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老奸巨猾-宿命的时光

关灯
护眼
    很多事情我们至今回想起来,仍旧觉得是大梦一场。

    就好比我们在梦境中所发生的事情,在现实世界中又再一次的看到,那股感觉,难以言喻。

    在未来的一小时,仅仅只是南吴城就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座城市在未来或许已经不叫做南吴城,而是叫做帝国之城;在未来的一个小时的时间里面,时空裂缝的破碎,让一头头的宇宙飞龙挣脱了时空的枷锁,这些自诩相当强大的高等生物门,在天门将领的攻击下,就像是爬虫一样可怜和可悲。

    比他们更为可悲的是一种叫做人的生物。

    这种生物千奇百怪,他们绝大部分自己都碌碌无为,却总是能够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面对许许多多的东西指手画脚;他们身无长物,只能够在幻想和虚拟中变成超人,所向披靡;他们将内心的缺陷和自我的黑暗全部都统统释放出来,携带着极重的负能量拖人下水;即便是饱读诗书他们依然对指责不屑一顾;在狗屁不如的人生中却总是想要着高高在上的生活。

    在动物里面都找不出如此弱智低能的动物。

    那么在未来,人的思维和一切也会有所改变吗?可叹的是一个小时的时间太短,有太多的东西想要去了解,但是在想要去接触的瞬间便宛若镜花水月,只剩下一圈圈空荡的涟漪;如海市蜃楼,望梅止渴般奔跑过去,徒留幻念。

    在时代中流传着许许多多关于小庄的传说。

    他总是抱着手眺望着远处,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有人说他是从未来来的人,他已经亲眼见证了未来,内心如浩瀚大海般,带着海纳百川的大爱。

    有人说他是时代中的蝇营狗苟,总是装作高深莫测的样子,试图挑起各方的战争,实则垃圾小人。

    有人说小庄是当年帝诺雨的亲生儿子,看遍强大帝国旌旗折断,烽火狼烟,想要利用各方面主君推翻帝君虹,某朝篡位。

    他是怎样的人,又有何关系?

    南吴城的台风夜已经过去,灯火辉煌的城市霓虹灯烂漫;人潮代替了呼啸而过的风声;大街上面有台风过后的一片狼藉,有人哭爹喊娘着生意破败,有人煮茶举手喝着杯中的咖啡,有画家在画这座城市台风过后的凌乱。

    风雨的猛烈只是一瞬,百态才是真正的人间生活。

    就如你在过去哪一页所停留、赞叹、不舍的脚步,也务必要踏出,迈向前方,回忆过去的人太多,谁来拓展未来?

    站在南吴城最繁华街道的小庄转过头,霓虹照耀在他的脸上,他看着希尔顿酒店未完结的事情,淡淡一笑。

    “因贪而生,因源而灭,挺好的。”

    左右手分开,小庄插进裤兜里面,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带着解脱般的笑容一步步的朝着前方走去。

    前方走过来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人,和小庄肩并肩的时候,同时止步。

    “就这么走了吗?”,七彩手套男拿出一盒黄鹤楼大彩香烟问道。

    “在这个事件中我这一环节已经结束了,天之女沉睡在我的体内,我看到了未来我所想要看到的,不走的话,你请我吃夜宵吗?”,语气那样的飘逸释然,就仿佛是看透了一切的贤者。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你是我见过,把逼装的最成功的人。”,七彩男吐出一口烟雾,浓烟飘飘。

    轻轻一笑,小庄摇了摇脑袋说道“我们都得继续朝着前方走,只不过方向不同罢了。”

    “不送了。”,七彩手套男朝着前方曼城霓虹的南吴城一步步缓缓的走动着。

    “最好别送。”,小庄同样朝着前方迈开脚步;只不过这两个人追寻着不同的东西,一个走进南吴城,一个走出南吴城罢了。

    高高的天桥上面有一道疾驰而过的地铁一闪而过。

    地铁过后,在人群中行走的小庄已经悄无声息的不见踪影。

    我既悄无声息不带一丝辉煌前来,也绝对淡泊名利分毫不争的离去;当年和皇甫龙战等人带着全世界汇聚的所有最强战士攻打世界政府,血色残阳,英雄落幕,当年那场血战,那些所被记得的名字还有多少?在今后的道路上面是历史重演,还是未来改变?这一切,全部都在未来。

    希尔顿大酒店,此刻…

    当夏天最后一个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一起和天之女未来改变的一切已经截然不同,夏宇担忧的看着自己,床上的天之女已经消失不见,五大军阀全部都面带惧色,诸葛无邪靠着墙壁仿佛在等待着夏天,明镜坐在地上披头散发,宛若被主人几棍子打出去的丧家之犬,放肆的苦笑着,失魂落魄又怅然若失。

    夏天第一反应就是迅速的回过头,万幸的是,阿罪寸步不离的站在自己的身后。

    想起在未来的一些景象,夏天连忙伸出手从阿罪的黑斗篷里面探去,几根柔顺丝滑飘散着淡淡香气的黑色头发在夏天的指缝中缓缓的滑落;黑斗篷中阿罪微微的垂下了眼睛,红黑色的瞳孔中充满了复杂;而看到这些黑发,夏天的心中充满了愧疚,他并不知道原因,他只是在那一刻突然很想要拥抱她。

    “明镜…”,阿罪只是轻轻推着夏天的肩膀,让他赶紧处理眼前的事情。

    双眼中的愧疚似乎荡然无存,但是似乎又被隐藏在内心的盒子里,夏天再转过头的时候,脸上充满了冷漠,但是嘴角却带着掌控一切的自信,“老爸,这个家伙是你的朋友,怎么处理你说了算。”

    “他毕竟想要吞噬的是整个南吴城,作为父亲我已经尽到本份了,南吴城由你管,怎么处理,你怎么决定。”,夏宇抱着手退到了一边,只不过看着明镜的眼神带着一丝怜悯,算起来除了白骨之外,明镜是他见过最聪明的人,他不想要知道明镜当初那样煞费苦心的得到修罗国,当初那样苦心积虑的将死国铲除掉,这些夏宇统统都不在乎,他只是用一种朋友的态度去对待明镜,如果交一个朋友像查户口那般,这或许也不是夏宇的风格。

    或许又少了一个老朋友,夏宇的脸上多了一些凄楚。

    “哼哼哼哼……”,明镜突然一扫脸上的头发,像是一个开屏骄傲的孔雀般站起来冷笑着。

    “今日我明镜落到如此的地步,全部都是我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我从没小看过你,也从没把你当作那种愚昧的对手,输便是输,没有任何的理由和借口,小天,要杀要刮悉听尊便,最好给我来一个痛快的。”,明镜坦坦荡荡的站在原地,接受着外面余风对全身的洗礼,那一刻他是谦谦君子,他有一个国王应该有的尊严。

    夏天时时刻刻都在忌惮着诸葛无邪,这个世界政府的老变态,就算一声不吭,也无法让人忽视。

    “你先说…说完了我这里新仇旧账一起算。”,诸葛无邪仿佛明白夏天的用意,自顾自的说道。

    若这里是了解,那便让一切都了解。

    “你想要对南吴城存祸害之心,我可以忍受,因为在这座城市你必败;你想要让时光倒流回到明家的最开始,我可以理解你这偏执而又疯狂的念头,世间人人都藏匿着一颗贪婪自私的心脏;但是!!!”,夏天握着拳头就像是一条发狂的疯狂,几乎是铿锵有力怒吼着明镜“你为什么要找血榜的杀手去杀害明迦?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无门!”

    他居然如此残忍的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知道明氏父子关系的人纷纷震撼。

    “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夏宇一声重叹后拍了一下脑门,懊恼的转过头。

    “我居然与此等丧心病狂的人为友,实乃耻辱,虎毒尚且不食子!”,杰克逊叹息连连。

    看着众人的反映,明镜竟然丧心病狂的大笑起来,“嘿嘿嘿”的笑声在房间里面不断的回荡着,让人毛骨悚然,他居然再笑?做出这样天理不容的事情,他那颗被羞耻掩盖的肮脏心灵和丑陋脸庞竟然还在笑?

    “明迦他就是一个孽种,一个绝对不能够在这个时代所生出来的孽种。”

    握着拳头的夏天忍受着内心的怒火,他几乎是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是我唯一一个发小的父亲,按资格只有我爸爸能够揍你,我为了顾全明迦的面子,我不动手。”

    “他不该生下来的。”,明镜则是瞪大了血红的眼睛看着夏天说道“你狗屁都不知道就给我少放屁了,你知道明迦的体内有什么?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跟他妈妈一样,都是被世间的人所唾弃的对象,都是在黑暗中苟且的生物,这样的生物一旦开启了血统,这世间又有多少无辜生命生灵涂炭?我只是为了拯救苍生杀掉他有错吗?或许我这样的人说出拯救苍生这些人有些可笑,但是你可以去问问貘羽,明迦在他哪里时候,有多么的恐怖。”

    “他是人还是魔!他都是我最好的兄弟,就算有一天他是乞丐,我也认!!”夏天疯狂的大叫道,完全失去往日的理智。

    当有些东西触动到你内心底线的时候…那时的你根本不是人。

    “小屁孩一个你到底懂什么啊!!!”,明镜也在大声的呐喊着“去找找明迦的资料,你就知道我为何这样做。”

    “他是你儿子。”,夏天重重的说道“是你亲生儿子。”

    “他是恶魔。”,明镜也重重的的重复道“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夏天握着的拳头手心中一缕鲜血滴落下来,这一刻他想要杀了明镜,他想要一刀把明镜捅死然后一切都一了百了;但是在这个地位,痛快和畅快,已经不是夏天行事的唯一宗旨,明迦在夏天的心中有着非常重非常重的位置,夏天已经记不清自己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他突然感觉自己是一头狼多好?这样就可以把明镜撕的支离破碎。

    房间里面的气氛顿时凝固了下来,如冰霜那样,不透气,那样的压抑。

    诸葛无邪将手中的香烟扔在了地毯上面,用皮鞋转了转踩灭后拍拍手说道“夏天主君想要问的事情已经问完了,很显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看得出来夏天主君对老朽也是满肚子以为,老朽就说一个痛快话吧,我的确已经活了很长的时间,当时我对夏天主君说以前的故事的时候,我所有所有的一切全部都知道的清清楚楚,想必夏天主君已经猜测到我是那六个人的后人,却没有猜测到我就是当年的大太监。”

    “我当时的诉说中跟夏天主君说了大太监被明家的后人杀掉,这是老夫隐瞒自己的身份而有意为之,其实我当年也对全世界的人宣称我已经死亡了,后来死国的国君只不过是我借腹生子的后人罢了,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世界政府中隐藏着自己的身份,我亲眼见证了死国的复兴、亡国,甚至见证了世界上面太多太多的事情。”

    诸葛无邪说到这里又点燃了一根香烟“希望夏天主君不要怪我,我们并非是敌人。”

    “你活的可真够久的。”,夏天平静了一下心情看着他。

    用白手套的手扫了一头的银发,诸葛无邪叹息道“就算我的功力再怎样支撑,人也难逃岁月的流逝,老了呀!”

    明镜一看到诸葛无邪双眼中就露出深深的恐惧,这个家伙的城府之深,就算是夏天、白骨之流亦是望尘莫及,而且这个人从清朝末年的时候就这个样子,在这个时代竟然还是如此,这怎能不让人恐惧?况且…他就是杀掉明雍的罪魁祸首,这个老怪物在时代中叱咤风云,却鲜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他的功力、城府,早就已经登峰造极。

    并非敌人…他也没说不是敌人,夏天出于好奇问道“前辈这次来到南吴城,也是了断吧。”

    “人人都知道凤凰浴火重生涅槃过后神勇无比,其实这世间千事万事都跟凤凰一模一样,有一件事情了解,很多人都往往以后走到了宿命的尽头,却忽视了很多事情只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诸葛无邪走到明镜的身边,微微的抬起头看着他,而明镜看到他帽子下面那张惨白惨白宛若死人般的脸庞后,吓得双腿颤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为何如此惧怕诸葛无邪?

    “既然夏天主君不知道这明镜如何处理的话,就让老夫带走您看如何?我可以保证的是从今以后明镜此人就像是从世界上面蒸发了一样,再也听不到关于他的任何一点消息,老夫在夏天主君这里,也欠你一个人情,此番话夏天主君觉得可行?”

    夏天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那宛若精灵般尖锐的耳朵,有些吃不准的握了握拳头。

    “看来老夫在夏天主君这里不值得你痛快一言。”,诸葛无邪淡淡的说道。

    “前辈,请便。”,夏天既然答应了诸葛无邪的要求,就说明他已经将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在脑海里面过了一遍,必定是深思熟虑过的;而这显然是一笔特别划算的买卖,自己就算是把自己握在手上,顶多只能够和修罗国交易罢了,而诸葛无邪的人情,这可不是谁都有如此殊荣的,更加主要的是,修罗国是明迦的东西,夏天不想要

    点点头,诸葛无邪一把抓住了明镜的衣领,眼看着带人就要踏空而去的时候,夏天突然问道

    “前辈,一事不解,为什么前辈会看着自己亲手创造出来的死国覆灭掉?”

    “好问题。”,诸葛无邪微微的转过身说道“死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若没有卷入这个时代的乱流中,想必夏先生也只有到了华夏国之王的地步才能够知道吧,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国家,他已经和时代的发展完全的脱轨,如果一个国家跟随不上时代,那么他基本上已经和一潭死水没有任何的区别;明镜带着仇恨将死国覆灭掉,让死国分裂成了三股势力,首当其冲的便是血榜和修罗国,修罗国已经成型,但是和当初的死国不同的是,他跟随着时代。”

    夏天一听便懂。

    “明镜把死国弄成现在这样子绝对是大好事一件,这让死国可以从看不到的黑暗中走向光明,蒸蒸日上蓬勃发展,对我有利的事情,我又怎么可能去阻止呢?”

    “罪!!!!”夏天突然一声呐喊,他感觉自己被诸葛无邪这个老狐狸骗了。

    “当年明雍成立死国的时候我鸠占鹊巢,不耗费一兵一卒便得到了整个死国;今日…我依然可以不花费一兵一卒得到修罗国,历史总是这样惊人的相似,不是吗?”,诸葛无邪阴冷无比的笑起来。

    阿罪闪电般的冲刺出去的时候,诸葛无邪带着明镜已经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空中滑过一道急速的流星,只留下诸葛无邪半阴半阳的声音“丫头,你跟我还是有距离的,但是我特别欣赏你。”

    阿罪站在破碎的窗前,黑色的斗篷被风吹的猎猎作响,她的手只是抓住了空气。

    “我靠…这老狐狸…!!”,夏天义愤填膺的骂了一声,捂着胸膛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诸葛无邪“这个老家后想要故技重施啊,修罗国的国君现在在他手上,修罗国的人不会白痴的任由诸葛无邪随便号令吧?若是这样情况的话,这个老家伙可真的就代替了明镜成了修罗国的国君了,我刚开始没反映过来,没想到他的算盘敲的比我还响。”

    白骨倒是可以接受的点点头“你稍微贪了一下。”

    “罪…”,夏天严肃的看着阿罪说道“赶紧赶紧以最快的速度前往刑烈和明迦那个地方,到达了之后以最快的速度把明迦给我带出来,国家都要亡了还锻炼什么啊?”

    “不用。”,身后传出了苏逊淡定且悠扬的声音“诸葛无邪如果想要修罗国的话,大可不必来南吴城,直接去修罗国便是,他之前在这里安装了摄像头,大可以为修罗国的人直播我们现场的画面,他带着明镜应该另有目标;国君的失踪,会让修罗国宛若铜墙铁壁一样,固若金汤,明镜早已经交代好一切,天哥不应该考虑修罗国的问题,而是应该考虑我们的问题。”

    刚刚诸葛无邪在话语上面坑了夏天一下,让夏天有些激动,此时看到苏逊,就像是一根冰锥插进心脏,致使夏天迅速的冷静下来,苏逊一番话宛若春风,为夏天迅速的洗涤掉那些烦躁的燥热,他接话道

    “嗯,一个大国君在我们这里失踪,修罗国肯定问我们要人的。”

    “即便是明镜自己咎由自取,但是战争不讲道理,修罗国的人肯定会发疯了一样咬着我们不放。”

    夏天点点头看着苏逊“有良策解决?”

    “无论明镜成功亦或是失败,我早就已经想好了后路,如何来对付修罗国,在天哥的心中修罗国是明迦的,天哥肯定一万个不情愿和修罗国开战,这很好办,也是时候动用受到我们恩情的唐思悼了。”,苏逊冷静的为夏天分析着一切一切,虽然并不是在战场上面,但是在大局观的战场中,可谓是利剑开锋,战无不胜。

    唐思悼既是焰娲战斗团总参谋,在修罗国又是明镜的心腹,由他出面,会顺利太多。

    “他们会相信唐思悼吗?”,夏天问道。

    “找不到头狼的狼群会对整个森林产生报复性的毁灭打击,只为找到头狼,但若噬咬的毫无意义,那么狼牙也不会锋利;修罗国既然是一群恶狼,就要给他们一块骨头让他们疯狂的噬咬。”,苏逊冷若寒霜的看着魔鬼螳螂门

    “骨头是现成的,肉…同样是现成的。”

    就在杰克逊对天门大军师如此运筹微博的大局观叹为观止的时候,苏逊将眼神看向他,那眼神宛若寒冰,显然充满了敌意。

    什么意思?难道让修罗国对付我们?杰克逊浑身一个激灵。

    “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滚出南吴城。”,更然杰克逊浑身打抖的是,面对苏逊的计策,夏天是一口一个好,从不多问。

    杰克逊身后的女军官莫娜反映过来局势,若真的按照天门发展这样下去的话,那可就真的糟糕了,她顿了一下接着巧舌如簧道“夏天主君,我们魔鬼螳螂门在美国那也是叫得上名字的,我们在王君战队赛的时候曾经取得世界第二战队的称号,我们有非常强大的魔鬼七星以及数不胜数的庞大军队,可以说…就算在美国世界政府的大本营,想要攻打我们的话…”

    “小苏送客。”,夏天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她的话。

    “各位是自己离开还是要我们请着离开?”,苏逊背着手面无表情的问道。

    “什么玩意儿…真把我们当作哈巴狗一样了?一个主君而已如此放肆,哼…外面不知道多少帮会求着哭着要找我们,哼…”,杰克逊轮椅被推动着,带着几个军阀一边骂骂咧咧的离开了房间。

    夏天挤开杰克逊身后的人推着轮椅说道

    “忘记告诉你们了,无论你们名声多么响亮说的多么天花乱坠,战斗队伍,我夏天只认TGT。”

    这帮人在台风夜耀武扬威的过来,又在外面的大晴天中灰头土脸的离开,夏天如释重负的松下了肩膀“这不太平的一夜终究还是过去了,未来一小时里面其实发生了好多事情,让我到现在都还有些意犹未尽,相信下面的天门大将们已经炸翻天了吧,小苏,五年之后的你去哪儿了?”

    “天哥真的想要知道吗?”,苏逊笑着看着他。

    “我也很想。”,白骨说完后在夏宇耳旁悄悄说道“这就是最合适教父的人选。”

    “我只是很想要知道,跟我历经患难这么多年的你,那时候是否还陪伴在我的身边。”,夏天很坦诚的说道。

    “我会一直辅佐你站在世界巅峰的那一天,直到你不需要我为止。”,苏逊低下头深深的说道。

    “那估计不会有那么一天。”,夏天大笑着一把搂住苏逊。

    “那还谈什么未来?”,苏逊和夏天对视一眼,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下方的天门将士门,台风、丧尸强、血舞、飘雨之零等人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各式各样的夸赞也是不绝于耳,台风笑而不语,明显很稳重的他跟他们有着不同的理解,龙潮歌的魔法之龙在被人夸赞了无数次后,小龙终于忍不住的说道“所谓刚才那未来的一幕,或许只是大家内心中所想要希望看到的样子,如果有一天你可以乘坐时光机去未来看看那时候的自己,你是否满意?是否如愿以偿?是否…真的如此呢?”

    一番话说的一群人顿时冷静了下来,强子大笑道“管那么多干嘛,那么强大的实力简直逆天啊。”

    小庄已经将眼镜还给了龙潮歌,他抬起头看着南吴城的艳阳天说道

    “我们常常幻想着有些事情太过于琐碎、麻烦,如果时光真的能够跳跃的话,那该有多好?我们活在这片主君的时代,我们的宿命应该由我们自己决定,变得多么强大多么恐怖这些只是你的翅膀,心愿是否已了、内心所想要完成的是否已经彻底,其实都每一个未来都特别的精彩,只要你好好的珍惜当下,就像五年后我骑乘着那条龙…”

    “我最讨厌魔法了,我打死也不会去骑那条龙的。”,龙潮歌坚定的说道。

    “那五年后究竟会怎样?”,猩猩摸着后脑勺问道。

    “那就得问问你自己的内心,看看自己在未来究竟想要什么,天之女给的未来只是一个大概,就像在未来那些没有露面的人,他们或许并没有死亡或者消失,他们或许获得更加的精彩,不是吗?”

    “五年后的未来只是一个舞台,登场角色的命运,我们自己主宰。”,龙潮歌说完大衣在风中舞动着淡然离开。

    突然站定脚步的他坚定的说道“我不是非主流玩个性玩叛逆,我是真的打死不要那条龙!”

    我们时常幻想着自己可以突然穿越在未来的某一天,见见那时候的自己,看看自己身边还有多少人,取得怎样的成就,但是当这个机会摆在你面前的时候,我想你一定会淡淡一笑的转过身,然后背对着那个机会挥手送别,因为你想要缤纷多彩的生活细节,因为你想要为你的未来留有悬念,或者你害怕…看到未来那一天的自己。

    2016年8月9日07:04:23。

    (未来篇,终了。)

    其实每写一个篇章,我都在不断的深思熟虑,可行?这样可行?这样一定好?

    其实哪儿有什么绝对的完美啊,但是黑七是终极啊,我无论如何也要写的完美啊,剧情要比以前更用心,用过的篇幅和梗不能用了,不断的创新和不断的尝试,讲实话,我一个人根本完成不过来。

    因为黑七是最终,一切都要尘埃落定,牵扯到的东西必然很多很多,所以有时候大家发现一些细节上的漏洞(牛角尖的不算),我也特别感动大家看书的细致性,告诉我或者告诉别的书友,这本书不是我的,这么多年一起走也不是我一个人,是我们大家的,我们一起去好好的缔造。

    我……并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和抱负,当年身无长物的我来到书海,这么多年承蒙大家对我的关照,并不骄傲也并不膨胀,至今我认识了很多很多关系特别好的书友,你们一路陪伴在我身边,我真的感觉到特别幸福,因为现实中我是一个特别孤单的人,所以我一直很珍惜你们,我并没有想到过成神,有源源不断的书友认识我,了解我,看我的书,我知名度多大多大,可能因为我有自知之明,可能因为我只想要好好的完成这部作品,再不回头,不留任何遗憾。

    黑七…其实没有那么长…应该只剩下四五卷。

    大家看得多了,总觉得还有下一个…下一次…下一笔,其实很多事情真的要尘埃落定了,这不是黑六。

    所以关于剧情,我都在往终极的方向走,剧情很复杂,但是也很简单,看不懂的人眉头紧锁,问号连篇,如咀嚼一盘食之无味的苦菜;看得懂的人汗流浃背,喜笑颜开,如品尝一盘丰盛让人大快朵颐的菜肴,就像是一部电影,就是一部电影,用了心和没用心是两码事。

    我不喜欢拿黑七和黑六相比,很多人认为狗尾续貂一定烂,很多人也认为画龙点睛才是好,但不管是皇家骑士、王者重临、天门帝国,他们都是我用心的,都是我最美的时光。

    但黑七,是我流了最多的汗,绞尽脑汁最多的一部,哪怕是迄今为止。

    以前我喜欢各种长篇大论来给大家说我有多难多难,现在我选择沉默,将那些东西全部隐藏起来,只给大家带来作品,哎,大家发现没有这很像一些单位,用心做事的人默默无闻,游手好闲的人总是把苦累喊得最大,但前者就是死,后者就吃香。

    所以我真的很需要一次说走就走的大保健。

    我爱你们,哪怕是五年后或者未来的时光;时光荏苒,想起过往,淡淡一笑。

    我会拼尽一切,走到黑七最后的尽头,风雨无阻,是是非非,任凭狂风暴雨,东临碣石。

    书海出了粉丝榜,盟主有点扎实,土豪可以去挑战一下。

    我真不胖,因为脸肿,别人叫我胖子,那是因为我一边写一边狂打自己的脸,不要惹我,我剧情走起来连我自己的脸都毫不留情狂扇。

    【揭秘:不为人知的高校女生援交痛苦】清纯女学生父亲生病缺钱,舅舅竟趁火打劫让她陪客人,谁知来到包房,居然看到了同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