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修罗女神-动物系之源

    秋意凉,夜凉如水,秋风微凉萧瑟,明镜手中的饭碗冰凉,他的心更是凉的宛若陷入冰窟。

    边疆过站小镇,一辆吉普车在空旷笔直的道路上面绝尘而过,风将旁边‘长安镇’的风向标吹的不断的旋转。

    “怎么?吃不惯?”,诸葛无邪将一把只是用水洗过的青菜塞进嘴巴里面;旁边的饭店服务员将几只血淋淋的鹌鹑和几颗血淋淋的毛蛋放在了桌子上面,就连服务员自己都是捂着鼻子有些嫌弃的看着这些菜,这个客人有着非常严重和怪癖的饮食习惯,服务员见过喜欢扯掉脚皮咀嚼的人,见过喜欢各式各样做法的客人,却没见过像他这种客人。

    任何东西都要原始,任何东西都要最初。

    就像是在兽界里面生活一样,用牙齿将那些食物咬的支离破碎,残缺不堪。

    诸葛无邪将鹌鹑的大腿撕裂下来,连肉带毛的塞进帽子下面的嘴巴里面不断的咀嚼着“皇帝就是皇帝,吃惯了山珍海味对我们这些食物便有些不屑一顾了;我喜欢吃掉食物最原始的味道,用最原始的吃法对待每一盘菜,现在你是我的阶下囚,你要学会委曲求全,这是在你以后落魄生涯中的第一课。”

    被他从南吴城带到这座鸟不拉屎的地方来,明镜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哪里,但是他可以猜测到去的地方,正是因为这份猜测,让明镜对诸葛无邪十分的恐惧和害怕。

    周围过路的人脚步匆匆,身上带着城市的烟火,也带着滚滚的风尘。

    这个过站餐馆里面的人吃的很快,吃完后继续上路朝着各自的目的地离开,明镜看着碗里面的生南瓜,用眼珠子滴溜溜的看着四周,他很想要求救,但是走进来的人每个人都仿佛对周围视若无睹,他们狼吞虎咽的吃完饭菜后,匆匆丢下钱离开,明镜要在这里寻找到一个可以和诸葛无邪抗衡的人,宛若大海捞针。

    外面空旷的戈壁上面一大股的黄沙随着秋风猛烈的涌动了过来,风吹过,长安镇各个地方都带上一层风沙。

    街角蹲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他,像是胎儿一样蜷缩着身体龟在墙角。

    他从耳朵上面取下来半截香烟,点燃后吸了一口,每一根仿佛写满了“痛苦和折磨人生”的皱纹也随着香烟的吐出而悄然无息的炸裂开来;从天空上面,一个头发飞舞的阴影被月光拉长的倒影,在地上一点点的伸展出来,将这名乞丐的身体盖住,他抬起头看向那座饭馆的房顶上面,立刻将香烟熄灭,随后拿着破碗像是老鼠一样龟缩进入了阴暗的小巷里面;不光光是他,这条街道上面的很多老板都是悄无声息的进入了商店里面,齐刷刷的关掉了店门。

    “唉唉哎,你还没给我烟呢。”,道路上面一个车里面的老板大声的喊道,懊恼离去。

    长安镇上面只有这么一家饭馆,服务员看着外面诡异的景象后,悄悄的走到柜台哪里告诉了老板娘。

    老板娘是一个风韵犹存的半数少妇,在这贫瘠又荒凉的地带,她肤色白皙,修长的手指此时此刻拿着针线,坐在哪里正在拉鞋垫,两缕秀发垂落在她的脸庞,听完服务员的话,她有意无意间将目光看向前方吃喝正欢的诸葛无邪,和看着碗怅然若失的明镜,随着她目光的投过去,诸葛无邪将几根骨头吐出来,微微的停顿了一下。

    淡然一笑,老板娘脚步飘然的站起来,站在饭馆的大厅里面轻轻的说道“各位,今晚就营业到这里。”

    “干嘛这么着急?”,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左手一只烧鹅右手一只盐焗鸡,嘴巴里面含着肉说道。

    “三娘做的菜好好吃。”,一个小女孩儿拿着定魂蛋糕,吧唧着嘴赞叹道,旁边的父母眼神溺爱。

    “对啊,我们刚刚吃肉划拳呢,不急不急,待会儿关门。”,又一个中年男子大声的喊道。

    “为了各位好,请各位还是尽快的离开吧。”,三娘脸上的笑容可掬突然变成了冷若冰霜,常来这里吃饭的人都知道三娘很少很少有这种表情,如果真的是语气如此决然,想必今晚格外不平凡;明镜看着这些人畏惧老板娘的表情,突然很疑惑,这座小镇不是快速过站的城镇吗?这些人…好像跟这个老板娘很熟悉一样,为什么?为什么如此的怪异?

    明镜的疑惑还没有来得及得到解释,饭馆里面的人纷纷的放下了筷子刀叉。

    下一刻……翻天覆地的变化顷刻间出现。

    那个吃着鸡鹅的胖子双脚突然并拢在一起,伴随着汁水的喷射,一根根鱿鱼般的鲜嫩触须不断的蠕动出来,他挺着衬托般垂落摇晃的肚子,第一个走出了饭馆,随后鱿鱼须打开了外面的车门,他架势着路虎绝尘而去;下一刻…整个饭店里面妖气弥漫,各式各样的味道和各式各样的腥臭气息,和三娘做的食物的美味融合在一起,极其复杂的味道让明镜想呕。

    此时此刻四面八方所有的客人全部都发生了变化,那群喝酒划拳的人身后一根根豺狼的脊骨破开了人的后背,钢刺般的鬓毛不断的生长出来,这群豺狼群流淌着涎水,对着三娘低头后走出房间;一个玉面俊朗的年轻人额头变成了红色,只见他跳跃在饭桌上面纵身而起,随后身体轻轻在墙壁上面一踩,双手推开天窗后飞舞了出去,变成一只美丽无比的丹顶鹤在月色下面飞舞离去;明镜极度震撼,这些家伙…怎么会…怎么可能…

    各种各样不常见或经常见的动物和妖兽们全部都纷纷排着队离去,一个老奶奶变成了一头犀牛、一个背着书包的学生变成了一个长着角的妖兽,他们一一给三娘付款。

    哪一家人身后冒出毛茸茸的大尾巴,他么变成松鼠,抱着不断吵闹的小女孩儿走出饭馆,小松鼠女孩儿摇晃着屁股后面毛茸茸的大尾巴喊道“三娘,我还会来的,我还要吃蛋糕。”

    “好。”,三娘从容应答,对一个个离去的顾客频频点头微笑。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整个长安镇所有的商铺全部都紧闭大门,只剩下路灯在寂静的夜色中洒落着光明。

    任凭周围千变万化,诸葛无邪从容无比,几只鹌鹑已经吃完了,诸葛无邪满嘴腥气的拿起一颗毛蛋,舌头在上面轻轻一舔,一道裂缝扩散出来,他将毛蛋里面的小翅膀拔出来,随后一口下去,蛋中,稚嫩的小鸡和硬硬的蛋清在他的口中爆裂,诸葛无邪点点头道“老板娘,你这里的菜肴做的都非常的丰盛。”

    三娘带着一群服务员转过身轻轻的离开,这群人全部都悬浮在低空中,双脚不落地,飘然离去。

    “这里到底是哪里?我们到底要去哪里?”,明镜十分紧张的问道。

    “卟滋…卟滋…”诸葛无邪抓起一把青菜直接塞进嘴巴里面,咀嚼的脆响;对明镜的话丝毫不搭理。

    而此时此刻这座饭馆上面,刚刚那道在地上吓走乞丐的黑影,一头红色大波浪的头发在后面散落着,一直到脚窝处,奇长无比的头发此时此刻正随着夜风不断的飘动着,看着这座城镇已经完全的一片寂静,她的双眼中突然涌现出一股股的杀意,紧接着双脚轻轻一点头,宛若一颗导弹般的冲天而起,“轰隆隆……”冲天而起两百米后,此女在巨大的圆月上面一个旋转,紧接着带着狂猛的逆风浪朝着下方的饭馆里面冲刺过去。

    所携带之势,足够断山破海,威力无穷。

    诸葛无邪已经感受到了,明镜也感受到了头顶上面的风浪,如坐针毡。

    “好好的坐着,有我在她们带不走你的。”,诸葛无邪格外沉稳的低喝道。

    “嗖嗖嗖…嗖嗖嗖…”天空中那个红色的女人双手中舞动着巨大的死神镰刀,镰刀在风中斩动着,虚空被斩断出一道道的裂痕,在女人的身后不断的炸裂与合拢,下一刻只看到一道恒星般的光芒从天而降,“砰砰砰砰”,饭馆的房顶被死神镰刀两三刀完全的破裂斩断,无数的碎物零零碎碎的朝着下方坠落下去,红发女人冲刺进入饭馆里面,从天而降的她高高的举起手中的死神镰刀,对着下方的诸葛无邪狠狠一镰刀斩了下去。

    诸葛无邪右手用毛蛋蘸了点酱油和芥末,依然在自顾自的吃着。

    眼看着死神镰刀就到他身后半米的时候,诸葛无邪猛然的伸出手,左臂,单手一把狠狠的抓住了死神镰刀的刀刃,“嘭!!”,突然被阻隔住的风浪朝着四面八方劲狠的到处爆破,掀翻无数的桌子,上面的菜肴更是‘叮叮叮叮’不断的飞舞着,砸的饭馆到处都是;被诸葛无邪如此轻松的抵挡住,女人也万万没有想到,直接被震慑住了。

    诸葛无邪的帽檐在风中不断的舞动着,他那张宛若死人般的脸庞闪过一丝阴狠。

    左手突然用力的一个抽取,竟直接将死神镰刀拉扯过来,抓在手中,左臂几个旋转后将死神镰刀扔飞了出去;女人大吃一惊,失去武器的她还没反应过来,诸葛无邪的左手上面旋转着一圈圈飞速旋转的葵花,劲猛的飞舞过来,“嘭~!!”红发女人转过身逃去,后方诸葛无邪的手掌狠狠的打在虚空上面,致使虚空断裂出一根根的裂缝。

    一脚踏地,飞舞到天空中后一个旋转,红发女人站在柜台上面,看着明镜道“老怪物,把他交给我们。”

    “威胁我都如此没底气,声音大点啊。”,诸葛无邪拿起酒盅,一道乳白色的液体从天而降,倒进杯中,酒香浓郁。

    红发女人还没有动,只看到明镜突然朝着她奔跑了过去“对,对,把我带走…我不想要…”

    诸葛无邪轻轻的一踢椅子,椅子像是炮弹般朝着明镜冲射过去,打在他的后背上,让明镜顿时摔了一个狗啃泥。

    如此合作?红发女人万万没想到明镜居然愿意,当下是冲刺过去准备带走他。

    然而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诸葛无邪右手拿着酒杯放在鼻子下面左右移动,在酒香之中无比的惬意,左手却是狠狠的甩动了出去,“嗖嗖嗖嗖”,一根根寒冰之针密密麻麻的朝着红发女人飞舞了过去;如此密集的进攻,当下是让红发女人大吃一惊,她朝着右边飞速的闪避着,“当当当当…”一根根银针扎在柜台后面摆满了东西的橱柜里面,当下是将无数瓶瓶罐罐打的粉碎,那银针一旦沾染到酒水,致使酒水也变成了冰块,块块舞动,肆意的游动在天空中。

    “冰魄银针!”,红发女人看着后面的一片狼藉,震撼的看着诸葛无邪。

    一口酒喝的干干净净,诸葛无邪又点燃了一根香烟,慢悠悠的抽了一口。

    红发女人看着旁边的桌椅,一个旋转将一个四方形的桌子踢飞到空中,随后双手放在上面推动着,桌子从天而降,还没有攻击到诸葛无邪,“破!!”带着白手套的左拳打穿桌子的中心处,一拳穿孔,随后左拳轻轻的散发出力量,裂缝在桌子上面蔓延,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桌子瞬间被震裂成粉碎。

    也是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红发女人移动到明镜的面前,伸出双手想要抓住明镜的瞬间。

    没有清楚诸葛无邪是怎么来的,就感觉一阵邪风刮到面前,紧接着一个膝撞踢在红发女人的脸庞上。

    红发女人捂着脸不断的后退,诸葛无邪右脚踩在明镜的背上冷笑道“想要带走可以啊?有实力就带走他。”

    “蹦!”

    红发女人的渔网袜里面包裹的丰腴大腿,扯动出一根根的肌肉。

    她飞奔而来,红色的高跟鞋在地面上踩踏出一个个的坑坑洞洞,凌空飞跃而起,右脚甩过,高跟鞋宛若一把锋利的刀刃斩击过来;诸葛无邪脑袋一偏轻而易举的躲过,随后从嘴巴里面拿掉香烟,将香烟弹飞了出去,“啪”的一下,香烟溅洒着火星炸裂在女人的脸上,视线受阻的瞬间,诸葛无邪的巴掌“啪啪啪…啪啪啪…”不断的扇在她的脸上。

    右臂挥舞,残影纷飞,巴掌左右开弓连续扇了十几下后,红发女人肿着脸再次后退出去。

    香烟掉落被诸葛无邪双指夹中,放进嘴巴里面后依然吸了一口,吐出浓浓的烟雾。

    女人就像是狂战士一样,即便占不到任何的便宜,但是嗓子眼里面依然爆发出声声恶吼;前方的诸葛无邪闭上眼睛,感受着周围的一切一切,在几公里以外的天空中,一条水雾天路悠然弯曲的漂浮过来,水雾之中一只巨大的鲲连绵起伏,身姿格外优美;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诸葛无邪说道“看来你们这次出动那是相当的认真的,连海棠丫头都亲自过来了,不过很抱歉,就算明镜跟你们有灭族的仇恨,我答应过那人务必要将他送到,这是我的承诺。”

    甩手之间,一根根的冰魄银针再次密密麻麻的朝着前方舞动了过去,红发女人忌惮着银针,不断的闪避中,只看到诸葛无邪一把将明镜从地上站起来,带着他双脚在地上轻轻一个弹跳,继而朝着天空中迅速的飞舞过去,女人追踪辅到门前不甘心的呐喊着,一脸懊恼和失败。

    天空中的水雾天路在长安镇的上空停止了下来,鲲之上,两道倩影轻飘飘的坠落了下来;身穿墨绿色斗篷的女人站在原地岿然不动,只是抬起头,美丽的双眸看着诸葛无邪前往的方向,她已经知道了他究竟要去哪里,那个地方自己估计不能够进入,也是自己不想要去招惹的麻烦地方。

    “哎呀呀”,另外一个女人身穿白色包臀裙,一头短发,身材凹凸有致,胸前的山峰呼之欲出,她看着饭馆里面的一片狼藉,看着掉落在一旁的死神镰刀,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已经了然于胸。

    “大姐,对不起,我打不过他。”,红发女人站在她面前低头认罪。

    “这很正常。”,女人摇摇头示意没关系。

    她越是这样说,红发女人反而更加的愧疚,将头低的更深了,包臀裙短发女子看着诸葛无邪离去的地方说道“大姐,到底还是我说对了吧?他去的肯定是那个地方,看来明迦的前妻到底是谁,这个答案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了,追踪吗?要是真的打起来的话到时候双方都占据不到任何的好处,但是要是不打的话那么我们的仇恨估计就要一笔勾销了,明镜很可能永远都出不来了,这真是一个非常麻烦的决定。”

    大姐想了想随后言之凿凿的说道“罢了吧,明镜也会受到自己应有的惩罚的。”

    “父债子偿!”,包臀裙说道“明迦可还是在这个时代中活动呢。”

    “回去再跟玄霄他们好好的商量吧,我们走。”,就在大姐一行人转身欲走的时候,身后带着一群服务员的老板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宛若鬼魅一样的出现,她的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容,带着那种好客的表情,她叫住一群人,随后乐呵呵的笑道“海棠你难得来我这长安镇一趟,怎么能够让我不尽地主之谊呢?现在虽然说刚刚立秋,桂花还没有开,但是我这里有保存的很好的桂花干,我给妹子坐一桌桂花宴如何?”

    大姐很爽快的点点头“好啊,好久没吃到你的菜了,我也非常的怀念。”

    三娘立刻笑眯眯的挥挥手“快点去打扫打扫和整理,我亲自下厨。”

    XXXXX

    夜晚的亚马逊雨林,充满了无边的寂静和无比的危险,各种花草树木都像是全副武装一样,警惕的在夜色中看着四面八方,就算它们如何的万紫千红,但是越是鲜艳欲滴的东西就越是隐藏着致命的危险;月关倾洒在这片生机勃勃的雨林中,所有的一切看似都在沉睡,但是其实暗藏杀机,十面埋伏。

    天空中掠过一道残影,径直的朝着亚马逊雨林的中心地带处飞舞过去,虫声顿时完全的停歇,随后奔走相告。

    在我们这个世界上各个地方都生存着数以万计各式各样的昆虫,这些不起眼的东西在各个地带、各个气候里面生存着,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主人-伟大皇后,也就是说这虫族女王即便是隐藏在亚马逊森林里面,足不出户光是靠着这些昆虫的情报,它也能够知道这个世界上点点滴滴的事情。

    这座世界上最庞大的雨林在今天晚上迎来了他们的贵客,当诸葛无邪双脚带风降落在一片芭蕉林里面的时候,周围的这些芭蕉树们的树干上面全部都是露出了人类的五官,随后摇曳着翡翠色的芭蕉叶,仿佛是在欢迎着远方的贵客,明镜看到这里后全身都毛骨悚然,双眼更是不断的颤抖着,他苦苦哀求着诸葛无邪,但是后者似乎并不为之所动,心灰意冷的明镜只能够去见那个,他最不想要去看到的人,最不想要去的地方。

    “比皇后想像的时间还要早那么一点。”,雏狱带着一群血蜂从芭蕉林里面走出来。

    “在路上的时候稍微耽搁了一下。”诸葛无邪阴笑着说道,随后将明镜扔给了雏狱,一扭头,两名血蜂战士将明镜架住。

    “跟我走吧。”,雏狱说完冷漠的转过身,在前方带路,这倒是让诸葛无邪稍微愣了一下,随后不紧不慢的跟随在一群血蜂战士的身后,他们跃过了芭蕉林后,行走进入了一条河流之中,这条河水流湍急,河水过膝,水中充满了一只只暴躁的食人鱼,这些食人鱼张开嘴巴狠狠的咬在诸葛无邪的双腿上面,但是就像是咬中了一块钢铁一样,连下口的地方地方都没有。

    前方雏狱等人无声无息,一个个面无表情,这条河网通往哪里?魔鬼的嘴巴还是天使的怀抱?

    河床上面各式各样的动物双眼在黑暗中闪耀着五颜六色的光芒,细细的打量着这群人,偶尔会有动物门随着他们一起奔跑行走;越往前走,水流也开始变得柔和了起来,河床也更深;雏狱他们停止脚步的时候,诸葛无邪朝着前方看去,一个巨大的巨山洞口就像是野兽一样张开了嘴巴,等候着这群人大驾光临,周围河流的支流全部都通往这座山中,顺着洞口不断的流淌进去,一圈圈的漩涡在洞口不断的转动着。

    怎么进去?诸葛无邪还没问出来,一叶叶的孤舟从洞口里面行驶了出来,十二艘孤舟上面全部站着身材修长的摆渡人,他们穿着黑色的破旧斗篷,时不时的会看到黑色斗篷里面闪耀着萤火虫般的光芒;上了这些孤舟后,进入巨大的山洞里面,洞壁上面能够听到各种毒蛇吐着信子的声音,各种爬虫类的东西发出攀爬的声响。

    诸葛无邪在这一刻突然有一种错觉,这条河不会就是冥河吧?这条水流到底通往哪里?

    这些摆渡人是从哪里来的?

    洞穴里面寂静无比,除了船桨滑动水流的声音不断的响起,还有明镜不甘心的喘息声;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经过了多少的时间,诸葛无邪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样的悠长,周围特别的压抑,但是诸葛无邪气定神闲,陡然间,前方出现了一大股的绿色光芒,孤舟也靠岸,雏狱转过头淡淡的说道“诸葛先生,我们到了。”

    走上一个有些陡峭的山丘上面,当诸葛无邪看到眼前的场景后,就连他都忍不住浑身哆嗦了一下。

    这是一个庞大的地穴,大的无边无际,在洞壁的顶上,一只只可以和苍鹰媲美身材的萤火虫估计有上千万只,全部都拥挤在一起,散发出大股大股的光芒,光芒不断的闪耀着,就宛若一块巨大的翡翠玉佩一样,将整个地穴完全的照亮,在朝着前方看去的时候,一只长达上千米的巨龙骸骨整整齐齐的铺在地面上;上了龙骨之后,诸葛无邪看着这座龙骨的形状,猜测这很有可能是SSSSS级别的尸骨,难以想象,如此庞大的生物居然已经死亡在这里。

    一群人在龙的脊梁上面朝着前方移动,在那巨大的白骨龙头上面,按照身份摆放着四把巨大的椅子,只有两张椅子上面有两个巨大无比的黑影,其中一个诸葛无邪已经认了出来,那便是伟大女皇,她一口口的拿着眼前和南瓜般媲美的大苹果,不断的塞进自己的嘴巴里面。

    伟大皇后的身边,在萤火虫光芒的照耀下,诸葛无邪看到一只浑身长满了疙瘩的大蛤蟆腆着肚子坐在椅子上面,这只大蛤蟆带着王冠,身上披着紫色的披风,伴随着呼吸,两旁的气泡不断的膨胀、缩小。

    雏狱伸出手,一群人站定。

    “诸葛先生您好。”,巨大的蛤蟆说出了女声道“很遗憾身边另外两个人各自在时代中征战,天门和水之都我看看他们能够留多久。”

    “呕呕…”,明镜跪在龙骨上面不断的呕吐着。

    “前夫。”,大蛤蟆用爪子扣着红斑密布的肚皮道“我有如此让你恶寒吗?”

    【揭秘:不为人知的高校女生援交痛苦】清纯女学生父亲生病缺钱,舅舅竟趁火打劫让她陪客人,谁知来到包房,居然看到了同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