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孤胆勇士-血色的祈祷

    一抹快影凌天而降,下一秒便狠狠的掉落在海洋上的一块礁石上面。

    冲击的力量让南宫将帅后背着地,若不是在刹那间域气护体,那脊梁骨必定是在顷刻之间完全的粉碎。

    “噗…”仰起自己的上半身,南宫将帅只感觉到体内的五脏六肺都几乎在呐喊疼痛两个字,胸前的浊气一阵涌动,随即他控制不住的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被土伯辉煌战锤狠狠打中的黄金战甲,此时此刻已经碎裂出一道道的断痕,鲜血溅洒在上面,一道太阳的光芒从天空中照耀下来,鲜血在光芒下顺着黄金战甲游动,就像是如画般的江山,支离破碎。

    不…不…看着在天空中飘舞的赤红色的披风,南宫将帅不断的摇摆着脑袋。

    “哗啦啦…哗啦啦”,披风在风中卷动,在太阳的照耀下带着一股猛虎归山的感觉,但却再也没有那份威武霸气,整件披风的抖动如同在今日落下的夕阳,再也不复存在,这件披风就象征着南宫将帅的权利,日落西山。

    从此在南宫将帅的未来只有雷雨天,再无烈阳日。

    披风落在海面上,更显孤寂和英雄落暮。

    就像是一头被关押进入了动物园的豺狼,不甘于自己的自由被束缚,红眼狂嚎。就像是一头被铁链捆绑住的猿猴,再也无法抓着藤蔓在山林绿野之间悠闲的荡漾,屈辱悲泣。

    南宫将帅不是豺狼猿猴,但是他的怒吼却是比起这两种痛苦,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拳头打在破碎的礁石上面,南宫将帅全身黄金甲不断掉落着碎片,他从礁石上面猛然的站起来。

    胸腔随着深呼吸不断的起伏,内心的怒火随着战场的落幕式而燃烧的更加的旺盛。

    “为了世界政府的尊严和权利。”,南宫将帅悲怆一声怒嚎。

    “忠诚与尊雅,就像是剪掉手指上面多余的指甲一样,是我赋予给他们的。”,冥冥中响起了大主君的话。

    可悲可叹的是南宫将帅根本就听不见。

    展开双臂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拳头,南宫将帅浑身上下的力量都在飞速的爆棚着,一股股、一道道的金色气浪“轰轰轰…轰轰轰”,就像是滚烫的火焰般充斥全身,肆无忌惮的燃烧着,全身的肌肉在高度的鼓胀之中,身体上面原本就断裂的黄金甲再次炸裂出一根根的裂缝,大块大块的黄金甲从南宫将帅的身体上面不断的掉落。

    肌肉鼓胀、身躯放大了1.5倍的黄金将帅身体猛然在原地一个旋转。

    “超神入神·第二重天·人屠!!”

    “嗖嗖嗖嗖!!”,一道日炎般的火焰线条在南宫将帅周围的海域上面迅速的涌动着。

    下一秒一圈火焰将南宫将帅包围在中心处,此刻的他全身的黄金甲已经完全的掉落,南宫将帅带着最后一丝的悲悯,站在礁石上面周围燃烧着火焰,就像是孤岛上面的最后勇士,就像是和船只一起葬身海洋的船长,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离开这里,无法回到自己心心念念所向往的世界政府,再也不能够像以前那样,站在大主君的面前,向他骄傲的汇报着情况,再也不能够在万人的敬仰中站在世界政府门前十大旗帜下,看着和平鸽肃穆敬礼。

    “我将永生的记住自己加入世界政府的理由,我将永远为我的政府流干净身体内的最后一滴鲜血,我将为我的人民战斗到最后一刻,我将为这个世界的和平和秩序骁勇而战,我!为自己是一个世界政府的光荣新兵而倍感荣耀。”,曾经,站在一群人新兵招募处的南宫将帅穿着最低等的军装大声的喊道。

    “向残心军团敬礼。”,伴随着神皇宫天的一声呐喊,南宫将帅将军团旗帜用力的抛向天空中,下方广场上面数百万的战士们纷纷的举起带着白色手套的右手,随着残心军团旗帜的升起,瞳孔中带着羡慕、带着追求、带着庄严、带着神圣,而南宫将帅看着身后的藏马、疯車、钢卒、雷象、凶炮、咒士等人,有着掩饰不住的自豪。这一幕他永远都铭记在心。

    辉煌与荣耀,落日与宿命,这从来都是对等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面的。

    “此生无悔入政府,来世再去新兵处。”

    站在礁石上面的南宫将帅喃喃自语的说完后,双手捧着自己的黄金头盔。

    他的双手在疯狂的颤抖,那是一种无法割舍的情怀,这是一种无法下定决心的犹豫。

    “等他!!等…”,阎割的话还没说完,飞机已经在天空中飞速的行驶了出去,阎割的最后一眼是看到南宫将帅半蹲在礁石上面,低下头亲吻着自己的头盔,随后两滴眼泪掉落在头盔上面;将头盔轻轻的放在礁石上面,南宫将帅从怀中拿出了大主君和平勋章,稳稳的放在了头盔上面,当下一刻他转过头的刹那,一种必死的杀机,一种要跟你血战到底的坚定,勃然喷发!!

    “阳炎·黑棋神功!!!”

    “砰砰砰砰…”全身的力量在下一刻全部都被释放出去干干净净,南宫将帅威武的呐喊道“来吧,妖皇!!!”

    “如你所愿!!”,白渊一脸平静的对着身后打了一个响指,“轰轰轰…轰轰轰”随着辉煌战锤的舞动,天空中的虚空都在猛烈的摇晃着,从白渊身后威武降落下去的土伯大肆的挥舞着手中辉煌的战锤,随后只看到土伯爆发出一声惊天的呐喊,双手握着战锤狠狠的打向下方的南宫将帅。

    “黑棋神功·超必杀·凶炮的格挡!!!”

    火焰在南宫将帅的双臂上面飞速的燃烧着,下一刻他的双手竟然变成了跟凶炮一模一样炮筒,带着火花的摩擦声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咚!!!!!!!!!!!”在一声惊天动地般震撼的攻击声中,辉煌战锤狠狠的打在了炮筒上面,“轰隆…”南宫将帅承受着如此强大的冲击力,双脚沉沦的力量让下方礁石断裂成粉碎,头盔伴随着勋章全部都掉落在大海里面。

    一股金黄色的气浪在炮筒上面涌动了几番后“砰砰砰砰”带着铿锵有力的轰炸声朝着左右两旁猛烈的扩散过去。

    战锤的暴风横扫过海面,浅浅的海面全部变成黄沙,对天排舞,飞沙阵阵,下一刻这猛烈的气浪狠狠的撞击在两旁的断崖上面,整片断崖包裹站在上面两侧的人全部都是狠狠的一个摇晃,随即断崖深达的土层大片大片的变成黄沙,“苏苏苏”的不断的从天空中掉落了下来,下方的南宫将帅看着土伯,一滴汗水从脸颊上面流淌了下来,下一秒他猛然的移动到土伯的身后,双手伸出去抓住土伯脑袋上面的牛角,双膝就像是炮弹一样狠狠的打在土伯的后背上面。

    “嘭!!!”即便是威力如此强大的狠狠的一个撞击,土伯依然面不改色,就仿佛不痛不痒。

    双手再次炮筒,对着土伯的后背,南宫将帅狠狠的就是一个空气炮劲猛的喷射了出去,空气炮猛烈的冲击出去,带着土伯的身体直接将他轰到了前方的海洋里面,虽然能够打退土伯,但是南宫将帅知道自己已经是穷弩之末,看着站在海洋上面的凶炮,南宫将帅飞速的朝着他冲刺了过去。

    浑身闪耀着火箭闪电力量的冥府看着土伯落水道“瞎哥,南宫将帅失去了元素的力量已经有些黔驴技穷了,你既然想要对付的话那我就让你对付好了,我尽快的去为神明岛的离开做准备。”

    白渊冷漠的点点头,其实他不单单只是因为抓住梦幻之星而懊恼,更多的是…南宫将帅是世界政府里面的人。

    继而看向月犼,在没有看见过白渊动手的时候,月犼一直以为白渊是一个比较容易相处的人,但是看到白渊的所作所为后,月犼的心中对他产生了一丝畏惧,之前在萤火虫森林里面的时候,白渊的条件就是解决神明岛上满的麻烦,但是这座神明岛以后必须要划分成水之都的领地,而且是无条件的迁徙到太平洋上面,成为水之都大本营圣辉岛的守护之岛。

    血哮巴不得以后和白渊在一起,连忙用肩膀撞了撞月犼道“你还在犹豫什么?赶紧答应啊。”

    既对白渊有着忌惮,又对屠荒·萨龍有着忌惮,月犼有些进退两难。

    但是转念一想,以后加入了主君齐麟的阵营,而且是在一望无际的太平洋上面,就算是黑斧想要报复的话,他要从何下手?更何况有水之都这座大树好乘凉,下次神明岛再遇到这种情况的话,也能够免去一些多余的烦恼,“这座岛屿是我的,我能够做主,我同意带着神明岛加入水之都。”

    看着月犼同意,血哮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表情,白渊也是对着冥府点点头。

    纵身而起到天空中的冥府,用眼神打量着整座神明岛的范围,在心中决定自己要开启多大的形态,这座岛屿估摸着有八万多平方公里,换做别人的话早已经是望尘莫及,要将如此庞大的一座岛屿带离这里,并且从北冰洋前往太平洋,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对于冥府来说这并不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至少他的脸上还保持着一股轻松的姿态。

    齐麟已经在为自己的大计划做准备间,南宫将帅也在为死亡铺路。

    看着前方的凶炮,南宫将帅的手从炮筒变成了双手,“黑棋神功·超必杀·燃烧死夜镰!”

    “锵锵锵…”,一根根燃烧着阳炎特殊火焰的死夜镰变成了南宫将帅的手指。

    不好…月犼一身惊叹,刚刚只顾着去思考神明岛未来的走向,忘记了自己的奴役…

    “嚓嚓嚓…嚓嚓嚓…”没有月犼的命令,已经被自然种子彻底填满了脑袋的凶炮就像是傻瓜般的站在原地,下一秒的时间…一声声的撕裂声在凶炮的身体上面频繁的响起,只见南宫将帅饶动在凶炮身体的四面八方,双手的死夜镰带着撕碎的力量,在凶炮的的身躯上面留下了一道道的伤口。

    血色的伤口不断的绽放出来,鹿身上面一片片的鳞甲更是在不断的掉落。

    凶炮痛苦难耐,只感觉到全身都仿佛在被撕碎一样。

    月犼正想要控制凶炮,却只看到南宫将帅双手交叉,在凶炮的脖颈上面“嚓”的一声交叉的滑过,“嗖嗖嗖嗖…”一缕缕的鲜血不断的涌向的天空中,凶炮的脖颈上面多出了十道深深的爪痕,每一道全部都在流淌着鲜血,他的身躯摇晃了几下,无力的倒在了南宫将帅面前,“起来…起来啊…”,后方的月犼无论怎样用禁忌之戒去控制,凶炮已经毫无作用。

    瞪着大大的眼睛,凶炮看着面前的南宫将帅,眼仁抖动,脸上的表情是一种释放的解脱。

    “别怪我,兄弟。”,南宫将帅低着头默默的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你变成什么样子…但是我知道你很痛苦。”

    想要伸出手去抓住南宫将帅说些什么,右手却刚刚伸到半空中,凶炮发出了一声闷哼,一缕缕涎水般的鲜血从嘴角不断的流淌了下来,随后在空中的右手无力的掉落在地面上,闭着眼睛的他用最后一抹温暖的眼神看了将帅一眼,嘴角出现一丝淡淡的微笑后,低着头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与其让你成为别人的玩物,还不如就让你这样像个战士一样的死去,南宫将帅用力的闭了闭眼睛。

    他有些感慨的对着天空说道“不要着急兄弟,黄泉的道路上面,必然有我相伴。”

    再次转过身的瞬间,从天空中猛烈降落的白渊一脚狠狠的踢在了南宫将帅的脸庞上面,“砰砰砰…”妖皇披风在天空中随着白渊的进攻不断的旋转着乱舞着,白渊的双脚一下又一下的踢在南宫将帅的胸膛上面,后者不断的后退,脸上的表情一狠,白渊一个甩腿将南宫将帅踢飞了出去。

    就像是石子在海面上打着水漂一样,白渊看似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但是实则力量极强。

    南宫将帅的身体在海面上面溅洒扩散出一圈圈的涟漪不断的后退着。

    飞舞出去二十多米的他下一秒直接掉进了海洋里面,随后全身又带着海水,像是一头被人伤害到的鲸鲨一样,凶神恶煞的甩动着全身的水花朝着白渊扑过来,黑棋神功,是南宫将帅潜心多年研究出来,集结了黑棋军团的招式特点研发出来,冲锋的过程中,南宫将帅的双手变成了凶恶的炮筒,对着前方的白渊狠狠的喷射过去两道空气炮。

    妖衣披风顿时挡住了白渊的身躯,空气炮狠狠的打在上面完全被吸收进去。

    “人屠的力量!!”,浑身燃烧宛若地狱火战士般的南宫将帅握着凝聚着全身所有力量的拳头,狠狠的朝着白渊攻击过去。

    “妖皇……”从海洋中涌出脑袋的土伯顿时惊骇的瞪大了眼睛。

    无碍…白渊冷静的表情仿佛是想要告诉土伯这句话,拳头的周围一股股的风浪聚拢在一起,下一秒被白渊紧紧握住后,面对南宫将帅的拳头,白渊豪不畏惧的对拳而上,“咚!!!!!”一股股游动的白色飓风中和一股股燃烧的阳炎烈火之中,两人的拳头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哼…”,白渊的嘴角出现一道冷漠的笑容,惨白的脸上一根根的青筋顿时完全将他的脸庞染指。

    好恐怖的脸庞,南宫将帅震撼之间,顿时感觉自己全身的力量被冲击回来。

    “人屠级别就敢如此放肆,再让你升腾一层你岂不是觉得自己天下无敌?”,白色的飓风气浪完全掩盖了南宫将帅的身体,直接将南宫将帅全身彻底的包裹。

    浑身猛然一震,南宫将帅只感觉到一股刺裂的疼痛感从头到脚蔓延了自己的全身。

    尽管知道是已经是穷途末路,但是南宫将帅愿自己像那在天空中彻底炸裂的烟花一样,在这个世界上面留下最后的一丝的灿烂,即便是在白渊力量之下的压制,南宫将帅的双手再次变成燃烧的死夜镰,从天而降冲击向白渊的瞬间,白渊随意的一个挥手,死夜镰“当当当…”完全粉碎,右手再次推开南宫将帅身体上面阳炎火焰后,白渊的右手彻底变成了另外一种形状,他的整只右臂好像变成了某种动物的手臂,带着一股远古的气息。

    这是一只怎样的手臂?整条手臂软弱无骨、无血,全部都像是由一根根章鱼的触须般缠绕在一起,在掌心处,只看到一张嘴巴猛然的张开,“丝丝丝…丝丝丝…”在瞬间将南宫将帅全身的火焰吸吮的干干净净。

    在那太阳照耀下面的虚空也仿佛隐约的看到,南宫将帅身体中一缕缕白色的三魂七魄,全部都一股股的不断的进入白渊的手臂之中,被吸收走的南宫将帅就像是一个傀儡一样悬浮在天空中,嘴巴还在喃喃自语念叨着“黑棋神功·奥义…”之内莫名其妙的话,“哼…”白渊冷哼一声,这只怪异的右臂陡然的升腾起来,那张跟沙虫一样的圆形嘴巴露出了倾盆血口,将南宫将帅的整个头颅都吞噬了进去。

    “卟滋…卟滋…”随着南宫将帅整个人都被吸收进去,一股股白色的肉汁不断的溅洒出来。

    这还是白渊第一次露出自己本体的冰山一角,除了略微知道一点的齐麟还保持着一点冷静之外,其余的人面庞上面纷纷都是露出了诧异和震惊的表情,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什么生物?因为此时此刻白渊浑身都涌动着一股股强烈的黑色烟雾,这股黑色的烟雾在他的天空中汇聚成了一头怪异生物的形状,随后“嘭”的一声充斥了整片天空,几乎是可以说扩散了整片神明岛,岛屿上面的那些生物们全部都双腿颤抖的不断的跪在地上,纷纷的膜拜着。

    黑烟在树林中、岛屿上面、海洋上面肆无忌惮的弥漫着,率先爆发出一声痛苦难耐怒吼的是天空中的冥府,只看到他身体上面那些白色的玄武甲在顷刻间变成了黑色,鳞甲反而变得更加的坚硬和坚固,后续是站在断崖上面的玄霄和程倾城。

    玄霄只感受到体内的火麒麟血统仿佛是受到了什么什么东西的召唤一样。

    一个没有控制住,玄霄浑身燃烧起来了黑色的火焰。

    而身后的仙女龙则是直接变成了龙形态,趴在地上痛苦不堪的呜咽着。

    “啊…”最后才是神使大祭司月犼,他的脑袋上面又是两根鹿角狠狠的冲击了出来,黑雾在他的身体上面疯狂的萦绕着,他的身体不断的放大着,全身的力量从两倍升腾到四倍…从四倍升腾到八倍,不到短短十秒钟的时间力量已经膨胀的让月犼不断的发出一声声痛叫。

    血哮用闪光的眼神看着下方的白渊惊喜的喊道“来了…完全解开封印的你,仿佛又带领我回到了当年那个时代”

    来了…土伯就像是一条哈巴狗一样从海洋中拔出来,对着四面八方的不断呐喊着“给我一点,让我好好的感受妖皇无私的馈赠,给我一点,让我感受妖皇慷慨的施舍。”

    在所有人看不到的地方,那些笼罩在黑烟中的神明岛屿上面的自然动物们,全部都发生了翻天伏笔的变化,一只小小的老鼠变成了A级血统利刃狂杀鼠,天空中一只只垃圾无比的小鸟全部都挥舞起寒冰般的翅膀,变成了A级的撕空冰鸟,周围无数的生物,疯狂的呐喊,猛烈的叫唤,仿佛全部都在进化,仿佛全部都在感受着摇晃给予他们的恩赐。

    战场中所有动物系血统的人都在黑雾之下仿佛感染了一样,聆听着他们痛苦的叫声,齐麟一声断喝“白渊,停下来。”

    眼神中阴暗的光芒一闪而过,白渊的瞳孔再次恢复成了惨白色,而此时此刻那只怪异的右臂上面,南宫将帅整个人的躯体已经全部都被吞噬了进去,被白渊吞灭的干干净净,手臂在一点点的大腿着,一根根的触须就像是鞭子一样拍打着虚空不断的发出“啪啪啪”的烈响,整只怪异的手臂完全的消散后,整座岛屿的黑雾完全的消散。

    充满了天空一头头野兽空灵的呐喊也随之散去,那些变成了各式各样的妖兽们又慢慢的回归到了正常的形态。

    难以想象,只是一只手臂就如此的妖风,要是本体加上长时间…那这世界岂不是要陷入末日场景?

    不久前才解开自己的封印,对于曾经那样强盛状态的自己,还有点感觉陌生,一个没有留意就让那怪物跑出来了,要不是齐麟的一声断喝,整片神明岛真的是难以想象。

    “呼!”,轻轻吐出一口气的白渊松懈下来自己的身体说道“抱歉主君,让你受惊了。”

    “可以理解,但愿你日后能够掌控的更好。”,齐麟明白的点点头。

    而玄霄、月犼、冥府等人都是诧异无比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刚刚那股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沸腾般的力量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虽然只是一瞬间转瞬即逝,但是却让这些人颇为享受;虽然这股力量已经在体内彻彻底底的消失,但是却留予了月犼等人无尽的回味,如果可以的话,他们还想要再尝试一次,看看用另外的身躯和另外的力量,会产生多大的力量效果。

    南宫将帅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是一个捍卫着自己荣耀孤傲无比的战士,尽管在绝对不可能战胜的妖皇面前死亡,但是虽败犹荣;他黄金战甲那些残余的碎片还在海洋上面不但的漂浮着,碎片上面的光芒已经没有之前那样的闪耀,反而暗淡了不少,赤色的披风早已经不知道随波逐流到那里去;深海之中,黄金头盔一点点的降落着,那在海水的沸腾之中,不断翻卷的世界政府的勋章,最终葬深海腹,只属于着南宫将帅的荣誉和时代的征战之路,将永远的在这里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从第一次到水之都邀请齐麟,再到后面各系列的事件。

    黑棋军团就像是一把锋利的战刀一样,被各种利用,他们也是神皇宫天最喜爱的部队。

    但是一人得势,鸡犬升天,此时此刻在世界政府中因为宁骚的出现,神皇宫天已经无法像之前那样只手遮天,与其说黑棋军团惨败在这场神明道的战役中红,倒不如说他们死亡在权利的阴谋之下。

    斗勇不如斗智。

    岛屿上面燃烧的火焰已经不再像是之前的旺盛,天空中的太阳也不像之前的刺眼。

    这座充满了硝烟和怒吼的神明岛,在渐渐的趋于平静。

    包铁牛手中拿着一个喷香的大肉包一口口的吃着在瞭望台上面看着周围的动向,下方的神圣女王号上面,月犼和血哮两人已经和齐麟正式的见面,按照之前的约定,齐麟帮助神明岛解除危机,月犼他们以后要为齐麟做事,鹿蹄弯曲跪在地上,月犼轻轻的抓住齐麟伸过来的右手,在他的手背上面深情一吻,这吻手礼也代表着以后宿命的托付,血哮也是认真的亲了一下,随后不好意思的笑起来“既然瞎子都跟随着你,我相信他的决定的没有错,以后鞍前马后,万死不辞。”

    前方的天空中,冥府已经盘算好了整个岛屿的构造,从天而降到了大海之中…

    “轰隆隆…轰隆隆…”,从海洋中翻卷出来的一股股的海浪越来越大,一千米到无前面…北冰洋在高度的咆哮之中,上万米范围之大的惊涛骇浪,还在朝着更大的范围蔓延着。

    如果此时此刻从天空中朝着下方的北冰洋俯瞰下去的话,会看到一头庞大无比的黑影,比史前巨兽还要让人震撼!

    “君夏城在那里?”,齐麟问着月犼说道“这座岛屿上面还有人民的吧?”

    仿佛是抱歉忘记了解释这件事情,月犼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笑道“其实黑斧兵团的四座城镇,都是只有那样的配置,在永夜城是梦魇大祭司乱步,恶魔战士武烈,剑豪华念,而在君夏城则是我,血哮还有日盔,每一座城镇,其实都是我们大祭司的本体,你如果去永夜城的话可以知道,那些楼房是可以随意的移动的,街道也是可以随意的变幻的,因为那就是梦魇大祭司的本体,换言之,君夏城就是我,我就是君夏城。”

    原来如此,所谓的四座城镇,原来只不过是欺瞒的障眼法罢了。

    只要给予那座城市足够强大的力量,那座城镇和有多少千军万马的战士根本就无所谓。

    “你们老大很厉害。”,齐麟忍不住的赞叹道。

    “其实名震天下的黑斧兵团老大,以前兵团是从‘战斧’开始起家的,一直跟时代在一起却又一直没有进入时代;可能人人都想不到,黑斧兵团的大哥,光是想像是一个威猛的壮汉,实则我们的老大…不到您的腰部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侏儒人,但是我相信上天剥夺了你什么,肯定会慷慨的给予着你什么,我们老大向来不是一个战士,而是一个商人。”,月犼为齐麟介绍道。

    那就是头脑能力很厉害咯,齐麟有底的点点头。

    我就说过如果是一个威猛霸气无比的男人,在神明岛受到如此危机的时候,怎会临阵脱逃,畏首畏脚,但是如果是一个商人的话,那么齐麟就非常能够容易理解了,只有商人在这种关键的时候才能够保持如此的冷静,这样想着,齐麟小声的吩咐着程倾城道“岛屿到了太平洋后,该给屠荒多少钱就给他多少钱,保全他的脸面,就能够拉开们的利益链。”

    这句话倒是让血哮对齐麟刮目相看,他原本以为商人都是唯利是图,没想到齐麟还比较慷慨。

    齐麟对着血哮淡淡一笑,关于血哮的身上还存在着太多的疑点,在没有彻查清楚之前,他是不会重用的。

    “在时代里面做生意,千万不能够退步,但是千万也不能够太过分,如果我不这样的话,或许我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齐麟说完将外面的事件全部交给玄霄来处理,他则是则是走进了船舱之中,打开了一间房门走进去,尽管只是出海的屋子里面,都充满了一股浓浓的药味,各式各样的救命药瓶在橱柜里面摆的满满当当。

    信封里面装着一个U盘,齐麟插进桌子上面的电脑里面,U盘里面有一段视频。

    另外一个小小的录音笔在齐麟的手中不断的转动着,用食指敲打着空格键,视频开始播放。

    (很小很小的时候我有一个习惯,那就是每次一次去金三角的时候,都要给我弟弟带一个饭团)

    听着前方逐渐在一点点消失的战火的声音,雷象带着剩余的残兵败将朝着前方的目标不断的前进着,但是这座神明岛简直太大了,而且经历了这样猛烈的进攻,这次岛屿上面已经是疮痍满布,让雷象等人有点像迷失的苍蝇一样找不到东南西北。

    视频里面的夏天没有声音,只是不断的蠕动着嘴唇,齐麟打开录音笔,语音和影像开始同步。

    (我弟弟对我很亲切,每次见到我都特别的高兴)

    宁静的房间里面,夏天的话仿佛在整个神明岛上面充斥着。

    雷象带着一大群人在岛屿上面飞速的前进着,淋漓大汗充满了战士们的身体,看着前方齐麟他们所在地方那一缕升腾起来的烟雾,雷象无论怎样朝着那个方向奔跑,就是无法到达,就在一群人一筹莫展的时候,不远处的树林里面,突然传出了浓烈的血腥味,雷象也是身经百战的强将,对血腥味格外的敏感。

    只是这一股血腥味,格外的浓烈,熏的雷象有些喘息不过气的咳嗽了几声。

    对着身后的战士们频频的挥舞了几下手,雷象朝着这个那片树林迅速的奔跑过去。

    距离越近,血腥味越重,尤为浓烈,雷象带着一大群人奔跑过去的同时,也惊扰起了林中大群大群的飞鸟,飞鸟们扇动着翅膀对着天空不断狂飞中,一只只比这些飞鸟还要强壮很多的秃鹫,嘴巴里面叼着一块块鲜嫩的鲜肉,同样展翅高飞,看到秃鹫的出现,雷象预感到了不妙的事情,闷头狂冲,带着一大群人长驱直入树林里面。

    (他每次吃饭团的时候,都会习惯性的掰开给我吃,小时候我只是觉得这种感觉很好,只有长大了我才能够明白这个动作的可贵性,我知道你是一个生意人,但是生意人不欺骗老实人,这不是最基本的事情吗?我知道,你可能没有想到过会给坤沙带来伤害,但是你已经伤害了他的心灵)

    当雷象和一大群的世界政府的战士们看到眼前场景到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是浑身发毛。

    浑身的鸡皮疙瘩在转瞬之间充满了所有人的身体,汗毛立起,后背上面的汗水,仿佛冻结成冰。

    在他们四面八方的树木上面,充满了一股股溅洒的鲜血,树林之中地上充满了一根根的断肢残臂,那些切口十分的整齐,一刀毙命,干净利落,力量极强;而在雷象等人的前方,此时此刻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宛若是地狱之景,五千人,整整五千名世界政府的战士们全部都死亡在这片树林里面,这条铺满了尸骨的道路,就像是一层厚厚的尸骸地毯一眼,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尽头在哪里,鲜血就像是流水般的涌进大地之中。

    头顶上面的树叶婆裟作响,雷象抬头一看,有几颗树木甚至已经生长出血红色的枝叶。

    而将这些人彻底杀戮的始作俑者,此时此刻正站在这条尸骨遍布道路的尽头,他带着铁斗笠、身穿一身铁衣,手中厚重的刀刃上面闪耀着一道道刺眼的锋芒,一滴滴的鲜血顺着刀刃不断的滴落下来。

    杀人五千,刀刃没有丝毫的卷曲,反而更加的锋利,光是看一眼就让人瞳孔生疼。

    “钢卒…钢卒…”,雷象不断的看着他,惊骇的喊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人都是谁杀的?你怎么样?”

    你是真傻还是没有朝着哪方面去思考?钢卒转过头淡淡的说道“这些人,全部都是我杀的,跟任何人无关。”

    (鉴于你这样的行动,我决定直接向你开战。)这是夏天的最后一句话。

    这句话让齐麟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拿着手机的他在通讯录里面翻阅着夏天的号码,犹豫了一番后,拨通。

    XXXXX

    辽阔的荒原一眼根本看不到尽头,风沙阵阵,宛若少女的裙摆一样随风荡漾。

    戮杀在不远处朝着嘴巴里面不断的灌着烈酒,烈酒烫喉,让他感觉畅意十足。

    前方那个小女孩儿双手交叉,手掌放在肩膀上面不断的祈祷着什么,一个金色的‘卐’字光芒在小姑娘的身边不断的飞舞着,一圈圈的绕动在她的身体旁边,不断的转着圈,小姑娘仿佛是在颂唱着某种佛语,伴随着她的不断的吐出,她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厚重;下一刻,一道金色的光芒旋转着在小姑娘的身后出现,一个金光形成的和尚握着权杖,右手放在胸前跟随着小姑娘不断的一起念着。

    “南无阿弥…南无阿弥…”,渐渐的,一道道的光芒在这片荒原上面不断的出现,在金色的风中,无数古老、身穿袈裟的和尚们纷纷的不断出现,全部都变成金色的光影不断的和小姑娘一起诵经念佛,整个场面充满了佛学的厚重,又充满了一股难以侵犯的神圣。

    成百上千的‘卐’字的光芒在他们一群人中不断的旋转着,渐渐的形成一道强大的金色屏障,流光在屏障上面不断的闪耀而过,一股股超强的力量朝着四面八方不断的扩散着…

    【内幕:27岁女总裁送保安百万豪车】青年摆地摊贴膜惹上祸端,阴差阳错当保安,翘臀总裁贴身相救,只要求他换个床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