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天帝释天

    光明即将来临,黑暗弥留。柔和的钢琴,就像是黑夜带给人的哀怨,慢慢随着光明的来临而消失,中间的那段金属敲击,感觉就像是东方的启明星,然后越来越激昂的人声,美好的未来就在不远处——

    大主君专属战歌,作者心中十大纯音第一《BetweenWorlds·在世界的缝隙中》

    XXXXXX

    “嗡…嗡…嗡…”,在金黄色的圆形屏障上面,一道道冲击般的光芒不断的闪动,那浩瀚的力量让周围的虚空“砰砰砰”的不断的碰撞着,就算是戮杀这种级别,感觉到周围虚空的变动,他都是拿起了酒壶朝着远处跑动了几步,没办法,眼前那股力量实在是太过于刚猛了,触之必死。

    小女孩儿披头散发双手合十的在地上,声音变得尤为高亢。

    “滋滋滋…滋滋滋…”,周围那只剩下风沙的荒原上面顷刻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根根的裂缝肆意的滋生出来,笔走龙蛇般在荒原上千米的范围中不断的游动着,戮杀低下头,一条裂缝从自己的双腿之间迅速的滑过去,紧接着一根根的根茎和藤蔓从裂缝里面不断的爬动出来。

    再扭着头朝着四面八方看去,只看到所有的裂缝里面无数的枝丫和大树的根茎在这厚重的佛语之中野蛮的生长出来,这片鸟不拉屎的荒凉之地,在小女孩儿的吟唱之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地上的茵茵青草开始大片大片的蔓延着,一株株的花茎上面绽放出清香四溢的花骨朵,紧接着娇嫩还沾染着露水的花瓣一片片柔软的张开,微风吹过,招蜂引蝶。

    身后一棵大树的疯狂生长,让清凉的阴影盖住了下方的戮杀,回过头一看,范围千米的树林郁郁葱葱,风一吹,树叶摇摆舞动,漫天飞舞;“哐哐哐…哐哐哐…”,这片草地的中心处疯狂的碎裂开来,大地喷涌着石头破碎出来,“轰隆隆”紧接着清的泉水从中心处歪七扭八的将这里斩断,滚滚的清泉肆意的奔流涌动,沸腾的水液更是朝着两旁的草地溅洒过去,打湿青草,一股浓香顿时让这里变成一片荒凉地带的绿洲。

    从无到有,从荒凉到生命蓬勃,这是佛学悠长历史长河的变动,更是生命的洗礼。

    戮杀站在河边洗了把脸,看了看时间,他已经打坐了四个小时,按照时间来说也应该差不多要离开了。

    “南無阿弥陀佛,南无阿弥…”,小女孩儿将脖颈上面一颗颗拳头大的一串佛珠摘下来,随后小小的双手转动着佛珠,一颗又一颗,不断的停顿着,仿佛是掌握着生命轮回的奥秘,仿佛是紧握着时间之轮的独裁者,身后上百名高僧因吟唱完毕后,在他们的身体上面燃烧起一股股带着光芒的灵魂火焰,小女孩儿则是为他们开始不断的超度。

    “轰轰轰…”,一名名的高僧高僧变成佛光进入小女孩儿的身体之中。

    “我们距离我们的目标,已经越来越近了…”,小女孩突然睁开眼睛,眼神中燃烧着杀戮的火焰。

    杀戮之心既然已起,万佛之灵必将受到震撼,小女孩儿突然口吐鲜血,一字一字的念着佛经…

    她那双慈悲和残忍同存的瞳孔内,过去的一幕浮现出来…

    五年前,波斯,天竺圣佛教。

    推开了厚重的教门,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瞬间扑面而来,一只只喜欢吃着腐肉的秃鹫也全部都展翅飞舞到天空中,佛教的广场上面,所有的教徒全部都死亡的干干净净,他们的身体全部都带着横扫般,将身体撕裂了的爪痕;这些教徒们大多都是被撕裂的开膛破肚,肠子和内脏流淌了一地,连慰藉着他们亡魂的风中都带着挥散不去的血腥味。

    登大殿,雕刻满了佛经的阶梯上面,又是另外一番地狱之景。

    大批大批的教徒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阶梯上面,一个个死相惨烈。

    听不到一丁点呻吟的声音,因为连一个人活口都没有留下来,这些阶梯上面的教徒们,他们全部都被六脉神剑穿透了身体,在超快的速度内全部一击必杀,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上大殿,这原本应该庄严肃穆的大殿里面此时此刻充满了血腥味。

    两旁十八尊罗汉的佛像全部都被踢断了脑袋,表示着挑衅和张狂,木鱼和棒槌分割开来散落一地,墙壁上面更是充满了爪痕和剑洞,到处横扫,到处穿透,几名穿着袈裟的得道高僧已经被杀;正对着殿门的那尊大佛上面,大佛的脸庞已经被一脚踩裂,一泡黄橙橙的尿液从大佛的头顶上面流淌了全身,两旁的观音像上面用鲜血,在观音的身体上面画着两个大大的王八;此等藐视佛学之狂妄之徒,引起了整个天竺圣佛教的众怒。

    佛教后山,群僧云集,有的摇摇晃晃,有的口吐鲜血,袈裟上面鲜血横流,还挂着一些碎肉。

    他们群情激奋的对着前方不断的呐喊着,要将那张狂暴躁的恶徒踩踏进入地狱的拷问刑架上。

    “砰砰砰砰”,前方有着一声声高亢激昂的打斗声。

    高达三百米的圣佛山上面云雾缭绕,交手之声不绝于耳,飞禽走是到处奔走逃亡,圣佛山山壁上面一尊千年雕刻的大佛的佛像,脸上已经留下了一道道的爪印,闪避上面到处可见的爪痕,既说明着这狡诈恶徒的嚣张,他亦是将自己的傲慢和跋扈展现的淋漓尽致。

    浓云聚顶,山顶上面的树林中个,一名长发飘飘穿着白衣的青年男子手心中带着“卐”字光芒,双掌如同游龙过海般的不断的朝着前方释放出去,“冲冲冲…”劲道的光芒之掌雄风浩荡,不断的朝着前方,穿着黑色长衫的人进攻着,在闪光的佛掌之中,那人背着手,双脚带着凌波微步,就仿佛在冰面上移动着,身体轻飘飘的在掌印中左闪右闪,将这些佛掌全部躲避。

    “大日如来,你奈我何?”,徐福躲避完所有的掌印后,双掌抬起到天空中。

    “九阴白骨爪!!!!”

    “刷刷刷……刷刷刷…嚓嚓嚓…”,在徐福的身边一道道白色的爪痕旋风般的转动着,将周围上百棵树木顿时割裂;断裂带树木飞舞到天空中,徐福带着一声声的冷笑,飞舞移动到树群之中,双脚飞速的踢动着,一颗颗巨大的断木不断的朝着前方的大日如来飞舞过去,旋转、冲击、力道不一,但是全部都是威力刚猛。

    大日如来一步后退,双掌合十,猛然的张开了闪耀着金色光芒的放眼。

    在他的身后,一个巨大的佛像同样双掌合十,接下来大日如来双掌上面闪耀着浓烈的光芒,和身后的巨大佛像一起双掌狠狠的朝着前方推动出去,“嗡嗡…嗡嗡…”,让人耳膜发震的爆音不断的响动着,浩瀚的金色光芒更像是铺天盖地的海浪一样,将前方全部袭过来的树木全部都纷纷的震裂成粉碎,断木纷飞之中,徐福踏着凌波微风,身体飘逸的如同一道旋风移动过来,充斥着黑色飘舞烟雾的双手朝着前方狠狠的推动了过去。

    “嗡…”“轰…”,正义的金光闪耀着,邪恶的黑光更为耀眼。

    徐福和大日如来的双掌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呜呜呜…”,一股股在两人身后不断呜吼的风浪肆意的旋转着,接着两人的身体一个涌动出海浪般的金光,一个涌动出洪流般的黑色光芒,金与黑,在这一刻带着异常强大无比的力量猛烈的撞击在一起,刹那间整个山顶上面全部都被如此强盛的光芒完全的笼罩;大日如来在佛光的照耀中一脸正义之色的喊道“徐福,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偷我天竺圣佛教秘宝,赶紧还给我们。”

    “真是佛光普照啊”,徐福阴森森的笑道“想要拿走?哪里有这么容易呢?”

    “嗯哼…哇哈哈哈……”

    在大日如来粹不及防中,徐福全身的皮肤都变成了银色,紧接着一根根的银发从脑袋中滋生出来,在狂风暴浪中肆意的飘舞着,他剑眉冷目,双眼中闪耀着疯狂的杀戮光芒,银色双臂朝着前方一个推动后,徐福一声呐喊“不知道我还有这样的强化力量吧?我就是…你们一直想要杀掉的帝释天啊,哈哈哈…”

    大日如来双目狂震中,帝释天双掌一上一下的握成龙爪,黑色的‘卐’字在他的双掌之中悬浮颤抖着。

    “黑暗·大日如来咒·黑暗之神。”

    双掌重重的朝着前方推动过去,黑色的卍字猛烈的朝着大日如来攻击过去,狠狠的冲击在他的胸膛上面,下一刻大日如来身体上面所有的佛光全部都消失的干干净净,身体更是从圣佛山的悬崖边缘掉落了下去,帝释天接踵而至,双掌“砰砰砰”的打在大日如来的身体上。

    下方的一大群高僧们只看到云朵被不断扩散的气浪震的不断的飘舞。

    在一声声惊呼声中,大日如来全身伤痕累累的从圣佛山的山顶上面掉落下来,看着他落地,一大帮的高僧纷纷的聚拢过去,捂着胸膛,不断吐着鲜血的大日如来说道“他偷偷学了大日如来咒,他必须要死,他必须要死!”,高僧们全部都爆发出了与他们年龄不相符合的热血呐喊,一个个的眼神中纷纷产生了赴死的灵魂光芒。

    帝释天银发乱舞,浑身带着魔气悬浮在天空中傲然的笑道

    “一群假仁慈的秃驴们,你们不是一直向往着极乐世界吗?今天我就送你们上西天。”

    一个转身,帝释天一脚踩踏在圣佛山的山壁上面,“轰动!!”,整座山壁浑然一震,一道道的裂缝从帝释天的脚下疯狂的朝着四面八方散发出去,那雕刻在闪避上面的巨大佛像,被裂缝在疯狂的撕碎着,仿佛是被人膜拜的神圣在这一刻被帝释天击溃陈了粉碎,天竺圣佛教的骄傲,也在这一刻土崩瓦解。

    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一大群的高僧们浑身燃烧着灵魂的火焰,举着禅杖、拿着佛珠纷纷的冲天而起。

    “就凭你们这些晨钟暮鼓,整天吃青菜喝粥敲木鱼的老古董们,也妄想要抗衡我?”

    帝释天潇洒一甩黑色长衫,右手冲撞进入虚空之中,紧接着朝着下方狠狠的一个横扫…

    “黑暗·九阴白骨爪·绝命横扫!!”

    “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嚓…”,一道道的爪影带着黑色的魔力光芒,在下方高僧们身体左右左右的不断的横扫舞动,顷刻间无数高僧们的身体出现了一道道的爪痕,鲜血在天空中肆无忌惮的溅洒着,一明明高僧的身体不断的坠落下去,天空中伴随着帝释天那得意洋洋的笑容,下方的大日如来不断的摇着头呐喊着“不…不…不…”

    “不要!!”小女孩儿猛然的睁开了眼睛,眼前没有帝释天,也没有那些受伤的高僧们,更是没有那一天噩梦般的场景。

    戮杀盘腿坐在自己的身边,拿出一块手巾擦了擦小女孩儿额头上面豆大的汗珠。

    “又做噩梦了吗”,戮杀关心的问道,从怀中将一块干牛肉拿出来,撕开掉体贴的递给她。

    小女孩儿咀嚼着牛肉干,弱弱的点点头,此时此刻的她全身已经没有了那股让人望而生畏的气势,就是一个单纯的小姑娘,在强者们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蚂蚁一样,只需要动动手指头就能够轻而易举的将他捏死;戮杀轻轻的一笑,指着前方说道“蛮荒之地已经距离我们并不遥远了,只要能够阻止帝释天的阴谋的话,这一路上面受到的苦难,全部都是值得。”

    她靠着戮杀的肩膀,担忧的说道“叔,你说我们能够胜利吗?帝释天是那样凶猛的一个强者,又那样多的神通,就算是这个时代的顶级强者们看到他,都未必能够讨好。”

    “他不会得逞的,就算我们阻止不了,也会有人阻止的,这可是没有不可能的主君时代啊,这个时代是主君说了算啊。”,戮杀又笑着说,语气轻松,让小女孩儿的内心松懈下来了不少。

    这片在荒凉之地上面生长出来的绿洲边缘,两人静静的望着前方只剩下半轮的夕阳,两人的脸上都带着希望。

    夕阳西下,余晖洒向神明岛…

    一缕缕带着浓烈腥臭的血气在树林之中袅袅的升腾而起,那是完全人体的味道,扑面而来,让雷象想要作呕;他身后的那些世界政府的战士们,已经控制不住的呕吐起来,这味道实在是太过于浓烈而强烈,比起这味道,更加沉重的是雷象的心,就在刚刚,雷象从他一起并肩作战的挚友口中,听到了只有恶魔才会说出来的话。

    “都这样紧要的时刻你不要开玩笑了好吗?赶紧跟我去找老大,快啊…”,雷象催促道。

    钢卒转过身,将沾染着鲜血的刀刃在地面上翻动着摩擦着,他冷哼道“不要在那里胡言乱语了,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连王将都已经舍弃了我们离开了,老大还能够存活吗?齐麟的大部队已经到了,齐麟这次就是想要对大主君挑衅,我们的老大已经死亡了,不光光是他,整个黑棋军团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雷象不敢相信他说的是真的,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雷象带着哭腔道“你放屁,钢卒,告诉我你是胡猜瞎诌的。”

    “事实往往就是让人难以接受,不是吗?”,钢卒将刀刃对准了前方的雷象。

    他这个举动,让雷象粹不及防,这可是曾经勾肩搭背一起同生共死的好兄弟啊;浑身一震,雷象声音颤抖道“这些人…你为什么要杀掉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难道是你一刀就能够斩断的吗?今天就算是你要杀我,我也不会还手的,我把你当兄弟,当作一个娘胎里面出来的好兄弟,我怎么可以对兄弟动手?”

    “身后这些混蛋,都是顺应着黑棋覆灭的时代之流罢了。”,钢卒说完后忍不住的笑起来“兄弟?”

    “对!同生共死的好兄弟。”,雷象憨实而又高亢的喊道。

    “看来在黑棋之中,没有被这个时代所染指的,也只有雷象你了,这样的善良和纯真的保持,挺好的。”

    钢卒话音刚落,他右腿的铁靴在地上沉沉的一个踩踏,紧接着右手的刀刃旋转着飞舞了出去,钢卒的拳头狠狠的打在雷象的胸膛上面;他的手臂上面穿着钢铁臂铠,这一拳让雷象的肋骨完全的粉碎,“嗖嗖嗖……”绕动在雷象身边飞舞的钢刀在他的后背上面留下了一道切割的伤口后,继而再次回到了钢卒的手中。

    下一秒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钢卒的战刀,“嚓”的一声用力的插进了雷象的身体里面。

    “哇…”,身体弓成一直虾米一样的雷象趴在钢卒身上“为什么?为什么?”

    “大主君已经抛弃了我们,黑棋军团已经不再是大主君麾下战无不胜的利刃,不再是宠儿一样的存在,我们的利用价值已经止步于此,是不是觉得特别不能够接受?但是这就是真相;从进攻这片神明岛命令下达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出了大主君的目的,我们都是被时代所抛弃的人。”,钢卒说话的声音我们能够听见其中的悲痛。

    “抛弃?舍弃?”,雷象不敢相信的苦笑着“钢卒啊你好笨啊,大主君…大主君是那样简单的一个人,他怎么可能…有你说的那样心肠歹毒,我不相信你,大主君此时此刻…肯定在紧急的采取措施,要来这岛屿上面营救我们,我相信他,他多么的看重我们?我们…我们是重点培养对象啊。”

    钢卒一声历喝道“都死到临头了,你他妈的给我清醒一点。”

    “我不想要清醒…我只想要带着对大主君的好感死去,我为他…南征北战,我身上的所有伤疤都是勋章,我的拳头为他而握,他知道我的名字叫做雷象,他曾经在我出征在前的时候鼓励过我,在我凯旋归来的时候拥抱过我,这世界上大主君对我最好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你口中那样的一个恶魔呢?”,雷象软绵绵的倒下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傻瓜…”,钢卒摇着头看着他吼道“蠢的无可救药的傻瓜啊。”

    “当一个什么都不知道傻瓜,不挺好的吗?”

    雷象慢慢的合上眼睛“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昂起头,钢卒深深的看着天空中,一缕缕的热泪不断的从脸上‘卒’字的面具下面流淌出来,他将钢刀从雷象的身体中拔出来,冷冰冰的说道“我同样也把你,当作是一个娘胎里面出来的好兄弟,所以…死在我的刀下比死在敌人刀下,至少不会有屈辱和痛苦,即便被抛弃,我们亦是世界政府的大将,我们有着自己那可笑的尊严,或许正是这股尊严的火焰在我的胸腔内燃烧着,我会去找大主君,讨一个公道,让你们在九泉之下安息。”

    说罢,带着满腔的怒火,钢卒就像是一头挣脱了枷锁束缚的疯狗一样,挥舞着手中沉重的屠刀,朝着雷象剩余的那些战士们舞动过去,黑棋的耻辱,将在未来掩盖在历史的真相中,将被世界政府完全的抹掉,那光辉的时刻,将由阎割享受着世界的万千掌声,而黑棋军团,只能够在在地狱之中不断的啸问着。

    “杀!杀!!杀!!”,钢卒一声又一声疯狂的呐喊着,刀刃不断的破开旁边战士的身躯,一条条的鲜血在他们的脖颈上、身体上面不断的裂开着,飞溅的鲜血,仿佛又在重复着刚刚钢卒疯狂屠戮的场景。

    到底要有多深的绝望,才连自己人都一起杀?这股滚烫而沸腾的无声呐喊,全部转换成了钢卒的力量。

    每杀掉一个大主君的人,都是对地狱中黑旗军团的一份慰藉。

    这就是钢卒偏执而风款的想法。

    作者有话说:

    书海跟他妈有病一样,我一万字一更不行了,一章限字,今天两章读,明天我在跟编辑说,尽量恢复一万一章。

    【内幕:27岁女总裁送保安百万豪车】青年摆地摊贴膜惹上祸端,阴差阳错当保安,翘臀总裁贴身相救,只要求他换个床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