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手表之秘-黑棋的悲歌

关灯
护眼
    大主君的话虽然说的轻松至极,但是却让宁骚的背后冷汗直流。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宁骚本来以为可以虚晃一枪,但却没想到大主君嘴巴上面说着自己很简单,但是他的城府却远远已经超越了宁骚的想像,并不奇怪,在怎样的地位掌控着怎样的权利,已经决定了他有怎样的眼界和怎样的判断,浑身一抖,宁骚直接跪在了地上有些惶恐的说道“我并不是在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黑棋军团刚好很适应打这场战斗。”

    “发自内心的吗?”,大主君的声音有力且低沉。

    “是真的,现在场面推移到如此的地步,也确实脱离了我们的掌控。”宁骚声音有些颤抖。

    沉默半晌,这段时间的沉默让宁骚宛若万金穿心般的难受。

    “可以…这很体制。”,大主君说完重重的笑了几声,随后从黑暗中将自己的另外一只手伸出来,“嗡…”高贵的蓝宝石光芒在风之帆船的镜面上闪耀出来,尊贵的镜面、金色的表框、龙鳞制造而成的表带,这是宁骚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这块手表,仔细的看着他突然发现,在这块风之帆船的表面里面,所有的一切竟然是动态…

    最底层的蓝色海面竟然在微微的涌动着,一滴滴水花是不是溅洒出来。

    中间那几艘如果仔细再仔细的去看,会发现每一艘帆船都在移动,风帆微微的舞动。

    最上层的天空中,一道道的雷电不断的霹雳下来,细长的电丝穿越虚空,从天而降打在大海上面,水花再次的飞舞。

    “这块表里面的东西再动?”,宁骚惊叹的问道。

    “你说这块表?这可是我的命脉。”,大主君举起手道“因为剑将事件的缘故,这块手表被世界所知,所以在世界上面又流传着另外一个名字,这块表又被叫做—权利的手表,如果你在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他并不是循环的动态…”,宁骚朝着风之帆船里面再次一看,果然…此时整个表盘里面全部充满了闪电,从天空中疯狂的蠕动了下来,持续了三秒钟的时间又归于平静。

    宁骚震撼,但是却又更加的紧张,大主君让自己知道的越多,表示自己越危险。

    “放轻松点,黑棋军团毁灭掉上官家族,你有仇必报这很正常,来谈谈你对我只是单单的召回阎割这件事情的看法,黑棋军团为世界政府南征北战,立下的汗马功劳,按照道德观来说我应该庇护着他们,我为什么没有呢?”

    宁骚右拳握着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

    “去过一些体制机构办事过的人应该知道,在那些机构里面的人身无长物,每天就是在喝茶、读报、哼歌这些事情里面如此的循环着,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都能够被他们使用的有顶天般的荣誉,这些机构虽然能够稳定的流通,但是永远也得不到任何的发展,现在想要顶替黑旗的军团,光是报名的已经有上百个之多,暂且不谈这些人有没有这样的实力,但是这确实实在反映着世界政府在蓬勃向上,我喜欢给新人机会…”

    手指间夹着一根香烟的帝君虹看着宁骚道“就如同我能够给你一个机会一样。”

    “真正有实力被我重用的人,比如南宫将帅,他就应该将神明岛给我拿下来,否则他就不配承载着世界政府的荣誉前进,我交给你的任务你都完成不了,那么你也不配在我的手下吃饭,我不想要世界政府变成那种养老院般的机构,养着一群饭桶,所以!!!”,声音加重的大主君说道“我只不过是利用了你利用我而已,将黑棋军团利用。”

    “可以准备写两个新的军团上任的报告,外面哪两个飘舞的旗帜,你也尽快的处理好。”

    他说的依然轻描淡写,但是宁骚却握紧拳头,即便南宫将帅是灭门之仇,他也想要发声一句。

    “可是大主君…此时此刻南宫将帅还在战场上为您作战、为世界政府的荣誉作战着…”

    “咚!”,带着风之帆船的左拳,狠狠的打在了桌子上面,大主君铿锵有力的喝道“你给我长点脑子记住,所谓的忠诚和尊严,全部都是我赏赐给他们的,或许我说的有些晦涩难懂,既然这是一个网络娱乐时代,我就再明白点告诉你吧,别问我每天能够赚多少,别问我的梦想是什么,我只是仓库,而你才是BOSS,加入我们,成就你的梦想,著名的经济学家牛云曾经说过,加入世界政府后悔一天,但是不加入世界政府后悔一生啊。”

    拿出一个小笔记本,大主君翻阅着说道“我这里还记录着特别多人的名言名句,有空我们可以多多交流啊。”

    这人是恶魔还是怎样?宁骚带着笑容一步步离开的时候瞳孔却是震撼般的颤抖着。

    忠诚和尊严,全部都是赏赐,那么在他的权利之下,到底什么才是最真实的?

    “那可是狈啊!”,一直坐在沙发上面的八大王将之一寇枭提醒着说道“用人不淑的话,地狱在等待着你。”

    “他只不过是一个实验品而已,我只是在逐步逐步的给他一些他想要的东西,如果当宁骚对我彻底低头的时候,我就已经成功了一大步,灭门之仇都能够隐忍,更何况是杀妻之仇?这次唐夜麟杀掉了黑棋军团三名将领,他内心的仇恨必然已经减少了一些,我给了唐夜麟他所想要的,一步步的去给他,去赏赐他,总有一天…我的小太阳还会回到我的身边。”

    十指交叉抱在后脑勺上面,寇枭伸了一个懒腰说道“小心玩火**啊。”

    “君无戏言。”,帝君虹抱着手闭上眼睛说道。

    风之帆船的手表里面,雷电齐鸣,风雨交加。

    XXXXXXX

    窗外太阳的光芒照耀进来,一双筷子上面夹着一块轻薄透明的生鱼片,肉质细嫩。

    用筷子将酱油和芥末不断的搅拌到一起,将生鱼片放进去左右的翻滚了两下,丁婵放进嘴巴里面咀嚼着后,被芥末刺激的双眼通红的她肩膀抖动,仿佛那一刻升天一样,咽下生鱼片后丁婵用力的点点头“好好吃,好爽…”。

    站在镜子前面看着脸上疤痕的皇甫龙斗说道“在日本生活习惯了口味那么重。”

    经过这几天的恢复,丁婵的七色相当好,高高鼓起来的额头皮肤白皙散发着一股灵气,肤若凝脂的她看着忙碌着收拾东西的皇甫龙斗和坐在沙发上面,旁边放着大包小包的匹夫,诧异的问道“你们该不会也要去刑烈他们所在的那个地方吧?看你们这架势好像是要出远门啊,去哪里?和谁?需要我负责什么?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吗?”

    躺在沙发上面怀抱里面抱着粉色河马玩偶的匹夫说道“我们去东京的歌舞伎町里面放松一下,你也去?”

    “只要钱到位,啥姿势我都会。”,丁婵看着龙斗走过来,瞪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去哪儿?”

    “并不是去刑烈他们所在的那个地方,是去完成自己的一些私人事情,具体怎么说呢…”,穿着灰色衬衫的皇甫龙斗犹豫了一番后,将手臂上面的扣子解开,露出了赤道沙漠的手表,指着里面说道“这块表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我哥哥临死之前将这块手表交给了我,说如果我想要知道关于血统所有的秘密,就要去这片沙漠,这个世界上面有一块沙漠,跟手表里面是一模一样的,我要去这个地方,寻找一些东西。”

    好漂亮的手表…丁婵呆呆的看着赤道沙漠,突然发现里面的太阳散发出一道光芒,被吓了一跳道“会动耶。”

    “这个表盘里面的所有东西都能够动。”,龙斗说完轻轻的抖了抖,刹那间表盘里面的沙漠沸腾了几下,散发出一股股的灰烟,“待会儿还会有沙尘暴来临呢,传说这种级别的手表只有两块,一块在我这儿,另外一块在世界政府的全军总帅帝君虹的手里面,这两块手表,是一个冒险者俱乐部在一个特别的地方找到的,手表的制作者我也不知道是谁,不过…你想去吗?”

    “想…我最喜欢旅游了。”丁婵想都没想大声的说道。

    “那你负责美丽和漂亮就行了。”,龙斗嘴馋的看着生鱼片说道“给我也来一块。”

    “那你负责帅吗?”丁婵呆呆的看着龙斗问道。

    “帅这个字眼,向来都是别人来形容我的,这个字…将由我来守护。”,刚刚走进房间的唐夜之凰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立刻义愤填膺的为自己捍卫道,接着对着丁婵挤了挤眉毛说道“都要准备出发的话少了我这个团队首领怎么行?虽然不知道天哥最近在干嘛,但是所有天门大将全部都在各司其职啊,我的天将团全部都放假了不知道干嘛去了,我也要出去散散心,让自己全身回归到大自然,啊…莫斯科的妓女们,你们的爱人我来了,放飞心情,放飞理想。”

    XXXX

    天门的全体暂时都在一种夕阳升息的阶段,经历过了这么多场大战和这么多事件之后,整个天门都处于一种缓冲的状态,也可以理解,现在整个世界的目光全部都集中蛮荒之地和貘羽那边的交锋中,一些未完成的心愿,或许就要趁着这个时候去追寻了,包括刚刚离开神明岛战役的唐夜麟,他也需要一段时间的闭关深造。

    日后所在前方挡路的敌人会比之前更加的强大,更加的截然不同,所有人都还需要不断的加强。

    整个世界的很多帮会都仿佛在伺机而动,有地方在和平之中,有地方肯定就在饱受着战火的震撼和洗礼,硝烟还没有散尽的神明岛,由于梦幻之心的欺诈,白渊的确已经丧失了追踪的目标,再次回归到神明岛上面的白渊看着断崖上面的齐麟等人,双腿轻轻的在土伯的背部上面一点,随后白光在天空中一闪而过。

    一股浓烈的香味朝着齐麟扑面而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他身边的白渊轻声说道“跟丢了。”

    “能够逃过你的手段,哪个男人真不简单。”,齐麟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灰心丧气“看来以后这个夜宴俱乐部,我们要刮目相看了,不过看你的眉宇之间仿佛隐藏着淡淡的怒气,下一次再看到那个人的时候直接杀掉不就好了吗?”

    白姬愤怒的说道“我也要杀掉他,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还当众袭胸,真是太不知廉耻了。”

    嘴巴上面虽然这么说,但是白姬特别欣赏慕千帆对自己的爱慕,齐麟深知道女人这种生物的复杂性淡淡一笑,而白渊看着下方的海洋,已经有了一些相当明显的怒气,而此时此刻在那围栏而寂静无比的深海之中,全身变成了玄武形态的冥府在将南宫将帅朝着下方的深海中不断的冲撞着…

    海洋之中巨大的海兽浮影在微微的低吼着,两千米…四千米…单单只是到达六千米的时候,深海的压迫感已经让南宫将帅无法无法控制的吐出一口浓烈的鲜血,“滋滋滋…滋滋滋…”,下一刻全身自然化的南宫将帅变成了一道道的闪电,将玄武的整个身躯都在完全的包裹,海洋在电光的加强之下周围海水呼啸,无数的海洋巨兽们被电的白眼狂翻,直接昏迷了过去朝着下方的深海中一点点的掉落下去。

    闪电打着疯狂的霹雳狠狠的打在玄武甲上面,冲击的整个玄武甲上面火花跳动,冥府的全身包裹在闪电和火焰的双重攻击之中,看似是力量冲撞,但是冥府却感觉到不痛不痒,在一股股的烟雾中冥府转过身,“砰砰砰…”在一股股的冲击声之中,变成闪电的南宫将帅朝着上方飞速的冲击上去,玄武紧随其后。

    海水仿佛爆裂般的涌动着,成千上万的气泡“咕噜噜噜”的不断的升腾着。

    如果是在深海战斗的话,南宫将帅肯定会畏首畏脚,无法施展自己强大的力量,所以他必须逃离冥府的掌控,看着前方近在咫尺的光芒,南宫将帅冲天而起,从海洋之中“咚”的一声冲击出来,“哗啦啦”全身黄金战甲的他身体上面的水花一股股的掉落下去,褪去海水的黄金甲在太阳光光芒的照耀之下格外的闪耀。

    他完美的错过唐夜麟,但是当他阎割受伤、整个战场已经被粉碎的千疮百孔,周围水之都的包围圈的时候,他不由的猛地瞪大了眼睛,这是谁干的?那位大神又重新降临了这片战场之中?

    “王将,现在的场面该如何是好?”,南宫将帅悬浮在半空中,从之前猎杀的立场已经到了被狩猎的地步,断崖的左边站着月犼和血哮,那个血哮浑身都散发着不输给自己的气息,看起来就极其难以对付,右边的断崖上面站着水之都的君王齐麟,天呐…旁边的那些强者光是看一眼就然自己感觉到有些绝望。

    还有…自己的团队呢?

    怎么从海洋深处冲上来,整个世界都仿佛在针对我?南宫将帅彻底懵逼的悬浮在空中,左看看右看看你,眼神中充满了绝望,他已经感受到了这片战场对他深深的恶意。

    下方的危机还没有散去,下一刻降临的危险已经是转瞬及至,“咚咚咚咚…”,随着冥府的冲刺,整片海洋闪五百米地带的海水全部都疯狂的翻卷起来,一股股的海浪更是从海洋中冲击出来,像是一颗颗的炮弹,不断的冲向南宫将帅,“王将…回答我,现在我们如何是好?”,一边闪避一边愤怒的呐喊着。

    看着正面冲击到自己的一团海水,南宫将帅右拳上面闪耀着电光。

    海水带着强劲的怒吼奔腾而起,南宫将帅的闪电拳在下一刻狠狠的冲击在上面。

    一道天蓝色的闪电宛若一把锋利的刀刃一样撕裂开,从中心处将这道海浪冲击的直接断裂开来。

    “玄武·無双技·大海的冲撞。”

    “轰隆隆…轰隆隆…”,整个海洋都在愤怒的涌动中,海水朝着四面八方形成了一个圆圈狠狠的滚动着,怒海之中,巨大的黑影玄武从大海中冲撞出来,庞大无比的身躯在水花的溅洒中,宛若一颗陨石般的冲向南宫将帅。

    长枪在水中旋转着水花飞速的舞动,恐怖无比的电光在南宫将帅脸庞上面闪耀的时候,看着下方的玄武,身后的披风在潇洒的舞动中,他一声怒吼,手握黄金枪勇气燃烧着进攻了下去,“当…”黄金枪和巨大的玄武甲撞击到一起的瞬间,“轰隆隆…轰隆隆…”上百道浩瀚无比的闪电将玄武浑身都充斥,就像是皮鞭一样,一下又一下抽打着玄武的身躯。

    这样的闪电力量绝对毁灭大部分的物体,但是对冥府而言,自己却是不痛不痒。

    狂烈的冲击让黄金枪一震,直接脱手而出,下一刻的天空中,庞大无比的玄武狠狠的撞击在南宫将帅的身体上面,仿佛是排山倒海山岳般的冲撞力量,南宫将帅猛烈的吐出了一口鲜血,被冲撞的飞舞到天空,下一刻巨大的玄武在天空中不断的旋转,从玄武的本体变成了冥府,而此时的冥府,南宫将帅休想伤害他分毫。

    他不再是一身白衣,而是浑身都充满了白色的玄武甲,全身上下…充满了神器才能够破开了玄武甲。

    双拳紧握,怒麟扩张开来,竜尾更是在天空中飘舞了几下后缠绕在腰部上面。

    玄武·灵兽人形态!

    站在礁石上面,冥府展开双手恶狠狠的一声呐喊,周围的海浪全部都“砰砰砰砰…”的不断的冲腾起来,一块块的礁石在灵兽的威严之下被震裂成粉碎,他闭上眼睛的刹那,整片断崖下面的海水飞速的奔腾起来,继而滔天的狂笑着,“轰隆隆…”在一股股震撼的声音中,只看到四面八方的海水全部都汇聚成了一头玄武的形状。

    海水为什么变成这样的图案?南宫将帅没有细细的去思考,悬浮在天空中的他手掌猛然的张开,刚刚飞舞出去的那把黄金枪划破虚空,回归到了他的手心之中。

    身体上面的黄金甲的闪电全部都在肆意的蠕动着,一道道的闪电充斥了南宫将帅的全身疯狂乱舞。

    嗓子眼里面发出了铿锵有力的呐喊,南宫将帅将黄金枪指向下方的玄武恶吼道“闪电·超必杀·电枪审判!!!”

    “滋滋滋…轰轰轰”一道道粗壮无比的电丝瞬间从南宫将帅的身体中释放出上百道,在天空中像是一条条恶龙一样的汇聚到一起,变成了一把把的电枪后,“嗖嗖嗖嗖…”不断划破着虚空朝着下方突击过去。

    第一把电枪上面带着恐怖的逆风浪,破空一闪后,直接打在了玄武的身体上面。

    “嘭!!!!!”,电枪直接完全的爆裂,将冥府脚下的礁石震裂成粉碎后,疯狂的闪电打着撕裂的力量,在冥府的全身上下都在拼命的撕扯着他的身体,但是玄武甲每一片都充满了不可侵犯的威严,将冥府的全身都包裹住,让他根本受不到一丁点的伤害,看着上方吼声震天的南宫将帅,下方的冥府陡然的怒吼道“不管多少次都是徒劳的。”

    “是吗?”,话音刚落,后方接踵而至的闪电枪一下下“咚咚咚”狠狠的撞击在冥府的身躯上面。

    刹那间范围庞大的海面上充满了闪电的游动,冥府在电光中嘴角升腾起一道傲然的笑意。

    “碎!!!!”,双臂带着霸气朝着周围狠狠的一个推动,全身的闪电力量顿时分裂成两股朝着旁边冲撞过去。

    “滋滋滋…”不断蠕动的闪电球一左一右狠狠的撞击在两旁的断崖上面。

    断崖狂震之中,闪电球破碎,无数裂缝的蔓延中充满了凶恶的闪电光芒,怒吼震天,场面光芒四射。

    全身的玄武甲上面还闪耀着一点点残碎闪电的冥府傲然的笑道“蝼蚁乌合,还想要图网挣扎吗?”

    自己的力量在玄武的面前就死一个天大的笑话,南宫将帅此时此刻已经感受到自己和他之间的差距。

    而面对南宫将帅连续不断的发问,此时此刻阎割也是进退两难,自己刚刚已经接受到了神皇宫天的电话,上面的示意他立刻撤退出战场,只需要带着大主君给的任务来交差就可以,但是如果就这样离开的话,那岂不是将黑棋军团全部都丢弃在了岛屿上面?面对上面的命令和自己良心的谴责,阎割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需要去跟水之都谈判吗?

    这可能是此时此刻战场中最好的选择。

    而齐麟这边第一开始态度就相当的明确,如果换做以前的话齐麟很可能因为一些生意的原因放过,但是这次齐麟既然说了,进攻世界政府可能是自己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疯狂,那么他就已经下定决心,让黑棋军团全部都在岛屿上,没有一个能够活着回去,这一次的疯狂…很可能包括自己,都会死亡在岛屿上面。

    地面上已经堆积起来了一大股的冰块,阎割只感觉到双手上面传出缕缕的温热。

    内心一喜的他心弦一动,峨嵋刺带给自己的伤势此时此刻已经完全的解除。

    当保护着阎割的禁止区的屏障完全的消散后,那边的白姬和程倾城互相对视了一眼,前方虽然在和南宫将帅战斗,但是后方的战场中,对阎割可是没有松懈下来分毫。

    两位女战士在同时双手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刀剑,随后变成了两团风暴朝着阎割迅速的进攻过去。

    “水之都真是盯的别人毛骨悚然啊!”,她们两个人都是武器和体技的使用者,阎割的禁止区对她们两个人的威力不是很大,将腰间上面的黑棍子拔出来的时候,白姬和程倾城一左一右,同时悬浮、滑翔在天空中,女王重刃和无常哭双双进攻过来,“咔…”的一声,阎割将手中的黑滚从中间折断,迅速的举起来。

    “当当…”,火花在武器上面跳跃着,下一刻程倾城用力一舞无常哭,剑柄在手掌上面一圈圈的转动着,随着无常哭的旋转,一道道的剑刃风浪朝着阎割进攻过去,“嗡…”机械纹身的手臂上面闪耀起银色的武装系域气,阎割被无常哭的剑刃震的一步步的后退,那一刻白姬落地,程倾城依然滑翔在天空中,握着无常哭,在将阎割逼退了十几步后一剑横扫了过来。

    阎割低头的刹那,剑刃从脖颈后面横扫过去。

    剑刃进攻,程倾城一脚踢向阎割的脸部,脖颈一转,程倾城杀伤力强大的右腿从他的耳边滑过去。

    “斩…”,后面的白姬将女王刃甩飞箍过去,“嗖嗖嗖…嗖嗖嗖…”沉重的刀刃带着劲猛的风浪旋转过来,直逼阎割的双蹄。

    上有程倾城,下有白姬的重刃,阎割的嘴角出现一道笑容,在刹那间猛然的挺直自己的身体,用肩膀狠狠的撞击在程倾城的肩膀上面,倾城的口中发出一声脚踹,踏着风浪身体飞舞到后翻的一棵大树上面,随后阎割一脚踏地,“嘭!!”金色的光芒顿时爆棚的炸裂开来,裂缝的撕裂之中,一条条的金龙不断的飞舞过来,冲击在女王重刃上面。

    一条条金龙跃动冲击,女王重刃被冲击的退后回去,被白姬一把握住的瞬间,白姬胸腔一挺…

    衣服上面的扣子顿时一颗颗的断裂开来,傲人的**就像是蹦蹦跳跳的小白兔一样冲击出来。

    “女王重刃·無双技·桃色春风斩。”,白姬一刀朝着前方斩击过去。

    深深知道内心的淫秽力量有多么的强大,这道招式的攻击威力就有多么强,阎割两把棍子合并到一起,狠狠的打在自己的胯下,在一股蛋疼菊紧撕裂般的疼痛中,白姬的斩击变成了一缕清风从阎割的身旁扫过。

    噢?居然没效果,白姬有些震撼的看着阎割。

    有些时候想要躲避一些招式,在这个缤纷多彩的时代中自己就必须要付出一点代价,阎割很明白这个道理,前方的白姬还在些许震撼中的时候,两条金龙在阎割的身后轻轻的舞动着,他已经冲刺到白姬的身边,将她直接公主抱的抱起来,然后狠狠的扔在了神圣女王号的船只上面,随后两条金龙飞舞过去,交叉的将白姬缠绕住。

    那边的程倾城粉色的头发在风中一甩,阎割回头的转瞬间,一条条蛇信的剑锋铺天盖地的缠绕在一起。

    双手上面带着降龙十八掌的威猛气息,同样也带着银色的武装系域气,面对程倾城的一道道的剑锋,阎割双手带着无数纷飞的掌影狠狠的攻击在上面,“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一团团气浪炸裂般的爆破着,程倾城的上百道剑锋全部被阎割接住,两人的交锋势均力敌之间,虽然看似是这样,但是阎割却是稳占上风,双手合并的他承受住第一股剑锋的攻势之后,立刻合并在一起。

    如同花苞般聚拢的剑锋,被阎割掌心中的那条金龙狠狠的冲撞开来,像是花瓣般的战场。

    “呀!”,程倾城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阎割看到她的惊讶后,立刻收起了金龙,怕伤害到了她。

    几道剑锋打在阎割的身体上面,立刻破出一个个的血洞,而阎割则是正面承受住这样的伤害,双手带着金龙的怒吼,将剑锋全部都合并在一起后,用力的前方推动推动过去。

    “呜吼!!!!!”,一颗巨大的金色龙头在阎割的身后爆发出来,狂气冲击的程倾城的握着剑移动出去。

    阎割迅速的移动到她的身后,不让她撞击在后面的大树上面,下一刻用力的将程倾城丢向了神圣女王号上面的甲板上。

    他在干嘛?阎割的温柔让程倾城和白姬十分不解,他本来可以重伤两人的。

    姑且就称之为阎割自己的绅士礼仪吧。

    “禁止令·奥义·天堂禁止区!”,下一刻一大股的圆形屏障顿时朝着四面八方游动了过去,看着后方的屏障,一直隐忍着怒火的白渊猛然的从断崖上面飞舞了出去,禁止区开启的刹那,包子彻底变成废物,职业种无法使用,包括凯撒的能力、玄霄的能力、齐麟的能力统统不能够使用,全部禁止!

    虽然靠着体术可以跟阎割打,但是拥有降龙十八掌和极强体术的阎割,一般人能够打败他?

    “南宫将帅,不要恋战,走。”,阎割终究还是没有放下南宫将帅,只看到他自己纵身而起朝着天空他踏去的时候也没有忘记把叮嘱南宫将帅。

    他当然能够选择自己离开,但是当年轰动老爷子可以在自己的耳边千叮咛万嘱咐,在世界政府这个地方呆的时间越久,权利和野心也会越大,但是这些不是好事情,这些东西都会变成恶魔,控制着自己的心灵,让自己内心受到严重的污染,就像是野兽一样噬咬着自己的心脏,让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

    阎割不想要忘记初衷,虽然成为了八大王将之一,但是他却没有任何一点的膨胀。

    一颗赤子之心,能够让你所向披靡,无所畏惧。

    真正强大的人,就是这个世界的肮脏和丑陋,他们依然顽强的对抗,相信着善良和美好。

    天空中的那些战斗机随着唐夜麟一场太阳雨的降落已经是千疮百孔伤痕累累,几乎所有的战斗机上面都冒着不同程度的硝烟,现在能够飞往世界政府就已经是一大幸事,何谈毁灭?阎割在准备着离开的时候,那边的南宫将帅用力的点点头,虽然和冥府这样无限期的战斗下去依然是战斗未果,但是有阎割的庇护,自己也能够腆着脸生存下去。

    “黑棋军团的将领们,我会承载着你们的力量,为你们报仇的。”

    这句话此时此刻在南宫将帅的口中只不过已经成为了一个可以体面点让自己逃跑的借口罢了。

    但是就在南宫将帅准备一飞冲天的刹那,连他身体都移动了几分,“啪”的一声,南宫将帅只感觉到自己的右腿被什么东西抓住,低下头一看,妖皇白渊面容冷肃的在自己的下方,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右腿,嘴角滑过一道冷漠的笑容,白渊将南宫将帅的身体朝着下方的断崖处狠狠的甩飞了过去。

    “嘭”的一声,身体直接破碎了断崖陷入其中,同时月犼大祭司伸出带着禁忌之戒的双手一阵舞动。

    一只只斑斓蜘蛛从洞穴里面疯狂的爬出来,全部都朝着南宫将帅的移动了过去。

    已经上了飞机站在舱门口的阎割大声的喊道“将帅,不要恋战,大主君已经下达了撤退的命令,赶紧离开。”

    铺天盖地的斑斓蜘蛛吐着蛛丝朝着南宫将帅飞舞过去,一只只的重叠在一起,叠加在一起,盖住了南宫将帅身体陷入下去的那个地点,“滋滋滋…”在闪电力量的喷涌之中,一道道的电丝从断崖上面喷射出来,“咚!!!!!”接着闪电爆发出一大股轰炸的力量,上百只斑斓蜘蛛的身体全部都被震裂成了粉碎,一只只被轰飞的劈碎成一块块的残物,在断崖上面拍打着掉落了下来。

    悬浮在空中的白渊握着拳头道“跑吗?又来了一个想要跑的。”

    “杀掉。”齐麟更是眼神中燃烧起来了杀意盎然的火焰,击杀了黑棋军团的将领,就代表着已经挑衅和触动到了世界政府的威严,就彻底的代表着要跟世界政府决一死战,夏天能够在神皇宫天的脸上来上一拳,我齐麟不差夏天的分毫,甚至比他更加的过份,帝君虹,你不是自信能够掌控一切吗?我与天门,就脱离你的掌控看看。

    正好一腔怒火没有地方可以发泄的白渊带着冷笑点点头。

    手指一动,在海洋中的土伯破海而出,将辉煌战锤抗在自己的后背上面,土伯踩踏着断崖不断的移动着。

    而另外一处的断崖中,将斑斓蜘蛛全部都震裂成粉碎的南宫将帅再一次的变成了一道闪电,全身炸裂着一股股的电光冲天而起,移动和逃命速度之快,将闪电的力量发挥的那是淋漓尽致。

    战斗机眼看着要发动,阎割看着下方喊道“等他…等他…不要走!”

    “王将,我们的发动机移动快承受不住了,现在必须要走了,再一会儿时间的话可能就完全的爆炸了。”机长无奈的看着阎割喊道,的确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地步。

    “南宫将帅,我今天就让你感受到绝望。”,白渊的身后,土伯的身体同样冲天而起。

    “玄武神眠·闪电能力·回归!!!!”,而此时此刻下方的冥府则是爆发出了一声怒吼,刹那间只看到下方海水凝聚而成的玄武暴躁的怒吼起来,天空中此时此刻已经变得阴暗无比,“刹刹刹…刹刹刹…”在一声声恐怖的响声之中,一道道和天雷一样的电光突破了天空,覆盖了整片神明岛的范围和面积,一道道闪电不断的从天空中朝着下方炸裂下去,足足有上千道之多。

    整座岛屿上面无数的地方被破裂开一道道的土坑,闪电打进树林里面燃烧起旺盛的火焰。

    月犼大声的喊道“在干吗啊?不要这样啊…不要毁灭了我的神明岛!!!”

    一团闪电的光芒在冥府的胸膛上面不断的汇聚着,天空中电光之身的南宫将帅,那一刻只感觉到那种可以掌控闪电的力量转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他惊骇的看着下方的冥府“你是不是在开玩笑?”

    握着闪电手臂,身体上面的每一片玄武甲都在闪耀着闪电光芒的冥府大声的笑道“你的闪电能力对我没用第一是因为我的玄武甲足够坚硬,第二是因为…我在玄武神眠之后,领悟到的就是闪电的力量,之所以这么长的时间没有唤醒回来,是因为如果和现存闪电能力持有者在同一个地方这样唤醒的话…我的闪电力量…将会直接变成更强的东西…”

    “火箭闪电!!”

    “下地狱去吧!!!”,冲击到南宫将帅身后的土伯高高的舞动着辉煌战锤,狠狠的打在南宫将帅的身体上面。

    这在时代中闪闪发光的黄金甲刹那间震裂出一股股的裂缝,身后高高舞动的红色披风被打掉,漂浮在天空中,就像是黑棋军团的旗帜从世界政府的前方慢慢降落,被取消一样,在这个时代落幕…

    【内幕:27岁女总裁送保安百万豪车】青年摆地摊贴膜惹上祸端,阴差阳错当保安,翘臀总裁贴身相救,只要求他换个床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