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台风巨爵-狂热暴风夜

关灯
护眼
    “我当然知道我被人厌恶,被人吐口水很正常,但如果让你害怕,我觉得很愧疚。”——

    六大主君·观星者·齐麟。《原话出自巴黎圣母院》

    XXXXXX

    七种颜色的手套,代表着夜宴俱乐部最高等的级别。

    小庄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轻笑,电梯朝着天台上面慢慢的升腾着,小庄用低沉浑厚的声音回答道“这种级别已经太够了,好久不见你还是这样潇洒桀骜,挺好的,随着时光的荏苒,很多人已经改变了他们自己的初衷,能够保留着那些年心态的,现在已经没有几个了。”

    七彩手套男点点头,看着小庄将手放进小推车里面拿出了一把刀,轻笑道“不知道你这次过来有何贵干?”

    “一定要知道吗?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不是吗?”,小庄用餐巾在银制的刀具上面不断的摩擦着。

    “牙齿就像是鬣狗一样的男人。”,七彩手套男低下头嘴角撇了撇后,瞳孔中的突然猛地一变,小庄的脸庞也在瞬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平静的表情变得格外的凶狠;“刷”的一声,电光火石之间,七彩手套男将小庄手中那把银刀一把夺过来在手中,“刷刷刷”,银色的刀锋在手指间不断的旋转着,刀光刺眼闪耀中,一刀对着小庄的心脏捅了下去。

    随手拿起一个盘子放在心脏上面,刀尖狠狠的戳在上面,打出一大串的火花。

    电梯已经到了顶层的天台上面,门缓缓打开的时候,七彩手套男另外一只手狠狠的拍打在电梯门上面,整扇门疯狂的狠狠一震,随后竟然停止了朝着两边慢慢的拉开,只是露出了一条小缝,让外面的空气不断的流通进来。

    小庄将小推车狠狠一拉,他在后,七彩手套男在前。

    随后两人都是淡淡一笑,一个飞刀,一个飞盘,银刀与银在天空中摩擦而过,一大股的火花刺眼的闪耀中,旋转的银盘和旋舞的银刀都是从两人的脖颈旁边迅速的飞舞过去;同时闪电般的伸出手,两人的双手在空中“砰砰砰砰”的不断的撞击着,刚猛劲道,一股股的气浪不断的澎湃扩散,将周围的电梯壁砸出一个个凹下去的坑洞。

    “刷刷刷”,手掌在手臂上面缠绕着,两人的双手就像是灵蛇一样不断的缠绕在彼此的手臂上。

    下一刻脑袋上面的汗水都是滴落了下来。

    两人的手臂就宛若两根麻绳狠狠的纠缠在一起,动弹不得,“嘿嘿嘿…”七彩手套男傲然一笑,猛然的朝着下方打去。

    “轰…嘭!”,两人中心的小推车顿时被掌风震裂的破碎;在小推车破碎的瞬间,七彩手套男的右腿如同一根皮鞭一样飞向小庄的双腿之间,但是在半路上就被小庄拦截住。

    “不减当年。”,七彩手套男和小庄再次双双踢动着,最坚硬的膝盖在空中“咚”的一下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双方剑拔弩张,一番切磋后几乎是旗鼓相当,下一刻只看到小庄眼神一狠,磅礴的力量顿时散发在手臂上面,他一声呐喊,将七彩手套男朝着后方狠狠的撞击过去,一声烈响,电梯的门被撞击开来。

    狂风极大的天空中直升机升降的天台上面,七彩手套男不断的后退,他舔了舔嘴唇再次狠狠一笑,一脚踏在地上,狂风爆破中稳定住身体,随后将小庄猛然的举到天空中,双手旋转着脱离开他的双臂,下一刻力量启动,七彩光芒在小庄的脸上一闪,他一把抓住小庄的脖颈,一个转身,将小庄朝着后方扔过去。

    飞舞出去的小庄,双手撑在地上,“刷刷刷”不断的空翻着,刚刚站稳,七彩男破风而来,小庄脑袋一歪的瞬间,“嘭!”,后背上面的墙壁中,拳头冲刺进去,直接打穿墙壁,拳头直接憾击在里面。

    全身的警卫员衣服完全粉碎,一张王者之脸长发飘舞,张狂且霸气,立刻小庄不敢造次。

    “哗啦啦……”黑色的大衣在七彩男的身后不断的随风飘舞着。

    他淡淡的眨了眨眼睛,在石块的掉落中将拳头从墙壁里面拔出来,甩了甩右手的他转过身说道“给你在南吴城三天的时间,三天时间过后,从哪儿来回哪儿去,这座城市不欢迎你这种人,这三天时间你想要去做任何事情都没有人拦着你,上上下下,我都会为你打点的。”

    小庄松了一口气点点头“承蒙照顾,必将感恩你的恩德。”

    七彩男突然停止了脚步,转过头,双眼中闪耀着浓浓的冰寒烟雾,他冷声问道“你找到帝燚了吗?”

    小庄神秘一笑道“你掌管着这样庞大的一个俱乐部,眼线遍布全世界,难道你会不知道这件事情吗?”

    “我跟你们毫无瓜葛,只是帮助朋友询问几句而已,你们做你们自己的事情,不要打扰到我们就可以了。”,说完他从风衣里面拿出了一个文件袋扔给小庄,一把抓住后,小庄好奇的正准备拆开,七彩手套男却道“里面是白星手套慕千帆的一些资料,他从神明岛上面在白渊的手底下将唐夜麟带走,你来到南吴城,白渊肯定会让你寻找资料的,但是在夜宴中,五星级别会长的资料,除了我的主君以外任何人都不会掌控,包括军师苏逊,你在我这里还是有些好感度的,算我帮你。”

    这倒是让小庄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要不然夏天怎么那么好的眼光让你当会长呢?连续两个忙真是大气。”

    “少拍马屁。”,七彩手套男历喝一声,举起带着七彩的手套在风中斩了一下道

    “帝,别越界了。”

    “收到。”,小庄用力的点点头“因为你知道我是来帮夏天的,所以你不动我,跟你见面省了太多事情了。”

    重哼一声,七彩手套男顶着风浪朝着微微一走,身体瞬间变成了一团冰寒的烟雾,整个人都被风吹的消散。

    抱着手的小庄拿着资料袋在左腿上面不断的拍打着,他随后从口袋里面取出了一个杜蕾斯超薄避孕套,在手指间转了转呼看着远方,乌云一圈圈旋转,从云朵漩涡中闪耀的天空光芒,转过身消失在天台上面。

    台风巨爵即将席卷南吴城,虽然还没有正式的降临,但是在今晚已经明显的有了即将到来的风暴感;人潮拥挤的道路上面,滚滚的飞沙在人们的双腿上面染指着,街道上面的各种警车大声的喊着大家防御台风的危险性,人群,脚步匆匆,各自归家,南吴城越来越安静,只剩下暴风前的使徒,在各个大街小巷中肆无忌惮的刮动、怒吼。

    云涌成群,树动成舞,家家户户都在为台风来临而准备着防御措施,各种摩天大厦的灯光一盏盏的熄灭。

    即便是街头涌现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也刮走了无数男人内心淫秽的思绪。

    狂风吹动着她的长发,高跟鞋在风中一步步的踩踏着,那些风沙如同痴汉般,卷动着在她修长的双腿上面抚摸着丝袜,浑身带着一股锋利的气息,夏姬抱着一堆文案在风中走过花园小区,走进自己的房子里面,巨大的龙猫灯照亮后,龙猫咧开所有的牙齿对着夏姬傻笑,未打开的窗户被吹的不断的晃动,她扭动着倩影关闭好后转过身,将头发扎成马尾,随后抬起右脚踩踏在沙发上面,双手在包臀裙里面解开丝袜。

    “嗖嗖嗖…”量腿定制的丝袜长达1.1米,带着柔顺的声音从她的长腿上面慢慢的褪去下来,橙色的灯光照耀在她那张平静的脸上,一缕秀发挣脱束缚,垂落了下来,轻轻的打在她的小脸上;脱掉包臀裙,长长的白色衬衫盖住臀部,浴室的水温让袅袅蒸汽升腾起来,她走进浴缸里面,带着泡泡的手将剩余的一些衣物扔进洗手台下面的篓子里。

    (红豆生南国,是很遥远的事情),打开音乐,浑身带着热气香味的夏姬枕着下巴看着外面的大风天,眼神忧伤的搅拌着杯中的咖啡,沙发上面放着很多快递和明信片,夏姬拆开后,一个信笺里面写到“亲爱的队长,我们现在在蜜月旅游在奥尔良,宝宝已经有两个月大了,到时候生了你可以一定要来噢。”

    (相思算什么?早无人在意。)看着照片上面,在五颜六色的气球飞舞的广场上面拿着甜筒笑的格外甜蜜的克里斯蒂娜,旁边的连城璧打着大笑摸着她的肚子。

    带着祝福的笑容,夏姬将手指插进头发里面朝着上方一抹,在明信片后面写着祝福的语言。

    (醉卧不夜城,处处霓虹,酒杯中好一片滥滥风情),太子栋书房的阳台上面,夏天举起酒杯,看着前方的南吴城说道“小苏,瞧瞧,这座城市就算是台风天气,还是有如此多的霓虹,你觉得我老爸真的不了解明镜这个人吗?你觉得明镜到底想要干什么?在这样的天气中,我怕他还有很多的小动作。”

    (守着爱,怕人笑,还怕人看清。)深深的看了一眼床头上面和唐夜之凰的照片,夏姬关上灯,蒙住头。

    (春又来看红豆开,竟不见有情人去采。)司雯婧房间的窗外,窗户被风吹的不断的鼓动作响,一头巨大无比的黑龙悬浮在台风天里面,龙头上面,一个腿毛被风吹的飘舞的男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过头咬破口中的黑冰爆珠香烟,黑龙用力的扇动着翅膀,朝着天空中的狂风风暴冲腾过去。

    (最肯忘却古人诗,最不屑一顾是相思)还没有从南吴城出发的阿罪静静的坐在教堂里面,窗户并没有关,巨大的窗帘在风中肆意的卷动着,烛火在风中摇曳,已经熄灭了几次,阿罪总是不厌其烦的点燃。

    (烟花拥着风流真情不在)

    狂热台风天,不散静心人。

    XXXXXXX

    “就算知道又如何呢?”,苏逊深明大义的回答道“也许仅仅只是朋友呢?”

    “有这样一个豺狼虎豹般的朋友在,我只是为老爸的危险担忧罢了。”,夏天刚刚说完电话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接通后的他不断的点头,不断的点头,突然脸色大变道“你真的看到夜影的雪鳳进南吴城了?千真万确?什么时候…五分钟前你现在才报告,好吧可以理解台风让线路不稳,雪鳳飞翔速度极快,如果是五分钟前的话…”

    天空中一道雪白的亮光突然闪耀,一个巨大的阴影覆盖住下方的苏逊和夏天。

    满脸焦急的玄霄抱着软绵绵的齐麟,从雪鳳的背部上面跳跃了下来。

    “不用汇报了,人已经来了。”,夏天挂断了电话,玄霄急迫且躁动的对着夏天说道“因为听了你的录音看了你的视频,他好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无论如何都要过来,但是因为舟车劳顿的关系,还有这里是台风天的关系,他本来就特别差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住了,能不能麻烦主君您,无论如何都要安排一下急救?”

    玄霄的脸上是从未出现过的恳求,齐麟这样任性的决定,让他不得不买单。

    如果换做别人的话肯定要询问一番,然后傲慢的挥挥手大笑和嘲讽,但是夏天这个人,暂且说除了苏逊之外很少人可以理解他,他伸出手摸了摸齐麟的脑袋,眉毛一挑“这么烫?很显然发烧了,好了大统领你不必说了,他竟然敢冒着这样的生命危险来见我,肯定有一些话想要告诉我,苏逊,马上安排急救车来到太子栋,患者是主君齐麟。”

    “三分钟。”早早打了电话的苏逊晃了晃手机说道。

    夏天伸出手“不速之客在南吴城会有些特备的待遇的,他在我的怀抱里,在这个国家,可以一路绿灯。”

    没有任何的迟疑,玄霄将齐麟放进了夏天的手中,抱着软绵绵的齐麟,夏天竟然从他的身体上面感觉不到一丁点的重量,带着玄霄和苏逊走出太子栋的他看着从前方快马加鞭过来的急救车,看着天空中“台风已经登陆华夏国了,第一个地方就是南吴城,趁着风暴完全没有开始之前,赶紧去医院,快点……快点…”,夏天的催促,让急救车上面的人手忙脚乱。

    “他的身体跟别人都不一样,很麻烦的…”

    “闭嘴!!”,坐在急救车上面的夏天看着紧张的玄霄,缓和了脸色点点头道“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但是这个齐麟是不是太乱来了?从神明岛跑到我南吴城这么快的时间里面,他们的他在找死啊?”;玄霄无奈的说道“若不是你想要圣辉岛,他怎么会这样的心急如焚?”

    看着带着氧气罩的齐麟,听着他心脏时有时无的频率,夏天叹息了一声“打就跟我打嘛,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急救车就像是狂奔的猛兽一样在台风前奏中朝着天门医院猛烈的奔腾着,在医院门口已经聚集了整个华夏国最好的医生,天门医院做为华夏国最好的医院,这里肯定是医学巅峰的所在地,知道患者是主君之一,大批大批的专业医生已经聚拢在门口,一个个跃跃欲试,只要治疗好了齐麟,那就是享誉全世界,名声大震

    “来了来了…”,大群的人指着前方的急救车喊道。

    如果救他不是为了装逼,那就毫无意义,无数的医生傲慢的伸出手,身后的各种小护士们为他们穿好白大褂。

    急救车的门刚刚打开,无数的医生汇聚在后方,不断的对着夏天呐喊道,玄霄紧张的喊道“心脏病的,心脏病的。”

    “我们来!!”,两个心脏科巅峰专家挤开人群走到最前方对着夏天喊道“主君,我们有着上千个锦旗,APP医学软件上面有上万个好评,除了我们还有谁有资格治疗主君齐麟?”

    夏天看着人群中走过来的一个人,无奈的摇摇头“不是我针对谁,在座各位,都是垃圾。”

    “除了我们,还有谁可以享誉治疗主君的殊荣?”

    “主君夏天难道觉得我们不够格吗?”,两个巅峰医生大声的叫起来。

    “啪…”“啪…”接着左右手各自两个巴掌打在他们的脸上,陆时从后方穿着白大褂走出来,身后带着各式各样设备穿着粉色衣服天使面容的小护士们跟随在他身后,陆时推开他们两人说道“是的,你们就是没有资格。”,扯了扯橡胶手套的手,陆时对着急救车里面勾了勾手掌“来,把人给我。”

    看到他的出现,玄霄心理面的一块大石头顿时降落在地面上。

    “咕噜噜…”手术车在地面上飞速的滚动着,早就准备就绪的陆时闭了闭眼睛,以充沛的精神来对待;守护车旁边夏天和玄霄一起走动着,在进入手术室的刹那,齐麟的手指突然动了动,随后他弯曲着手想要摘掉氧气罩,那双病态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夏天,嘴唇不断的蠕动。

    他好像要说些什么?夏天看着齐麟,手术车停止了下来,护士将氧气罩摘掉后,夏天将耳朵放在了齐麟的嘴边。

    “我…都是…你…”,齐麟含糊不清的话让夏天根本琢磨不到什么意思。

    “我就在这儿,你要跟我说什么全部都告诉我。”,夏天用力的对着齐麟点点头。

    “你……你别恨我夏天……,”齐麟吞吞吐吐的说道“我做的很多事情……都是为了你……伤害了坤沙的心……我……我很抱歉……你不能够怨恨我……请你……原谅我……”

    这句话,让夏天的脑袋里面一片空白,整个世界突然失去了声音,他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周围有着护士们喊着时间来不及的声音,有台风刮动的声音,有很多医生不满的抗议声,但是这些声音夏天全部都听不见,走廊上面医院的光芒很强烈,夏天孤孤单单的站在哪里,眼神看着重新带上氧气罩的齐麟,用一种孤独的眼神看着自己。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这些话是生意还是齐麟发自内心的?

    夏天双腿一软,要不是身后的拉斐尔一把搀扶在他的手臂下面,夏天已经跌倒在地上,带着关怀的声音,拉斐尔把夏天放在椅子上面坐下;他一个主君跟我道歉?他跟我说心里话?他请求我原谅?就算夏天承受能力再强,他也压根儿没想到齐麟会说出这些话来,他之前已经想过他会巧舌如簧的如何劝阻自己,如何分析这世界的局势,如何让自己取消念头。

    我做的很多事情,都是为了你,请你原谅。

    “烟…”夏天颤抖的伸出手,拉斐尔将香烟点燃后放进他的指间。

    狠狠的吸了一口,闪亮的烟头径直的融化了一根香烟半个面积,一股浓浓的烟雾从夏天的口中吐出来。

    瞳孔在强烈的晃动,夏天知道,在这种情况下的齐麟说出这些话绝对是真心实意的,如果在临死前还在欺骗着夏天,那么只能够说明齐麟人性泯灭,可夏天知道他并不是那种人。

    “烟。”,夏天的身体还在颤抖,久久无法平静,内心的波动尤为强烈。

    “烟…”

    “烟…”

    一地的烟头过后,夏天闭着眼睛躺在椅子上面深深的呼吸了几下。

    拉斐尔真的很想要知道齐麟到底说了什么,让夏天产生如此震撼的情绪。

    “拉斐尔。”闭着眼睛的夏天轻轻叫了一声“通知小苏,让他告诉天门全体,攻打水之都的计划取消。”

    脸色大变的拉斐尔很快恢复平静,下达那个决定,是夏天深思熟虑之后,现在取消这个决定,同样是犹豫再三;但是拉斐尔知道夏天不是那种临阵脱逃的人,也不是那种耍天门大将玩玩儿的人,他这样做肯定有他自己绝对的理由,站起身,拉斐尔用力的低下头“我这就去照办。”

    外面的台风已经越来越大,夏天左脚拌右脚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向住院区;他走进了一间病房里面,病房里面只剩下机器的声音‘嘀嘀嘀……嘀嘀嘀’不断的响动着,轻轻的关上房门,夏天坐在椅子上面又点燃一根香烟,将头放在椅子边缘上面的他看着天空,有些疲倦的说道“我很少会有错误的决定,也很少会改变自己的决定,你说这次我是不是有些肆意妄为了?但愿大家可以理解我,就想我理解了齐麟那样。”

    “可是这个世界上面,哪里会有那么多人去理解你?”,夏天嘴巴里面叼着一根香烟,吐着烟雾看着黑乎乎的天花板说道“这是一个浮躁的时代,这是一个一言不合就没有一丁点耐心的时代,这个时代的人活的空洞,活的索然无味,活的没有生活的方向,他们在寻找着精神寄托,寻找着太阳的光芒可以照耀到的地方,他们渴望被人注视,哪怕只是污言秽语,也渴望着能够找到同流合污的对象;所以我有时候真的很庆幸我身边有那群大将,那群关键时刻对我不离不弃的人,是他们给了我底气,是他们让我有开拓明天的勇气。”

    “所以甭管什么明镜之内的都去他们的,明天晚上他要是敢有任何的小动作我就跟他摊牌。”

    “啊…”,夏天突然在黑暗的房间中狠狠的一声呐喊“心烦意乱啊,这些负面情绪只能够说给你听了。”

    将香烟在烟灰缸里面捻灭,夏天走到他的床边,细细的将他枕头上面的几根头发移动开来

    “我可知道你最爱干净了。”

    “我负责统领全局,你们这些家伙就好好的负责帅就行了,嗯……不管看多少眼还是那么帅。”,夏天看着病床上面这个大背头的男人,带着稍显疲倦的脸庞转过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人的手突然舞动起来,“啪”的一声用力的抓住了夏天的手掌;夏天以为他醒了,惊讶的转过头看着他的时候,他依然闭着眼睛熟睡着。

    这种深度睡眠的人有时候会因为内心的一些共鸣,神经会做出一些动作出来。

    “是想要告诉我生死与共吗?”,夏天温柔一笑点点头“嗯,我听到了。”

    那人紧紧抓住夏天的手突然松开,用力的握成拳头;夏天将他的手放进被子里面,为他盖好被子后悄然无息的离去。

    XXXX

    希尔顿大酒店,总统套房之中…

    即便是新的一天的来临,南吴城外面的天空依然是灰蒙蒙的,台风巨爵的登陆,让整个南吴城今日已经差不多成为了一座空城;大街小巷上面随时能够一股股呼啸而过的狂风不断的涌动着,各式各样的东西都在东西不断的翻滚着;偶尔会响起几声撕裂的声音,一棵棵大树的树枝断裂,枝繁叶茂的断枝在各个房顶上面不断的滚动着。

    台风巨爵,已经登陆。

    “哈哈哈哈…”,明镜穿着浴袍站在窗前,肆意而狂妄的大笑着“这台风啊,吹动的更加猛烈吧,就是这样的天气我才能够更好的完善我的计划啊,这天气就算是警察也只是偶尔的在街道上面巡逻而已啊,我都懒得说夏天主君那蠢蠢的样子了,他那些所谓什么超强俱乐部的情报成员,也不过都只是一群吃屎的废物罢了。”

    身后一个个擦着枪械的雇佣兵们肆意的狂笑起来,不断的拍着马屁。

    “嗯?让我切勿膨胀吗?让我小心谨慎一点吗?没关系…哇哈哈哈”,明镜对着电话那边的东宫烟雨说道“就算现在夏天站在我的身边,我也能够狂妄自大的对他说这番话,使用天之女的秘密不就是夺走他的处女之身吗?我已经得到她的身体了。”

    明镜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腿之间说道“那滋味真的是妙不可言。”

    点燃一根雪茄,明镜将一大堆的钞票扔给了那些雇佣兵们。

    他随后坐在椅子上面看着外面的台风天说道“所以现在什么狗屁情报阻止,什么狗屁天门大将,什么狗屁主君,在我的眼中统统都是垃圾,我现在是天之女的主人,只要我让她睁开眼睛,时光就会不断的倒退,时间倒退到一百年前的清朝末期,那时候夏天和他那群天门大将会退化成什么样?连受精卵都不是啊!!”

    “所以!!!!!!!!!!!!!”

    明镜铿锵有力的指着前方的南吴城说道“我之所以这次到南吴城,就是已经选中了这块地方,这座城市倒退百年虽然已经沧海桑田,但是这里蕴育出了夏宇夏天坤沙这样的现代枭雄,这就是一个绝世的风水宝地,我要再次回到清朝末期,见到大太监那群人,推翻清代王朝,我要新建一个王朝,国号我都已经想好了,就叫做‘大明。’”

    “南吴城…就是我的大明王朝,就是我的皇家基地。”

    “哈哈哈哈哈…”,明镜在房间里面旋转着身体,疯狂的大笑着,外面开始电闪雷鸣,雷雨交加。

    “大国君,如果时光倒退的话,可能整个华夏国都回完全覆灭的,所有人都会死亡掉,包括我们…”,东宫烟雨说道。

    “天之女现在的使用范围虽然只是仅仅的限制在整个华夏国而已,没关系,我会记住你们的功劳和苦劳的,你们就成为我们明家的牺牲品吧,因为我是天之女的主人,我不会死亡掉;更何况…我已经联系过魔鬼螳螂门那边了,他们今天晚上就会带着大量的人来到南吴城,你知道这个组织的强大吧?”

    东宫烟雨一愣,她知道此时此刻的明镜已经有些疯狂,他的体内一直燃烧着复仇旺盛的火焰。

    他居然联系的是魔鬼螳螂门,那可是在王君战队赛上面仅次于TGT的一个阻止啊,组织的掌权者‘魔鬼五军阀’功法强大,七大战斗强者‘魔鬼七星’更是要用大量的钱财才能够请的动的帮手,看来这次明镜是全力以赴,准备在南吴城大干一场,他怎么逃过夏天的眼睛?利用这场大台风吗?

    “恕我直言,大国君完全可以动用修罗国的力量。”,东宫烟雨道“比魔鬼螳螂门更好用。”

    “如果出动了你们,那么岂不是暴露了我的身份?明迦以修罗国皇子的身份去进攻黑斧的时候,别人只是知道他是皇子,除了夏天和貘羽那几个位高权重的人,谁会知道我是他的父亲?我既不抛头露面,行事也相当的低调,就算是夏天知道我,他想要制裁我,那我问你,他夏天能够把我怎么样?有古代兵器在我的手中,他能够把我怎么样?”

    明镜,的确有足够狂傲的资本。

    就算此时此刻夏天带着一群大将,即便是带着天门所有人去进攻明镜,只要明镜一声令下,天之女睁开眼睛的时候,时光倒退,夏天和他所有的大将们全部都会变成空气消散在时光中,他的确拿明镜无可奈何。

    东宫烟雨思考了一番,处于对夏天的畏惧,他提醒道“还是有些太冒险了,大国君三思后行。”

    “哪里来的冒险?”,明镜有些指责的说道“成大事之人不拘小节,夏天想要挖坑让我跳进去,我不中圈套那又如何?你让夏宇对付我吗?哈哈哈…夏宇他还没蒙在鼓里,对我的身份丝毫不知道呢,更何况我身份曝光了也无所谓,有天之女在我的手上,我…无所畏惧,我要去见我的祖先,告诉他们…明镜把一切,都完成的非常非常好。”

    “我愿意为大国君鞍前马后,无关生死。”,东宫烟雨道“修罗国的人都是如此。”

    “有魔鬼螳螂门就足够了,南吴城有个地方有一座钻石矿,夏天才刚刚开采呢,你…就负责在三天以后,把修罗国准备好的黄金全部都运送到南吴城里面来,我到时候跟夏天做生意使用的,到时候你在我为我效犬马之劳也可以。”,明镜说完后挂断了电话,对着几个雇佣兵挥挥手说道“你们可以去自己慢慢的准备了,保准到时候成为我的王牌。”

    带着大量的黄金和钻石回到古代,为自己的王朝的顺利打下根基,明镜盘算的很细腻,也同样相当的周到。

    天之女的使用,萧洛沫的处子之身已经被明镜得到,所以明镜底气十足。

    魔鬼螳螂门那些蠢蛋,还以为来南吴城真是我为他们去引荐夏天跟主君巴结的,都成为我的利刃吧。

    看着床上赤身**的萧洛沫,明镜狼笑了几声,脱掉了浴袍再次爬了上去。

    南吴城的台风格外的强烈,千家万户都是紧闭门窗躲避着,或许在这样的狂风暴雨之下,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阴谋才会更加的丑恶和强盛;天之女苏醒,时光倒退,到时候一切一切的都不复存在,而此时已经可以使用天之女的明镜,只要他一切就绪,南吴城的繁荣,整个华夏国在夏天治理下面的繁荣,一切将会灰飞烟灭,一切将会荡漾无存。

    夏天,他将如何度过这次如此强大的危机?

    尽管明镜已经是如此的蠢蠢欲动,但是夏天坐在书房里面,看着外面大树的晃动,悠闲无比的喝了一口杯中的咖啡,天门医院齐麟还没有从手术室里面出来,台风天已经临近夜幕,手术持续了整整一天;一边翻阅着钢琴乐谱,夏天一边笑道“我的这位叔叔还真是异想天开,抛开他的那些谜一样的自信,他的出发点特别正确,我为他的狼子野心点个赞。”

    七彩手套男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夏天。

    “这是什么眼神?”,夏天问道。

    “我很震撼,主君您竟然波澜不惊,时光倒退…什么概念我想你还没清楚吧…”,七彩手套男如实回答道。

    “我清楚啊。”,夏天耸了耸肩膀说道“这片南吴城的高楼大厦全部都变成灰烬消失,各式各样的霓虹灯将不会再闪耀,就连你和我,也都变成一抹黄土彻底的消散在这个世界上面,一切一切的繁华将不复存在,任何一切都灰飞烟灭,世界的历史转轮将重新从清朝末年开始,明镜将成为帝王,永久的千秋万代。”

    看的夏天认识的很清楚,七彩手套男疑惑的问道“即便是这样您也不怕?”

    “你都说了小庄来帮忙了,那我就更加不会把明镜放在眼里面了,更何况就算没了小庄,不是还有你吗?”,夏天听着书房的敲门声说了声请进,慕千帆将明镜房间里面的录音交给了夏天。

    将明镜和东宫烟雨的对话听到清清楚楚,夏天不断的笑着,但是当他听到明镜骂了夏宇的时候,夏天的脸色突然完全的僵硬了下来,他扯掉耳朵里面的耳机有些气愤的说道“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明镜的身份,他也许就算是知道,但是他把明镜当作他的朋友,不是那种同生共死的兄弟,所以在老爸眼里这不重要,但明镜这么说他,可就真的有点过份了,那个老痞子……是个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的人了,也不喜欢占别人便宜的人,我就没看到过他巴结过谁。”

    “我去给大大哥出头。”,慕千帆握着拳头道,随后想了想道“我估计我也要被打,七彩大哥做好给我出头的准备。”

    “高速路口那边来消息了,来了一群美国佬还有几个军阀,一大帮的军车。”,七彩手套男道。

    “让他们进,我就看看明镜这次到底要搞什么鬼,不要让他们觉得我们刁难,这样的天气明镜想要把人安排进入南吴城里面,我就装做不知道的一样。”

    夏天握着拳头道“我就去希尔顿酒店在他隔壁的总统套房住下来。”

    “高速路口那边我亲自过去走一趟。”,七彩手套男对着外面晃晃手,打开窗户迎着台风走了进去。

    “这时光还没到流呢,明镜把这里还当家了,这南吴城虽然是你以前的故乡,但这里可是姓夏的说了算!!”,穿上西装,夏天走下楼梯的时候,客厅里面看着黑丝女郎报纸的拉斐尔站起身,刚想要跟着他,夏天一吼“坐着。”

    “天哥……”拉斐尔愣了愣道“妈的天哥你嫌弃我。”

    “在南吴城出的事,全部都是家事,让你在这里看着我老婆孩子,哪里嫌弃你了?”,夏天瞪了他一眼。

    “收到。”,拉斐尔用力的点点头“嫂子伤了一根头发拿我的脑袋审问,但是天哥您独自出门,身边没个…”

    “既然是家事,我要用的肯定是我的家人,你放心就好了。”

    夏天刚刚打开房门,外面狂猛的台风吹的和平别墅区一片自然的怒嚎。

    夏天顶着风暴走出去的时候,站在门外如同幽灵一样的阿罪寸步不离的跟随在他的身后…

    黑色的西装和黑色的斗篷放肆在风中飞舞,一前一后,迎着台风。

    当看到夏天出现的时候,希尔顿酒店这位身价几百亿的大老板立刻弓的跟虾米一样在前面带路,夏天在金碧辉煌的灯光下一路走过去,旁边所有的保镖纷纷的低下头,他对着老板说道“我就在明镜对面的酒店住下来,他肯定会让你到他的房间里面,秘密的安排他的人进入酒店这件事情,不要有任何的声张,他有任何想要做的事情,全部配合他,我在这里的消息,全部封锁。”

    “是,是,是…”,酒店的老板不断的点头。

    夏天站在自己的总统套房前面,冷漠的对着身后旁边看了一眼后,带着阿罪走了进去。

    夜晚23.01分的时候,威力巨大无比的台风巨爵正在疯狂的席卷着南吴城,在天门专属战歌《VICTORY》铿锵有力的鼓声之下,密密麻麻大批大批放眼看不到尽头的天门战士站在街道上面,眼中全部看着前方的希尔顿的方向。

    强子在台风中不断的握着拳头不断的深呼吸着。

    当三辆巨大的帐篷军车进入希尔顿酒店里面后,从里面的几个奔驰车里面,五个身穿绿色军装的人纷纷的走下来,第一个人高达两米,带着黑色的眼罩,是一个独眼龙;第二个人野蛮魁梧,彪形大汉;第三个人英姿飒爽,面容冷漠,是一个女军官;第四个人恶脸凶相,脸上全是伤疤,吃着西红柿的他快步走进酒店中,第五个人坐在轮椅上面,被人推着进入了酒店里面。

    夏天在七彩手套男哪里知道了所有的消息。

    “围起来!!”,强子在暴风中对着前方一招手,无数的天门战士们铿锵有力的一声呐喊,纷纷的朝着前方奔跑过去。

    “围起来!!”,猩猩和福东来站在一起同样对着身后一声怒吼。

    “围起来!!”,子龙举起手对着前方一舞,后方无数的战士们怒吼咆哮。

    “上!”,台风拔出屠城战刀在东边的区域舞动,脚步声整齐无比。

    希尔顿酒店狂风爆吼的天台上面,飘雨之零抱着手全身的刀锋披风都在风暴里面“叮叮当当”的飘舞着;带着口罩的血舞眼神冷漠;后方蒙莽紧张的不停的冒汗,不停的吃着香蕉。

    那五个人,正是魔鬼螳螂门的五大军阀,此时此刻他们全部都在明镜的房间里面,魔鬼螳螂门的人在走廊上面和大厅里面密布,充满了威风,却殊不知,在这个地方,他们连个叼都不算。

    那名轮椅上面的老者悠哉的问着明镜“主君夏天在哪里啊?不是要跟我们谈合作吗?”

    很显然他们又被明镜惯用的手法骗了。

    瞒天过海是明镜最擅长使用的,百试不爽,但是这次撞到了夏天,那就看看谁更爽。

    “不着急,这台风夜主君可能休息了,明天就能够看到了。”,明镜他不是傻子,当然知道利用好这把锋利的战刀。

    他却不知道,他在陷害的夏天的同时也在被夏天盯住,他在台风夜把这群调到南吴的同时,夏天也在调兵强将。

    他把夏天当傻子,夏天把他当作猪。

    “如果你真的察觉到我有生命危险,你就过来。”,夏天将双手放在阿罪的肩膀上面。

    “嗯。”阿罪轻轻的点点头。

    随后夏天转过身,走出了自己的房间,从口袋里面掏出枪,砰砰砰对着明镜房间的门锁不断的开枪。

    谁如此大胆?明镜转过身的瞬间,夏天一脚踢开门后叼着烟笑道“明镜叔叔,我可不是什么傻子和白痴,这大晚上你都不休息,我怎么会休息呢?”

    夏天?这可是主君夏天啊,魔鬼螳螂门的人顿时喜笑颜开,又格外感动,在这种天气夏天居然还亲自过来。

    “各位暂时不要这样激动…有些东西要给大家听一听。”

    夏天打开了录音笔,明镜和东宫烟雨对话的一起一切的内容在房间里面响了起来,听到利用魔鬼螳螂门的时候,几个军阀们顿时怒气中烧,纷纷指责明镜这个狗东西;再听到后面他要时光倒退的时候,这几个人是又惊又怕,完全没有夏天那种气魄;录音听完后,夏天说道“想跟我握手还是跟明镜一起同流合污,你们自己选。”

    “暂且冷静一下。”,明镜说道“我的确是利用了大家抱歉,但是…这可是主君啊,一个主君站在你们面前。”

    指着夏天明镜大声的喊道“全世界都知道排名第一的TGT,谁又知道你们魔鬼螳螂门,难道你们甘心一直屈居在下位吗?今天各位帮助我杀掉了夏天,我明镜感恩在心,我的大计划算各位一份,难道你们不想要跟我一统王朝吗?不想要重新开始吗?不想要千秋万代吗?各位也好好想想。”

    夏天楞了一下,这明镜居然如此巧舌如簧,而在他的这番话下,这几个军阀还真的被说动了。

    “这种鬼话你们也相信?”,夏天无奈的摇摇头“我醉了。”

    四个军阀齐齐的将眼睛看向轮椅上面的老人,那老者沉默了一番后问道“明镜,你是否真的掌控了天之女?”

    “是的,处子之身已经被我得到,天之女这件兵器我可以随时使用。”,明镜胸有成竹的说道。

    “处子之身?有血吗?”,老者问道。

    我还真没留意,明镜一愣后好像是没有,但是他依然咬牙坚持道“当然,血流成河。”

    “那么只要控制天之女,整个华夏国都不足为惧,更何况区区夏天。”老者露出了奸诈的笑容说道“明镜,我们是一根绳索上面的蚂蚱,我们可要一起共进退。”

    夏天明白了为什么他们会在十神众之下了,而明镜则是喜出望外的用力的点点头,随后拿了把手枪指向夏天

    “这几声明镜叔叔,我都还没听好呢,在饭桌上面还有一件事情没有教你,那就是男人要沉得住气,拆穿我是要付出代价的,看得出来叔叔一些肮脏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一些,你竟然敢来我这里单刀赴宴倒是有夏宇的风范,可惜…叔叔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简单,我才是真正的,世界之王!!”,明镜对着夏天怒吼道。

    被枪指着的夏天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明镜,这里是南吴!”

    “这里是我的皇朝基地!”,明镜指着天之女狂笑道“哪件古代兵器,我他妈就问你怕,还是不怕?”

    天哥被人用枪指着?明镜想要杀掉夏天?在夜宴的情报之下,丧尸强马上就要失去理智,他有些疯狂的瞪着眼睛,但是夏天已经明确的下了答案,没有生命危险之前,不要胡乱动手。

    “这都要归位了还不动?”,强子狂吼。

    “听天哥的命令。”,台风沉稳的点点头“明镜阴谋败露,我们等天哥的最新消息。”

    围绕着整个希尔顿的一些天门十三和武士们都是无比的紧张,而这个时候的和平别墅区里面,苏逊匆匆忙忙的推开了夏宇的房门,客厅里面,一大群老痞子在对着台风夜对酒当歌,其乐融融充满了乐趣,苏逊跑的极快,气喘吁吁的看着夏宇道“明镜,他想要让时光倒退,他是修罗国的国王,他现在用手枪指着天哥,天哥说如果事情到了这一步就告诉你,因为他尊重小时候他叫的那一声明镜叔叔,他尊重你的决定。”

    叼着一根香烟的夏宇站起来问道“明镜吗?他用枪指着小天?”

    “他是修罗国的国王…”

    “他是世界之王我都不在乎,听不懂还是外面风太大?是不是明镜?他用枪指着小天?”夏宇耐着心再问了一遍。

    “对。”,苏逊干脆的点点头“就在希尔顿酒店的总统套房。”

    房间里面的气氛顿时完全安静了下来,奶爸将酒杯扔在桌子上面,站起身扭着身体,背后的大观音随着肥肉蠕动着,白骨晃晃手机示意要不要给黑鬼他们打电话,夏宇摇摇头,扫扫头。

    夏宇深呼吸了一下眼睛瞬间完全的通红,他站起来的瞬间…

    苏逊大声的说道“天哥已经全部安排好了,如果宇爷想要了断的话,外面三百万天门战士已经全部都等待在暴风中,所有在南吴城的天门大将全部都听令于您,数不尽的火器您随便拿,随便挑,如果您嫌弃人少的话…”

    “取消一切安排!”,夏宇走进储藏室里面拿出一把斧头和**布满了锈迹的古旧砍刀。

    “什么?”,苏逊没听清楚的探了一下脑袋。

    “我说取消所有一切的安排。”,用牙齿牙齿背心,撕掉一块布,夏宇缠绕在自己的右手上面,垫了垫斧头。

    “嘿嘿嘿嘿…”,奶爸和浩南重复着这样的动作,全部都发出了一声声冷笑。

    “那些都是小天自己的荣耀。”

    穿上黑色风衣,踩踏着银星碎步,夏宇走过苏逊身边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

    苏逊看到了他身体上因为热血而怒吼起来的红龙。

    “我!有我自己的兄弟和力量,老白,奶爸,浩南,走!”

    苏逊看着这个几个平时玩世不恭的老痞子,在这一刻全部露出了他陌生无比,但是认真而充满了杀气的脸庞。

    “九哥,指哪儿砍哪儿…嘿嘿嘿…”,浩南狂笑道。

    “他是修罗国的国王,他是名震世界的主君,这些我统统都无所谓,我他妈就知道,谁敢动我儿子,谁就得死。”,夏宇看着前方密密麻麻三百万天门战士望不到尽头的庞大人群,一声怒吼“都他妈给我滚回去睡觉去,管用的,两三个,就够了!!!!”

    【揭秘:不为人知的高校女生援交痛苦】清纯女学生父亲生病缺钱,舅舅竟趁火打劫让她陪客人,谁知来到包房,居然看到了同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