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 诸葛无邪-魂断南吴城

关灯
护眼
    我穿着黑色风衣,踏着银星碎步,走在南吴城中心发展区。

    你要认为我这是在拍骇客帝国,那就是大错特错了,我是去砍人的。

    你问我砍谁?那我现在很负责的告诉你,我的儿子现在被我一个挚友明镜用手枪指着。

    我得到消息的时候在和老白他们喝酒,是天门大军师告诉我这个消息的,外带着三百万大军任我调遣。

    妈的,欺负到老子头上来了?不给你点颜色看看?

    我是谁?现在的我只是一个父亲。

    骄然的狂风肆无忌惮的让空旷繁华的南吴城迎风高歌,今晚是台风巨爵登陆南吴城的夜间,风暴肆虐,大雨倾盆;夏宇手中那把沉重而有力的斧头被雨水浇洒着,一股股锋利的冷光不断的滑过斧刃;身后,平时玩世不恭的奶爸和浩南此时此刻两个人全部都是面无表情,而白骨则是全身散发着一股极度阴冷的气息,就像是一具移动的幽灵一样。

    这是南吴城天门的家事,只带家人。

    “既然今天晚上他妈的没人愿意去睡觉,那就跟着我一起走,腰杆子给我挺直咯,手里面的刀全部给我拿稳,不怕死敢跟我一起冲过去的人,全部都给我走起来。”,前方的夏宇声音宛若雷震,在浩南和奶爸已经白骨后方,一条条宽阔无比的街道上面,人群密密麻麻的全部跟随着夏宇的脚步走动着,铿锵有力的步伐狠狠的踩踏着地面,雨花四溅,一道道的雷电光芒在众人的头顶上面炸裂着,雷光之下,老大哥的号召,无人缺席!!!!

    “宇爷!!!!”,前方暴风中台风所带领的冰城区的战士们全部都纷纷的低下头,随着朝着两旁扩散开来。

    “走!”,以夏宇为首,冰城区十万名战士在台风的振臂高呼之下加入了人群。

    “宇爷!!!”,前方黑色西装被吹的狂烈的卷动声中,在暴雨的冲刷之下,战龙区十万多名战士异口同声,震耳欲聋的呐喊着。

    “全部都跟着我们的老大哥汇聚在一起!!”,巨人区的山丘举起右手。

    “勇士区和莫舞区的战士们,声音怎么可能输给巨人区?碾压他们…”

    “吼!!!!!”,一声声震撼着苍穹的怒嚎声之中两拨人马迅速的从左边汇聚过来,与大部队聚拢在一起。

    “这场面太给明镜面子了,走着!!!”,丧尸强一把撕掉了肩膀上面的背心,**着上半身带着一大群青年区的男人朝着前方走动过去,强子在雨中狂吼道“但是不要怪我们这种阵仗,敢在南吴城给我们搞事,统统弄死。”

    “所有人,全部给我走起来……”,蛮牛的臂膀上面沾染着一滴滴的雨花。

    来自四面八方的天门大将们,来自大将们麾下天门近乎是五百万的战士们,在以夏宇为首的围攻下,南吴城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场面,希尔顿大酒店的周围里三层外三层已经被包围的宛若铁桶一样,所有的战士全部都在雨水的冲刷下纷纷的拉开了西装,将腰间上面的战刀纷纷的拔出来;虽然现在是火器时代,虽然现在科技如此的发达,但是每一个有资格穿西装的天门战士们,几乎随手都携带着一把把的战刀,遵循着黑道的规矩。

    希尔顿酒店里面所有的工作人员已经全部都集体进入了地下室里面避难。

    这是他们大总裁也无法阻挡的事情,大总裁在地下室里面祈祷的说道“我只希望出来的时候这个酒店还在。”

    傲然无比,一个个金发碧眼的魔鬼螳螂门的洋鬼子们起初不以为然,黄种人,他们有怎样的力量?我蓝色的瞳孔,我金色的头发,我白色的肌肤,这就是我在世界各个地方畅通无阻的标志,更何况我们可是魔鬼螳螂门啊,去哪里不是横行霸道?但是当周围排山倒海般的呐喊声响起来的时候,这些外国人仿佛意识到这个地方,好像有些不太欢迎他们。

    “为什么这些华夏人吼声如此之狂烈?他们难道想要对魔鬼螳螂门动手吗?”,一个外国人说道。

    当随着夏宇的来临潮水般的战士们在暴风中朝着希尔顿大酒店走过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的脸色全部都变了。

    这里是华夏国最古老最讲规矩的城市-南吴!

    这座城市只会对为天门流血流汗的人展露笑容。

    也很有必要为你们复习一下,这座城市不是国家元首管制,也不受法律的约束,这座城市,姓夏的人说了算。

    今夜是台风夜,今天晚上也是黑帮之夜。

    “天门办事!!!立刻消失!!如若不从!!!后果自负!!!”,当夏宇以最原始的语气和最高亢的呐喊走进希尔顿大酒店前方大厅的时候,天空中一道道的炸裂“轰隆隆”不断的奔腾了下来,宇爷的全身都在雷光的照耀中,上半身那张牙舞爪的红色巨龙,带着藐视一切的霸道,带着旧时代那股无畏一切的态度,带着最原始黑道人员的怒喝,震慑的大厅里面的美国人心肝颤抖,一个个浑身忍不住的开始抖动起来。

    他们并不认识夏宇,但是听到他们的挑衅,固守着全世界第二战队的荣耀,大群大群的美国士兵们纷纷的冲出去。

    “你想要干什么?你不能够做什么!”,一个指挥的军官指着夏宇铿锵有力的呐喊道。

    “能…宰了你。”,浩南咬着拳头上面缠绕着钢刀的纱布,昂起头用力的扯紧后,当夏宇的斧头挥舞出去的刹那,浩南就像是一条挣脱了束缚的疯狗一样朝着人群中冲刺了过去;夏宇的斧头正面砍在一个美国人的脑门儿上面,斧刃砸进了他的头颅里面,直接将那名美国人连人同时掀翻在地上,弹跳了两下顿时死亡在地面上;下一刻…带着一声声怒吼的浩南杀进人群中,钢刀所挥舞之处,一道道的伤口不断的出现在这些人美国人的身体上面。

    台风对着周围全部都摇摇头,示意所有人都不要动手,这是对夏宇的尊重。

    人群将浩南包围,这些美国佬们全部都拿着警棍,不断的对着浩南狠狠的砸下去,身体挨了几下的浩南眼神通红的回过头“拿在手里面的东西,要这样动…才他妈有力量…”

    一刀挥舞过去,斩断警棍,斩飞那个美国佬的脑袋。

    “都他妈什么玩意儿?”,奶爸跳跃起来一刀砍进一个后脑勺,将刀子狠狠的提起来,一股股的脑浆和鲜血不断的往外冒。

    夏宇弯下腰将斧头拿起来,带着白骨两个人冲进酒店的大厅里面,无数的冲锋枪已经对准了夏宇和白骨。

    “还不跪下?竟然敢挑衅魔鬼螳螂门的威严?”,指挥官得意洋洋的喊道。

    “枪这种东西是邪恶和让人产生依赖性的,我不是针对谁,用枪的…都是垃圾。”,夏宇的声音刚刚落下,一股赤红色的帝皇系域气瞬间朝着周围澎湃的释放出去,“滋滋滋…”,大地上面出现了一道道的碎痕,暴风的风浪所席卷之处,帝皇系域气涌过那些战士们的身体,这些战士手中的冲锋枪全部都被震裂瞬间粉碎,所有的战士们更是双眼中白眼猛地一个翻滚,紧接着全部都齐刷刷的倒在了地面上。

    外面,浩南和奶爸肩并肩的站在一起,像是一辆冲锋车一样杀戮进来,看着那个嚣张的指挥官,满身鲜血的浩南冲过去几脚揣在他的双腿之间,紧接着踩着他说道“黄种人不行?那你他妈又算是哪根葱那根蒜敢来南吴城闹事?我们几个人虽然早就已经退出了时代不过问很多事情,但是在这里滋生挑事,我们同样砍翻你,你不是不认识我们九哥是谁吗?狗耳朵张开给我听好了,他叫做夏宇!听清楚了吗?”

    夏宇?这个指挥官回想了一下,紧接着全身筛糠般的震动起来。

    这几个老痞子虽然平时的时候玩世不恭,但是关键时刻却是相当可靠,既然这群白皮肤的美国人看不起黄种人,那就用刀砍的他们服气为止,既然这群魔鬼螳螂门的人觉得自己天下无敌,那就用拳头打到服气为止,这就是旧时代的规矩,没有那么多的套路,强者为王,败者为寇,我把你踩在脚下,你就得像一条狗一样给我乖乖听话,无需那么都的神兵利器,一把和生命联系在一起的普通砍刀就行,无需那样大部队的冲锋,三两个人,照样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他们的眼中没有时代。

    只有江湖。

    我没有那么多的道理给你讲,暴力就是道理,让你跪着了、趴下了,道理你自然也就懂了。

    “不服气的人全部都给我喊一声听听,不服气砍死你们!”,浩南红着眼睛指着四面八方,他的周围充满了在地上不断翻滚的螳螂门的小弟们,身上的刀伤让他们疼的直打滚,浩南的这些陈词滥调,就算在今天的战场里面也永远不会过时,因为此时此刻没人愿意去招惹浑身鲜血,就像是一个恶魔的浩南,那铿锵有力的威胁话语震慑着下方所有的小弟们,魔鬼螳螂门还有一群人在后退,根本不敢冲上来,他们听不懂国语,纯粹被气势所震撼!

    “九哥,上!”,浩南打开了电梯门,恶狠狠的看着前方的一群人“这里我跟奶爸两个人守着。”

    “他妈的也不是十九岁了怎么身上的戾气还是那么重,两个人给老子小心点,出事了我怎么去见菲菲。”,夏宇骂了一声带着白骨走进了电梯里面。

    “只要是你九哥的事儿,不管过了多少年都是我心中最要紧的大事,别说我今年四十好几了,就算是七八十岁只要你一声令下,老子也绝对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一个,鬼佬们,谁还想要尝尝,不怕死的全部过来。”,浩南的一声呐喊让魔鬼螳螂门的小弟们全部都浑身抖了抖,一个个哪里敢上前?根本就不敢造次。

    电梯快到顶层上面的时候,白骨朝着夏宇的嘴巴里面塞了根香烟给他点燃。

    随后又像是二十多岁时候那样,抹去夏宇脸上的汗水,站在身后整理着他的风衣,紧接着用力的拍了拍他的后背。

    这些过了命交情的动作,在岁月中有着一些无声的震撼力。

    电梯的门缓缓的打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总统套房的走廊上面,上百名魔鬼螳螂门的战士们全部都横七竖八的躺在地面上,墙壁上面充满了一股股溅洒的鲜血,窗户没关,台风从外面吹拂过来,龙潮歌白色的大衣在风中猎猎作响着,如果你看到过他挥舞着夜枭剑狂杀这些人的场面,你就不会以为这个带着眼镜斯斯文文的龙潮歌是个读书看报的好青年,至少他杀人到时候,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像是砍柴那样轻松简单。

    “干爹。”,龙潮歌单膝跪地,对着夏宇轻轻一声呐喊。

    “臭小子倒是没有龟缩起来,家人处理家事,我就不怪你了。”,夏宇走过他的身边用力拍了怕他的肩膀。

    倒是白骨看到龙潮歌的时候眼神一亮,和夏宇踩踏着一地尸体朝着前方走动的时候,小声的在夏宇的耳旁说道“你的乖孙子不是还没有教父吗?我看那个人挺适合的。”

    “你说小龙?”,说道乖孙子三个字夏宇的脸上出现一丝柔情,随后犹豫的说道“你推荐倒是让我出乎意料,再看。”

    总统套房的门是打开的,里面的五大军阀此时此刻全部都紧张要死,刚刚外面那么都天门战士集体呐喊的声音,让那个女军官朝着外面看了一下,吓得差点内分泌失调,她转过身哆哆嗦嗦说道“杰克逊军长,外面的人好多好多…一眼根本看不到尽头。”

    坐在轮椅上面的杰克逊还保持着沉稳问道“大概有多少?”

    “不知道。”,女军官莫娜摇摇头道“根本数不过来,初步估计有四百多万…”

    才四百多万…杰克逊闭了闭眼睛后反映过来,紧接着差点从轮椅上面掉下来的他震撼的看着前方的夏天道“夏天主君一定要做到如此的地步?出动了这么多的天门战士们,是想要将我们一锅端掉吗?明镜先生,我们可是破釜沉舟的跟你在一起,统一战线,现在大军兵临城下了,我们绝对是走不出这希尔顿酒店了。”

    明镜一声自信的怒吼“慌张…我的古代兵器天之女现在就躺在床上,她还能够飞了不成?”

    话音刚落,外面一声剑锋的闪耀让房间里面的明镜粹不及防,朝着外面看去的瞬间,只看到一个穿着白色大衣满头白发的男人就像是一道闪电般在眼前一闪而过,紧随其后外面的走廊上面响起了一道道剑锋割动的声音,伴随着疯狂的砍伐和杀戮,一股股的鲜血不断的溅洒起来,随后一具具被夜枭剑斩断了脖颈的尸体掉落在了总统套房的门口。

    “我们的战士们…”,杰克逊紧张的喊道。

    “慌张!!”,明镜依然神态自若的笑了笑“夏天主君身边有几个身手了得的保镖,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那些战士们,都只不过是提亲一步为我们的皇朝牺牲罢了,大明皇朝是绝对不会忘记他们的所作所为和功勋的,你们何必这样的紧张?朝着床上面看看,那可是古代兵器天之女啊。”

    随后他得意洋洋的看着夏天说道“来啊主君,来啊小天儿,今天就算是你们天门所有的大将,全部站在我的眼前,我也不会有丝毫的紧张,我也不会退缩哪怕一步,把你觉得天下无敌的人全部都叫过来,看看到时候在时光倒退的时候,他们还能够如此的强大吗?看看他们到时候是在时光中变成一捧黄土,还是继续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你敢吗?别他妈给我动。”

    明镜握着手枪笑看着夏天,而后者则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笑道“古代兵器天之女的力量当然不可忤逆。”

    “知道就好,吼哈哈哈…”,明镜说完得意的对着后面说道“你们也都听见了,连主君夏天都开始害怕了。”

    夏天的眼镜镜片在光芒下反射着两道白光,他低着头突然冷笑着说道“明镜叔叔,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我并不是害怕,我只是觉得你,是我父亲的朋友,如果今天我的父亲不在南吴城的话,这件事情我就自作主张的来处理了,不能够说处理的有多么的好,至少不会像现在一样,你拿枪指着我造成如此尴尬的局面,但是如果我的父亲在的话,那么性质就变了,我想当尊重他的想法,我也觉得…他应该亲手来为你安排下场。”

    “夏宇吗?”,明镜的脸变得扭曲起来“你想让夏宇来裁断我?真是荒唐!”

    “你不是很久没有回到南吴城了吗?那就让我来为你复习一下这座城市的规则,在这座城市…没有什么不可能和荒唐的事情,嗯…外面的风变动了,你的确应该跟我的父亲,好好的谈一谈…”,夏天的话刚刚说完猛然的闪开了自己的身体,随后只看到他身后的夏宇猛然的一个斧头挥舞了过来。

    在天空中旋转的斧头“呜呜呜”一圈圈的舞动着,锋利的斧刃直接将明镜的手枪劈斩成两半,随后砍在明镜手掌上面,刹那间鲜血直流中,夏宇,他就像是一头狂躁的雄狮一样,在亲眼看到了明镜指着夏天的场面后,拳头和全身的力量更加的狂躁,明镜只看到眼前红龙的纹身一阵闪耀,下一刻夏宇已经到了的他的面前。

    “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或者是什么身份,都他妈最好不要动我的儿子。”

    “嘭!!!!”,王者之拳,带着王者霸气的右拳从右边飞了过来,结结实实的憾击在明镜的右脸上面,这一拳下去打的明镜轻度的脑震荡,脸上的肉更是拧在在了一起,眼镜更是破碎了一块飞舞了出去,鲜血从嘴巴里面飞舞出来的时候,一颗颗的牙齿也飞了出来,旁边的五名军法们全部都是纷纷骇然,就看着明镜宛若哈巴狗一样在地上翻滚着身体,狠狠的撞击在了墙壁上面,无比的狼狈。

    破碎的黄金眼镜掉进在了明镜的右腿上面,他紧闭着嘴巴用力的摇摆了一下脑袋,带上眼镜后大声的喊道“军阀们,难道你们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我挨揍吗?”

    杰克逊对着女军官莫娜打了一个眼色,她刚刚想要动的时候,白骨将一直踢在手中的箱子扔在了地面上。

    用脚打开后,里面恐怖的炸弹闪耀着金属的锋冷光芒,这些军阀全部都是美**营里面的人,自然知道白骨带着的这份炸弹的威力,莫娜立刻后退了一步,紧接着白骨拿着遥控器淡淡的说道“这玩意儿要是一旦引爆的话,我们外面高手如云,当然能够跑掉,但是各位可就是粉身碎骨了,想不造成那样的后果很简单,都给我乖乖的站在原地。”

    来自白骨的威胁让杰克逊不断的摇头,示意所有人都不要轻举妄动。

    “夏宇…我可以解释的,我真的可以解释的,你想不想要跟我一起回到过去当王者?我们可以携手并进…可以…”

    “草…”,走向明镜的夏宇随手拿起一把椅子,在明镜抱着头的狼狈中,夏宇将椅子狠狠的打在他的身体上面,随后双手拿着椅子,对着地上的明镜一下又一下,“砰砰砰”不断的狠砸,直到椅子被砸的完全的粉碎,夏宇伸出双手将明镜从地上抓起来,恶声的怒吼道“我看你真的是疯了,什么狗屁过去,什么狗屁王者,这些我统统都没有任何的兴趣,这么多年的感情,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现在却对我这样,我是最讨厌背叛的人。”

    将明镜的身体狠狠地撞击在后面的墙壁上面,夏宇握着拳头,对着他的肚子上面结结实实来了一拳,随后抓住他的衣领,转过身将他用力的扔在地上“你想要做什么想要干什么不需要告诉我知道,你现在是谁也不要让我知道,我这个人讲道理,也他妈讲义气,我的兄弟背叛了我,对我最亲的人对手,我他妈就要收拾你!没他妈那么多废话!”

    “夏宇…你不要冲动,今天你对我这样,你一定会后悔的。”,明镜坐在地上狼狈无比的说道。

    “嗯?”,身后红色光芒的一阵闪耀,让白骨猛然的转过头,拿起手枪,对着一个微型监控器就是一枪打过去,“嘭”,那个顶壁上面的监控器突然爆裂,看向夏天,他示意自己不知道有这个东西的存在,白骨抱着手冷静的说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小天,最近一段时间你有没有见过什么特别的人?特殊的人,好好的想一想。”

    特别的人?夏天每天都会接见无数人,大到国王小到市民,经白骨这么一提醒,一张张的人脸在他的脑海里面飞速的闪过,他迅速的过滤起来,到坟墓来客的时候,突然定格住,随后对着白骨点点头“的确见过。”

    看了一眼床上的天之女,又看了看魔鬼螳螂门的这些人,随后再看了看被夏宇不断狠揍的明镜。

    白骨点点头叹息了一声“明镜,你也是别人手中的玩偶。”

    而在此时此刻暴风之城南吴,二十多公里开外的一条小巷中,这个城市那些破碎的物体全部都被风吹的不断的舞动着,一个拿着pad的男人看着总统套房里面的景象消失,他将pad扔进了垃圾桶里面,叼着一根细长的爱喜香烟一步步的走出了小型,他身穿天蓝色的紧身西装,双手上面带着白色的手套,铮亮的皮鞋上面沾染着小巷里面的污水;圆形帽檐下面的香烟被台风吹动的飘散出一股股破碎的烟雾。

    他,就像是一具尸体一样站在原地,叼着香烟吐着烟雾自言自语说道“看来事情到了这样关键性的一步,是我不得不出面的时候了,不过真的很有意思啊,夏天居然直截了当的拆穿了明镜的阴谋,这很好。”

    “刚好给了我,足够的时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人赫然便是坟墓来客,只见他自言自语的说完后突然疯狂的大笑起来,紧接着右脚在地上轻轻的一个踩踏,双臂就宛若苍鹰的翅膀一样霸气的展开,在他的身体腾空到天空中的刹那,周围的台风突然都改变了吹动的方向,大股大股的全部都聚拢在他的身边,紧接着只看到坟墓来客的身体就像是一根离弦之箭,在城市宽阔地面的上空,朝着前方迅速的滑翔过去。

    “滋滋滋…滋滋滋…”,下一秒翻天覆地的变化骤然而起,在坟墓来客的双脚下面,一道巨大的裂缝开始跟随着他的移动疯狂的炸裂开来,大地随着他的移动而被劲猛的撕裂开来,无数的小型、细长的裂缝在飞速的蔓延着,像是爬山虎一样在那些楼宇上面迅速的撕裂着,“轰隆隆…”在坟墓来客的身后,在无数南吴城市民惊骇的声音中,一栋栋的楼房疯狂的倒塌在地面上,破碎不堪,纷纷断裂。

    前方就是天门战士包围群体,坟墓来客视若无睹,双脚踩踏着台风在风中滑翔着。

    大地上面的裂缝让前方的南吴城的战士们一个个无比的惊慌,“啪啪啪…啪啪啪啪”低空滑翔的坟墓来客双脚踩踏着无数战士的脑袋,不断的朝着前方移动,大地上面跟随着他的裂缝在人群中“哐哐哐…”带着震撼不断的分裂开来,大批大批的天门战士门悉数掉进裂缝之中,坠落进入深不可测的地底深渊里面。

    “夏天,我来了。”,坟墓来客以一人之力在人群中狂烈的横扫着,台风护体,周围风刃横扫,“嚓嚓嚓…”大股大股天门战士的身体被风刃割裂开来,全部都爆溅着鲜血纷纷的倒在地面上。

    “那是谁?”,人群前方一名名天门大将全部都纷纷转过身体,看着这恐怖的一幕。

    坟墓来客在风中肆意的狂笑,身后撕裂开来的裂缝中人群大批大批的倒下去,在掉落下去的时候战士们全部都不断的舞动着双手,不甘心的对着上方呐喊着;跟随着他的大地裂缝宽阔十五米左右,深不可测,站在裂缝的旁边都只能够感受到一股股冰冷的风暴不断的下面吹拂上来。

    强子握紧拳头“竟然这样闯南吴城?真以为我们天门无大将?”

    丧尸强的脾气是出了名的火爆,看着越来越近的坟墓来客,强子一脚踩踏在地面上,全身的蒸汽“嗤嗤嗤”的不断的冲腾起来,随后一道蒸汽在脚底下面爆破开地面,强子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冲向天空中,朝着坟墓来客冲撞过去,丧尸战拳紧紧的握住,眼看着坟墓来客的身体越来越近,丧尸强一声怒吼,怒拳重握,狠狠的击打过去。

    “天门丧尸强,越战越强,真是勇气可嘉,不过现在的我还不是你能够应付的对手。”

    坟墓来客身体轻轻一偏,从强子的身边迅速的滑翔过去,右脚踩踏着风浪,背着手劲猛一个冲刺,眨眼间就将强子甩开

    屠城战刀上面闪耀着刺眼的刀芒,台风一脚踏地同样冲刺了起来,屠城战刀一阵乱舞之后,朝着前方狠狠的一个斩动,“嗖嗖嗖嗖嗖…”,一道道的橙色的风刃铺天盖地的朝着坟墓来客攻击过去。

    背着手的坟墓来客意念轻轻一动,身后涌动的台风就像是屏障一样挡在了自己的前方。

    “咚咚咚咚咚!”,屠城战刀所释放出去的风刃全部都轰炸和撞击在台风屏障上面,无法伤害到坟墓来客分毫,从爆破的火焰中冲腾出来的坟墓来客一阵滑翔,身体一个旋转,和台风迅速的擦肩而过的瞬间,前方的猩猩再次挡住了去路,带着逆风浪的战拳在南吴城满城风暴中冲向坟墓来客。

    身轻如燕的坟墓来客身体冲天而起,完全避开了猩猩拳头上面的力量;随后只见他踩踏着猩猩的手臂不断的朝着前方移动,双脚就像是蜻蜓点水一样,在猩猩的头顶上面轻轻一踩,看着希尔顿大酒店的总统套房,刚刚想要冲天而起。

    “你往哪里跑?”,猛然变成高大猛虎战士的典褚纵身一跃,立刻移动到坟墓来客的上方。

    从身后将狂鲨长戟拔出来,猛虎战士典褚交叉的从天空中刺下来,锋冷的戟尖直冲坟墓来客的身体。

    哪里知道,全身灵活程度已经到了极限的坟墓来客身体朝着后方一个后退,后背冲撞开虚空,躲避攻击后,双脚在天空中就像是踩踏着阶梯一样,不断升空,随后一个旋转到了典褚的面前,抬起膝盖狠狠的撞击在典褚的下巴上面。

    “嗷呜!”,典褚的脑袋顶的昂起头露出了一口鲜血,这力量的强大,显然已经超越了他的承受范围。

    下一刻坟墓来客左脚踢右脚,移动到典褚的头顶上面,一脚重踏狠击在典褚的脑袋上。

    猛虎战士典褚带着叫嚣的怒吼不甘心的掉落了下去,狠狠的摔在地上。

    “嗖…”,台风化作一道狂风追赶过来,这倒是让坟墓来客尤为头疼,不得已之下伸出右手,在身后的台风中一阵搅动后,那些狂暴的台风巨爵,在坟墓来客的手掌之下全部都变成了一股股巨大的风之拳头,朝着前方冲刺过来的台风铺天盖地的冲撞了下去。

    “麒麟战拳!!!”,台风拖着燃烧着麒麟臂打在上百个风之巨拳上面,震撼在虚空上面的麒麟臂释放出恐怖的火焰力量朝着周围蔓延着,那激猛的哩让风之巨拳不断的破碎着,滚滚的火焰中,坟墓来客踩踏着虚空不断的升腾而起,他必须要用最快的速度进入上方的总统套房里面,否则下面那些天门大将源源不断的上来,如果自己被纠缠住的话,那一切就全部完蛋了。

    “穷寇莫追。”,赶过来的苏逊看着天空中的坟墓来客说道“是时候了断那些尘缘往事的时候了。”

    总统套房里面的夏天和一大群人只看到玻璃被坟墓来客一脚狠狠的踢开,他刚刚进入房间的时候,就像是一道闪电一样的阿罪猛然的移动到夏天的面前,将夏天死死的挡在了自己的身后,“哈哈哈…”,坟墓来客进入房间内带着一大股的暴风,他看着阿罪,眼神中露出了挑衅,踩踏着暴风,他伸出双手朝着阿罪攻击过来。

    罪紧紧的握住双拳,超武装域气顿时染指双手,冥神战臂让她冲刺过去。

    “砰砰砰…砰砰砰…”,下一刻只看到阿罪的双手和坟墓来客的双手不断的交锋着,在电光火石间的时间内连续碰撞了上百次之多,两道狂舞的风暴全部都聚拢在两人的拳头上面,双双右拳撞击的刹那,“呜呜呜”乱舞的风浪瞬间将整个房间完全的席卷,地上的地毯不断的裂开后,破碎成了一块块的红布,在整个房间里面肆无忌惮的乱舞着,周围的墙壁更是被一股股的风浪撞击的炸裂破碎,裂缝阵阵。

    “哼!”,坟墓来客一声狂喝说道“还行,但是也就是夸赞而已。”

    说完他右拳上面白色的风浪突然宛若灵蛇一样,一圈圈的迅速的转动起来,这些力量全部轰向阿罪,直接将阿罪震的不断的后退出去,身体狠狠的撞击在墙壁上面,接着…坟墓来客看向夏天,飞舞在空中的他右手成爪,冲向夏天的瞬间,本来在狂揍着明镜的夏宇猛然的伸出手,抓住他的右腿,随后将他的身体狠狠的扔向了右边。

    “嘭!!!”,坟墓来客的身体撞碎了房间里面隔板,在天空中旋转了一圈后,继续朝着夏天冲刺过来。

    但是下一刻…他便只感觉到恐怖的力量充满了整个房间,猛然从一旁冲刺过来的阿罪一声低吼抓住了坟墓来客的右手,全身释放的力量顿时出现了短暂性的压制后,阿罪将坟墓来客猛地扔了出去,在天空中翻滚了几圈的坟墓来客落地后看着夏天,但是看到他前方的阿罪后,他放弃了想要继续攻击夏天的想法。

    五大军阀一脸懵逼,夏天则是双目如炬的看着他“你到底是谁?”

    “再次见面的时候夏天主君可是一点都没有客气的。”,坟墓来客将手放在帽子上面,随后慢慢的摘掉了下来“老夫现在乃是一介无名小卒,为世界政府效力,当然这次过来只是和明镜之间的私事罢了,并不是公事,名字是诸葛无邪,不知道夏天主君是否听到过这个名字呢?”

    他摘掉帽子,一张长满了老人斑的苍老脸庞上面银色的长发在风中飞舞,他的双眼,就像是苍鹰那样的锐利,鹰钩鼻更是格外的显眼,他在风中淡淡的冷笑着,而他的名字,却让整个房间宛若平地一声惊雷一样炸裂,五大军阀已经丝毫不敢造次,这人是谁?这是比八大王将还要凶猛和强大几分的老怪物,这是连帝君虹都要尊敬的人。

    诸葛无邪…夏天也彻底的愣住了,阿罪看着他眨了眨眼睛,没想到刚刚自己交手的人……竟然是那样级别的绝世强者。

    “哼哼哼…你们的脸色都变了。”,诸葛无邪声音有些尖锐的笑道。

    “大太监……大太监…大太监!!!!!!!!!!!!!!!!!!!!!!!!!!!!!!!!!!!!!!!!”

    被夏宇揍得鼻青脸肿的明镜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样,跌跌撞撞的移动着自己的身体,跑到了床上天之女的身边。

    明镜的话再次让夏天无比的震撼,他刚刚叫他什么?他刚刚叫他什么?

    “就是你!!就是你啊!!”明镜的国君房间里面有着一副当年祖先和六个人古老的照片,照片上面的那个人也是苍老无比,而且和诸葛无邪长的一模一样。

    “哈哈哈哈…”,诸葛无邪昂起头,没有喉咙的脖颈不断的大笑起来(在南吴城和夏天喝茶的时候,坟墓来客的脖颈,也没有喉结)

    夏宇看了一眼白骨,白骨点点头,现在的场面,已经是夏天他们解决的时候了。

    “你是鬼…你就是鬼啊…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明镜坐在天之女的身边,用恨意盎然的眼神看着一切一切“所有人全部都给我去死吧,所有人全部都给我去死吧!!!”

    “天之女!!!!!!苏醒!!!!!!!!!!!!”,明镜大声的下令说道。

    诸葛无邪抱着手银发乱舞的看着他,五大军阀紧张的全部抱住了脑袋,夏天震撼的看着诸葛无邪,他没想到过…这件事情的背后,竟然牵扯着这么多人,这么多势力。

    但是十几秒过去了,躺在床上的天之女萧洛沫纹丝不动,丝毫没有苏醒的征兆。

    “天之女!!!苏醒!!!!”,明镜再次一声呐喊,同时冷汗直流。

    右手抱着左手的手肘,站在龙潮歌身边的小庄叹息的说道“怎是罪过啊。”

    “邪恶。”,龙潮歌问着小庄道“既然时光不能够倒退,那就让一切了断如何?”

    “谁说天之女只能够让时光倒退了?”,小庄偏着头微微一笑看着他说道

    “如果我让时光往前走呢?难道你不想看看在未来,你…还有你们天门战士是什么样子吗?什么形态吗?变成什么样了吗?”

    “我倒是,相当期待。”,小庄对着龙潮歌轻轻一笑

    【揭秘:不为人知的高校女生援交痛苦】清纯女学生父亲生病缺钱,舅舅竟趁火打劫让她陪客人,谁知来到包房,居然看到了同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