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黑色诡计-天之女出现

关灯
护眼
    旅游车上面的人都在用着各式各样的方式来打发着旅途的无聊,当大巴车离南吴城只剩下三四公里的时候,车上面的人突然都惊呼了起来;纷纷拍照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不时夹杂着一些惊叹。

    “南吴城连边缘郊区地带都是如此的繁华。”

    “看那一栋栋大楼真的好美啊。”

    “那棵路边的…槐树真的好大好高啊,快点取景。”

    那棵是榕树啊可爱的妹妹们…小庄无奈的摇摇头。

    偏着头同样看着窗外的景色,夏季的南吴城相较于其他城市要更加炎热几分,因为更加的繁华,大巴车还没有从收费站到城市里面,郊外风景可以尽情观览;大块大块的农田上面堆积着金黄色的草垛,一只只穿着残破塑料衣服的稻草人在风中沉默着,那些大山下面的小洋楼已经可以说明南吴城繁华到什么地步,一些庄稼汉们在农田外面抽着草烟。

    小庄并不知道他们的生活是否缤纷多彩亦或是绚丽,有人追求这样悠闲快活的生活,当然也有人去追求繁华的城市生活,霓虹在你的眼神中可以尽情的闪耀,他们看不到;一朵花和一阵风树叶在天空中飞舞的烂漫,你们也看不到。

    这些认不认识小庄,小庄也不认识他们,因为两种不同的人生,所以并不会相识。

    大巴车在收费站停了下来,一个胸口上面佩带着两颗金色星星的女收费员露出了机械性的笑容“您好…一共是…”

    那两颗星星进入小庄的视线,他胸有成竹的点点头。

    看来夜宴的势力范围渗透的很广泛,连性别都各有不同,这种眼线的路口一般都是两星会员来管理。

    前面应该还有…

    这个念头还没有落下,大巴车被强迫停止,几名交警上了车抱歉的喊道“临时任务我们要**,请大家多多配合。”

    旁边的人纷纷的给出身份证,露出一副良好市民的丑恶嘴脸;小庄手指夹着身份证递给他,眼睛却看着他肩膀上面的三颗星星,到底是等级高了一点,也不用再细微的观察了,这整个南吴城任何地方估计都有夜宴的成员,小到街边小贩,大到厅长队长,充满了夏天的眼线。

    看着他们肩膀上面的摄像头,小庄下意识的努努嘴。

    坐在空中悬挂着一块块巨大屏幕中的司雯婧富有弹性的右腿放在了左腿上面,那一瞬家隐约能够看到粉色蕾丝丁字裤昙花一现,她穿着职业装,两条修长的大白腿没有白色丝袜的衬托都是那样闪闪发光,肤若凝脂;金色的长发铺泄在白衬衫的背上,相比起以前呆萌天真的打扮,现在的她多了一丝女人味。

    打了个响指,司雯婧端着一杯摩卡,对着前方悬挂的屏幕勾了勾手指。

    一群人挪动着旋转椅顿时将她包裹住。

    “你叫李强?”,警察队长哈哈大笑道,对着身后一个人说道“又来了一个叫做李强的,这是这星期第十二个了。”

    今天周五,李强这个名字出现在在华夏国的概率是66.7%,也就是说他们每天都在巡逻,防范措施很严格嘛,小庄挤出笑容道“可以把身份证还给我了吗?”

    “哎…”,警察队长悠悠道“你来南吴城干什么呀?”

    “约炮。”

    小庄的话让车上面的人都哄然大笑起来,有几个黑木耳羞涩的低下头,少女般的揉搓中自己的裙角,上了年纪的大妈们则是在旁边七嘴八舌。

    司雯婧旁边的一个人右眼想要从她白衬衫的扣子里面看到什么,左眼看着小庄,摸着下巴道“你觉得这人有毛病?”

    “我看没啥毛病啊,咋滴?我们还能够干涉别人脱裤子的权利?”,身后又一人说道。

    “本姑娘慧目如炬,还能够看错了?”,司雯婧骄傲的昂起头。

    “他的手。”,另外一个成员说道“手背上面那样粗糙的老茧是多年习武留下来的,刚刚他把身份证给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一个这么年轻的人,穿衣打扮也很有品位,那件蓝色衬衫是限量版的,要8000多美元,手表不用看了,当然我们干十年也买得起,还有他的鞋子,我梦寐以求的,60000多美元的绝品货,他妈的…我要去工作了,我也要买…”

    说着说着怎么说偏题了?司雯婧拿出手机说道“注意一辆车牌号为…在终点站将一个穿蓝衬衣的男人抓住。”

    对面的警察们铿锵有力的说道,随后立刻赶往司雯婧所说的地点。

    大巴车继续朝着前方行驶,越往前,南吴城的繁华和奢华感便扑面而来,一栋栋鳞次栉比丝毫不显得杂乱的摩天大厦让人心生赞叹,宽阔的大马路和一条条飞速行驶的车流应接不暇;天空中一艘艘慢悠悠行驶的小飞艇上面带着夏天的头像,上面的夏天笑的非常的灿烂;再看向远处,五颜六色的热气球在天空中悬浮着,站在上面的恋人们或者情意绵绵的小声低语,或者圣洁庄重的求婚,或者拍打着女方的屁股大吼“你这条母狗,给我叫的再浪一点。”

    “真好。”,小庄由衷的赞叹道,相比起自己的破墓地,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看着百年灵上面手表的时间,小庄倒数着“三……二……一……”

    大巴车在一个路边戛然而止,跟随着几个回家的人流小庄走下车,随后对着路边的电子监控淡淡一笑,双手插在口袋里面朝着一个繁华热闹的区域快步走过去。

    “草你奶奶啊…”司雯婧将摩卡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半路下车?我今儿就不信我抓不住你了!!”

    “一星会员全体他奶奶给本姑娘注意,皇者区…皇者区…星川步行街十字路口…一个穿着蓝色衬衣的人,有多大?你是问人多大还是哪里多大?”,司雯婧左手拿着对讲机,右手在电脑上面迅速的缩小着,一层层绿色的格从整个南吴城到皇者区,再精确的到十字路口,刚刚看到小庄的时候,他对着电子监控器微微一笑,随后走进了人群中过马路。

    “年龄大概在23岁左右,蓝色衬衫,小背头,气质很内敛…”

    话音刚落,光是一个十字街就有五十多个人全部都抬起头朝着四周打量着,他们中有抱着滑板的少年、听着音乐的小姑娘、买菜回来的家庭主妇、还有颤颤巍巍拄着拐杖的老人家,对着老人机大叫道“你说啥?喂…喂…我听不见。

    “那也是一星会员?”,司雯婧指着那个老人没好气的问道。

    “我所用来碰瓷的你信吗?”,一个男人还没说完,司雯婧将咖啡直接扔过来。

    蓝色衬衫,名表,一个一星会员扭头朝着旁边一看,只看到一个蓝衬衫便一把抓住,那人凶神恶煞的回过头“嘎哈?搞基啊?”;真他妈晦气抓错了,会员看着前方的小庄已经朝着地铁走过去,连忙奔跑过去,大声的喊道“组长,组长,我发现他了,所有在星川步行街的人跟着我,那个人进地铁站了。”

    “通往南吴城中心区的地铁还有一分钟到站,请您排队等候…”

    安检机前面,一个提着皮包的女人刚刚刷卡过安检机,在将地铁卡放进皮包的瞬间,小庄在空中接住,刷了一下后迅速通过,两根手指夹着地铁卡朝着后面扔过去,在女人拉上皮包的瞬间,地铁卡飞了进去。

    司雯婧冷笑道道“这小手这么娴熟,一星会员,你们人呢?”

    “进了…进了…跟紧了。”,地铁八个通道内,无数人纷纷的走了进去。

    “轰隆隆…轰隆隆…”,一阵阵铺面的凉风从前方阴暗的隧道里面冲击过来,站在人群中的小庄低着头看着手机,面无表情;海绵宝宝号停在了一群人的眼前,人群就像是机器人一样的走进去,在各个地方坐下,随后各自做自己的事情,每个人都神色不一,当然那些神色紧张的人,全部都是追踪着小庄的人。

    一个穿着包臀裙丝袜的女人站在了小庄的面前,对着小庄扭了扭屁股,她暗自得意的笑道,这样丰满的屁股,难道你还不动心吗?等了半天没反映,她气的一跺脚,转过身抓住一双手,就往胸膛前方按“来人啊…非礼啊…来人啊…地铁痴汉啊…”

    地铁乘务警员胸前挂着两颗星星蓄势待发,如同猎豹一样,吼着走过来。

    包臀裙女人呆滞了,地铁警员呆滞了,眼前一个孕妇瞪大眼睛“非礼啥?你…你…你干嘛?”

    “我操你奶奶,人呢?”,司雯婧气的朝着桌子上面打了一拳“乘务员们,给我使劲的找…!!!挖地三尺…!!”

    十多名地铁警员翻箱倒柜般的开始寻找,车厢、紧急洗手间、车长室,细致到连放行李的地方。

    人呢?

    此时地铁已经从隧道里面行驶而去,外面火烧云的天空下,夕阳照耀着所有人,一栋栋的摩天大楼飞速的闪过,悬浮在空中的铁轨让地铁宛若一条游龙般,而此时在那车厢的顶部,小庄双手插在休闲西装裤裤兜里面,深深的吸了口气。

    他就像是一尊雕像一样,随着地铁朝着前方的中心发展区前进,一栋栋摩天大厦的缝隙中都闪现着他的身影,他站在这繁华城市行驶的文明上,双眼轻轻的眨动着,眺望着四周的繁荣,也看着前方的希望,面容沉静而稳重;狂风极大,但是丝毫不影响他,他的心就像是一泉死水,荡漾不起来一点点的涟漪。

    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这夕阳下的城市,可以尽情的饱览了。

    南吴城中心发展区,第四号地铁线,人头攒动,这里是南吴城最繁荣昌盛的地方,在整个地铁站中,光是一星会员就有上千名,还有很多二星、三星的夜宴会员,他么就像是守株待兔的农夫一样,用狼一眼的眼睛看着四面八方,盯着那个穿着蓝色衬衫的人,绝不放过,看到必咬。

    跟随在一个婀娜多姿身材美女后面走出地铁站,几个人已经朝着小庄快步的走过来。

    他偏着头眨了眨眼睛,淡定自如的走进人群里面。

    “找到了找到了…”几个三星级别的警察们快步朝着小庄走过来,对着对讲机喊道。

    “跑啊…你给我跑啊…”,司雯婧得意洋洋的笑道。

    两拨人一前一后,就要在中间夹击小庄的时候,中心处的洗手间里面,小庄的身影飞速的掠过,“他妈的,还跑?”,警察和一大群的成员们全部进了男厕所里面;两分钟后,一个金发大胸大波浪的女人穿着蓝色连衣裙走了出来;“duang…duang…”她胸前的**就像是水球一样摇晃着,引得旁边的人羡煞不已。

    女人高傲的挤了挤胸前,扭着屁股走出了地铁站,走过无数会员的身边。

    男厕所里面的警察拿着枪指着一个洗手间吼道“我们已经发现你了,给我出来。”,里面一个拉屎的男人颤抖不已。

    绝对出去了…此时此刻司雯婧已经不再是棋逢对手的感觉,而是内心产生了恐惧,这人到底是谁?

    地铁出口外面的街道上面,人潮拥挤,无数的会员像无头的苍蝇一样。

    男扮女装的小庄走过他们的身边,一群人还在惊叹着她胸部的硕大;“在哪儿?”司雯婧背后,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在看着,其中一个女孩儿指着小庄说道“那个穿裙子的女人,她的鞋是皮鞋…”,司雯婧立刻下达命令,一群会员脑袋齐刷刷的朝着小庄看去的时候,只看到地上掉了一件蓝色的连衣裙,和两个弹跳的水球。

    看向前方的人群,小庄转身已经走过路口。

    无数人纷纷狂追,就像是漏掉了食物的豺狼一样。

    “天别黑啊…黑了就很难找到了。”,司雯婧看着外面越来越沉落的暮日。

    凤凰花园官邸是萧凤在这里的产业,此时此刻有一对夫妻刚好从里面走进来,小庄进去的时候对着门口的保安挥挥手,保安傻呼呼的摇摆着右手,心理赞叹“这叼毛谁啊?”,刚刚走进小区,八十多个一星成员兵分两路的赶过来,司雯婧命令道“两个人给我进去看看他住在哪里,剩余的人全部把门给我堵死。”

    后方赶来的成员们越来越多,甚至还有大批的警察,这个官邸的大门人群云集。

    小庄面无表情的走进电梯里面,电梯门慢慢关上的刹那,两个一星会员猛然的闯入进来,全身淋漓大汗气喘吁吁。

    “警察呢?警察呢?给我进去直接抓人。”司雯婧暴跳如雷道,那两个人估计搞不定小庄。

    “很热吗?”小庄摁了8楼的电梯。

    “太热了哥们儿。”,两个人手撑着手摁着膝盖道“我们住10楼。”

    电梯在八楼停下后,小庄走进去,直接掏出了一串钥匙站在802门前,里面的两个人看了一眼后立刻道“他住802,他住在802…”;这就像是买彩票中的数字,所有的低级成员们全部都兴高采烈的一声呐喊,警察们更是长驱直入802,用力的敲打着房门,怒吼道“开么,给我开门,我们是…”

    门居然开了,一个老奶奶缺着牙齿含糊不清的问道“你们找谁啊?”

    “少他妈装傻,进去搜…”,警察们大手一挥怒吼道。

    另外一架电梯的门刚刚关上不久,凤凰官邸后门一条小巷的商店里面,小庄买了一包蓝色芙蓉王香烟,依然淡定自若,在路灯的照耀下行走在南吴城夜幕中,低下头点燃香烟,河边的晚风轻轻的吹拂过来,江水在夜色下已经看不清楚是什么颜色,只是带着翻滚的声音朝着前方东流。

    右边手掌抱着左手手肘,香烟在指间燃烧着,小庄面无表情的看着江流对岸繁华都市。

    希尔顿大酒店拔地而起,耸立入云,在夜幕下像是一个威武的将军,大气的将旁边的建筑全部比下去。

    夜色降临,华灯初上,江边的路灯一盏盏的亮起,灯光照耀着百态的人,平静的江水地带也星星点点的亮起一道道的灯火,带着斗笠坐在木船上面的老翁,轻轻的抚摸着身边鹭鸶的羽毛,夜幕刚刚来临,一杆磨得发亮的老烟枪便已经点燃,孤独和寂寞的烟雾袅袅升起,在风中浓郁飘散,他们那裂缝般皱纹中的眼眸,只是在浑浊的眼神底下散发着一点点的光亮,当他们看向那繁荣的城镇的时候,一张饱经风霜的老脸上才有一些格格不入的霓虹腥火。

    看一座城市是否真的优秀,只要看看最普通的人就好。

    “你把这座城市照顾的很好,这次我决定帮你。”,小庄自言自语的说完后,抽完最后一口香烟。

    烟雾在灯光的照耀下久久没有飘散,雾气中小庄朝着前方行走的背影,竟然显得那样的孤单寂寥。

    “呀!!!!!!!!!!!!”咬牙切齿的司雯婧气的在办公室里面爆发出惊天的呐喊,随后黯然神伤道“我们真是一群没有的废物啊,这都跟丢了,七彩大哥要知道了肯定觉得我们就是夜宴的毒瘤啊,他会开除我们的…呜呜呜…”

    南吴城,警察总部,苍剑眉头紧锁,抚摸着下方的胡须。

    脸上带着疼痛的表情,他将胡须一根根的扯掉,突然眉毛一抬,一拍桌子。

    “这…这…这…这…这他妈不是小庄吗?”,旁边一大群的警员们吓了一跳,满脑袋问号。

    苍剑依然记得当初跟圣教骑士团对抗的时候,那时候火烈鸟在这里兴风作浪,就是他打的电话。

    “这人后来莫名其妙消失了,连档案都没有,根本就不是警察。”,旁边的档案室的人查阅了后说道。

    “危险角色啊…”,苍剑握着拳头站起来“我要亲自出动,不分昼夜全城寻找他,都跟着我来。”

    刚走几步又回来,从抽屉里面拿着枪械道“所有人全部都带好家伙,看到了直接枪毙,我担着,我当警察那么多年,这种超级恐怖的犯人我一眼就看得出来,我要赌上我警察的名声和尊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怒吼吧…南吴城警员们!!”

    XXXXX

    这是明镜吗?老天爷你是不是真的在逗我?

    太子栋超大型的客厅里面,巨大圆桌上面早已经放满了各式各样的饭菜,一个赤膊的男人一边吃着一边搂着穿着围裙的唐晓敏道“哎哟,这滋味看得我心痒难耐啊…”“能不能正常点?”,唐晓敏骂了一声,夏宇眼巴巴的看着他走进去,又看到马丹走出来,立刻又笑了起来搂住她“哎呀?对我儿媳妇这么好?你也太贤惠了,真是我的好老婆啊。”

    “我爸最近干嘛了?”,夏天问着身边的苏逊。

    “听他们说好想出去喝了顿花酒被发现了,奶爸好像被连带着绑起来吊着打了一顿,浩南跪榴莲还要连皮带肉一起吃完,大概…就是这样…”,一身白西装的苏逊抿着嘴忍不住笑着说道。

    客厅里面的明镜坐在雯婕的旁边,穿着黑色西装,风度翩翩,他的皮肤就像是婴儿一样的嫩滑,白的吓人;脸上带着十分慈祥和成熟的笑容,和雯婕不断的聊天说笑着,夏天看了看明镜,又看了看夏宇,这是同龄人吗?为什么老爸看起来比他大了三十几岁?还有明镜那笑容为什么莫名帅气?这真的是小时候杀齐麟家人、灭掉死国、藏有复仇情怀的明镜吗?这压根儿一个欧洲来的超级男模啊。

    “小天…”刚刚从洗手间出来,身上还带着皮鞭条纹的奶爸大大咧咧的张开手“越来越帅了啊。”

    房间里面的人全部转过头看着门口的夏天,表情不一,夏宇的脸庞从认错立刻转变成严厉,只剩下双眼带着深深的爱,明镜微笑,微笑,微笑,笑里藏刀,穿着黑色职业装的夏晓倩淡淡一笑,低低头,雯婕有些愧疚竟然没看见。

    “奶爸叔叔。”,夏天过去狠狠一个熊抱,奶爸摸摸他的后背,用力的敲了敲“好孩子。”

    像是一道幽灵一样从二楼走下来的白骨面无表情的看着夏天,夏天立刻表情严肃的走过去。

    没到跟前便单膝跪地,举起双手仿佛要接住什么东西。

    “最近一周看的书。”,白骨冷冰冰的问道。

    “《富士山禁恋》、《泥巴男人》…”

    “When…”,白骨用英文继续问道,随后转成意大利语、法语、葡萄牙语、韩语各种语言不断的发问,夏天全部都顺答如流。

    “钢琴乐谱。”,白骨继续问道。

    夏天楞了一下,脸上有些通红,旁边的唐晓敏拿着锅铲挥舞道“那么忙,有时间看书就是好事,哪里有时间去背?夏宇你想要说啥?教育孩子的时候滚进去是吧?他现在是主君了,给点面子好不好?享誉世界级别的。”

    “他的荣耀和辉煌我不要半分,进了这个家门不管什么身份都是我的孩子。”夏宇淡淡的说道“下次记得补上啊。”

    白骨将右手放进了夏天的双手中,夏天将脑门放在上面,面容尊敬且严肃。

    “好孩子…”,抓住夏天的手,白骨一把将他拉扯起来,带着淡笑看着他“瘦弱了不少,注意身体。”

    明镜站起身,夏宇搂着他大笑道“天儿,还记得这是谁不?你明镜叔叔,也就是明迦的爸爸,小时候还抱过你呢,这些年一直在国外做生意,最近才回国,听说我要回来看孙子,就跟着我一起来了。”;明镜带着笑容伸出手道“这是主君夏天啊,我就算在国外我都知道他的鼎鼎大名啊。”

    夏天的手和他握在一起,内心酸涩万份,老爸,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还是这个明镜太会伪装,站在我面前的人是修罗国的国君啊,是一个国家级别的王啊,哪里是什么狗屁生意人?

    “干杯…”,热气腾腾的饭桌上面,一大群人举着酒杯碰撞到一起,出门散步回来的浩南豪气万丈,大吼着要让苏逊今天走不出这个门,三两杯下肚,苏逊已经天旋地转摇摇欲坠,浩南搂着他的脖颈说道“大军师,走一个。”

    “明镜叔叔,您知道明迦在哪里吗?”,酒过五旬,菜过五味,夏天故意问道。

    明镜喝了几杯,面不改色,他将牛排放进嘴巴里面,用餐巾擦了擦嘴巴笑道“那孩子,我还真不知道他在那里,萧氏被你打败之后不是解散了吗?他估计也出去游历天下了吧,这样不是挺好的吗?男儿志在四方,应该多谢历练,而且那孩子从小就桀骜不驯,自由惯了,跟我在一起他自己也不舒服。”

    夏天看着他面不改色的表情,内心上万头草泥马疯狂的奔腾而过,明镜,你怎么不去当影帝?

    昆仑山是你灭的,明迦是你想要杀掉的,你现在说你不知道?奥斯卡没看中你,真是他们的损失。

    “啥?是儿子吗?”,夏宇惊喜的看着雯婕“不得了不得了。”

    夏天白了他一眼后继续说道“嗯,是啊,我也跟明迦没有太多的联系,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这次明镜叔叔来到南吴城需要我安排什么吗?”

    “哎…哪里麻烦你,在这里我们是一家人,但是只要走出这个房间,你就是统领着千军万马的主君,我哪里敢劳烦你?我这次来见一群生意场上面的朋友,呆几天就走,酒店你也不用安排,我住希尔顿,靠着一条江边,环境优美,景色也挺好的,这么多年没回国了,祖国的风都觉得很亲切。”

    “那是…”奶爸一晃肚腩道“咱们大华夏多好啊。”

    “听说明晚要刮台风,要一整夜呢。”,夏晓倩被夏宇搂在怀里面说道“十四级大台风。”

    “噢…”,明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随后和夏天捧了一杯说道“叔叔这么多年没看到你,见到了很高兴,其实这做生意就跟做人是一样的道理,一定要光明磊落,堂堂正正,要用一颗怀揣着爱和包容的心,去迎接和展望整个世界,你不这样的话尽耍些什么阴谋手段,谁会喜欢你?如果心术不正,那和卑鄙无耻的小人有什么区别,你说对不对?同样你一个主君,也要心怀帝王之气,叔叔很喜欢你,也比怪我啰嗦,先干为敬。”

    干你妹啊…夏天听着明镜的这番话直接无语了。

    家人团聚,这是一件相当让人喜悦的事情,夏天虽然提防着明镜,但是还是和颜悦色,一群人推杯换盏,在这一刻只剩下浓浓的家味,远离了刀光剑影,远离了儿女情仇,远离了尔虞我诈,夏天反而有些不习惯,但是他知道,这才是一个家庭,应该有的感觉,灯光的照耀下,夏天举着酒杯仰头痛饮,一醉方休。

    XXXX

    天门的确是休养生息和整顿,看起来一片祥和,但是外面的世界却是凶恶无比,一个个国家、一座座城市,一群群行走在主君时代人的头顶上,黑色的乌云在慢慢的转动着。

    美国纽约,雷雨天,电闪雷鸣,风雨交加。

    **着上半身的大主君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银色闪电,雨如恶兽,释放出想要毁灭城市的勃勃野心,大雨倾盆;风之帆船的手表戴在手腕上面,蓝宝石的光芒耀目而闪,里面海浪流动,一艘艘的帆船正在朝着前方行驶。

    房间里面没有开灯,顶壁上面3D模版般的世界地图也不再慢慢的旋转;只有外面雷电的光芒“轰轰轰”时不时闪耀着,冲撞进入屋子里面,将黑暗的房间照耀的时黑时白;房间里面的空调开的格外的冰冷,大主君抱着手,右掌放在左手的手肘上面,眨着眼睛淡淡的看着前方庞大的城市;身后的纹身在电光的照耀与渲染下,带着一股神圣且不可侵犯的力量,那把劈开了城市的长剑,纹路在脊梁骨上,一剑破城,气势威猛且霸道。

    大主君在回忆中,回忆中的他尚且年幼,铲子冲击进入到底里面,13岁的帝君虹脸上充满了一根根的青筋,他散发着那个年龄不应该有的呐喊和残忍,一铲子一铲子不断的挖掘下去,柔软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坑洞,“他妈的…他妈的…我让你嚣张,你不是很嚣张吗?”,帝君虹一边挖坑一边恶狠狠的喊道。

    坑洞旁边的土壤已经堆积起来很高很高,他将铲子一脚踩踏进入了地面中,指着身后道“把人给我带过来。”

    穿着小西装黑发和白发交杂的神皇宫天握着比自己还要大的手枪,浑身被吓得不断的颤抖。

    “会被发现的。”,穿着小背心一样银色鸟羽大氅的皇甫龙战摇摇头“咱们还是算了吧,不要做的这么绝。”

    “草…”,一声怒吼的帝君虹奔跑过来,一脚踢在皇甫龙战的肚子上面。

    “帝君虹啊,你这样要搞出大事情来的。”,一张英俊脸上充满了疼痛的皇甫龙战提醒道。

    “没用的东西,就你们这样也能辅助我?也能够干大事?闪开你这废物…”,从神皇宫天的手中拿过手枪,帝君虹拉下保险,指着皇甫龙战身后的一个小男孩,脸上出现傲慢表情的他恶狠狠的说道“哭啊…给老子哭啊…”;“哇…”那个小男孩立刻张开嘴嚎啕大哭起来,脸上和脖颈上面一缕缕的泪水不断的滑过。

    疯狂大笑,张狂的傲笑,他仿佛非常享受这种感觉。

    旁边的神皇宫天也忍不住的哭泣起来,极度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对着皇甫龙战大吼道“龙战,让那个傻逼闭嘴!!”

    “君虹啊,你不能够这样做…真的…”皇甫龙战从地上站起来不断的摇摆着脑袋,突然伸出带着赤道沙漠的右手,冲上来一把抱住了帝君虹“君虹啊…我是真的为你好,真的不要这样做…”

    “大主君。”,身后阎割身后的卫衣上面沾染着飘散的雨花,喊了一声,将帝君虹的思绪拉回现实。

    张开眼睛,大主君将那一抹浓浓的忧伤全部都隐藏在自己的眼底,回过头看了阎割一眼,他轻轻一笑的说道“这次去神明岛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怎么样?对各个主君的实力都有一个初步的认识吧?你是洪冬老爷子的传人,亦是我重点培养的对象,我是个很简单的人,不会忘记对世界政府付出过鲜血和汗水的有功之臣。”

    阎割深深的呼吸了一下道“感谢大主君的栽培。”

    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大主君右手抱着左手的手肘,烟蒂在手指甲燃烧着;他眺望着暴雨下面的城市,悠悠的说道“明天台风‘巨爵’将席卷华夏国,首当其冲的便是南吴城,那样庞大的台风夜里面,肯定有人在做着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就看夏天能不能够完美的防御住了,这件事情我还是交给你全权处理,这次你不必亲自出面,在暗中观察,看看一下南吴城大本营里面的实力就可以了,这会是一次特别有趣的斗争。”

    “是。”,阎割点点头,迟疑了一下后说道“刚刚我看大主君在想事情,脸上好像略有伤感的表情。”

    “只不过是想起了过去一些不良的回忆罢了,这种东西可是充满了欺骗性的,让人防不胜防,今天晚上可以尽情的放松一下,坐等明天晚上的台风夜的降临…夏天,我倒是要好好的看看你怎样跟明镜争斗一下,喝酒得有些事情要说,这是在王君战队赛里面去年的资料,仅次于TGT的世界第二的战队,魔鬼螳螂门,特别有意思的一个政治战斗阻止…你可以看看他们的资料。”

    阎割倒是颇有兴趣的问道“今年还有王君战队赛吗?”

    “有啊…”帝君虹说道“赞助方已经聚齐百分之90了,这世界上面的那些人,就等着世界政府下令,然后趋之若鹜的去缔造那些纷呈的精彩吧,我也是特别期待,不知道TGT今年会不会来,战队赛中战斗组织的关注率,向来是整个世界的百分之百的。”,帝君虹看着在杯中冰块里面涌动的酒水“真是期待啊。”

    XXXXX

    南吴城,中心发展区,希尔顿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面…

    一挺挺闪耀着刺眼光芒的机关枪被几个彪形壮汉不断的擦拭着,他们看起来都像是很普通的临时雇佣兵,一个个脸上刀疤横肉,彰显着一股子凶狠劲,让人望而生畏;外面响起了门铃的声音,一名雇佣兵站起身说道“晚餐的时间到了,都准备准备吃东西。”打开房门,一个穿着服务员衣服的人推着小推车走了进来,依次的将各种食物放好后,他轻轻的说道“请各位慢用。”

    几个雇佣宾撕着火鸡不耐烦的点点头。

    服务员再次说道“请各位慢用。”,一个男人反映过来,在这种酒店小费是要随时的给的,他连忙站起身,去拿自己的钱包,服务员看到他们吃的大快朵颐,朝着另外一个大房间里面看去,那双沉稳的眼神中看到床上面躺着的一个女孩儿,瞳孔中顿时光芒一闪,那女孩儿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皮肤细嫩的就像是一样婴儿一样,她虽然在沉睡着,但是一股淡淡的灵光从她的身体上面不断的散发出来。

    天之女萧洛沫,小庄拿了小费后,倒退着握着小推车一步步的走过去。

    柔软地毯的走廊上面,小庄走进电梯后,一个穿着警卫衣服的男人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随后有些抱歉的说道“我要去天台上面巡逻,可能要先上去一下,见谅见谅。”,摁了最顶层的电梯后,电梯径直的朝着上面升腾着,里面的气氛有些压抑,小庄将帽子拿下来扇着风说道“我这才刚刚到南吴城就被发现了,不愧是夜宴俱乐部啊,不过你的那些小喽啰们一点都不好玩,他们太过于急功近利了,不过可以理解,普通的会员就是那样的。”

    “是吧。”,警卫员淡淡的笑了笑,随后伸出带着七彩手套的左手勾搭在小庄的肩膀上面说道

    “那什么级别,才能入了庄哥你的眼?”

    【神明岛的战役已经完结了,现在是一个新的篇章,开头稍显的有些无聊,反正我每次一个篇章都有点无聊,稍安勿躁啊,这个篇章特别精彩噢】

    【揭秘:不为人知的高校女生援交痛苦】清纯女学生父亲生病缺钱,舅舅竟趁火打劫让她陪客人,谁知来到包房,居然看到了同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