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 裁决前夜-禁药的魅力

    有人在说话。

    听不清楚他具体说的是什么东西,但是明显感觉到身体在摇晃。

    刚刚睁开眼睛,这个昨天晚上还在把酒言欢的朋友身后闪耀出一道锋冷的光芒,紧接着一名丑陋而强壮的巨汉,浑身染指着战火的硝烟,挥舞着巨斧将他的脑袋斩断;嚓的一声,是那样的不留情,斧刃锋利,切口整齐,一股股的鲜血从断裂的脖颈上面不断的流淌下来,打在我的脸上。

    我是谁?我在哪儿?周围在干什么?

    我有那么一丁点知觉的时候,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脚到头充斥了全身,那股如同被万针刺骨的感觉,我永远都忘不掉;我的每一根神经都仿佛在忍受着油锅般的折磨;我的头发和胡须都很长,在这寒天冻地中飘舞着,我伸出舌头喘息着,那些雪花飘洒在我的舌苔上面,很甜很甜,就像棉花糖一样。

    我看到远处的山峰上面发生了雪崩,那些雪块,就像是千军万马一样,连绵不断的滚落与冲刺了下来,雪崩之中有一支圣骑士的队伍,这些人全部都骑乘着金色、生长着黄金双翅的战斗天马;他们身着金色的铠甲,在冷日的光芒下散发出锋冷和无情的气息,我看到他们冲刺进入城镇里面,无论是老弱妇孺还是生老病残,全部死亡在骑士枪下面。

    我看到有一名圣骑士领军,我依稀记得他的名字叫做吕震堇。

    堇,是一种花的名字,一共有七种不同的颜色;他胯下的战马踩踏着一股股震飞起来的冰雪朝着他冲刺过来,我想要跟他一决雌雄,却发现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我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那战马冲上天空,接着我浑身一痛,身体撕扯般的感受中,我已经被战马狠狠的踩踏在脚下。

    我的脑袋被埋在雪地里面,雪地并不是很白,而是充满了血腥味道和人的断肢残臂。

    我挣扎着,像是一个野兽一样顽强的反抗着;我从雪地里面微微的抬起头,露出一只眼睛。

    我看到从远方的城镇中,这群圣骑士的领军大领主战刀上面滴落着一滴滴的鲜血缓缓的走出来,那时候外面的风雪更大了,我只能够从吹拂的风雪中依稀的感受到他一步步的朝着我走过来,他那巨大的披风在身后肆意的飘舞,像头狂兽般的战嚎;在风雪中他的身影越来越近之时,天空中飞舞过齐刷刷的巨龙之影,绝大部分遍体鳞伤,我记得,那是拜我所赐。

    圣骑士大领军走到我面前,我看到他双脚带血。

    他全身遍布了累累的伤痕,我也记得,这同样是拜我所赐。

    那么我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

    我清楚的记得他举起了手中的战刀,我闭上眼睛,那一刻周围很冷很冷…

    桌子上面的酒瓶被突然的梦醒震的在原处不断的旋转晃动。

    在南吴城最热闹地点一间酒吧里面的七彩男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周围人山人海,伴随着王君战队赛面向全世界的展开,整个世界都在接近疯狂之中,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巨幕上面帝国角斗场巅峰战斗组的对战顺序,七彩男打开了一包花生朝着嘴巴里面扔了几颗,一边咀嚼着一边喝着酒面无表情。

    第一场:十神众战员VS魔鬼螳螂门。

    第二场:天将团VS启明星。

    第三场:黑斧兵团VS圣骑士队。

    没有人走向他,他却将酒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面,随后往里面倒了一杯酒。

    “呼呼呼…”,天空中响起了翅膀扇动空气的破空声,紧接着在人头攒动的南吴城的街道上面,一只站在电线上面盯着七彩男良久良久的血鸦乘风朝着酒吧飞翔了过去;看到桌子上面只有酒杯,血鸦张开翅膀呱噪的大叫着。

    “喏…”,他伸出带着七彩颜色的手套,手心里面放着几颗花生米,“嘬嘬嘬…”的逗着血鸦。

    血鸦丝毫不领情,依然不耐烦的呐喊着。

    昂起头将花生米全部吃完,他哼了几声从厚厚的风衣里面掏出一个文件袋,塞进血鸦的嘴巴里面;这才心满意足的血鸦叼着文件袋,在南吴城曼城霓虹中展翅对着黑色的夜幕飞舞了上去。

    酒吧外面的墙壁上面,一个背着剑的影子转过身正欲离去…

    “恩哼嗯哼…”,七彩手套男对着那杯酒昂昂头,哼唧了几声“不喝一杯吗?”

    在倒影在地上的影子突然停止了脚步,转过身丹凤眼闪耀着冷光道“抱歉,戒了。”

    “嘿…”,七彩男趴在窗台上面问道“王君战队赛,你没去凑热闹?”

    “去了。”,倒影顿了顿说道“还没开始。”

    带着玩世不恭表情的七彩男翘起大拇指说道

    “无论你身在何处,天门永远是你最坚实的后盾,你二哥说的。”

    倒影这次选择了沉默,一阵风起,含苞欲放,一阵风落,花谢花开。

    在喧闹的人潮中,七彩男带上耳机,那一阵阵悠扬的声音让他闭上眼睛跟着闷哼起来

    “是非有公理,慎言莫冒犯别人;遇上冷风雨休太认真,自信满心理,体理会讽刺与质问,笑骂由人,洒脱的做人…”

    “老歌越听越经典,旧人越看越无情啊…明天的赛事好看了。”

    XXXXXX

    三场赛事,的确给全世界扔了一颗重磅的炸弹,海选赛过后原本以为会有一段平淡的缓冲期,但是这种赛事体制一出来的话,那便是年闹得全球风雨,沸沸扬扬,人们的热情丝毫未减反而有不断增高的趋势;是夜,观战的人员们纷纷进入国宝级别的建筑-帝国角斗场的观众席上面。

    作为纽约市极其古老的建筑之一,这里面积庞大的难以想象,环形的古老观战台能够足足的容纳下九千万人,为了能够欣赏到全世界最精彩的比赛,大批大批密密麻麻的观众们披星戴月顶着月光进入帝国角斗场当中,那样庞大的观战台,顿时就能够感受到一股战争的厚重。

    “哗啦啦…哗啦啦…”,跟一条海洋支流链接的帝国角斗场的中心处是一片的海域,很多刚刚入座的观众指着海洋惊恐的呐喊起来;此时此刻的海域里面,一头头的巨影在海水之下不断的游动着,那磅礴的身躯以及巨大,让无数人都捂住嘴巴,这些生物到底是什么?这些生物又是做什么呢?

    两条战神之路从帝国角斗场的东西两侧朝着中心处交汇着。

    “我可是王君战队赛的忠实观众。”,一个男人指着战神之路上面说道“明天两支战队会从不同的战神之路上面走到中心处的战神台上面,看到没有?那在海域中心处,被一尊尊战神雕像包围的就是战神台。”

    一座圆形的平台静静的矗立在海域的中心处,孤独的等待着明日参赛者的大驾光临。

    战神台的四面八方,一尊尊高达千米的巨神石像庄严而肃穆的站立着,他们有的是手握长剑、有的则是拿着战刀指天叫嚣、有的则是摩擦着双枪跃跃欲试,十九座雕像,每一座都雕刻的栩栩如生,即便是相隔如此远的距离,在很多观众的内心中,已经产生了想要膜拜的冲动;这些雕像常年站在海域之中,有一些已经被风蚀、水侵、或者是海苔密布,不过这些更加为它们增添了一份极强的厚重感,让他们更加的神圣不可侵犯。

    听说这些雕像全部都是鬼匠的祖师为世界政府雕刻的。

    当初原本有二十座,还是在去年的时候,也是十神众战员对战魔鬼螳螂门,夏姬一剑直接劈断了一座;这些雕像的来源,听说是所罗门的七十二神柱,当年鬼匠的祖师想要雕刻七十二座,但是有心无力,才刚刚完成二十座便驾鹤西去,艺术家的身死会让他们的作品变得更加富有价值,虽人已离去,不过为后世留下的这些雕像,气势磅礴,的确威震山河。

    “入场多少人了?”,高爵在监控室问道。

    “三百多万…”,士兵的回答让高爵无奈的笑了笑“那还早着呢,人数太多,看来提前这么多时间让他们入场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夏姬小姐的酒店周围都有士兵吧?不要在关键时刻让魔鬼螳螂门捷足先登,另外时时刻刻盯着螳螂门,今年比赛服用禁药参赛的人不少,不要让他们耍什么阴谋诡计,他们内心所想的真正冠军,就是杀掉夏姬吧。”

    士兵正色提醒道“高爵王将请恕我直言,说ji不说ba,文明你我他。”

    再场的观众们都为能够亲临战场而自豪,他们并不吝啬的分享着酒水和零食等各种各样的东西。

    那忠实粉丝继续说道“要到战神之路上面,首先要推开斗战之门,看到没有?那就是斗战之门…”,众人顺着他手指指向的地方看去,果然发现在战神之路的后面两扇巨门紧紧的合并着,巨门上面纹路着很多很多的皇家狮鹫,这些狮鹫或自由自在的飞舞在天空中,或者是双爪抓着长枪等东西,看起来好像在战斗。

    帝国角斗场的历史好像说的是很久的一场血战,那伟岸的帝国覆灭,巨龙和狮鹫同时出现拯救帝国,却依然无法阻挡他的灭亡;国王提着自己的长剑奔赴战场,战马的双蹄被斩断,旗帜在烽火狼烟下面飘舞着,随后慢慢随着国王的坠落,残破的旗帜盖在他的身体上面。

    帝国角斗场,王君战队赛最终的决战地点,九千万人的同时汇聚堪称雷鸣。

    距离第一场战队赛的冲撞还有十几个小时,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入场观众纷纷提前进场。

    而此时此刻豪华游艇上面的大宴会上面,如小唐所说的那样,真的是怕什么就来什么,最怕TGT这个时候遇到魔鬼螳螂门,结果就偏偏遇到他们,夏天看着小唐那紧张的神色,忍不住的暖笑。

    旁边的冥王一把把小唐楼过来说道“哎哟,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你这么着急今晚我给你开路,我们就去跟夏姬洞房,到时候天门儿媳妇,到时候流言蜚语怎么传?没办法…我们天门就是这么硬气,是不是男人?去不去?我避孕套都给你准备好了,杜蕾斯,超薄冰爽,柔顺丝滑…”

    “滚吧。”,无心抓着他的长发将他直接从豪华游艇上面扔了下去。

    在问候他十八代祖宗的声音中冥王掉进海洋里面,不断扑腾着“一号救我,我不会游泳…”

    “你把杜蕾斯吹大然后顺着他飘回来,你自己说的嘛,超薄冰爽,柔顺丝滑…”,无心趴在上面得意洋洋的笑道;看着他们打闹小张显然已经完全的习惯,他看着唐夜之凰那张忧心忡忡的脸说道“表弟,你干嘛这么着急?路伶崖他们尊重自己的荣耀,到时候自然会过来的,人家不来你在这里傻呼呼的干着急能够有什么用?所谓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有些东西时间点到了的话,自然就会豁然开朗,拨开阴云见日明。”

    小唐也搂着他说道“我是怕到时候夏姬被魔鬼螳螂门的人欺负…”

    “在海选大擂台的时候你们或许没有注意到,但是我已经感觉到了,那个魔鬼队长看夏姬的眼神相当不对劲,怎么说呢?仇恨非常多,但是更多的则是猥亵。”,唐夜之凰对着在座的一群人说道。

    “敢情他还想要玷污夏姬?”,强子问道。

    “对了。”,唐夜之凰打了一个手指“强哥懂我。”

    “爸爸…玷污什么意思?”,哼哼左手香烟右手啤酒单纯的问道。

    丧尸强抬手脑袋拍过去“他妈的装什么纯?卖什么萌?滚边去。”,被打的流着眼泪的哼哼朝着不远处几个比基尼美女走过去,一边走小**一边抬起来可爱单纯的哭泣道“姐姐,我爸爸打我,感觉不会再爱了。”

    夏天抬起手问道“你可以说出一个我们大家都认可的解决方案啊。”

    小唐将眼神看向苏逊,剥着螃蟹的苏逊默默的将一根蟹腿拿起来吮吸着,吸了大概十几口后他抬起头,发现小唐还看着自己,那眼神…如狼似虎,如饥似渴,就好像自己不答应,他便要展现男人的神威,撕裂衣服,脱掉裤衩,狂拍屁股拿着皮鞭大声的吼道“来吧,叫的再浪一点baby。”

    苏逊默默的继续吸。

    “军师你一定要这样回避吗?这又没肉你吃它干什么?”,小唐着急的说道。

    “我只负责领军作战,这儿女情长的事儿…不是我的强项,我也做不来。”,苏逊诚实的说道。

    “天哥…”,小唐看向夏天,几滴泪花都差点飘出来。

    “嘬嘬嘬…”夏天也拿着一根蟹腿默默的吸着。

    猩猩看了半天昂起头咽下了一条鱼,随后拍着的胸膛吼道“小唐,我…我啊!”

    “反正到时候如果魔鬼螳螂门做什么事情我们就二话不说直接冲过去,草他妈的再说,先把他们干翻,世界政府要是敢插手也一起干了,管他什么帝君虹,一起一拳打死,管他什么王君战队赛,谁他妈不服气,第一个找你猩爷是不是?”,他还没说出自己的计策,小唐首先说出来。

    猩猩无比震撼的站起来“我靠你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啊…这都知道。”

    “我操…”,小唐一巴掌拍在脑门儿上无语道“这他妈是人的主意吗?”

    将酒杯轻轻放在桌子上面,斯斯文文的龙潮歌看着唐夜之凰说道“反正现在替天已经到了,可以让他们准备加入夏姬的队伍,反正夏姬她有冠军礼遇,可以更换一次队友,到时候那些凶猪战队什么的,肯定会被吊起来打,如果有替天支援的话,不会让夏姬蒙受羞辱,台面也好下来;虽然说替天加入就破坏了TGT战队的规则的话,但是以夏姬一人根本不足以抗衡魔鬼螳螂门,既然TGT无法重组的话,那么荣耀便早已经不复存在,是他们自愿放弃的,我们作为娘家能够帮忙的,仅此而已。”

    “在不触犯夏姬底线的情况下,又可以保持着剑将的名声,其他队员不来肯定是要受到唾骂的,我能够想到的…”,龙潮歌还没说完,唐夜之凰便一把抱住他激动的说道“小龙,你真是我的好基友,从今天晚上开始,天门第一帅我让你一个晚上,但是明早必须要还给我。”

    夏天也点点头道“很好的主意,我没意见,小张你呢?”

    “反正我听说魔鬼螳螂门在海选赛就蛮嚣张的,正好…替天专治各种嚣张。”小张点点头。

    “36D全部听令。”,这边还在商量,那边的泳池响起了战屠铿锵有力的声音,泳池的无数美女中,凡是胸围达到听令地步的全部都齐刷刷的站起来,这些姑娘肤白貌美,身体年轻,童颜**;战屠抱着哼哼,两人肆意的狂笑着,强子身边的萧凤无奈的翻翻白眼“战屠?战屠?你在干嘛?”

    “教育,从娃娃抓起!”战屠一板一眼的说道。

    小张痛苦的捂住脸庞“他…他不是我们替天的人…”

    XXXXX

    万豪国际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面,外面的游泳池中,那个浑身穿着斑马装的女人此时此刻穿着衣服在泳池中不断的游泳着,她就像是一个恐怖的水鬼一样,一个猛子扎进泳池的底部,许久才慢慢的浮上来。

    房间里面云雾缭绕,猩王兴奋的拿着奖金卡道“谢谢魔鬼队长,谢谢队长。”

    “哼…”,魔鬼队长披着大衣坐在椅子上面得意洋洋的笑道“这海选大擂台给的奖励很实在嘛,给你是最好不过的了。”;万仇坐在床上不断的转动着手中的魔方阴森森的说道“明天的比赛你们说他们的队员会来吗?如果不会来的话,打败夏姬那只不过是探囊取物的事情,她一个人就算如何锋利,幻灭唐刀不再手,刀锋女神,也就不是刀锋女神。”

    身穿黑色西装,披着黑色高领披风,带着黑色帽子和黑色墨镜。

    此人坐在魔鬼队长的身边,声音如同地狱索命鬼一样难听说道“不会来。”

    “以兄弟情谊来说,我觉得会来。”,在外面游泳的斑马女人披着浴巾走了进来。

    魔鬼队长看着万仇说道“来又如何?不来又如何?夏姬跟我们对战只是自取其辱罢了,我绝对不会让历史重新上演,老二…你去摆平外面盯梢着我们的世界政府的士兵们…万仇,把东西拿过来。”,两名魔鬼星同时的行动起来,“轰…”,外面升腾起一大股的黑色迷雾,充斥了整条走廊的时候,万仇将一个箱子放在了地上。

    用脚踢碎上面的铁锁,打开后,黑色箱子里面放着七个银色的注射器,里面的绿色液体不断的涌动出气泡,看起来非常的恐怖;咬着一根点燃的香烟,魔鬼队长吐着烟雾说道“这是魔鬼螳螂门最新研制出来的世界禁药,里面包含的成分的确是禁药的成分,只要一旦注射的话,我们便会强行提升三个等级,而且强制性的运用那个等级的力量,不管明天TGT会不会来,我们都要注射,学名暂定叫做JK-0,试试新的力量吧,同伴们。”

    猩王拿起一根注射器贪婪的说道“如此强盛的力量真是太棒了。”

    “进入战神台的时候肯定会有身体检查,那一关我们怎么过?”,万仇谨慎的问道。

    “嘿嘿嘿…”,叼着香烟的魔鬼队长笑的让人毛骨悚然“权利是什么东西?权利就是你在为一些东西感到为难和发愁的时候,他会变成你的利剑去扫平那些障碍物,距离比赛还有一段时间,给我用钱砸那些药检的人,要多少就给我砸多少,你们不都是想要尝尝刀锋女神的身体是什么滋味的吗?明天我们就可以如愿以偿。”

    在场的魔鬼七星全部都邪恶的笑起来,包括那个…女人?

    双脚交叉放在板凳上面,靠着椅子懒洋洋的魔鬼队长冷酷的说道“就算这次TGT全部来,也不可能打得过我们,我要让他们血债血偿,我要让我们,变成折磨他们的梦魇,哼!”

    话音刚落,那边的猩王已经迫不及待的将药物注射进入自己体内。

    注射完毕后,猩王用兴奋和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身体,“轰轰轰…轰轰轰…”,这种禁药效果奇佳,刚刚注射到身体里面不久便和全身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滋滋滋…”在一声声拧紧的声音中,魔鬼队长只看到猩王全身的皮肤宛若麻绳一样才拧在一起,肌肉线朝着全身蔓延开的时候,猩王的脑袋后面一根根的白色头发宛若短剑般释放出来,铺泄覆盖了自己的后背。

    “队长,我感觉到我势不可挡了。”

    猩王下巴蠕动着,“锵锵”两声,带着锋冷的寒光,两根獠牙从猩王的嘴唇中突破的钻出来。

    “呜呜呜…呜呜呜…”,风声乱舞,一道道的白色旋风绕动在猩王的双臂上面,相比较之前的庞大和笨拙,此时的他体型修长,极其的充满了机动性的灵活,双腿在地上狠狠的一个弹跳,地面被震开一个大坑,紧接着天花板上面响起了一道爆炸般的轰鸣,“哗啦啦…”,伴随着一股股碎石的不断坠落,猩王在天花板上面重冲撞开一个大洞。

    “嗖嗖嗖…嗖嗖嗖嗖…”,他在天空和地面不断的来来回回的跳动着,一边奔跑一边肆意的狂笑着“队长,这种药物简直太神奇了,这种全身充满了爆炸的力量简直太美妙了,能够维持多久?我想要永远的维持下去。”

    魔鬼队长满意的看着他笑道“哼哼哼…维持到明天比赛结束简直绰绰有余了。”

    XXXXXX

    “呼啦啦…呼啦啦…”,身后乳白色的大衣被风吹的在月光的辉耀下肆意的飞扬,两只衣袖更是拍打着大衣砍乱跳舞。

    带着金丝眼镜的叶圣殇站在一座城堡的顶空,眺望着前方的帝国角斗场。

    “您…找我…有何吩咐?”,一根钓鱼线“嗖”的一下从天空中飞舞了下来,紧接着从云朵之中,一个身手矫健的老头子轻飘飘的降落在叶圣殇的身边;面无表情的叶王将将一个药瓶放在老头的手心之中“根据统计的话,在火焰山海选擂台赛里面一共有一百多支队伍受伤,现在全部都在修道院里面治疗着,你过去吩咐哪里的医生,在治疗他们的每一种药物里面都添加上这种成份,碾碎或者口福,这种药能够和身体快速的产生反应。”

    老头子拿着药,露出了意味深长。

    “学名暂时叫做JK-0。”,叶圣殇抱着手,眨眨眼睛道“去吧。”

    老头子用力的点点头,一根钓鱼线飞舞起来勾住天空中一朵漂浮的云朵,他纵身跃动到天空中,随着云朵漂浮而去;半分钟后,拿着一瓶酒的寇枭从后方慢悠悠的走过来“魔鬼螳螂门注射药物了,这群笨蛋,这里可是纽约啊,怎么样?需不需要给他们一些警告?”

    “不需要。”,叶圣殇看着他鬼神莫测的淡淡一笑“战斗会更加的火热的。”

    “说的也对。”,寇枭昂起头喝了一口酒笑眯眯的看着帝国角斗场“火焰般的爆炸。”

    “对了。”,说到这里他正色道“那位王将刚刚回来了,真的很想要见一见啊。”

    “没什么好震惊的,只要我愿意的话,那个位置只是我想不想的事情,早点休息,晚安。”,叶圣殇拍拍寇枭的肩膀,一步步的朝着前方走去,他双脚踩踏在天空中,如履平地,步伐稳健。

    【热门资讯】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获救时三人竟然……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