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 颤栗君主-路伶崖VS高爵…

    传说中的上古巨龙君王的死亡之翼,一旦释放SSSS究极领主形态的话,所喷射之地狱的火焰能够让眼前的任何一切全部都毁灭的粉碎。

    动物系血统的能力者根据血统的高贵分为D-SSSSS…只要你的血统炼化到了究极领主的地步后,如果你进化之后,你依然还是究极领主的级别,这是动物系的终极;天空中的太阳朝着下方不断的投射着巨大的光芒,浑身的每一片鳞片都在疯狂的燃烧着,“砰砰砰砰…”战神台上面已经撕裂出一道道的裂缝,在不断的粉碎着,万仇的尸体伴随着魔鬼六星伤痕累累的尸体不断的沉沦着,那骄傲的巨龙,也是从爬虫一点点的进化到如此的地步。

    全凭汗水与努力,若只有好的血统便有恃无恐不努力的话,给你最好的你也只是一个废物!

    巨大的龙首猛然的低下去,看着这片海域,死亡之翼的口中“轰”的一声狠狠的喷射出一大股的火焰,那恐怖的火焰冲射在海洋上面,“刷刷刷刷…”瞬间让海水变得炙热与沸腾起来。

    “咕噜噜……”整片庞大的海域中无数的气泡在纷纷的涌动起来。

    在全世界震耳欲聋的呐喊声和掌声中,整片海域完全的燃烧起来,充满了熊熊烈火。

    那之前嚣张的不可一世的虎豹魔鲨,此时此刻在死亡之翼的眼中就是小鱼小虾的存在;地狱火焰在海洋中的肆意与燃烧,让一头头的虎豹魔鲨被烤焦,散发中喷香无比的肉香味不断的浮游起来;抬起头看着天空,“呜吼…”,在帝国角斗场的观众席上面只看到一头超大型的龙影展翅冲天而起,一声嘹亮的龙吟声响彻整片帝国角斗场,让无数人的心中都升腾了膜拜的冲动。

    太阳的照耀下,披着大衣的路伶崖缓缓的直立起身影。

    高空猛风劲吹,路伶崖身后的大衣被风吹走,阳光照耀着他的背影,那在光芒之下所包裹无比狂妄的脸庞和一声声的狞笑,听的人颤栗不已,“呼啦啦…”他穿着黑色衬衫,粗糙的脸上充满了男人的刚毅,看着下方还在扑腾的逍遥君,路伶崖的脸上充满了杀气,叼着一根没点燃的万宝路黑冰缓缓的降落了下来。

    他站在一尊战神石像的头顶上面,腿毛迎风高歌。

    燃烧的整片火海和无数万仇的浮尸,人群在高声的呐喊着,无数人纷纷呆滞的看着他们,十神众战员,只不过一个路伶崖就已经足够了吗?就已经让魔鬼七星升腾不起来战斗力?这是在开玩笑吗?魔鬼七星之前可是注射过JK-0的药物啊,之前可是无比嚣张和自信的啊,为什么现在会有如此的场面?

    “SSSS…”,齐麟无奈的摇摇头笑了笑“真是做的让人没脾气的过份了。”

    那些支持着魔鬼七星的观众们全部都纷纷傻眼,眼前是幻觉吗?还是变戏法?

    这些人全部都无法接受面前的状况,一个个充满了震惊和不可思议。

    帝君虹看的是内心畅爽无比,他用力的拍着寇枭的肩膀大声的喊道“看到没有?这种人就应该呆在上面为整个世界的平衡做贡献,你不管给我用尽任何的手段,都要给我找到路伶崖的弱点,我要把他拉拢到世界政府里面,条件随便他开,哈哈哈…时代真是太有趣了,这就是主君时代啊非常非常好。”

    “S…”,寇枭也眨眨眼睛才从震惊里面反映过来“死亡之翼?原来这种生物真的存在着。”

    四方震颤,八方惊讶;震慑到都忘记了另外三名十神众的存在,太过于耀眼的路伶崖足矣吸引所有人的视线,夏天看着他的出现,眼神中又散发出那种藏匿不住的喜爱,终于松了一口气坐在了位置上面;而旁边慢慢魔化的小唐,也随着眼前的场面慢慢的冷静下来,相比起以前动不动脑子一热就魔化的程度,唐夜之凰通过通过自己的努力也能够掌控了一些,看着夏姬终于相安无事,他也浑身无力的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刚刚…刚刚真是差点没有忍住。”

    “搞的我们也担心死了。”,丧尸强拍拍胸脯松了口气说道“这路伶崖是真心叼,我真心服的几个之一。”

    “不上了吗?”,猩猩拍拍脑袋坐下来“我刚刚差点就要冲出去了。”

    “哈哈哈…”,天门这边一片笑声,全部都用兴奋的目光看着接下来。

    龙潮歌默默的从地上捡起破碎的眼镜,看着上面镜片的裂痕,他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苏逊并没有笑,他的眼神透过人群朝着龙潮歌看过去,那边的小龙将眼镜小心翼翼的放好后,小唐突然站起身对着龙潮歌低下了脑袋“对不起小龙,我刚刚真的没有控制住,我当时我只想要…不说那些为自己找借口电话,来…我的脑袋就在这儿,你打多少次我都不还手,我也不记恨你,是我的不对就是我的不对,来…你不想让我愧疚,就也把我打的满头是血。”

    有些愕然,然而龙潮歌温柔一笑“没什么的,我绝对能够理解你的心情。”

    萧凤用手肘用力的撞了撞丧尸强,强子有些不情愿的站起来道“我们都是一些急性子,得罪的地方多多包涵,哎…不解气的话你也给我来一脚吧,我刚刚跟着小唐一起发疯去了,不要介意啊。”

    “强哥不用,没事没事。”,龙潮歌说完伸出手抱了抱小唐“我真的理解,没关系。”

    苏逊看着他的眼睛,竟然连一丝一毫的愤怒都没有,一星一点的怨恨都看不到;龙潮歌以前是跟着神武辉耀的,而丧尸强他们有群人最痛恨的就是日本那边,无论他跟夏天是什么关系,有些深入灵魂的芥蒂是无法根治的;包括猩猩他们,对从这个以前日本人手下的龙潮歌相当的鄙视,虽然不会多找他麻烦,但是唯独对他,做不到相亲相爱那种感觉。

    小龙坐在位置上面,一边带着笑容一边不断的擦着脸上的鲜血。

    “小唐成熟了许多,以前不常见他见说对不起,比以前懂事了一些。”,夏天赞赏的说道。

    “打欧洲你不是一直没有确定领军主帅是谁吗?现在定了。”,苏逊对着他神秘一笑。

    “任何事情都是慢慢的磨合的。”,夏天与小苏相视一眼,心照不宣的点点头。

    天门这边只是全场欢呼中的冰山一角,那燃烧着火焰的火海上面一具具的尸体不断的被烧焦着,其余的魔鬼六星全部都是身受重伤不断的呻吟着,在死亡之翼极强的威力之下,他们根本没有再提起战意,有着跟路伶崖一较高下的资本和实力,而站在战神石像上面的路伶崖低下头点燃了万宝路黑冰香烟,冷着眼睛恶狠狠的盯着下方的魔鬼队长逍遥君。

    火海中的逍遥君整张脸旁都充满了一根根的青筋。

    禁药的力量此时已经在他的体内完全的发挥,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头狂兽,想要迫不及待的撕碎着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一切,但是眼前的路伶崖比他还要张狂,比他更加的凶猛。

    所以即便是这样的对视,逍遥君眼神飘忽,竟然不敢直视路伶崖。

    “钢之暗鸦,保护着我们的队长便可,这个场,我来清算。”,路伶崖说完后突然将嘴中的香烟吐了下去;旋转的香烟从天而降之时,逍遥君将魔鬼司令猛的拔出来,就像是一颗导弹,身后带着水浪从燃烧海域中喷射而出,天空中的路伶崖朝着下方冲刺了下去,右手甩动出去的刹那,一片片疯狂燃烧的死亡之翼的龙鳞在他的手臂上面生长出来。

    燃烧的龙之右手,和魔鬼司令硬碰硬结结实实的冲击在一起,“叮叮叮叮…”,一股股针刺般的刀锋散发着魔鬼司令的阴冷与卑鄙的手段,和魔鬼七星特有的肮脏,不断的朝着路伶崖冲刺过去。

    “咚咚咚!!”,尖锐的刀锋打在路伶崖的身体上面全部爆裂,无法穿透!

    “破不开你的防御?”,逍遥君震撼的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

    “把你那震撼的脸庞收起来,待会儿我把你打的像一条狗的时候,你会更加体会到摇尾乞怜这个词语的深刻含义。”,路伶崖右手抗刀,左手握着拳头从天而降。

    “你的嘴巴不是解说的很犀利吗?”

    “咚!!!!”,一记重拳结结实实的打在逍遥君的脸上,他的脑袋偏移过去,脸上的肉全部都拧紧在一起,一簌簌的鲜血溅洒出来,一颗颗的牙齿被打断飞舞了出去,这一拳打的逍遥君直接再次掉进了下方的海域中,而伴随着两人的正面冲突,旁边的人群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那些坚定信念相信着TGT真正实力的人全部都举起手,纷纷的呐喊着。

    海域上面破开一道大水浪,逍遥君的身体掉落进入里面。

    “魔鬼司令·無双技·蜂刺冷刀。”

    这把极其细长刀刃只是微微弯曲的银色战刀,以阴冷和穿刺以及突袭扬名世界,是刺客圈子里面的神器。

    “嗖嗖嗖…”,逍遥君舞动出战刀,一道道的刀锋连绵不断的冲刺出来。

    崖站在天空中以身体硬抗,那些刀锋冲击在死亡之翼的龙鳞上面,全部都被震的不断的爆裂。

    就像是他自己说的那样“真的是穿不透他的防御!”,而路伶崖并不是只有防御力超强那样简单,他的破坏力是十神众中最强的,因为他在十神众里面就是整个大局观和整个场面掌控的位置,有着相当强悍的治国之才,他的战斗之能岂能够落后?路伶崖有上千种方法可以让逍遥君死的彻彻底底,他挑选的,是其中最残忍的一种手段。

    “嗡嗡嗡……”,在夏姬手中的魔剑突然不断的跳跃和颤抖起来。

    “崖…小心点!”,夏姬关切一喊,魔剑脱手而出。

    “你用着不顺手的话,我可是相当的不错呢,虽然魔剑认主夏天,但是如果只是那样掌控的话…它就不配被称之为魔剑了。”,崖霸气的张开手,一把抓住魔剑的剑柄,随后浑身一震,那把不断颤抖的魔剑终于听话了下来,剑刃上面突然燃烧起旺盛的火焰,在崖的手中极其的锋冷和强悍,一道道的硝烟染指了崖的身体不断的对着天空升腾着。

    逍遥君再一次从海洋下面冲腾了出来,路伶崖发出了一声霸道无比的龙吟,挥剑斩下去.

    “当!!!!!!!!!!!!!!”

    “轰轰轰…”一股股的爆破气浪在魔剑和司令的撞击中不断的朝着周围爆破着,随后两人刀剑交织,但是明眼人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显然是占据了上风的路伶崖一点点将逍遥君逼的不断的下去。

    他疯狂的吼叫着,魔剑如刀般一下下的斩击下去,上面的火焰力量和剑锋力量震的逍遥君整只手都在隐隐作痛。

    “你的刀术真是比小孩子都烂!!”,崖大王一剑刺下去,逍遥君挥刀抵挡,手臂狂烈一阵,虎口眨眼间破裂出伤痕,一缕缕的鲜血不断的流淌出啦;下一刻,从魔剑上面涌动出来带着火焰的剑锋,“嚓嚓嚓…”不断的在逍遥君的身体上面割伤着,带着狞笑的路伶崖狠狠一握魔剑,“嗡…”一道黑色的魔光闪耀出来,将魔鬼司令紧紧的吸吮过来。

    逍遥君震撼无比的发现,魔鬼司令就像是被黏住了一样,根本无法再次挥舞。

    “男人…是要用拳头的!!!!!”

    路伶崖一声怒吼后右手猛然的一个挥舞,魔剑和魔鬼司令交叉着朝着天空中飞舞过去,一刀一剑双双穿透了一尊战神石像的后背,紧接着狠狠的插入了进去,失去了战刀的逍遥君反映速度极快,他从海洋里面冲刺出来脑袋狠狠的撞在路伶崖的肚子上面,将崖顶撞的升空了几米后,逍遥君握着拳头冲刺了过来

    “你路伶崖再怎样张狂那又怎么样?这一次我要打倒你!!!”

    倚仗着禁药的威力,逍遥君握紧拳头冲刺上去“超圣入神·第四天大帝·军佛怒雷拳!!!!”

    “轰轰轰…”,逍遥君的拳头狠狠的朝着崖冲刺过去,一个闪耀着雷电霹雳光芒佛头在让他的拳头上面带着正色的威严,刹那间释放出雷霆万钧的力量,这一拳之猛,让旁边的观众都能够感受到上面的风暴;而崖则是冷笑了几声“服用了药物吗?说实话…以前你们还可以靠着实力和尊严,现在…我看不起你们。”

    “那么就让那些绚丽多彩的东西统统烟消云散如何?”

    “这一拳会让你明白,真正努力的人和真正实力的人,如何让你心服口服!!!”

    “超圣入神·第五天至尊·死亡之翼!!!!!!”

    崖的拳头从天空中挥舞下来的时候,身后那巨大的黑龙领主死亡之翼的幻影喷洒着流星般的火焰高声的怒吼。

    “力量大灾变!!!!!!”

    龙焰沸腾和怒吼的右臂朝着下方结结实实的冲撞了下去,“嗖嗖嗖嗖…嗖嗖嗖嗖…”,路伶崖这一拳挥舞下去,周边的虚空中,无数死亡之翼的黑色龙影纷纷的从天而降,展翅怒吼,从高空纷纷的冲撞,下方燃烧的海域被冲击的“砰砰砰砰”的不断的轰炸出一股股的海浪,龙影纷飞中,路伶崖的拳头直接震碎了那雷电交织的巨大佛头,风浪席卷在逍遥君的右臂上面,衣袖被撕裂的圈圈转动不断的粉碎着。

    “滚!!!!!!!!!!!!!!!!!!!!!!!!!”

    崖额头上面的闪电符号一个凝缩,他的拳头和逍遥君的拳头狠狠撞击。

    一声怒吼,吓破了逍遥君的苦胆,苦涩的胆汁在逍遥君的身体里面流动,从七窍流出。

    沸腾的火焰风浪将逍遥君拳头的风浪完全的压制和吞噬,下一刻逍遥君只感觉到一股无法抵挡的爆炸力量充斥了整只右臂,在满场站起身的欢呼声中,逍遥君的右臂被打断成了粉碎,“啊!!!!”,他咬着牙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喊声中,路伶崖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猛地拉到自己面前。

    断臂的累累血肉蠕动着,逍遥君看着几厘米外路伶崖的脸庞。

    “现在,你感到愧疚了吗?”

    崖冷冷问着他,但是没有等他说话,路伶崖带着他的身体朝着观众席那边飞舞了过去,那一块区域的观众们都是吓得不断的逃跑,掐着逍遥君的脖颈,两人从天而降,“嘭!!!!!”,观众台上面的阶梯被轰的一块粉碎中,逍遥君被崖摁进了大地中,浑身只感觉到撕裂般疼痛不断的怒吼着。

    魔鬼螳螂门的几个军阀看的不断的擦着脸上的汗水,杰克逊更是心跳如同擂鼓。

    “现在…你感觉到后悔了吗?”

    崖再次问道,同样不等他回话,将逍遥君再次朝着火海里面扔过去。

    “啪啪啪…啪啪啪…”,逍遥君的身体就像是打水漂一样,在海面上不断的弹跳、弹跳着、弹跳着、眼看着要撞击到前方的战神石像的时候,路伶崖飞舞过来从天而建,一脚将他踩踏进入了海洋里面,随后崖猛然的伸出手,两根手指弯曲下来的时候,他头顶上面一片区域的天空立刻变成了赤红色,“嗖嗖嗖嗖…”,天之漩涡飞速的旋转中,在人群震撼和爆炸般的呐喊声中,三个小型的陨石“轰轰轰”携带着猛烈的火浪,朝着海域里面攻击了过去。

    “现在…你感觉到绝望了吗?”

    在路伶崖的身后,三个陨石接连不断的纷纷的冲击进入了燃烧海域之中。

    “轰隆隆…轰隆隆…”,靠近海域最近的全场观众都被溅洒了一股股灼热的水滴,三个陨石在海域上面轰炸出三个巨大的坑洞后,整个燃烧的海域突然不断狂烈的涌动起来,此起彼伏的海洋里面,逍遥君被折磨的上吐下泻,痛苦不堪中,伴随着陨石的冲击,逍遥君呕吐不断的身体从海洋里面被震飞了出来。

    观众们被热水洗礼着,谢特将目光看向了远处的监控室里面。

    看着飞舞到天空中的逍遥君,路伶崖一个移动冲刺了过去,一把提起提起他的后衣领,带着他移动到战神之路上面,站在夏姬面前,路伶崖冷淡的说道“道歉!”

    “呃…呃…”已经被折磨的痛不欲生的逍遥君仰天长啸道“杀了我,求求你!”

    “道歉!!!!!!!”,路伶崖将逍遥君狠狠的摁在地上,“噶咋”一声,逍遥君两条腿膝盖骨被冲的完全的断裂,他像是一条丧家之犬一样跪在夏姬的面前,吐着鲜血流着眼泪歇斯底里的狂吼道“对不起,对不起!!!”

    全场震撼,鸦雀无声,那之前张狂不可一世的魔鬼七星,为什么会变成这种地步?

    “哪里错了?”,路伶崖踩着逍遥君的脑袋,让逍遥君全身弓成一只软脚虾。

    “哪里都错了…哪里都做错了…”逍遥君的脸着地,十分艰难的说道。

    那一刻…熟悉的人们仿佛再一次复习到了十神众的恐怖,这片战场再一次进入了他们的统治之中;那一刻,魔鬼螳螂门仿佛再次回忆起来被支配着的恐惧,被十神众无尽折磨的恐怖梦魇。

    往后要跟十神众交锋的武烈队伍、血哮队伍、四圣骑、天将团…

    这些人脸色集体,没有一个好看的,全部都是有些叫苦不迭。

    钢之暗鸦无奈的摇摇头“服药了还要输,真是让人看不起。”

    “崖…你自己…”,夏姬还没说完,从后方的监控室中,一辆油门到了最快的哈雷摩托猛然的撞破了监控室的玻璃,骑乘在上面的高爵大声的呐喊道“路伶崖,你好像有些太无视战场了,肆意破坏我就不追究了,但是两次都差点伤害到观众,这样程度的话,我再不发声的话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了?给你们冠军礼遇,也要对世界政府…感恩啊!”

    八大王将之一高爵的出现,让人群再次呐喊起来,再次拭目以待…

    他要如何惩罚这嚣张的路伶崖…

    亦或者是…

    握着拳头的崖大王脸上紧紧的蹦起来一根根的青筋。

    “别给我太过于放肆啊!!!”,骑乘着哈雷的高爵猛然的移动到路伶崖的身后。

    哈雷摩托旋转的车轮猛然的一个龙抬头就要制裁路伶崖的时候,崖在全场和全世界捂着嘴不敢相信的眼神中猛然的转过头,一拳头带着火焰将整辆哈雷摩托彻底打成了无尽的碎片,随后他伸出手抓住了高爵的衣领,猛然的将他拉到自己面前,额头撞击在高爵额头,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貌似警告错人了。”

    下一刻他推搡开高爵,一个上勾拳狠狠打在高爵的下巴上面,高爵飞天之时,路伶崖猛然的弹跳起来,那长满了腿毛的男人右腿,在全世界惊呼的声音中,一脚狠狠的揣在高爵的胸膛上面。

    黑暗中世界政府一群老家伙们纷纷的起身,大主君不断的鼓掌。

    “呼…”,这一脚力量极强,踢得高爵的身体不断的后退,“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在全世界的惊呼和尖叫声中,高爵的身体撞破一个个战神石像的脑袋,他在石块飞舞中双手狠狠的打在虚空上面,天空中的崖大王周围的虚空都在疯狂的颤抖着,随后一根根黑色的铁链不断的飞舞出来,那些铁链不断的缠绕在路伶崖的身体上面,将他全身都完全的紧缩,高爵抓破了第六个战神石像的脑袋后停了下来,他自己都不可思议,没想到…

    全世界都没有想到,路伶崖竟然敢对八大王将出手,在这样世界政府的地盘出手。

    来自全世界各国纷纷握拳的呐喊中,真正继承着剑将意志和超越和超越着剑将的男人一声怒吼。

    “神魔偶·帝皇战神·神吕布!!!!!”

    一个高大威猛全身穿着黄金战甲的巨影在路伶崖的身后霸气的出现,挥舞着手中的方天画戟将路伶崖全身的铁链都斩断的成粉碎后消散,高爵再次一震中,路伶崖一脚一脚踏着虚空眨眼间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他身后死亡之翼的翅膀不断的蠕动着,他伸出黑龙君主的双手,扯着高爵再次拉到自己面前。

    饶是高爵,此时此刻有些愣住。

    “我知道全世界都害怕你,但是在我这儿,没有所谓的低头和臣服。”

    “我就是王!!!!!!!!!!!!!!!!!”

    伴随着路伶崖的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他双拳狠狠的憾击在高爵的胸膛上面,狂热的火焰顿时将高爵上半身的蛇鳞西装撕裂的粉碎,身躯被震飞出去的高爵倒飞着,双瞳、眼皮疯狂颤抖的看着路伶崖,随后只看到一尊巨大的战神石像爆发出一声恐怖的巨响,高爵的身体穿透一尊战神石像,径直的朝着下方的燃烧的海域中掉落下去。

    路伶崖双手穿透进入两尊无头的战神石像里面,在海域狂烈的激猛和海流乱舞之中,随着一股股趵突的海浪不断的翻卷涌动着,他在万众瞩目和全球惊呼中打了王将,并且把两尊战神石像从大海中扯动了出来,猛地举起来后朝着高爵落下的海域处猛的砸过去…

    狂浪沸腾,爆水怒吼,整片海洋乱涌,海洋风暴席卷整片海域。

    “无敌。”,抱着手站在人群中的小庄没有任何反驳话的点点头“真的无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