点点的敲打着桌子说道“这很奇怪吗?在你很小的时候,你的玩具被人弄坏了你会奋不顾身去哭泣,去暴打破坏你心爱东西的人,那时候你知道害怕吗?你知道恐惧吗?那时候你想到过自己会有如此的力量吗?人啊,往往懂得越多知道的越多,反而望去了最单纯的自己。”

    “你不觉得很荒唐吗?一个唐夜麟能够掌控全场?”,神皇宫天站在大主君的面前有些气愤的说道。

    “如果有一天你心爱的人被人杀掉了,当你想要复仇的时候,你觉得你自己会变强吗?”,大主君反问着他。

    “我不会。”神皇宫天摇摇头说道“我会很冷静的去…”

    “哈哈哈。”,大主君突然爽朗的大笑起来“人们往往去站在一个高明的立场,伸出手中去嘲笑着做着一些事情的人,他们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当你自己去做的时候,你甚至连小丑都不如,你无法唐夜麟为什么那么强大,那只能够说明你真的很可怜啊,你连爱都没有。”

    挥挥手示意神皇宫天退下去,大主君悠悠的说道“生而平等,在某些事情上,所有人都一样。”

    还是无法理解唐夜麟为什么能够全身而退的神皇宫天闭上眼睛深深的呼吸了一下,转过身下达着召回阎割回到世界政府的命令,他在跟大主君说话的时候,旁边的宁骚一直静静的聆听着,走出这个房间的时候,神皇宫天恶狠狠的看着宁骚一眼,那一刻他感觉到宁骚就是当年迷惑在纣王身边的妲己一样,已经到了有些蛊惑君心的作用。

    “他为什么不明白?”,宫天离开后,宁骚疑惑的问道。

    “你会明白大发明家的功勋思想吗?”,大主君笑了笑说道“他可能需要一辈子的时间去思考。”

    说完大主君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看着宁骚说道“怎么样?对自己这次的安排,还满意吗?有什么遗憾的地方?”

    【PS:黑七更新说明,和很多书友讨论后的新结果,往后全部一更。

    爆发周改成爆发更,月初七天每章一万字以上…

    日常字数7000+之上。】

    【内幕:27岁女总裁送保安百万豪车】青年摆地摊贴膜惹上祸端,阴差阳错当保安,翘臀总裁贴身相救,只要求他换个床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